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65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误Daoist

  第1651章 诚意心自正

  庞削startled ,他见周围禁制都是升起,元夏的天序似乎也在针对自己,他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从自法坛之上站起,自秘殿之中走了出来。

  那为首的deacon daoist 一挥手,身后几人各自拿着edict talisman 走上前来,并如同看押犯人一般,将其人一路带到了一座great hall 之内。

  那deacon daoist several steps 走到了台座之上,转过身来,冷冷looked towards 他,道:“庞削,我来问你,方才缠相、商络二人逃窜去了Celestial Xia ,你可曾参与两人合谋么?”

  庞削一皱眉,道:“他们两人行事庞某一概不知。。”

  deacon daoist 厉声道:“你们三人同进同出,你怎会不知这二人之事?”

  庞削摇头道:“我与这二位也只是normally 认得而已,便是同进同出,那也只是遵照元上殿的命令,照尊驾如此之言,莫非是元上殿让这两位去投效Celestial Xia 的么?”

  “大胆!”

  deacon daoist 喝了一声,“庞削,你倒如今还敢狡辩,你莫非是元上殿好欺不成?”

  庞削被对方几次三番直呼名姓,也是心头不悦。他乃是求全daoist ,而这个不过只是一个寄虚daoist 罢了,若不是他好脾气,也怕牵累到背后那些sect members and disciple ,对于此类问题,却是根本不屑于回答的。

  他takes a deep breath ,抬头道:“庞某此回到外间,用得乃是外身,而不似那二位main body 出逃,难道这还需要多问么?”

  deacon daoist said with a sneer :“那可未必,谁知你会不会与那两人提前商量好,故意留下来做一个内应呢?”

  庞削道:“庞某自问行得正立得直,若是庞某所为之事,自当承认,若是没有做过的事情,却也别想推在庞某身上!”

  这一声说出,周围隆隆作响,仿若thunder 轰鸣,引得那些持拿edict talisman 的cultivator 都是色变,所有人都是紧张起来,那deacon daoist 吃他一喝,也是heart startled ,片刻之后spirit slowly recovers ,恼怒之下正要再做喝问,却见兰司议这时自great hall 之位走了进来。

  他赶忙下了台座,对其一礼,道:“兰司议有礼。”

  兰司议方才被缠、商二人打灭的也只是一具的外身罢了。面对这些出身外世的求全cultivator ,他始终是保持着提防的,或者说,从来未曾真正信任过这些人,所以与之打交道时,从来不是以main body 出现的。

  他这时道:“不必问了,庞上真的为人我是清楚的,他尚不至于如此,下来之事我来处置吧。”

  deacon daoist 恭敬complied ,便与旁侧一众cultivator 都是退了下去。

  and the others 走后,兰司议looked towards 庞削。

  他是知道的,这位是不会背叛的,只要this person’s sect members and disciple 还有世域之中迁出来的生灵还在元夏,就不虞其离去。

  但是方才那deacon daoist 有一句话是对的,谁知道这位是不是因为走不掉而留下做个内应呢?现在是有牵挂走不掉,并不意味着其不想走。

  要是真有机会,或者能其把所有人sect members and disciple 一起带走,相信这位是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离开元夏的。

  只他表面上依旧一派温和,道:“庞上真,那两位此前可是有什么异状么?”

  庞削回想了下,shook the head ,道:“要说异状,也就是方才这两位来寻我,说自己只余下一具外身,下来又该如何?不过现在看来,这二位是以此为借口,好以那外身替代自己main body 。”

  兰司议道:“这两位近来除了与庞上真你,还曾与谁人接触过么?”

  庞削道:“要说接触,也只有与兰司议你还有那位辽余fellow daoist 接触过了。”

  “辽余么……”兰司议nodded 。道:“我知道了,庞上真,我是信任你的,元上殿那里有我去澄清,但是等结果下来之前,还请你暂且不要离开此间。”

  庞削默然nodded 。

  兰司议说完之后,便走到了外面,关照那名deacon daoist ,道:“把辽余main body 所在的密殿封禁起来,无我order ,不可放了他出来。”

  deacon daoist 忙上应是。

  兰司议则是原地一晃,随着一rays of light 晃起,他已然消失不见,过去片刻,他已是回到了元上殿中,他先是唤来心腹cultivator 关照了一下,随后便往great hall 中来。

  万daoist 正在一道光幕之下等着他。

  兰司议上来一礼,便将此行探问清楚的事机复述了一遍。

  万daoist 道:“此事说来也是我疏忽了,长久对这些外世cultivator 宽仁,却是忘了他们终究是外人,心底总想摆脱出去,这等事以后不能再犯。而且这事要设法封锁,不能让那些外世cultivator 知晓。”

  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下方肯定是心思浮动。

  不过处置起来也简单,他们只要管束的再严厉一些,不令任何人main body 得以轻易出外,便可以杜绝这等事的出现。

  兰司议replied :“方才进来之时,我已经着人下了封禁令谕。只是缠、商二人被Celestial Xia 的Treasure Item 接走,诸世道不知道是否有人留意到了?会否以此事再度向我元上殿发难?”

