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52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那一方被抬升heaven and earth 之内,某处最大的earth star 上,Zhang Yu 的Avatar 正在广袤的land 上行走着,河水裹挟着大量碎冰冲流下来,在平原上流淌出蜿蜒的玉带。

空旷荒凉的大地上,哪怕寻常人也可一眼看到远方灰蓝的mountain range phantom 。

路上还可看见一些体型庞大,裹着厚重毛皮,形如甲虫的spirituality 生灵在缓慢爬动着,所过之处,underground 之下深埋着的植株和小生灵都会被挖掘出来,被其送入腹部的口器中搅动着。

但是很快有一群身披兽皮的手拿各类工具的生人过来,利用手中捕网将这行动缓慢的生灵罩住,再是巧妙利用撬棍将其翻了个身,令其unable to move ,下来只能任人宰割。

将此生灵心脏剖出后,有一名年长之人站出来,将其心郑而重之供奉在一块stone tablet 之下,随后一群人围绕着stone tablet 点起了篝火,围坐下来。

Zhang Yu 化身远远looks at ,随着生人的繁衍,大地上各个方向上都是有了tribe 出现,每一个tribe 都有自己生存方式和习俗,

他并没有强要他们去改变,依旧是引导为主。

有的时候,因为聚落身处在恶劣环境之中,生存亦是艰难,每一个人口都是十分重要的,更不用说抽出时间来cultivation 了。

所以见到这等情况,他就会在原地立下了一块碑,只要sacrificial offering 上一些食物,就可以通过入梦方式学习上面的文字,乃至一些道理,余下的让他们自己去领悟。

facts prove ,这种方法是十分有效的,通过珍贵食物才能交换得来的知识,比强行灌输更让人珍惜,而入梦教导,更是让他们认为这是与God 沟通的方式,主动去省下口粮,让tribe 之中的合适人去cultivation 。

在这其中,他感觉自己隐隐约约触摸到了什么,似是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通过这些来告诉他们什么,未必是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有意如此,而是与Dao Idol 融,在cultivation 即将接近某个顶点的时候,自然而然也就能看到一些东西了。

而不同的地界和生存方式也是derived out 不同的cultivate 路数,而除了少数Barbarian Desolate Land ,那里的生人效仿了妖、灵cultivation ,大多数是自他所传授的基础之上扩展出来的。

这也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此世虽是以Celestial Xia 为根本,可有些地方终究不是一样的,不能将Celestial Xia 的dao technique 完全照搬过来,而需要这里native 自身来推进。

便是原来Celestial Xia 的dao technique ,大多数是靠着本土cultivator 自身总结出来的。那些mighty figure 虽也传授dao technique ,但是其自身成长是跟随着dao technique 上升一同起来的,只是在成就原来cultivation base 之后,才又开始收纳sect members and disciple ,传授更为high rank 的dao technique 。

但若没有Grand Chaos 的变数,虽然有人可以成就upper layer boundary ,成就Profound Venerable ,可无人能跨越那更高层次的屏障,这个屏障直到荀首执的出现才是真正打破了。

这个heaven and earth 和生灵虽然才是初生,可是只要还没有人成就Profound Venerable ,那么就有的时日去发展,这般来看,若不是cultivator 底蕴积累到一定程度,还要设法加以压制。

他looks at 前面的tribe 除了留下警备之人外,都是进入了梦乡,也就离开了此地,回到了他第一个传授文字知识的tribe 之中。

与上次离开时相比,这里俨然已是一个数千人的大部落了。

在他离开之后,说过下次会回来,tribe 之中everyday all 有人站在崖上负责眺望。

此刻有一个眼力最好的tribe warrior 忽然发现了什么,他睁大眼看过去,见一个与画像上十分相似的silhouette 出现大地之上,并慢慢走过,先揉了揉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再是露出激动之色,拿出一只golden 的牛角吹了起来。

tribe 之中听到这个声音,都是露出惊喜激动之色,纷纷道:“Immortal Master 回来了!”

族中几个老人急急从屋舍中出来,并带着族中warrior ,还有最壮实和最聪慧的少年人出外相迎,便走便是议论着。

有老者道:“距离Immortal Master 离开,已是过去整整百年了吧。”

另一个老者感慨道:“是啊,百年过去,我等也是鬓毛衰退,垂垂old man 了。”

几个跟在后面middle-aged man 却是艳羡的looks at 这几个老者。这几位老什么老啊,一个个腰背挺直,声音洪亮,red light across the whole face ,须发茂密,也不知道他们自己一百二十岁的时候能不能有这般样子。

