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65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4 作者: 误Daoist

  第1652章 论争付议言   Zhang Yu 道:“两位之意我已是明了,不过两位不用急切,我Celestial Xia 不会随意驱驭同道,两位可先refining 几具合用外身,待得有body protection 之机后再是上阵。”

  main body 只要在战阵之上失败一次,或许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有一个外身作以缓冲那是必要的。

  且目前他们还并不需要商、缠二人出来fighting ,至于用其驾驭镇道之宝,毕竟两人方才投效过来,impossible 交给他们来执拿。。

  缠、商二人对此也是理解的,俱是道:“我等愿听张Court Manager 的安排。”

  Zhang Yu 道:“方才与两位交手之时,我见还有一位上真与两位共同进退,更还有一位躲在一旁,这两位不曾来投我Celestial Xia ,是因为忠于元夏,还是其他什么缘由?”

  缠daoist 道:”Reporting back to 张Court Manager ,这两位与我们不是一路,那位辽余底细我们不清楚,以前也未见过这人,而且其人肩负监察我等的职责,看起来更受元夏的信任。

  另一位乃名庞削,这位fellow daoist Pang 么,他有他的牵挂,他的sect members and disciple ,他的同世同族,都在元夏,哪怕为此牺牲自己,他也甘心情愿,也是他的dao technique 所凭,故他是impossible 和我们走的,其实若不是我们sect members and disciple 俱是亡故,我们也很难下得了这个决心。”

  商daoist 道:“从fellow daoist Pang 为人来说,算得上是一个正直之人,然而他impossible 摆脱元夏的binding ,也只会听从元夏的吩咐行事,不问其余,故而将来只会是贵方的敌人。”

  Zhang Yu 听了此番言语,slightly nodded ,他道:“两位,既入我Celestial Xia ,你们自也是Celestial Xia 人了,不必分出彼此。”

  缠、商两人不觉startled ,随后正容一礼,道:“是。”

  Zhang Yu 下来又问了一些事机,这才令二人离去,随后他一个人站在原地思索。

  据他了解到的情况看,元夏那些外世cultivator ,真正愿意屈服元夏的,其实只有少数,多数人都是心底不甘愿的。

  但是有一点需要注意,即便他们不甘愿,很多人也不信元夏会输,所以莫看这两位今天来投靠他们,但那实属少数。

  其实他并不认为当只是求全dao technique 的cultivator 才是值得被解救的,若是有机会,哪怕只是一个寻常dísciple ,Celestial Xia 也是可以一样接纳的。

  只要覆灭了元夏,自可解脱出所有人,但现在看来,这些人实际会被元夏先推出来消耗。

  唯有等到这些人消耗空了,元夏upper layer 才会亲身下场,试问到了如今,毙亡在Celestial Xia 手中的真正元夏cultivator 又有多少呢?仍只是极少数而已。

  说到底,前番之战,仍是诸世cultivator 之间的互相杀戮。

  只是这个情形现在没有办法解决,只能看过后有没有机会了。

  思定之后,他目光向下投落,望向元夏空域所在,眼下元夏方面连惯常的阵器攻势也是平缓了起来,似乎一下变得漫不经心起来。

  这其实不奇怪,因为对面当也知,凭着这些东西是攻不破Celestial Xia 的defend 的,不过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关键点应该是在三月之后。

  届时元上殿当是可以再匀出一件镇道之宝,从而试图对他们形成场面上压制。

  若是能够挺过去,那就好办了。

  他的想法,是坚持到下半载,这样随着一年轮转之期将近,元上殿非但没法挤出更多的镇道之宝,反而可能将场上的Treasure Item 收了回去,如此就可以为后方争取一整年的时间。

  元上殿这里,因为内部整肃的缘故,一连half a month 没有什么动静。

  great hall 之中,两殿司议再度站在一处,一名司议言道:“东始世道也是正式回绝了我们,看来他们都只想消耗我元上殿的力量。”

  万daoist 问道:“上三世那里,也没有回音么?”

  三十三世道中,以三上世实力最强,地位也是相对transcendence ,generally speaking ,就如元上殿的几位大司议一般,normally 不会太过问下面的争斗,与其余世道的立场有时候也并不是完全一致的。

  那位司议言道:“几次试探下来,他们的意思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让我们自己处置。”

  万daoist 转向上首,道:“过司议,this Wan 以为,不可再抽调镇道之宝了,若是频频挪用镇道之宝,难免会使天序出现缺口,若是天序稳当,上回也绝不会出现那缠、商二人被镇道之宝接走之事了。”

  他说此话之时,对面不少下殿司议一阵冷笑。此回这些人主要是受上殿驱驭的,最后却是投向Celestial Xia 了,而此话说出来,倒是显得此事是抽调Treasure Item ,导致天序不稳之故,倒是把应负之责推得thoroughly 。

  兰司议道:“诸位司议,此回根源还是在Celestial Xia 之上,我们还是要早些把Celestial Xia 驱逐了。”

  下殿一名司议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此事谁不知道?何须兰司议再来说一遍?眼下不就抽调镇道之宝就奈何不了Celestial Xia 来犯之敌么?”

