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52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尤daoist 道:“Court Manager 下来我需要说什么?”

Zhang Yu 道:“让尤fellow daoist 成为主战派,不能我们自己去宣扬,而是要让元夏去发现。”

他将那枚crystal jade 取出,摆在了尤daoist 的面前。后者一看就知道这不是Celestial Xia 之物,“这东西……”他接了过来认真打量了几眼,道:“张Court Manager ,这似是以某个镇道之宝的精气所化,当是用来联络之用的。”

Zhang Yu 颔首道:“尤fellow daoist 说准了,此物乃是元夏那边之人交给某一人联络之用的,关于这一人么……”他下来便将曾驽来历和如今情况的说了一遍。

尤daoist stroking his beard 道:“看来这曾young man 是真的想投奔我Celestial Xia 了。”他想了想,“张Court Manager 是想要this You 利用此物,给元夏透露出一些消息?”

Zhang Yu nodded and said :“正是如此,相信尤fellow daoist 是能胜任的。”

尤daoist 唉了一声,道:“this You 勉力一试吧。”说着不禁摇头,道:“this You 一辈子与人为善,didn’t expect 如今却要当个恶人了,不过这恶人只要对元夏有用,this You 人来当又如何?”

他向Zhang Yu 问了几个关键问题后,心下已是了然。下来便持拿起crystal jade ,身上golden light 一闪,一道化身已经携带着此物随同元都玄图落到了虚空世域之内。

立在此间,他随手布下了一array 。只是想了想,觉得自己太过慈眉善目了,不像一个强硬主战派。是thoughts stirred ,身higher God 气顿时一变,一看就是生人勿进,行事强硬之人。

这时他才将那个crystal jade 拿至面前,伸手一抚,上面有点点star dust 飘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凝聚成了一个phantom 。

此人看了尤daoist 一眼,认出是曾经到访过元夏的尤daoist ,但他并没有点破,只道:“这位上真怎么有我元夏的窥玉?”

尤daoist 冷着脸道:“这果然是你们的东西。”

那phantom 一转念想了许多,他缓缓道:“这自然是我们的,此物派驻在墩台之上dísciple 联络元夏内部所用,只是我却纳闷,这位上真如何得来此物的?,莫非墩台爆裂是你们所为么?”

尤daoist 道:“不错,墩台之崩塌正是我们Celestial Xia 所为,你们又准备如何呢?你们大可以打来试试。”

他敢这么说,当然是不怕对方。从内部瓦解元夏乃是现在Celestial Xia 的大策略,重立了两次墩台就是明证。是谁炸了墩台,元夏内部也是清楚的很。如果真的要打,不会因为他这句话而不打;如果不打,那么只要不辱及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他再怎么说也是无碍。

那phantom 看了看他,道:“如今我元夏一直在致力避免动用military force ,你们却是迟迟不领情,若是对我元夏不满,你们也可以攻我,却不知贵方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尤daoist 道:“我Celestial Xia 素来不喜征战杀伐,反观是你元夏,化演万世为的目的就是为了覆灭万世,更是在此中覆灭亿兆生灵,似你们元夏这等残恶之所在,就不要装什么无辜仁义了。”

那phantom 道:“贵方要如此想那敝人也没有办法,多说无益,就到此为止吧。”说完之后,他一拂袖,silhouette 一虚,便就缓缓飘散了。

尤daoist 看其消失,神情一缓,他沉吟片刻,将手中crystal jade 依旧收好,也是转而回返main body 所在。

此时此刻,元夏南翼世道之中。clan elder 晁崭也是意识收了回来,站在旁边的另一名clan elder 问道:“曾驽的窥玉怎么会到了Celestial Xia 手中?”

晁崭沉吟片刻,才道:“要么是墩台崩裂,曾驽身亡,慌乱之时东西落到了Celestial Xia 手中,要么就是曾驽干脆投了Celestial Xia 。我倒是希望是后一种可能,要是他能在Celestial Xia 那里成就higher boundary ,那就说明那里的higher boundary 是能走通的。要是这样,我们也能尝试了。”

南翼世道一向是内心不认可元夏如今的策略的,什么摘取终道?摘取了终道轮得到你们来分么?

那要先等诸位mighty figure 瓜分完了剩下才有你们的,前提是还要有的剩下。

他们也不想想,那些凡人和low level cultivator 对你们无用,那么他们又什么时候又对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有用了?

