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Mysterious Chaos Dao Chapters talented writer 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烛午江的话一说出,Zhang Yu 仍是面色如常,但是此刻在Dao Palace 中听到他这等说辞的诸位Court Manager ,心中无不是重重一震。

他们不是轻易受言语动摇之人,但是对方所言“元夏”二字,却是使得他们觉得此事并非没有来由。而且陈首执自high position 之后,这些时日一直在整顿备战,从这些举动来,不难看出主要防备的是自beyond heaven 到来的敌人。

他们以前一直不知此敌从何而来,而如今看来,莫非就是这人口中的“元夏”么?难道这人所言果然是真么?

Zhang Yu 平静问道:“尊驾说我世乃是元夏所化,那么此说又用何证实呢?”

烛午江倒是佩服他的镇定,任谁听到这些个消息的时候,心神都会受到极大冲击的,哪怕心下有疑也难免如此,因为此说是从根本上否定了自己,否定了world 。

这就好比某一人忽然知晓自身的存在只是他人一场梦,是很难一下接受的,就算是他自己,当年也不例外。

现下他听到Zhang Yu 这句疑问,他摇头道:“在下cultivation 浅薄,无法证实此言。”说到这里,他神情肃然,道:“不过在下可以立誓,证明在下所言绝非虚言,而且有些事也是在下亲历。”

Zhang Yu nodded ,道:“那tentatively 算尊驾之言为真,那么我有一问,元夏化出此一世的目的又是为何呢?”

诸位Court Manager 都是留意倾听,的确,就算他们所居之世真是那所谓的元夏所化,那么元夏做此事的目的何在呢?

烛午江深深takes a deep breath ,道:“daoist ,元夏其实不是化演出了贵方这一处世域,乃是化演出了万千之世,之所以如此做,据在下偶尔得来的消息,是为了将自身可能犯下错漏之诸般变机俱是排斥出外,这般就能守固自身,永维道传了。”

他lifts the head ,又言:“但是在下所知仍是有限,无法确定此说是否为真,只知大部分世域似都是被消灭了,眼下似唯有贵方世域还存在。”

Zhang Yu 暗中nodded ,这人所言与他所知大差不差,可以视之为真。他道:“那么尊驾是何身份,又是如何知晓这些的,眼下是否可以相告呢?”

烛午江想了想,诚恳道:“在下此来,就是为了通传贵方做好准备,daoist 有何疑问,在下都是愿意如实解答。”

说着,他将自己来历,还有来此目的逐一告知。不过他似乎是有什么顾忌,下来不管是什么回答,他并不敢直接用言语道出,而是采取以意相传的方式。

Zhang Yu 见他不愿明着言说,接下来同样是以意相传,问了许多话,而这里面就是涉及到一些此前他所不知道的事机了。

待一番对话下来后,他道:“尊驾且好好在此休养,我先前许诺依旧作数,尊驾若是愿意离去,随时可以走。”

这几句话的工夫,烛午江身上的伤势又好了一些,他站直身躯,对终于执有一礼,道:“many thanks 贵方善待在下。在下暂且不公走,但是需提醒贵方,需早做准备了,元夏不会给贵方多少时间的。”

Zhang Yu nodded ,他一摆袖,转身离去,在踏出法坛之后,thoughts stirred ,就再一次回到了清穹之舟深处的dao temple 之前。

他迈步走入进去,见得陈首执和诸位Court Manager 不约而同都把目光看来,nodded 示意,随后对陈禹一礼,道:“首执,御已是问过了。”

陈禹问道:“张Court Manager ,具体情形如何?”

Zhang Yu 道:“这个人的确是来自元夏。”

崇Court Manager 这时bowed ,出声道:“首执,张Court Manager ,这到底如何一回事?这元夏莫非真是存在,我之世域莫非也真是元夏所化么?”

陈禹said solemnly :“明周,你来与诸位Court Manager 说明此事吧。”

本来对诸Court Manager 隐瞒这个事,是怕消息泄露出去后暴露了元都派,不过既然有了这个烛午江出现,并且说出了实情,那么倒是可以顺势对诸人道明了,而有诸位Court Manager 的配合,对抗元夏才能更好调动力量。

明周daoist 揖礼道:“明周遵令。”

他转过身,就将关于元夏之目的,以及此世之化演,都是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并道:“此事乃是由五位执摄传知,真实无虚,只是此前元夏未至,为防元夏有手段窥见诸位Court Manager 心中之思,故才事先遮掩。”

不过他很懂分寸,只交代自己可以交代的,关于元夏envoy 消息来源那是一点也没有提及。

众Court Manager 听罢之后,心中也难免波澜泛动,但毕竟在场诸人,除了风daoist ,俱是cultivation base 精深,故是过了一会儿便把心神抚定下来,转而想着如何应对元夏了。

他们心中皆想难怪前些时日陈禹做了一系列看似急切的布置,原来一直都是为了防备元夏。

武倾墟这时问道:“张Court Manager ,那人可是元夏之来使么?还是别的什么来路,怎么会是如此狼狈?”

