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57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Peaceful Sun Academy ,瑶璃回到了位于校舍的宿处,开始准备明日的课业。

因为她学习优秀,几乎每一门课业都是Peak ,所以现在是某teachers 的助手,需要为teacher 帮助整理教材。这looks at 有些辛苦,但是这样的学子,才在academy 最前面的举荐名录上。

而她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Profound Mansion 的honorary disciple 。

如今Eastern Court Profound Mansion 已不再是将无有aptitude 的学子都是拒之门外了,任何对cultivate 感兴趣,并且通过一定test 之人都可以加入,学习breathing technique 和cultivate 知识,了解cultivate 之秘。

在学业结束之后,honorary disciple 未必must 做cultivator ,也可以去做其他事,可是他们对于cultivator 和cultivate 是了解的,彼此间不会出现太大的隔阂。

这也是Profound Mansion 吸取了以往的经验,试图加强cultivator 与寻常学子之间的沟通,因为不定哪一天Profound Mansion 的upper layer 就是他们曾经的同学,交流起来不会有那么多障碍。

早在半月之前,瑶璃的breathing technique 有所成就,已经过了enter the dao 前的最后一关,现在的她,随时可以试着选择true cultivator 炼法或是去感悟Grand Dao Chapter 。

但是她没有去走出that step 。

她走到了琉璃窗台边,先是拨弄了下自己栽种的mystical 植株,这是一株酒杯状的鲜红的花蕾,随着她的触碰,就晃动几下回应着,并发出雀鸟一般的声响。

她在窗台上那洁白柔软的垫子上坐下,一只四足雪白的小猫跳了上来,晃动着尾巴趴在一边。

她则是摊开书本,认真梳理誊写着笔记。

窗台上那株花鲜艳花朵感受到了她的专注,渐渐转为light blue ,室内光线也是转为柔和,气氛显得十分静谧。

这时外面传了一声“咕嘟”声响,好似什么东西落入了水井中。

她放下书本走了出去,见是连通门内外的letter box 中摆着一封书信,送信的creation 鸟已经离去了。

她取出信件,看了一眼来址,见是从伏州那边寄来的,眼前微微亮了亮,转回到窗台边,打开看了下,唇角弯起了一丝笑意。

她另外两位teacher ,甄绰和赵柔因为这两年在jungle 驻守做得十分称职,所以被允许提前卸脱职责,转回内陆。

只是两人还未决定好去哪里,却要先到她这里来看看她这个dísciple 。

实际上,these two people 也是因为上宸dao lineage 这次的配合而受益的。

甄绰身为赢冲的dísciple ,虽然以往并不怎么受后者看重,可是终究还是门下之人,有一份master and disciple 情谊在,考虑到这一点,故是Profound Court 放了他们回来。

当然这里也有他们二人表现出色的缘故,在丛林深处无人而危险的地带一守便是数年,不但坚持下来,还保证了底下之人没有伤亡,这不仅需要实力,也需要一些运气。

瑶璃看完书信后,想了想,也是wrote a reply 。

信中她告知两位teacher ,不妨来Eastern Court 定居,Eastern Court 这里东西都很便宜,并且极度重视民生,在这里cultivate 也是极好的。

Eastern Court 府洲这几年将大部分获益都投入到民生之中,这使得Eastern Court 现在欣欣向荣,也成了海外有名的游Victory Viewing 地,兼之这里又有与别处不同的风光景物,可谓inner layer 之中独一份。

其他三大府洲这些年来虽然势头也不错,可却远远无法和Eastern Court 相比,只能三家之前彼此竞争。

待把书信写完之后,她将之封好,放到了letter box 之中,随后转了回来,继续整理着课业。

不知过去多久,听得一阵风铃响动,舍友谢兰一阵风似的走了进来,道:“小璃,你还在这里呢?看什么呢?别写了,陆teacher 找我们呢。说是academy 中有什么事要宣讲,我们这些Profound Mansion honorary disciple 都要去。”

瑶璃道一声稍等,她再是写下几个字,patted 一旁的猫头,小猫耳朵动了动,蹲在那里looks at 她们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就走了出去。

瑶璃二人走出了学舍,走在嵌满鹅卵石的道路上,穿过一条藤架花廊,再走过一座石拱桥后,来到了一幢木结构的重檐great hall 之内。

这里已经到了不少学子,很多在小声说话,站在殿上的是负责统管校舍的女teacher ,见到她们进来,女teacher 难得语气温和道:“都坐好吧,不要紧张,今天唤你们来,只是说一些你们必须知道的事。”

瑶璃、谢兰二人对着她一礼之后,去了下面坐好。

等了有一会儿,便见一名身着Study Supervisor 袍服的middle-aged man 走了进来,他们都是认得这人,这是Academy 的Study Supervisor Zhu Anshi 。

其实她们并不太喜欢这位Study Supervisor ,因为这个人为人刻板,从来reserved ,对待学子也是要求严格,要求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循规蹈矩。