等到了大河之畔,他们远远望见了那个期盼已久的silhouette ,见是一名young daoist 衣袂飘飘,踏水而来。

Zhang Yu 这化身所显现的模样,正是当年他进入Peaceful Sun Academy 时求学的样子,神清气秀,望之似天上皎皎明月,宛然如Deity 。

tribe 中大多数人根本没见过Zhang Yu 这化身,只是从老一辈的话语得知this person’s 存在,他们对于这位教授自身生存之道,又传授了文教的Immortal Master ,是非常崇敬仰慕的,如今见到这副模样,更是不由得一阵失神,直到这位过河来至岸畔,才是醒觉过来。

那几名老者带着所有人上前,对着Zhang Yu 化身躬身一礼,道:“见过high master 。”

Zhang Yu 看了所有人一眼,微微nodded 道:“好。”

这些人at first 四肢伏地,表示acknowledge allegiance 谦恭,不过被他纠正回来了,既然接受了Celestial Xia 的道念理念,那么就是Celestial Xia 人了,Celestial Xia 人没有向谁跪的道理。

跟随着众人进入了tribe 之中,这些老者将一些少年推了出来,他test 一些道理,看得出来这个tribe 对此是十分花心思的,许多人对于他的问题都是对答如流。

或许是未曾沾染尘俗的缘故,这些人天真质朴,说什么都能很快接受,当然首先需要的是天资,若是没有这个,说什么就是无用,而this time ,他发现其中有两个人,aptitude 尤为出众。

他unconsciously nods ,到了这等程度,可以选择出一部分人,教授了一些稍微“profound ”一些method 了。

这些人乃是种子,他并不准备将这些人骤然提升到一个较高层次,而是徐图缓近,尽量令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都是受此补益,待积蓄足够深了,自然而然便能抬升上去了。

他这时也是在想,Heavenly Dao 为了自救,在元夏那边生出了应机之人,而这一方世域一旦与Celestial Xia 、元夏平齐,那说不定也会出现这般人物的。

他在这个部落里停留了大约半年,这才启行前往下一处。

这个时候,他main body 意识也是自里退出,睁开了双目,并往阵璧之外的元夏墩台看了一眼。

或许是因为意识沉浸在那heaven and earth 演化之中许久,又或者各种dao seal 的作用,对于heaven and earth 变动些微变化正处于敏锐阶段,故是这一眼之下,他也是发现一件事。

那就是随着墩台的建立,有些序理微微有些向元夏方向偏转。虽极微小,或许连元夏自己都不见到,但却是存在的。

这是像是白纸上的一个墨点,不看见还好,看见到了后就非常之显眼,而且他looks at 更是尤为不适。

要扭正过来也不难,只要增加变数即可。

这个变数可以是upper layer cultivator ,也可以是upper layer 之物,甚至虚空evil god 都是可以。但是虚空evil god 是一张好牌,现在他还并不准备打出。故还是派人守in the vicinity 才好,但是这个人选……

他思考了了一会儿,便以训天Dao Chapter 吩咐了一声,让人寻到元夏那位驻使。后者闻听Zhang Yu 唤他,立刻赶到一处平台之上。

等不许久,就见Zhang Yu 化身出现在那里,他执礼道:“张envoy ,不知寻在下有何交代?”

Zhang Yu 道:“近来我这里事机进展偏向缓顿,这里有贵方墩台几次崩塌的缘故,许多同道都在观望了,此事要与你们说上一声。”

驻使忙道:“此事在下一定尽会快告知诸位司议,张正使若需要什么,还可以提出。”

Zhang Yu 道:“你们给的东西足够了,但是先要确保你们自己先不出事。上次之事据前任驻使说那墩台之毁是下殿所谓,那么this time’s matter 查清楚是怎么回事了么?”

驻使遮遮掩掩道:“在下这却是不怎么知晓了,不过……大概不是下殿。”

Zhang Yu nodded and said :“so that’s how it is 。”

不是下殿,那么就是诸世道了。这却有些意思了,明明诸世道是曾驽背后支持者,可却弄毁了墩台,要么是内部意见不一,要么就是有些人想推动此人如Celestial Xia 。是想看看Heavenly Dao 应机之人是否能在Celestial Xia 成事,还是想证明别的什么东西?

这一瞬间他想到了许多,但是只是他自己的推断,没法证实。这倒没有关系,只要此人还在Celestial Xia ,那就都在Celestial Xia 监察之中,无论打什么主意都没有用。

转念过后,他继续道:“有鉴于墩台几度崩塌,我欲在墩台左近派遣一些人,你且放心,按照定约,我们不进入墩台,只是负责监察可疑之人,主要守卫还是靠你们自己。”

驻使抬首言道:“张正使这般说了,那这个脸面在下一定是要给的。”

Zhang Yu 道:“Oh? 此事不需要通传元上殿,让元上殿来作主么?”

驻使replied :“在下来时得了授权,只要不是违背我与张正使之定约,有些事在下是可以代替上殿直接答应的。”

Zhang Yu nodded 道:“那就这么定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