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52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虚空世域,曾驽坐在蒲团上,打量着案前摆放着的那一枚灵精之果。此物外皮玉润饱满,裹着一层azure 的光泽,光是looks at ,就让人生出咬上一口的冲动。

不过此物并非是用来满足口腹之欲的,而是用来cultivation 的。

他didn’t expect Celestial Xia 没有扣下这东西,而是答应了就当真就送来了。

有了这东西,他也就寄虚有望了。

而他此刻第a single thought ,就是achieves success 之后,等到再次面对晁焕,就用不着再承受被其一巴掌拍死的威胁了。

霓宝在旁言道:“虽然Celestial Xia 这里也不是人人对young man 友善,可总归没有不给young gentleman 这东西,Celestial Xia 比元夏有度量的多。”

曾驽嘴硬道:“这是我气运所致。”

霓宝没好气的拍了他一下,道:“young man 不该过分相信气运之说,那样你只会将自己的成功全数托于天意,对于我们cultivator 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若是有一天天意不再垂青,young man 莫非你就否认自身之所成么?”

别人说得话曾驽未必肯听,可是霓宝说的,他却是听进去了。

而且他心里并不认为自己之所就成全是气运之故,至少霓宝这样的Dao Companion 他就不认可是天意送到自己身边的,而是他个人争取来的。只是他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没人肯承认他,所以只能Heavenly Dao 气运来为自己做背书。

而别人也吃这一套,你再大还能大过Heavenly Dao 去么?就算元夏在没压过Heavenly Dao 之前也是私下崇慕Heavenly Dao 的。for a long time 他习惯了用此方法,也一下改变不过来。

他认真道:“霓宝,我明白的,气运要是真能无往而不利,我只要躺着,让气运替我cultivation 得了,我还这么努力做什么?”

霓宝白了他一眼,道:“你想的倒是美。”

曾驽道:“就是啊,只能想想罢了,气运乃是天助,而若无以人主,自然也是不成的,而我若不努力,气运也可以换下一家,这么多年来,我也是如履薄冰啊,很担心什么时候气运就离我而去了。”

他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那位Celestial Xia daoist 不在乎气运,我反而是sighed in relief 的,我不用去肩运这么重的担子了。”

这时外面有声音传来,道:“曾daoist ,Profound Court 送来了一本书册,说是给两位的。”

“书册?给我们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霓宝走了出去,不多时转了回来,手里拿着一本书卷,她打开来翻了翻,过了一会儿,神色不禁有些认真起来。

曾驽道:“那上面写了什么?”

霓宝看完过后,递给曾驽道:“young man ,这书你该看一看。”

曾驽好奇接过,接了过来,发现这是一essence 夏与Celestial Xia 不同体例的对照,成因,乃至过往变迁的书,而且是以一个元夏low level 人的视角去看。

元夏以前从来没有类似的书册,当然他才这么点岁数,全部精力都放在cultivation 之上了,也无余暇去看别的书。

但是他能研修dao technique ,脑子自也是清楚的,代入元夏low level 人的视角看了一会儿,只觉得背后一阵阵发凉。

从书册里看出来,元夏low level 一些人何止是绝望,千代万代要如牲畜一般被蓄养起来那还是好的,等到元夏摘取终道,以己道代替了Heavenly Dao ,那时因为不再需要任何变化,或许simply 不需要生人了。

他本人也是出身low level ,观看此书,也是心有戚戚焉。

要知他at first 看去也是average 的,要不是十多岁被查验出来aptitude 出众,好似受气运所钟,那也没有出头之日。

故是他对十多岁前的事是有记忆的,而不像其他人生下来看去有自出就被带走了,只是他一直不愿去想,现在被这本书点破了。

他took a deep breath ,speaking of which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一出生就被分开养了,这等违逆人伦之举让所有人都不像人了,就算修成了dao technique ,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有些cultivator 在lower layer 受苛待,可是等他们真正踏入门槛之中的,自觉就维护起了这一套东西,因为他们自身受益了。

但是他是个特例,他的情绪波动和内心情感远比一般人来的丰富,这般看来,或真是受气运影响,不让他忘了自己身为人的那一面。

他忍着内心的不适,头皮发麻的把这本书全部看完,最后掩卷抬头,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书里面全篇没有说太过profound 的东西,但是他是能看明白这里面真正说得是什么的,也明白里面的道理。

他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眼案上的灵精之果,不由感叹道:“元夏不亡,没有天理啊。”

这句说一说,好似一瞬间触动了什么,只觉心神之中一阵阵通透,他蓦然醒悟过来,这就自己的道么?

