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65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误Daoist

  第1650章 遁星离沉束

  庞削看到了兰司议,他第一个走了上去,对其正容执有一礼,道:“兰司议怎么来了?”

  兰司议看了看他,又看缠、商二人一眼,缓缓道:“我方才见得几位main body 出行,不知是为何事,故来问询一声,是否有事需要元上殿解决。”

  庞削道:“原来是为此事,这是……”

  缠daoist 胆大,不等庞削说完,就主动站了出来,道:“这是我二人之意,与庞上真无关。既然兰司议来了,那我等却要问上一问了。。

  本来说好了一遇险境,元上殿当会用镇道之宝接我离去,可是我等与Celestial Xia fighting ,已然两次不及救援,如今我等只剩下了一具外身,若是再败,那便无从上阵了,或是元上殿想让我们main body 上阵不成?”

  兰司议道:“原来是为此事,三位,此前那只是一个意外,需知战阵之上机会瞬息万变,Celestial Xia 那边在出手时亦会加大对我镇道之宝的牵制,有些时候难免会判断不及时。你们放心就是,若是再有损伤,不会让你们继续行上阵,我们会另外再安排人手的。”

  这话一说,庞削也是nodded 。

  缠daoist 与商daoist 看了看,道:“要是如此,那我们也无顾虑了。”

  兰司议又看了他们几眼,才是侧身一步,道:“那我也不耽搁几三位上真出战了,请吧。”

  缠、商二人心下一松,他们这是main body 出行,当真唯恐兰司议看出什么东西来,但所幸对方并非是求全dao technique 之人,看去无法瞧出他们身上的weak spot ,不过要是有一个same level 的到来这里,那还真难说。

  不过现在他们还没有脱离险境,因为他们这副遮掩只能维持半刻,方才与兰司议说了几句话,已然耽搁不少时候了。

  此刻若是再算上路程,想到达Celestial Xia 阵前也是刚好够,半途之上出得任何耽搁,都有可能被识破。

  尽管时间很是急迫,可两人依旧神色自如,at a moderate pace 的等着两侧的daoist 为他们施上重重遮护,而那些正给他们上protection 禁制的daoist 都是一如方才,也并没有从他们身上看出什么异样来。

  只是正当protection 禁制俱是完备,三人准备出行之际,兰司议的声音又从后方传来道:“对了,三位且先慢行。”

  缠daoist 动作一顿,他回身来,道:“兰司议,不知还有什么要关照么?”

  兰司议道:“三位还请等一等一位fellow daoist ,这位便是方才潜伏于一边的同道,他擅长隐匿,我将他唤过来,诸位可以互相认识一下,也好过后方便配合。”

  庞削欣然道:“这便好,早就想认识这位fellow daoist 了。”

  缠、商二人顿时心中一沉,可是这般说了,他们也只好等着,时间缓缓流逝,尽管心中焦急,一时却也不好说什么。

  在又等了一会儿之后,缠daoist 看了看外间,道:“这位还不到么?”

  兰司议道:“怎么,三位很着急么?”

  缠daoist 嗤了一声,道:‘我们三人fighting 之时,这位可是一直不曾有出现过,现在还要我们三人等他,very arrogant 。”

  商daoist 看了看all around ,道:“这位既然擅长隐匿,不会是已经到了吧?”

  他话音一落,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笑,便见辽余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silhouette 也是随之changes from unreal to real ,他对着三位一礼,道:“倒是让三位同道laugh 。”

  兰司议道:“这位乃是辽余辽上真。”

  庞削还有一礼,道:“原来是辽fellow daoist ,此回我等进攻,还要请辽fellow daoist 多多帮衬了。”

  辽余道:“自然,自然。”

  缠daoist 冷眼looks at ,见其绝口不提自身dao technique ,就知此人没这个意思,于是故作impatiently said :“既然见也见过了,那么可以上阵了吧?只是希望有些人不要从开始到最后都是望不见silhouette ,那在与不在又有何区别?”

  辽余面上仍是笑着,道:“见得机会,辽某自会出手的。”

  庞削这时道:“兰司议,诸位,我们已然迁延不少时候了,既然都是见过了,那这便上阵吧。”

  兰司议道:“也好,就不耽搁诸位了。”

  庞削一礼,与兰司议别过,就当先踏入了那星岩之中。缠、商二人在步入星岩之中前,不觉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是泛起一丝忧虑。

  方才说了这些,从时间上看,已是不足以支撑他们到得Celestial Xia 阵前了,不过事情已然到了this step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要是万一不成……

  两人对此没去想太多,既然已经决定走this step ,那就唯有继续向前,没有后退的道路了。

  三人坐定星岩,不一会儿,便随着one after another 流星向着Celestial Xia 阵前飞去。

  兰司议looks at 他们远去,站在原地许久没动,似在想着什么。

  适才他闻报二人main body 出行,觉得两人行止有些不符常理,故是来至此间观察几人,虽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来,但可他还是觉得什么地方自己忽略了。

