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64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1 作者: 误Daoist

  第1647章 试手各持胜

  Zhang Yu use sword light 在外兜转了一圈,却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碰到,flying sword 又重新回归到了他的身后,并在那里微微震鸣着。

  但他深信是自己不会感应出错的,他更相信是某种dao technique 使然。

  upper layer cultivator 各种各样的根本dao technique 都有,可能此刻有别人在远处窥看他,也可能就是落在近处,只是自己找不出来罢了。。

  但他只要建立了感应,那就一定是存在的。

  特别是这感应现在在越来越淡,若是对方正在撤去dao technique ,那么应该是突然之间消失,而不是如现在这般,眼下这更像是某种dao technique 在持续起效并产生影响之中。

  他有种感觉,认为自己必须要在感应消失之间找出此人,否则自己或许就会失去感应此人的机会了,此人无论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旁,他都无法发现。

  对这等判断,他其实有一个佐证。那就是元夏方面对镇道之宝的催运始终维持在一个强度之上,就好像他们仍在与敌fighting 一般。

  这情形不太正常。因为方才来人都是退去了,他们已是空出手来了,已是能够催运他们这边的镇道之宝了,继续保持着这样的oppression force 没有太大意义,除非是还有人在这里,怕他们动用镇道之宝的力量进行试探和排查。

  元夏的确做足了准备,因为哪怕他有怀疑,只要不给他可以动用手段的条件,那么就不用怕暴露。

  可是Treasure Item internal qi in a short time 挪不出来大规模的动用,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其他手段了。

  他一念转过,立刻将自身aura 勾连到了那片高渺之地之上,因为前段时日refining 剑之故,他时常进入此中,现在倒是异常熟练了。

  在aura 攀去同时,他也是开始默诵Six Uprights 天言,Six Uprights 天言一出,能让他借用更高层次的力量,几乎没有cultivator 能抵抗的,便连关朝昇those characters 也是一样天言suppress and kill ,所以用此驱杀周围存在的敌人当是不难。

  随着他的默诵,背后现出一团光华,并出现了六枚dao talisman ,其中上面敕印一个字一个字的浮现了出来,速度非常之迅速。

  辽余见到此景,他的心头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心悸之感,他本能的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但是他现在不能动,因为他距离Zhang Yu 实在太近了。

  他方才已是见识过Zhang Yu 的sword light 了,只要一动,那就有可能暴露,他可不敢保证乘青鸿羽能及时将他接走,sword light 许会先一步将他杀破。

  而且这个时候静观其变才是最好的,最坏结果,也不过是这具外身被破毁而已。

  Zhang Yu 如今的Six Uprights 天言诵读极快,只是一二呼吸之间,六个敕印俱是显现出来,随着他心中将最后一个敕印诵毕,恍恍惚惚之间,就一股力量mysterious 力量从高渺之处被牵引落下。辽余几乎是半点反应都是没有,这一具外身骤然就化作了泡影散去。

  虚空深处唯有某个元墩的密室之中,辽余猛然惊醒了过来,此时此刻,他只觉身躯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压迫住了。

  而他一回想方才之景象,magical power 气息有散乱之象,心中不由大骇,因为他是知道Celestial Xia 方面有以外身牵连main body 的手段的,为防意外,故是急急忙忙将方才一段memory 给清除掉了。

  但是这确实有用,此段memory 一除,那oppression 也是随之消失了,尽管他气息也是萎靡了许多,但总算自身无碍了。

  其实天言之威也并没有到直接杀灭他main body 的地步,毕竟他外身就算被镇道之宝杀却,main body 也是无碍。

  元夏的外身之术本来就是用来提防一些厉害招数的,所以像All-Severing Cut 这样令main body 无声无息消亡的手段元夏才会如此重视,因为in the past 他们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随着辽余的清醒,外间也是有了响动,有一人问道:“辽上真,可是无碍么?”

  辽余定了定心神,坐main body 躯,道:“我无碍,fellow daoist 进来便是。”

  过去片刻,外间进来一名身着元上殿袍服的daoist ,看了他几眼,对他执有一礼,道:“辽上真,兰司议着我过来问询一声,你是否外身被破了。”

  辽余没什么迟疑,takes a deep breath ,道:“是被破除了。”

  那daoist 道:“辽上真可还记得Celestial Xia 那边之人所用的手段么?”

  辽余心有余悸道:“请你告知兰司议,那手段太过诡奇,我外身被破,然则main body 亦受影响,不得不将这段memory 挪去?”