Zhang Yu 道:“此人自称也是元夏使团member ,只是其与使团产生了冲突,当中发生了对抗,他付出了一些代价,先一步来到了我世之中,这是为来提醒我等,要我们不要轻信元夏,并做好与元夏对抗的准备。”

钟Court Manager 讶道:“Oh? 这人既是元夏envoy ,那又为何选择如此做?”

诸Court Manager 也是心存不解,听了方才明周之言,元夏、Celestial Xia 应该只有一个能最终留存下来,没有人可以妥协,若是元夏亡了,那么元夏之人应当也是一样败亡,那么此人告诉他们这些,其动机又是何在?

Zhang Yu 道:“据其人自称,他乃是以往被灭去的世域的cultivator 。”

他paused ,looked towards 诸Court Manager ,道:“此人陈述,元夏每到一世,并非一上来就用强打猛攻的策略,而是采取上下分化之策略。他们先是找上此世之中的upper layer cultivator ,并与之详谈,此中不乏拉拢威慑,若是愿意追随元夏,则可收入麾下,而不愿意之人,则便设法予以剿灭,in the past 元夏依靠此法可谓无往而不利。”

诸Court Manager 听了,神情一凝。这个方法looks at 很简单,但他们都清楚,这其实相当毒辣且有用的一招,甚至对于诸多世域都是通用的,因为没有哪个地界是所有人都是同心同德的,更别说大部分cultivator upper layer 和lower layer 都是割裂严重的。

别的不说,ancient Xia 、神Xia hour 期就是如此。似Shangchen Heaven ,寰阳派,甚至并不把底辈cultivator 视为同一种人,至于寻常人了,则根本不在他们考虑范围之内,别说善意,连恶意will not 存在。

而彼此便都是same level 的cultivator ,有些人若是能够确保自身存生下来,他们也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将其余人抛却。

钟Court Manager 想了想,道:“张Court Manager ,钟某有一疑,元夏化世当灭尽一切,那些人被招揽之人有是如何存身下来?便元夏愿意放过其人,若无逃脱出世外的cultivation cultivation ,恐也会随世而亡吧?”

Zhang Yu 道:“根据烛午江交代,元夏若是遇上势力孱弱之世,自然是灭世灭人,无一放过;可是遇上一些势力强大的世域,因为有一些cultivator cultivation 实在是高,元夏便是能将之杀灭,自身也有损失,所以宁可采取安抚的策略。

有一些cultivation profound 之人会被元夏请动镇道之宝,祭法仪以protection ,令之融入己身阵中,而余下大部分人,元夏则会令他们服下一种避劫pill ,只要一直吞服下去,那么便可在元夏长久存身下去,但是一停下,那便是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诸Court Manager 顿时了然,其实落在various cultivators 头上的杀劫其实并没有真正化去,只是以某种程度延缓了。而且元夏明显是想着利用这些人。对于cultivator 而言,这便是将自家life and death 操诸他人之手,与其如此,那还不如早些反抗。

可他们也是深知,在了解元夏之后,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反抗的,当场投降,对于做出这些选择的人来说,至少还能苟活一段时日。

风daoist 道:“可怜可叹。”

Zhang Yu 点首道:“这些人投靠了元夏,也的确不是得了逍遥了,元夏会利用他们反过来对抗原来世域的同道。

这些人对于原来同道下手甚至比元夏之人更为very ruthless 。也是靠这些人,元夏根本不用自己付出多大代价就倾灭了一个个世域,烛午江交代,他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戴Court Manager 道:“那他现在之所为又是为何?”

Zhang Yu 道:“此人言,原来与他同出一世的同道已然死绝,如今只余他一人,此番元夏又把他当作envoy 派遣出来,他知晓自身已是被元夏所抛弃。因为自认已无退路可走,又出于对元夏的痛恨,故才冒险做此事,且他也带着侥幸,希望凭借所知之事得到我Celestial Xia 之庇佑。”

众人nodded ,这样倒是好理解了,既然迟早是一死,那还不如试着反投一下,万一在Celestial Xia 能寻到相助存身的method 那是最好,就算不成,临死也能给元夏造成较大损失,以此一泄心中愤恨。

钟Court Manager 这时考虑了下,道:“诸位,既然此人是元夏envoy 之一,那么经此一事,真正元夏envoy 会否再来?元夏是否会改变原先之策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