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65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2 作者: 误Daoist

  第1649章 种意换气身

  Zhang Yu 问道:“商上真,你们有几具外身?”

  商daoist 如实replied :“自与贵方交战开始,我等便在refining 外身了,我与缠fellow daoist ,现下还有两具外身,庞削fellow daoist 想来一般,至多此事,不会再有多了。”

  外身也不是越是refining 便越多的,合用的通常有个三四具就不差了,因为cultivation 越高越难refining 。

  而且除了一些cultivation dao technique 上的忌讳之外,还需得常驻aura 才不会退转,通常来说,一次也仅仅只能驾驭一具,因此似他们这个层次之人,也impossible 出现积累十数具外身的可能,那等情况只可能出现在比他们boundary 更低cultivator 身上。。

  但是cultivator 若把全副注意力都放在refining 外身上,那整日只能忙活此事了,也用不着cultivation 了。

  实际上元夏若是天序完全稳固,道理上说就不会出现退转之象了,可是每年轮转之期的存在,使得这个缺陷没法堵上。

  Zhang Yu 又问道:“此番进攻,除你们几位之外,可还有其余cultivator 么?”

  商daoist replied :“除我等之外,元上殿当应该还有其他人手暗藏,只是他们许不愿意遣了出来,在下以为,当是怕贵方的手段,而我等几人normally 并不受重用,故才让我等先是上阵。”

  Zhang Yu nodded ,又详细问了一些相关事机后,便道:“此事我会仔细思量一番,下回诸位到此,我会给予一个准确回言。”

  商daoist 心下一喜,随即又问道:“那眼前当是如何?”

  Zhang Yu 道:“该是如何便如何。”

  商daoist 一想也是,就算没有他们的配合,他们一样不是对面的对手,那么如以往便好。

  他当即将方才所言传声告知了缠daoist ,后者大为振奋。接下来他虽然表面上表现的和方才一般,可实际上却是暗暗收了几分力量,但他毕竟是有经验之人,故不是亲身与他替换的话,却也是看不出来的。

  林Court Manager 、武Court Manager 也是得了Zhang Yu 传声告知,这时感到对面反抗力度减少了许多,对上商、缠二人时也是不动声色收敛了几分,但是独独对庞削并没有丝毫留手。

  庞削此人擅长的就是正攻,其一瞬间迸发出来的力量极为强悍,而且根本不会后退,故而此刻压力全都到他身上去了。

  至于辽余,其人自始自终就没有动过。所以现在四人之中,唯有庞削最为卖力,最终是他一个人抗下了所有压力。

  可其dao technique 再强,终究是有极限的,在林、武两位Court Manager dao technique 又一次合力强压过来之际,终是支撑不住,身躯一震,霎时collapse ,意识于顷刻间重又回到了main body 之上。

  几乎就在他外身崩灭的一瞬间,商、缠二人也是呈现出不支之状,外身也是simultaneously shatter ,乘青鸿羽虽是试图将他们接走,但是三人败亡的十分突兀,导致还是晚了一步。

  辽余this time 则根本不曾靠近,只是在外远远观望,故而一见不对,及时抽身退走,反倒是被this treasure 器及时带了回去。

  庞削醒过来,非但没有沮丧,反而精神振奋,虽然this time 又被打散了main body ,可偏偏this time 因为Zhang Yu 三人收敛了力量,他们支撑的时间反而比此前长了一点,这不禁让他有了几分期待,觉得策略奏效了。

  他意念一转,又换了一具外身出来,等待商、缠二人出来汇合后,便兴致高昂道:“方才我等与对面三人fighting ,虽然被杀破外身,却是比以往坚持更久,说明我们的计略有用,尽管仍无法胜过三人,但却是远远好过上回。”

  说到此间,他略觉惋惜道:“可惜,若我magical power 再能强盛一些,许方才就撑过去了,还有那位潜伏在暗中的fellow daoist 要是能够出手,那在配合妥当之下,维持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或也是有可能的。”

  商、缠二人对视了一眼,附和道:“是啊,是啊。”

  庞削欣慰道:“两位fellow daoist 也是这般想的么?好,我们再试着是否能够改进一些策略。”

  Zhang Yu 在又一次把人击退之后,他回了main boat 之中,便将商、缠二人欲望投效之意与林Court Manager 、武Court Manager 二人说了,他言道:“these two people 若能顺利投奔过来,此事一旦传扬出去,对于元Xia Scholar 气定然是一个挫伤。”

  林Court Manager 道:“且必然使得元夏加倍提防那些外世cultivator ,两边当会更为离心离德。”

  武Court Manager said solemnly :“只是若为此事,此辈日后想逃,恐怕更难,元夏必会加强控制。”

  Zhang Yu 道:“既然那两位有意投奔,我们不能视而不见。故而便问一问两位Court Manager 之意,是否能寻到一个妥当办法,若是暂时无有,那么我们只能等机会再接应这两位了。”

  林Court Manager 沉吟片刻之后,道:“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这两位是否愿意了。”

  Zhang Yu 道:“林Court Manager 有何办法?”