但同时all students 又对这位很敬佩。

因为这位为人正直,每天只是粗茶淡饭度日,而自己的薪俸和专学所得大多数都是拿出去捐给了continent government ,再由continent government 负责接济困苦之人。

而且除此外,this person’s 学问也是不掺假的。

Zhu Anshi 看了看众人,道:“诸位的时间都很宝贵,我也就不耽搁你们的时间了,简单说下,诸位,你们都是academy 中的优秀人才,也都是Profound Mansion 的honorary disciple ,所以有些事你们有必要知晓。”

他paused 。“元夏的事情,前段时日想必你们也是听说了?”

all students 都是nodded 。

元夏演化Celestial Xia 之事自然是不用对下说的,他们所听到的,只是有一个与Celestial Xia have the same origin ,但又走上completely different 道路的势力正准备吞并Celestial Xia 。

Zhu Anshi 言道:“在你们不知道的时候,元夏已然几次侵我Celestial Xia ,只是俱被Profound Court 所击退,元夏也是损失惨重。”

all students 听了,顿时生出一种兴奋激动的情绪,有人道:“打得好。”虽然他的声音很响,但是没有人计较,心中也都是暗inwardly shouted 好。

Zhu Anshi 只是用严肃眼神看了那个学子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他神情沉肃道:“但是元夏的攻势一旦开启就不会停止,现在有上面的Profound Venerable 支撑着我Celestial Xia ,战事暂时还波及不到我们这里来。

可是战事瞬息万变,不知道哪一天就会侵害到我们inner layer land ,侵害到到内外various continents 宿,侵害到我们Eastern Court 。我不希望那一天到来,但不得不做好那一天到来的准备。

你们是Profound Mansion 的honorary disciple ,你们都肩负着卫护Celestial Xia 子民的重担,假若前面的人倒下来,那么就要你们顶上去,由你们来支撑起Celestial Xia 那一片天空了。”

听到他this remark ,所有dísciple 都是一片肃然,心中也有些惶然和沉重,但同时也有一种毅然决然的心绪在所有人之中流淌泛动。

Zhu Anshi 在又说了一番话后,便点了几个名字,其中就包括瑶璃和谢兰,道:“说到名字的学子留下,其余人都先回去吧。”

all students 都很讲规矩,一个揖礼,大多数人便有序退了出去。

Zhu Anshi 对着留下来的学子,道:“留你们下来,是因为你们是all students 中最为出众的。你们虽然是Profound Mansion honorary disciple ,但你们应该清楚,你们之中只有少数人能成功进入Profound Mansion 。

现在Heavenly Secrets Institution 在为战事做准备,需要招揽一批人,这是一个机会,你们可以直接去往Heavenly Secrets Institution 学习creation 知识,并成为里面的一位工匠。

如果你们觉得自己还是适合踏上cultivate 之路,那么也可以等等。

这两条路该怎么选,我不能代替你们做决定,你们自己回去考虑清楚,三天之后给我回复。时间是紧了点,如果你们有疑问和不明白,都可以来找我,我替你们解决。”

在交代结束之后,all students 有的上前问询,有的则是退了出来相互商量着,他们一时都很难做抉择。

要知道从Peaceful Sun Academy 结束学业的学子,很多人是去各洲做事务官吏的,但是未必会留在Eastern Court ,现在不少Eastern Court 出去的学子就在各洲宿任职。

可是成为Eastern Court Heavenly Secrets Institution 工匠就不必远离家乡了,而且Heavenly Secrets Institution 的工匠也是很受人尊崇的,有几位工匠都是兼任着academy 的Study Supervisor 。

但也有一些人觉得自己更适合cultivate 。

瑶璃、谢兰二人走出great hall 后,谢兰道:“Dad 和叔父想让我去做事务官吏,可是若去做工匠,他们也不会反对,因为这样我就能留在Eastern Court 了,瑶璃,你呢?”

瑶璃有些不确定,她的各个课业都很好,她的breathing technique 打的很牢靠,去Profound Mansion 也没有问题,好像两个都能选择。

这个时候,她见到一个戴着hat 的youngster 站在那里,脚下跟着一只狸花猫。

瑶璃看了看那只狸花猫,与谢兰打了声招呼,便走了过来,道:“严senior brother ?”

Yan Yuming un’ed ,伸手把hat 拿了下来,他一脸深沉,道:“瑶Junior Sister Li 好,我这次……”这时脚边的狸花猫冲他叫了一声,又挠了他几下,他helplessly said :“行了,行了,勺子别闹了,这里说完,就带你去吃上回的美味。”

瑶璃不禁莞尔。

Yan Yuming 安抚好勺子,咳了一声,looked towards 瑶璃,道:“Junior Sister ,academy 可是告诉你们下来该如何选择了?”

瑶璃道:“说过了。”

Yan Yuming 道:“那你打算做什么选择呢?”

瑶璃shook the head ,道:“我不确定。”她现在还是随波逐流,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而且做什么好像都行。

Yan Yuming looks at 她,认真问道:“那你觉得,cultivate 和creation 哪个好一些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