唯有cultivation 到达了upper layer ,与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站在一个台阶之上,那才能称得上瓜分。

而Celestial Xia 能有通向higher boundary 的路的话,最大的好处就是在这里,而不是单纯将之覆灭。这也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他们为此等了许久了,早在倾灭万世的时候就在做着这等打算了。

南翼世道上面没有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必须靠着元夏固定的秩序维系着存在,可是世道能在,他们就不一定在了,所以他们从来都没有一种安全感。

他们世道一直是最支持上殿的,不仅仅是他们自身底气不足,还因为一日不开战,他们就有机会做此事。但是他们也不会和其他人去说这件事的,或许除了他们之外,有人也能察觉这一点,但这些人同样不会说。

因为能和他们一同追逐higher boundary 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虽然不能确定,但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的数目当是有数的,元夏这里很可能已然没有容纳的余地了,可是Celestial Xia 还有空隙,只要是有这个可能,他们怎么也是要抓住机会的。

在此事面前,什么元夏的利益,什么世道的利益,都是not worth mentioning 的。

另一名族old daoist :“若曾驽真的在墩台崩塌中亡故,那倒也是可惜了。”

晁崭道:“我倒没觉得,此人为气运所钟,岂是这么容易败亡?而且你应当知晓,曾驽的Dao Companion 也是一并失踪了,你觉得这真是一个巧合么?我们已经暗示过她了,按照当初的情形,她还未来得及进入墩台吧?”

那位clan elder 不禁认为此言有理,他道:“所以曾驽很可能就在Celestial Xia ,许就落到了那位尤上真的手里了!”

晁崭道:“对,但这是好事。”

那名clan elder 感慨道:“可惜找来找去,只是找到曾驽这么一人,不然我们一个送去Celestial Xia ,一个留在身边,我们也能沾着一些气运,进而试着攀道了。”

晁崭摇头道:“这就不用多想了,能寻到一个已然不错了。下殿且不说,上殿那些人,自己控制不了这些应机之人,也不会容许这些人存在下去。而这件事也是可一而不可再,若是再做,难免会让元上殿警惕,当然,若是自己送上门来,那又另言。”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外面有dísciple 道:“两位clan elder ,有宗长传书,说有话问两位。”

两人对视一眼,便立时动身赶到了南翼世Dao Sect 长所在residence 之内。

宗长见着两人,便道:“方才元上殿察觉到我们南翼世道动用了两界传讯,且还并不是通过墩台,疑是从Celestial Xia 那一边传递归来的,发书问我们是在与谁交谈?”

晁崭道:“宗长,请回告元上殿,我们留在外面窥玉当是被Celestial Xia 拿走了,后来有一位Celestial Xia 上真凭此寻到了我们,还出言威胁,这里面对话我们自有映照,可以拿了出来,证明我们并未私下与Celestial Xia 联络。”

宗长道:“有此物自然是最好了。”

他paused ,提醒道:“不过两位,做事收敛一些,元上殿的人可没有那么好欺瞒,有的时候只是他们认为不重要,或者不想去多想,不是他们不明白。”

晁崭道:“many thanks 宗长提醒。”

宗长道:“你们还能凭借此物联络到Celestial Xia 那边么?”

晁崭与另一位clan elder 相互看了看,他道:“若是对面不曾毁弃,那是可以的。可是元上殿已经有所发现了……”

宗长道:“我们派人可以去Celestial Xia 么,在那里试着和他们联络,那就不会有问题了。”

晁崭道:“可是拿到窥玉的人似对我们元夏不友好。”

宗长却一摆手,道:“既然做到upper layer ,应该明白哪怕我元夏,所有人的心思也都是不一样的,他若是能从我们这里拿到好处,或者我们传递元夏内部的一些消息,他们可未必会拒绝我们。”

晁崭道:“既然宗长说了,那我等可以一试。”

至于为什么做,很简单,Celestial Xia 越是存在他们越有机会啊。若是Celestial Xia 三两下就被平灭了,那他们还怎么去谋求higher boundary ?怎么去争取利益?

不过与之前的人一样,他们从来没想过,这一战Celestial Xia 要是赢了会如此,或者他们本能就把这个可能给排斥出去了。

三月之后,虚宇之内。

Zhang Yu main body 的意识再度落到了Avatar 之上,因为时轨不同,这里已是然经历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原来的聚落早已聚城而居,继而聚城为国。

而他引导的dao technique 也因为地域的不同,形成了一个个不同的Sect 。不过因为彼此间相隔较远,还没有到必须冲突的地步。他们的对手也主要是那些妖、灵之辈。

这些自灵精遍布诸宇之时便就存在的,现在更是占据了一个个灵精凝余之所在,用此维系着自身的mystical 力量,并把目前land 上最多的生人当作口粮,时不时出来捕猎一番。

因为此辈mystical 力量太过强横,便是掌握了dao technique 的cultivator ,若是人数稀少也不见得能对抗,这就不得不彼此抱团了,这也形成了横跨广大地域的dao technique 联盟。

不过Zhang Yu 却是知道,实则道盟真正的威胁不是在这里。

他lifts the head ,往虚空之中看去,可见数目庞大,形体各异的mystical 生灵,或是横空虚度,或是攀附陨星,正往这片land 上来。

他脚下所在是整个虚宇之中最大的earth star ,灵精最为浓郁,物产也最丰富,也是最显眼,那些个在虚域中存在的mystical 生灵无不被深深吸引。

这片land 上的cultivator 即将迎来的最重要的一次考验,若能过关,那么或许就可以考虑放开upper layer 的屏障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