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51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Mysterious Chaos Dao Chapters talented writer 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Zhang Yu 稍觉意外,之前陈首执就告诉过他,几位执摄将有动作,但didn’t expect 这么快就有结果了。

他心转了下念,暗自思量,putting it that way ,几位执摄是将这三位寰阳派的Ancestor Master 处置了?还是用了其他方法?

只是具体怎么样,不到那个boundary 也难以知晓,但终归是不能干涉后续之事了,这终究是好一个好事,Celestial Xia 下来行事无疑少了很多顾虑和掣肘。

而且这件事一成,多半是有其余几派的mighty figure 参与的,如此这些mighty figure 也等于是表明了自身的态度了。

虽然从总体上看,对比元夏那边,他们这里又少了三位upper layer mighty figure ,但没了inner danger ,却更能凝聚人心和力量。

陈首执道:“今次唤两位前来,不止是为告知此事,六位执摄除了言说此事,更我是告知we ,过后当是排布有一个对抗元夏之法。”

武Court Manager 抬目看来,道:“首执准备干涉世间之事么?”

陈首执道:“并非这么简单。”他looked towards Zhang Yu 与武Court Manager 二人,said solemnly :“元夏当初演化万世,是为了断绝诸般缺弊,但是只要我Celestial Xia 还在,那么变机就仍在,而元夏虽斩变数,那么我Celestial Xia 自可以以自身为根本,增添变数。”

Zhang Yu 听到这里,心中微微一动,looked thoughtful 。

只听陈首执继续说道:“大体而言,就是以lower layer 为世胎,助其造化变演。此世乃是以我Celestial Xia 为根本,元夏若是放任不理,待其演化完全,则又是一处Celestial Xia ,所以其必设法斩却此世,那么我与之争逐则是落于此间,不至于先牵扯到我Celestial Xia 本土。”

Zhang Yu 明白了,这其实就是一个缓冲地带,元夏若是不去克制,那么变数会越来越多,说不定会成为另一个Celestial Xia ,最次也能拖延更多时日。

想到这里,他又不禁转念,元夏演化万世,不知是多少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参与的,但应该大多数都有参与,而如今Celestial Xia 演变lower layer 之世,原来Celestial Xia 的几位执摄或许还完不成,但若有更多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或许就能做到了。

这其实与除却寰阳派那几位应该是一件事,很可能余下所有mighty figure 都是参与进去了。

他暗暗nodded ,元夏若是攻不下此处,谁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就会有higher boundary cultivator 出现?而因为元夏斩却一切变数,所以与此世天然是敌人,而Celestial Xia 则是其天然盟友。

upper layer mighty figure 一出手,果然不一样,几位执摄利用本就存在的物事顺水推舟,既不能过度干涉世间,又起到了莫大作用。

并且Celestial Xia 对比其他外世也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背靠Grand Chaos ,无法被算定,这样就使得他们能够创造更多机会。

其实Grand Chaos 的影响远不止此,别得不说,有一个有意思的事,通过这么长时间了解,他可以确定元夏cultivator 是没有玄异的。

而Celestial Xia cultivator 以往虽然得有玄异,但是数目稀少,可是到了此世,玄异却更为容易出现了,这或许就是挨近Grand Chaos 的缘故。

武Court Manager 这时道:“首执,此事不知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陈首执said solemnly :“我等要做的就是在于遮掩,我们这里虽有Grand Chaos 遮蔽,元夏无法从从Heavenly Secrets 中判别和证实,但是内部若是不够谨慎,仍旧有可能显露蛛丝马迹,特别是在有元夏驻地的情形之下,更当小心,故我等下来需得严峻rule and order ,不令出得差错。”

Zhang Yu 道:“此事若无higher boundary 之能插手,御可以确保无有妨碍,绝然不会有所泄露。”

当日云海closed-door cultivation 的所有cultivator 的气息他都是记住了,通过闻印,他可以精确知晓每个人的作为,一般他是不会看得,不过但凡有所越线,那么他就会生出感应,至于那些寻常cultivator ,还接触不到这个层次。

武Court Manager 问道:“首执,不知此事需要多久?”

陈首执道:“庄执摄告知,大约是在半月之后,这主要是给我等准备以时日,实则几位执摄之能,要做此事,也不过片刻之间。”

他said solemnly :“因此之故,我们可以抢在元夏之前进入此世,传授我Celestial Xia 之dao technique ,灌输我Celestial Xia 之理念,但是一旦有人攀渡higher boundary ,那么就有可能被元夏所察觉,所以我等要利用好这段时日。”

Zhang Yu 和武Court Manager 都是nodded ,这就好比落在seabed 的山陆,就算有变化,海面之上都无法看见,那么就可一直隐藏于波涛之下,但一旦到了浮现到了水面之上,哪怕只是一点,都会为人所留意。