  “Oh? ”那daoist 顿时来了些精神,追着他问道:“可是那……”

  辽余shook the head ,道:“因为memory 被清除的很彻底,我现在说不出什么,你可以如实转告。”

  那daoist 想了想,看了看他萎靡不振的样子,躬身一礼,道:“那在下就不打搅了,辽上真好生调养吧。”

  说着,他告辞出来,找到了传讯之人,并将自己获知的消息呈报了上去。

  兰司议收到消息的时候,他正与万daoist 在一处,他第一反应也是道:“这会否那等手段?”但是他又马上否定了,摇头道:“不会。”

  万daoist 道:“是不会,方才Celestial Xia 那边在遭受庞削and the others 围攻时没有used 那等手段,不会单单为了一个不确定的人used 来。

  而且从行迹上看,被那手段所killed 之人几乎都是在第一时刻崩灭,根本不会给人以自救的余地,可以认定不是一个招数。但两者之间或许有一些关系,这需得后续再做观察。”

  兰司议道:“Celestial Xia 方面不愿用那牵连main body 的手段,应该是不欲让我们发现底细,也可能是觉得诱饵不够,不值得动手。”

  万daoist 道:“那就继续派遣庞削他们上去,同时保持让辽余观察便好。方才他们的攻势只是持续一会儿时间,Celestial Xia 的对抗之力就衰减了不少,说明这般做是有用的,哪怕试不出手段,也能压制住他们。”

  兰司议也是同意,若是Celestial Xia 挺受不住,要么退走,要么就是祭那般手段了,虽然他们有可能又要多付出一些人手,但这样总算就有解决办法了,毕竟未知才是最terrifying 的,知晓了答案,以元夏的底蕴自可有所针对。

  Celestial Xia 这一边,Zhang Yu 方才祭动Six Uprights 天言也是引来了林Court Manager 和武Court Manager 的关注,向他问询了一声,他replied :“方才有人窥伺,只是被我击破了外身,不过此人dao technique 擅长隐匿潜形,若无意外,稍候当还会至。”

  林Court Manager 道:“以元夏的底蕴,这些求全之人若是自开战便就开始不断refining 外身,还不损伤的话,恐怕有四五具外身之多了。”

  Zhang Yu 道:“那不是正好,若是能在这里将这些外身都是斩除了,那总好过他们用此再去Celestial Xia 。”

  林Court Manager cannot help but nod ,元夏要么不再派遣人手过来,只要再有这等举动,那么他们就有将之击破的机会。

  Zhang Yu looks at 前方,这用不着多想,此辈来一次就斩一次好了,若是一次派遣多数人到此,那么或许也会used All-Severing Cut 的。

  林Court Manager 这时叹了一声,道:“我观方才出现之人,应当都非是元夏cultivator ,此前被我方消杀的,也大多数也是外世cultivator ,元夏征伐外世,却令此辈与我相争,许多人当非是心甘情愿,只是迫于形势罢了。或许也是怕此辈投我,才用外身吧。”

  Zhang Yu 听了他最后这一句话,忽然觉得有些道理,特别是他借北未世道之助,暗中传播Celestial Xia 拥有解化劫力之能,想必有很多人有意投靠过来。

  但是元夏用外身征伐,main body 都在元夏,那就从源头上杜绝了这等可能。

  像丰神常和岳清泽二人那般人上来就用main body ,也是元夏at first 没有太过重视Celestial Xia 的缘故,现在是不会给这等机会了,these two people 也算是运气了。

  武Court Manager said solemnly :“既是入了元夏,就是元Xia people ,没有留情的余地。”

  林Court Manager nodded ,道:“是如此,但若是日后遇到此辈main body 出现,却也设法可以给予一定的机会的。”

  Zhang Yu 道:“那也是往后之事了。”他抬头向distant sky 看去,眸中divine light 一闪而过,道:“元夏之人又来了,依旧是上回三人。”

  林Court Manager 和武Court Manager 看去,果然又有close and numerous 的流星moved towards 他们这里飞来,一时都是提高了警惕,上回此辈败退,此回再至,不知又会有什么新的手段。

  这些流星一会儿便到了近处,躲藏在其中之人立刻展开了攻势。

  this time 双方只是一交手,庞削给他们的感觉,果与上回不太一样了,此辈改进了战术战策,变得极富针对性。

  但战术虽能改变,实力差距依旧无法弥补,而且对dao technique 的熟悉也并不是单方面的,庞削三人知晓了Zhang Yu 他们的dao technique 变化,他们也同样了解了此辈之变化,cultivation 更为深湛之人显然更能理解dao technique 之用,所以此辈并没有占得太大便宜。

  只是Zhang Yu 此刻能清楚感觉到,那个先前被他破除身形之人似乎也是回来了,他能感觉到那等faintly discernable 的窥伺感。

  此人似乎在等待什么,在fighting 之中却是一直不曾出手,而这人不会没有目的。他在场上压制三人的时候,也是在思考此事,却是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传声道:“林Court Manager 、武Court Manager ,此间还有一人,两位可能感应么?”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