  万daoist 道:“诸世道定然是发现了,不过他们倒未必会大肆宣扬。”

  兰司议一想,nodded ,诸世道之中也binding 着不少外世cultivator ,若是他们不想这些人也生出异样心思,那么也不会去大肆宣扬此事,甚至还会帮助他们一起把事情压下来。

  万daoist 道:“后续之事我来处置吧。”

  兰司议问道:“那Celestial Xia 那边呢?”

  万daoist 道:“内部之事不先理清,不好放心向外,只能让Celestial Xia 方面先得意些许时日了。”

  现在可不止是元夏这边少缺了两个得力人手,而是Celestial Xia 方面又多了两个人手,这一增一减之间,使得本来拟好的策略又是出现了问题,而且不经一番整肃,底下也无法再派出底下之人。故是impossible 再按照原先的计略来了,需得稍候商议过后再言。

  而此刻另一方,缠、商二人被安排到了Celestial Xia 阵势的后方,两人坐定之后,先是得了Celestial Xia 方面送渡进来一缕清穹之气,稳住法仪,不令他们产生任何变故,随后又送来了一份卷册,上面时关于Celestial Xia 的一些大致事机的。

  现在为了保准安稳,唯有从Celestial Xia 往这里送渡物事,不准任何人返回Celestial Xia ,只有在fighting 结束之后,他们才能随众人一同归返Celestial Xia 。

  不过他们两人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

  在元夏之时,他们二人觉得压抑无比,且是心气不平,尽管是求全之人,可同样有一股郁气在胸。

  可到了Celestial Xia 这里,立刻便感觉到了不一样。不说别的,Celestial Xia 主动动用镇道之宝将他们接引过来,这是他们事先没有想到过的。

  而接下来又动用清穹之气镇压法仪,绝然是真的把他们的安危taking seriously 了,只为此举,他们也是服气Celestial Xia 。

  in the past 一天之后,一名面目温和的cultivator 来到了此间,对两人一个稽首,客气言道:“两位上真可有什么所需都可与在下言及,或者两位有什么话要说,在下可以转呈给张Court Manager 知悉。”

  缠daoist 道:“张Court Manager 可就是那位张上真么?”

  那daoist 言道:“正是,张Court Manager 也是此回我Celestial Xia 主持前沿战局之人。”

  缠daoist 振奋了些许,既然这位张上真的地位如此之高,而他们二人又算是这位直接接引回来的,那无疑也是与这位搭上关系了。

  他想了想,道:“我等无需什么,就是想拜托fellow daoist 问一声,Celestial Xia 可是需要我等出来助战?我等对元夏十分熟悉,愿意出力。”

  那cultivator 道:“好,在下这就去转告张Court Manager 。”

  说完,他便告辞出去。而仅是过去一日之后,其人又寻到了两人,道:“两位,张Court Manager 有请。”

  缠、商二人face 一正,跟着这cultivator 来到了一座法坛之上,见Zhang Yu 此刻脚踏法驾,立于其上,便是上来paid respect 。

  Zhang Yu 点首回礼,道:“两位不必多礼,请两位到此,是想问询一下元夏方面的事机。”

  缠daoist 如实道:“张Court Manager ,元上殿虽说给了我们不少礼遇,可实际上对我们防备甚深,关于元夏内部之事,我知悉的也是不多。”

  Zhang Yu 道:“无碍,我此回所需知晓的,恰恰是如你们二位这般,被迫听命于元上殿的外世cultivator 。”

  这事缠、商二人自是十分熟悉的,将自己所知,都是讲述了一遍,同时又说及了自身出身,还有对元夏的痛恨。

  毕竟他们二人的sect 都是败亡在元夏手中,连dao technique 也被抢了去,若非为了protection 一些后辈dísciple ,他们可不愿意附从元夏,也就是三千多载过去,sect members and disciple 俱皆亡故,他们才是彻底没了顾忌。

  缠daoist 最后道:“张上真,元上殿从来不曾信任过我们,我们如今得以脱身,元上殿必然加倍苛待那些同道,我们有些对不住他们,但是我们也无能为力,除非是……”

  Zhang Yu calmly said :“除非是覆灭元夏。”

  缠、商二人心头一震,尽管知道Celestial Xia 是这个目的,可亲口听Zhang Yu 说出来,感觉却又不同,既是有些惶惑,又是觉感觉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振奋。二人takes a deep breath ,皆是言道:“我等愿为Celestial Xia 效命,为覆灭元夏出力!”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