他默坐了一会儿,身上气息尽然节节攀升。

他凝望着案上两物,心里微微有些复杂,今日Celestial Xia 送来的东西中,或许最重要的不是灵精之果,而是案上这本书册了。而且他也的确承了Celestial Xia 之情。

趁着this time 气息升腾,他决定下来就去cultivation ,争取早日寄托神气。

不过在此之前……

他想了想,拿出那枚crystal jade ,对着霓宝道:“既然Celestial Xia 对我仁义,我也不能枉作小人。”

霓宝道:“young man 想怎么做便怎么做吧,从你本心便好。”

曾驽nodded ,他对外唤了一声,等守在外面的一名profound cultivator dísciple 进来,道:“请转告Celestial Xia upper layer ,就说我有要紧事机要转告。”

那cultivator 听他这么说,道:“Profound Venerable 稍待,dísciple 这就传讯。”

曾驽looks at 那cultivator 退下去的silhouette ,道:“霓宝,你可是发现了么,往日我还不曾留意到,Celestial Xia 这些下面的dísciple 对待我等也是不卑不亢,和元夏不一样。”

霓宝目注着他,道:“是young man 你不一样了。你能看到这些,那就是你与以往不同了。”

过去不到one hour ,外间有气光亮起,照入了殿中,戴Court Manager 的化身到来此间,他站在光中,问道:“听闻两位有要紧事机上禀?”

曾驽定了定神,将那枚crystal jade 拿了出来,道:“这是在下临行之前一位元夏superior cultivator 交给我的,也是他让要我设法进入Celestial Xia 的。”

他下来便将那phantom 嘱咐给自己的那番话交代了出来,最后道:“这位说是能在Celestial Xia 寻到我所想要的,能在这里成就higher boundary ,但是曾某觉得,Celestial Xia 坦诚待我,我亦不能做那龌龊之事。”

戴Court Manager 看他片刻,伸手将那crystal jade 拿了过来,并道:“曾Profound Venerable ,你能坦承这些,于你于Celestial Xia 都是好事。你气息升腾,看来机缘已至,下来就在此安心cultivation 吧。”

曾驽对他打一个躬,霓宝也在旁curtsies 。

戴Court Manager 还有一礼,随后silhouette 徐徐化散,外间气光也是散了去。

曾驽在他走后,便与霓宝交代了一声,就进入了后殿,闭关cultivation 去了。

那枚crystal jade 在戴Court Manager 带走后not very long ,便即是摆在了Zhang Yu 的案头之上,他通过着戴Court Manager 的转述,自能分清楚这是什么。

不过他想着是怎么利用这件事。

目前他在元夏那里是一个绥靖派,但是元夏那边对于Celestial Xia 内部还是一片模糊,这既是好事,也不是好事,他需要告诉元夏,Celestial Xia 也是有强硬派的,所以他也是承受着很大的压力的。

这个契机来的刚刚好。

他对明周daoist 关照了一声,便出了Dao Palace ,乘飞车而行,最后落在一处云台之上,没多久,尤daoist 也到来,对他bowed ,道:“张Court Manager 寻old daoist 有何事么?”

Zhang Yu 将近来自己所做之事道于他知,并道:“御虽然与元夏pretend to be polite ,但若没有一个直观的对抗,元夏那边并不知道我的‘难处’,我要给他们一些消息,就是我在Celestial Xia 内部行事也是障碍重重,主要是有与我经常意见相左之人。”

尤daoist 心领神会,道:“Court Manager 是打算让this You 来当这个人?”

Zhang Yu 道:“尤fellow daoist 曾与我一同前往元夏出使,但是自始自终都是停留在一地,没有走出去。元夏知道你,但对你了解不多,只知道fellow daoist 你有地位。

尤fellow daoist 在元夏所表现的举动,极像是对元夏感官不善的,那么正好由fellow daoist 来承担此名了,今后在元夏那里,fellow daoist 便是我元夏的主战派代表了。fellow daoist 放心,无需你做多余的事,亦不会耽搁你精研array ,只要你在适当场合说两句话便好。”

paused ,他又言道:“这里唯一的弊端,恐怕是元夏的元上殿会憎厌fellow daoist ,会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尤daoist 考虑了一下,坦然道:“既然Court Manager 要this You 做这这个人,那this You 就当一当吧,左右说几句话么。”

他又玩said with a smile :“而且Court Manager 之话也不尽然,虽然元上殿的上殿那些司议会痛恨this You ,可那下殿想来是会称赞this You 的,this You 也不是无人喜欢的。”

Zhang Yu 心下失笑,他道:“尤fellow daoist 看来也不是关心外间之事,至少对元夏的矛盾知晓的一清二楚,这事下来就需尤fellow daoist 你担起来了。”

尤daoist 微微苦笑,shook the head ,你说他一个深研array 之人,怎么就成了Celestial Xia 最大的主战派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