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57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晁Court Manager ?”风daoist startled ,“为何请晁Court Manager 来此?”

他对晁Court Manager 本人倒并无偏见,只是这一位又不懂profound techniques ,而且说话行事向来喜欢挑刺,有这位在场,谈论dao technique 可未必能顺利进行下去啊。

Zhang Yu 道:“风fellow daoist 是希望这场discuss the dao 只谈好事还是只谈坏事?”

风daoist 知道他话语中的意思,毫不hesitantly said :“自然不是在那里歌功颂德,光是谈论profound techniques 之妙又何用?当是设法找寻到各自dao technique 上的弊端才好,越是辩讨,道理越明,则对profound techniques 越有益。”

Zhang Yu 道:“那么晁Court Manager 就是最为合适的人选了。他对profound techniques 是不懂,可是他的cultivation 在这里,对各人之利弊一观便明,能给我等指出错漏,不要怕被他说,被他说了,才能加以改进,要知平时可找不来这等机会。”

风daoist 恍然,他said with a smile :“这么说,若能请来这位,倒是我等占便宜了?”

Zhang Yu 道:“也可如此说,另外,晁Court Manager 在Profound Court 之上负责监察内外一众人等,我等discuss the dao 之会,请他到场也不算突兀。”

风daoist 神情稍稍严肃了一些,nodded 。

虽然如今因为Profound Court 的支持,true cultivator profound cultivator 之间的冲突减少了,可profound techniques true technique 的矛盾不能说就不存在了,只是被更大的矛盾所掩盖罢了。

而且许多true cultivator 从云海之中直接被拉出来做事,肯定有一些人心中是有所不满的,有些人甚至还认为是profound cultivator 在弄事。

故是行事的确需要注意一点,profound techniques profound cultivator 聚会,也该请几位true cultivator 到场,而晁Court Manager 就很合适,有这位到场,没人再会多说什么。

他想了想,道:“那是否还要请其他fellow daoist 呢?”

Zhang Yu 道:“我会把焦尧fellow daoist 请来。”

风daoist 一转念,这也好,这头老龙现在算半落在守正宫中,但又不完全算是守正宫的人,而且这位可是摘取了high rank attainment 的,寿岁也极长,可谓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这人若能说上几句cultivate 上的经验之谈,也对众人不无裨益。

他道:“this Feng 再修书几封,看有没有同道愿来。”true cultivator 有these two people 其实已是足够,但若有其他人至,也不是什么坏事。

说过此事后,他目光落到棋局上,抬手落了一子,道:“fellow daoist Zhang ,元夏频频调动,动静不小,下来对阵此辈,当乃是一场硬仗了。

不过按照首执的说法,我们也并非无有优势,与元夏之战乃是践道而行,越是与此辈交手,越能得dao technique 之助,故是我们只要不败,便得愈战愈强,this Feng 以为,profound techniques 经此磨砺,过后想必能更上一层。”

Zhang Yu 道:“与元夏之战,正好各方可借机验证自身之法,不止是我profound techniques 。true technique 、creation ,都是如此,只是我们并没有输掉再来过的机会,故这一战必须要胜,也不得不胜!”

风daoist nodded ,他抬头看过来,道:“fellow daoist 觉得,下一位成就寄虚之人,可能是谁人?”

Zhang Yu 思量了一下,道:“我以为,这位当是应在高墨fellow daoist 、施呈fellow daoist 、fellow daoist Wan Ming 这三人身上,其他fellow daoist 也不是无此可能,但恐怕要稍晚一些了。”

风daoist 欣happily said: “fellow daoist 所思,与this Feng 想法一般。”

高墨且不说,cultivation dao technique 都是与他相仿。而施呈当年可是与他们一并成为Profound Venerable 的,只是没有担任Court Manager 之位罢了,其人aptitude 也是极好的,现在请了一个出镇外宿的职事,派了Avatar 在外镇守。

这位性情不算张扬,很少与除他们之外的cultivator 结交,所以很容易被人所忽略,但实际上,其若是纠正了cultivation 上的错处,那么是很可能追上他们的。

而Wan Ming 也not simple ,沿着Zhang Yu 开辟之路成就Profound Venerable ,若不算他们这些借机higher boundary 之人,那么其人真正算得上是第二位成就profound techniques Profound Venerable 之人了,要是在他们之后步入寄虚之境也是有可能的。

Zhang Yu 道:“如今能以profound techniques 成就Profound Venerable 之人都是英才,只是只完固自身still not enough ,作为先行之人,还需指引更多后辈迈入此境,才算是不负自身cultivation 。”

风daoist 深以为然,道:“this Feng 也是应此之想,才决意开此法会,这回Celestial Xia 这边召集之事便交给this Feng 来做,只是壑界和屹界那处,却需要fellow daoist Zhang 先关照一声了。”

Zhang Yu 道:”Naturally can.”