所以必须在此之前先用Celestial Xia 之法。Celestial Xia 之法度未必是最好的,但却是如今唯一能聚合力量对抗元夏的。

武Court Manager 想了想,道:“此世或当推动profound techniques ,方可能在短时之间internal envoy 得更多cultivator 脱颖而出。”

Zhang Yu 思考了一下,他道:“Yu thinks ,true technique 亦不能抛却。”

一处世域之中有millions and millions of creatures ,此中难免有一些人更适合cultivation true technique ,这些人或许短时间内难以成就,但考虑到与元夏之战当不是短短several decades 内可以解决的,有个一两百载,某些aptitude 出众的cultivator 也是一样能够因此而enter the dao ,甚或超拔于同辈之上。

这样的人,修习profound techniques 反而是限制住了他们,因为profound techniques 现在还不完全,而true technique 却是早就有了通天Grand Dao 了,至少一直到求全dao technique ,都是没有层境上的阻碍的。

三人再是商量了一会儿,将大致方向定下后,陈首执便传令明周daoist ,召聚众Court Manager 入议殿之中商议。在众Court Manager 俱是到来之后,他也是一并告知了此事。

这一回,诸人经过商量,却是增添了一些细节,随后各自回去准备。

Zhang Yu 待此议结束,便是回了清Profound Dao 宫之中坐定下来,等候变机出现。

在坐观十日之后,他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物事在进行着变化,双眸之中现出divine light ,透过无数层界,一下望向虚空深处,于是他便见到一方尘世从虚空深处升腾出来,开始了阴阳之变,并演化出了诸多heaven and earth 之机。

他忖道:“so that’s how it is 。”

尽管诸位执摄说是托以lower layer ,但只是寻来了一个heaven and earth 之种,想必这是因为一张白纸好作画的缘故。恐也唯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令此世与Celestial Xia 接近。

而元夏这一边,这将近半月下来,金郅行那边趁着墩台还在筑造,他开始走访各个世道,这等做法元上殿虽然不喜,但也不好明着阻止,只是派遣过cultivator 过来提醒他一声,这般到处游走,下殿可能会对对他不利。

金郅行则是无所谓道:“this Jin 不过一个外身罢了,再加high position humble officer 小,便是杀了,也妨碍不到大局也。”

过cultivator 闻此也是无奈,只好听之任之。

金郅行因为不是摘取high rank attainment 之人,够不上资格与那些世道之中的宗老clan elder 攀谈,所以专门结交那些外世cultivator ,并趁着便利暗暗观察此辈深心之中的想法,想看哪一个是可以收拢的。

他虽然没有常旸那等挑唆和拉拢人的ability ,可是目光十分毒辣,只要是他看准的人,那most likely 就错不了。

差不多half a month 时间,他接连走访了两个世道,拟定了一份名册。按照他的看法,大约只需一年多,他大致就可以拜访完所有世道了,对其麾下的外世cultivator 有个粗浅分辨了。

这一日,他从东始世道出来,往北未世道而来。北未世道十分重要,他这次到得元夏,重点就是落在此处。

易午闻听Celestial Xia 驻使到来,心中已是有数。但他知道北未世道之中耳目众多,所以自己并没有出面,而是让一个clansman 代替自己招呼。

待等了几日后,他变化了一Avatar 暗中去见金郅行,拿出了焦尧临行之前留下一枚信物。

金郅行也是拿出了信物,双方对照了一下,各自放心下来,他露出笑容,道:“易daoist ,张正使让我告知尊驾,那事机进展顺利,此去多数true dragon 族类已然得以开了智窍。”

易午惊happily said: “此事当真么?”

金郅行自袖中取出一封符书,道:“易daoist 请观。”

易午连忙接了过来,他看了一会儿,意识到这是什么了,微微睁大双目,道:“这是以气血书就的document ,莫非是……”

金郅行said with a smile :“而且是贵方clansman 所书,临行之前,每一个开得智窍之人都是在上面留书,这些同道都是易daoist clansman ,真伪想必一辨即知。”

易午略显excitedly said :“我要去拿给Sect Master 看看,我族类终是可得延续了!”他看了看金执行,恳切言道:“Celestial Xia 的诚意,我北未世道是见到了,但是有些事唯有patriarch 才能作主,还望金驻使能够理解。”

金郅行敞亮道:“this Jin 自是明白的。”

易午对他郑重一礼,道:“还请金fellow daoist 现在这里等候,Sect Master 会如何做,易某此刻无法言,但既然Celestial Xia 以善意待我,我等也必会给Celestial Xia 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的。”

金郅行laughed 道:“无碍,我Celestial Xia 虽然并不是不求回报,但既然帮助了贵方延续,那自然也不希望贵方因此受难,只要在贵方能力所及之内助一助Celestial Xia ,便也不负我们一番交情了。”

他心中琢磨着,反正开智窍的skill 在Celestial Xia 手中,族类想要延续总归要依靠Celestial Xia 的,此刻多说些好话也没什么。

易午听了,更是感动,道:“还请金envoy 稍待,易某去去就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