  林Court Manager 道:“Lin 可以根本dao technique 种在两人aura 之内,只要利用其稍加调和,便能短暂使得main body 看起来与外身相仿佛。”

  Zhang Yu 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思考了一下,道:“就如此,若那两位不接受,那就往后再言。”

  武Court Manager 道:“光如此还不稳妥,现在元上殿不知多少人都在留意此战,我们最好利用镇道之宝,这两位只要一到Treasure Item 感应所在,便立刻将之接应走,不叫元夏方面反应过来。”

  Zhang Yu slightly nodded ,道:“为保万无一失,倒是需要更多fellow daoist 过来支援。”他当下唤出训天Dao Chapter ,将此事告知了陈首执。

  陈首Zhihui 应道:“我稍候会令严fellow daoist 过来相助。”

  Zhang Yu 心中一定,多一位求全dao technique 的cultivator 到此,那驾驭镇道之宝也就方便许多了。下来就等缠、商二人下回再至了,若其愿意种落林Court Manager 的aura ,那便可执行这份策略。

  不过是隔了五日之后,随着一枚枚流星从虚空深处飞驰而至,却是庞削三人再度来到了Celestial Xia 阵前。

  Zhang Yu 往前望去,看到了躲在星岩之中的商、缠二人,便是利用Speech Seal 传意过去,将他的大致布置说了下,并问道:“两位是否愿意种入internal qi ?若是愿意,我等便照此施为。”

  商、缠两人犹豫了一下,种入根本dao technique 的aura 可不是小事,这要他们先退让开自身之dao technique ,万一……

  不过两人再是一想,Celestial Xia 若以这等手段谋算他们,那么日后想必也不会再有who 愿意投靠了,而且光是为了对付他们两个人如此大费周折,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故是两人商议了一下,商daoist 回言道:“好,我当就依照贵方的策略行事。

  Zhang Yu 见两人答应,便将自身dao technique 一撑,洋洋清气向三人漫卷而去,这里主要对着庞削招呼而去,同一时刻,他感应牢牢罩定避在一旁的辽余,喝出了一声dao sound 。

  辽余闻得此声,silhouette 微微一晃,险些稳不住暴露出来,不禁骇然,不知他为何能直接影响到自身。

  这里主要他曾被Six Uprights 天言杀破,这股internal qi Zhang Yu 已是记住了,故是即便不动用Six Uprights 天言,也能对其稍加影响。

  辽余受此一惊,觉得不能留在原地,急急往后撤走,他的dao technique 限制太大,正面fighting 不行,唯有蔽绝感应后方可建功,只是Zhang Yu 感应灵锐,令他无从遁隐,这就只能先行退避,再寻机会了。

  Zhang Yu 感得此人一撤,立刻向着商、缠二人传声过去,道:“两位,准备了好了么?”

  商、缠二人都是应有一声,同时感到一股aura 过来,他们没有排斥,俱是引落入了身躯之中,随后马上收妥,并由外身牵连返送至main body 之上。

  下来fighting 不外是再演一场戏罢了,在两人有意配合之下,三人在坚持了许久之后,又一次在乘青鸿羽不及救援之下被打灭了。

  几乎是同一时刻,两人意识回到了main body 之上。

  只是由于他们的外身和main body 并非落于一处,而且generally speaking ,做什么事情都只需外身出面就好,要想main body 出来,还不令元夏起疑,那必须找个借口才可。

  虽然元夏对于他们main body 并不拘禁,但是能否成功换得main body ,就要看他们自己了,Celestial Xia 帮不上忙。

  两人也是早在fighting 之时就想好了主意,他们先是将外身summon 到了main body 所在,而后收了起来,又各自main body 行出,先是寻到庞削,缠daoist 对其道:“fellow daoist Pang ,我们此刻仅余一具外身了,方才乘青鸿羽又不及救援,若是下回再如此,莫非就这般送出去么?”

  庞削叹道:“既然未曾叫我停下,那便只能继续了。”

  两人假意与他争辩了一番,见是无果,对视一眼后,便又回到了main body 驻留之地。

  而this time ,两人却是将外身摆放在了此中,随后催动林Court Manager 种下的dao technique aura 一转,两人只觉得身躯微微一虚,却是惊异发现自己此刻无论internal qi 神意,都变得与外身毫无二致,而外身在此looks at 也与main body 相仿。

  缠daoist 神情严肃道:“张上真言,最好情况,这也不过只能瞒过半刻而已,我们等必须尽快了。”

  商daoist nodded ,两人走了出来,并与庞削汇合,然而当their three people 行至殿外之际,商、缠二人心下却是一跳,却见兰司议负袖站在那里,此刻正向他们望来。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