清穹之舟深处,陈首执从光幕之中走了出来,他方才已经是与几位执摄沟通过了,upper layer 会继续炼造合适的镇道之宝。

但镇道之宝是有数的,impossible 无止限的炼造,所以元夏可能现在所拥有的镇道之宝数目比他们多,但是给他们一定时间,还是可以赶上来的。

尽管元夏从覆灭的外世中缴获了一些镇道之宝,但那是无法使用的,就如同那些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的另一个self-awareness 一般,是impossible 留存的。

倒是元夏可能会利用一些不及镇道之宝但might 极大的利器,比如上次的“须奴”便是如此。这是值得注意的,因为不用一些手段很难降伏,但用了之后,一旦被元夏所察觉记下,下次恐怕就会被针对了。

双方的对抗,拼的可不止是阵器、外身这些foreign object ,还有内在的智慧和底蕴。

Celestial Xia 在这方面也要发挥自己的长处。

陈首执思考过后,就命周daoist 唤了韦Court Manager 到此,道:“元夏几番进攻我时,都是用了阵器冲撞breaking the formation 。此物简单易用,而我Celestial Xia 亦有profound weapon thunder bead ,thunder bead 我可让合适之人refining ,但profound weapon 若是得利,亦可从旁弥补不足,韦Court Manager 你询问下Heavenly Works Division ,让他们试着在profound weapon 之上找寻breakthrough ,Profound Court 可以给予一定的帮助。”

韦Court Manager 应下道:“韦某会与几位大摄沟通一下,让他们给Heavenly Works Division 传递消息。”

Profound Court 虽然是位于统御upper layer ,但是对inner layer 的具体事务,他是不会越过Jade Capital 朝府去对下面指手画脚的,具体事机都是交由原尚台来安排。

not very long ,原尚台的几位大摄就接到了Profound Court 的pass on the command 。因知creation profound weapon 在对抗元夏中可以起到作用,经过了一番商议,looked towards Heavenly Works Division 发出了传旨,要求他们尽快在profound weapon 上面寻求breakthrough 。

Heavenly Works Division 诸吏接到上命,立刻找来了两位宗匠讨论了下,认为这是难得机会,因为以往Profound Court 一直限制他们对upper layer 力量的追求,profound weapon 虽然不是upper layer 生灵,但同样也是creation 的一种,这或许是一个breakthrough 口。

Heavenly Works Division 内部达成一致后,很快向一十三Superior Continent 、四大府洲发出了一份召集document ,要求各洲遣擅长此道master craftsman 及great craftsman 到Jade Capital 汇合,共同研讨profound weapon 。

而在Eastern Court 府洲,位于安州的Heavenly Secrets Workshop 也是同样收到了传书。

安young man 一个人没法做主,他寻到了Wu Ze ,道:“Great Craftsman Wu ,现在Heavenly Works Division 向Heavenly Secrets Institution 都在召集人手,不过上面并没有写我的名字,想来是对上次的事还有芥蒂。”

Wu Ze 道:“这事武某去就好了。工坊这里少不了你,你也不必耗费heart force 去与那些great craftsman 应付往来,你的才华不应该浪费在这上面。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写下来,我会代替你问,回来后我会把交流心得拿给你看。”

安young man 真心实意对Wu Ze 一礼,道:“多谢Great Craftsman Wu 了。”

他虽然自负,可却不敢瞧不起那些great craftsman 宗匠,撇开人品不提,这些senior 的经验和知识都是异常宝贵的,但动辄八九十岁乃至上百岁的senior 却未必肯与他一个后辈交流。

其实Heavenly Works Division 有些人一直对他不肯交出伊帕尔以及莫契Divine Race 的skill 不满,所以哪怕他的skill 水准足够了,至今也没有给他一个great craftsman 头衔。

不止这样,据说还在有意栽培一些young 后辈,努力让他们成为先成为great craftsman ,这样最后就can’t be considered 不授予安young man 名位,最young great craftsman 的头衔也落不到其头上了。

安young man 倒不在乎这些事,他在乎的只有真正的skill ,哪怕他只有一个master craftsman 的名头又如何?在Eastern Court 他受到的礼遇和great craftsman 也没什么差别,甚至还有超过。

Great Craftsman Wu 眼镜背后颇有意味的目光,道:“其实this time 也是一个机会,他们做他们的,我们也可以做我们的么,看一看谁先breakthrough 看了,young man 你拥有更多他人所不知道的skill ,这是你的优势,如果你能走在前面,恐怕能将great craftsman 名位一并解决了。”

安young man 眼前一亮,他一拳砸在掌心,斗志满满道:“对啊,我们Eastern Court 的灵菌如今在各洲宿可是首屈一指,再加上teacher entrust to 我的skill ,我却不信比不过Heavenly Works Division 那些人!”

Eastern Court 可是有着伏州这方宝库,这个伊帕尔Divine Race 曾经的divine country 如今几乎以Land of a Province 供应着一十三洲七成以上的mystical spiritual plant ,并且在数年前便开始在jungle 深处培育灵菌了,现在也是出成果了,其种类也是极为丰富,很受各方Heavenly Secrets Institution 的欢迎。

再加上Eastern Court 府洲和Profound Mansion 的支持,所以Eastern Court Heavenly Secrets Workshop 并不缺乏深研creation 的基础。

Great Craftsman Wu looks at 手中的传书,道:“Heavenly Works Division 催的很急,还说要有专门的flying boat 来接,看来我明日便要动身启程了,工坊内的一切就交给young man 你了。”

安young man 拍着胸脯道:“放心吧,Great Craftsman Wu ,我一定安排妥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