  他转过身,对着身后的deacon daoist 道:“带我去这三位坐观之地看一看。”

  deacon daoist 一礼,道:“兰司议请随在下来。”他引兰司议进入殿中,来至一座秘殿之前,指着道:“这是庞daoist 所在。”

  兰司议道:“打开。”

  deacon daoist 犹豫了一下,照理说这等cultivator closed-door cultivation 之地是绝对不允许外人进来打扰的,但是兰司议是上殿司议,庞削and the others 纵然求全dao technique ,根子上也不过是外世cultivator ,两者没法比较,所以他还是依言打开了禁制。

  兰司议走入进去,往法坛之上看了一眼,见庞削main body 在里端坐,看去并无什么异样,站了一会儿之后,他便令deacon daoist 合上禁制,转了出去。

  deacon daoist 道:“兰司议,其余两处还要看么?”

  兰司议道:“既然看都看了,那便一同看看吧。”

  下来两人又是来到了缠daoist 所在,打开禁制一望,见缠daoist 端坐在法坛之上,也并无什么不妥,兰司议也待要离去,只是脚下一迈步,他却又是转身回来,凝视了缠daoist 片刻,忽然一弹指,一缕轻微magical power 往缠daoist 身上落去。

  缠daoist 睁目一挡,然而magical power 接触的一瞬间,他身躯微微一虚。

  兰司议面色一下沉了下来,道:“外身。”他instructed :“立刻……”

  缠daoist 却道:“既然来了,便不要走了!”随着他说话,身上dao technique 猛然张开,霎时整个秘殿都是充斥着他的magical power ,

  兰司议却是站在不动,看去一点也是不慌。

  一个求全dao technique 的cultivator 他自是不敌,可他乃是司议,是以不但能调用此间禁制,还能调动一部分元夏天序和镇道之宝,故是他身上token 一激,整个秘殿,同时一缕Treasure Item internal qi 也被牵引,并往下落来。

  可他方才如此做事,整个人却是瞬间爆裂开来,那个本来正被牵引下来的internal qi 也是生生顿止住了。

  却见商daoist 身上dao technique 升腾,自外走入进来,叹了一声,道:“缠fellow daoist ,我们暴露了。”

  缠daoist nodded ,面上闪过一丝狠色,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干脆就弄出一些大动静来。”

  两人一齐催运dao technique ,整个元墩都是震动起来,两色光华向扩张蔓延,虚空之中仿佛出了一个明亮great sun 。而在此间的推算daoist 都是一齐变色,纷纷起得escaping light 往外奔逃,然而方去半空,便一个接一个凌空崩灭。

  两人main body 此刻自是知悉外身那里的一切,也察觉到了元夏天序正在发生变化,显然并且悬于上空的诸多元夏镇道之宝也是遥pointed finger towards 向了他们。

  二人不觉一声叹,正以为已然逃生无望,待要爆裂自身之时,忽然一道闪电般的光华浮现虚空,只是一闪之间,就将两人直接带去了。

  缠、商二人也是一个恍惚,待他们意识恢复正常之后,却见自己站了一处法坛之上,一名身着玉白daoist robe 的young daoist 正立在那处,周身乃是氤氲飘渺的jade mist star light 。

  Zhang Yu looked towards 两人,道:“两位fellow daoist ,此间已至Celestial Xia 。”

  商、缠二人闻得此言,心中不由涌起了一阵激动,同时又有一股恍在梦中之感。

  自从他们所在世域被元夏倾灭,不得已被元夏所驱驭,如今三千余载了,今回终于从那处脱离了回来。

  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都是深深对他一揖。

  Zhang Yu 受了这一礼,道:“两位既来Celestial Xia ,便是我Celestial Xia 之人了,可先去后方安定心神,熟悉一些事机,将来还有倚仗两位的地方。”

  两人再是一礼,便跟随着一名dísciple 往阵后而去。

  Zhang Yu 则是目注前方,元夏两名求全daoist 阵前投敌,也不知他们下来会作何反应。

  而在此刻,庞削本是撑着星岩而行,他忽然之间感觉到了一阵压力,隐隐针对their three people 而来,他还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针对自己人了。

  还未理清楚头绪,那头顶之上镇道之宝气朝他一落,他顿时毫无抵挡之力的被震散了外身,意识霎时归回到了main body 之上。

  他非无智之人,稍作回想,把前后事机串联了起来,也是隐隐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殿门轰的一声被从外间撞开,数名daoist 自外闯了进来,其中一个面无表情道:“庞上真,请你随我等一行。”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