  上殿过司议looked towards 对面,道:“向司议,你颇有主意,你的意思如何,不妨说说。”

  向司议looked towards 上首的全司议,后者nodded ,他便laughed ,道:“既然全司议让我说,那我谈一谈便是是了。

  向某以为,即便再抽调了一件Treasure Item ,却也未必能赢,Celestial Xia 的Treasure Item 可不见得就用尽了,至少我以为,还未到用尽之时,而若是Celestial Xia 坚持过了半载,我等依旧奈何不了,为天序考虑,那就要等到明年才有机会了。

  利用求全cultivator 配合Treasure Item 攻袭的办法是不错,可是结果诸位也看到了,最后损伤的还是我元上殿的实力。

  所以依向某之见,那还不如做做样子,与Celestial Xia 说好一些条件,让Celestial Xia 主动退去为好,这样我们实力不减,也不用去多费心思,只要事后宣扬的好,那也不损我们威名。”

  paused ,他又言:“我们大可以说是诸世道不给支援,而最后还是我们元上殿独立将之击退的,我们也可以将Celestial Xia 宣扬的强盛一些,这样就不是被Celestial Xia 打上门来了,而是我们击退强敌了么。”

  他this remark 说完之后,诸司议有的沉默,有的窃窃私语,一时倒是没人反对,就算上次对和谈反对最激烈的几个司议,也没有出来驳斥。

  他们都清楚,向司议的说法虽然欠委婉,但道理还是has several points of 的,主要是继续fighting 下去对元上殿没什么好处,反还平白损失实力,暂时还见不到胜利希望,那还不如退让一些。

  能令Celestial Xia 退去总比堵在这里僵持下去来的好,余下的事情可以慢慢平复。

  过司议见下面没有人提出反对,与全司议相互看了一眼,便出声道:“向司议,那就劳你再往Celestial Xia 阵中一行,有些条件不过分,你可酌情处置,拿捏不住的,可带了回来,两殿再一起商议。”

  向司议得了order ,便从great hall 之中退了出来,又是在驻殿寻到了金郅行,道上来意。他往来多次,也算是熟脸了,故此金郅行也没有多等待,接过其人edict talisman ,辟开通路,直接便来到了Celestial Xia 阵前。

  通禀之后,没过多久,他就被请到了Zhang Yu 所在的法坛之上,他依礼见过,便straight to the point 道:“向某奉元上殿之谕,这次愿与Celestial Xia 说和,不知贵方这回需要什么条件,向某会带了回去给殿中诸位商量。”

  Zhang Yu 示意了一下,底下之人便取了一份document 递给了他,并言:“这是我Celestial Xia 所提之条件。”这些条件要求都是不低,要是元夏真的答应,那他们退去也无妨。

  向司议拿了过来看过之后,见这份document 条件不可谓不多,不过他没有立刻回绝,而是道:“这些条件向某无从作主,还需回去商议下。”

  Zhang Yu indifferently says :“贵方可以慢慢商量。”

  向司议这次也未再多言,对他执有一个道礼,便是告辞离去,并很快转回了元上殿,将此书先是递给了全司议。

  全司议拿来看过,令向司议在此等候,自己去寻了过司议,将此书递去,道:“此上总总,remainder 可以不论,关键便是两条,Celestial Xia 要求我们百载不犯Celestial Xia ,并且此回所耗用的宝材俱是由我所出。”

  过司议接过看了一眼,对于后面一个条件他并不在意,与Celestial Xia 斗下去,所耗宝材还不止此数,若是只用宝材就能解决事机,那是求之不得,这些东西对于元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倒是前面一个条件,却是太过了。

  他道:“百载太长,不可越过十载,不然诸世道那里不好交代。”十载时间,差不多他们也能调整过来了,上下will not 多说什么。

  全司议道:“只怕Celestial Xia 不答应。”

  过司议道:“既然Celestial Xia 愿意谈,那便有的谈,这个条件不足,那从别的地方补足,宝材诸物,可以加倍给他们,他们若要他物,也可以提出。”

  全司议思索片刻,道:“也好,我让向丞再走一趟。”他修改了一下条文,把向司议唤来交代几声,令其再去Celestial Xia 一行。

  向司议领谕而去,这一回,去过不久之后他便转了回来,并道:“Celestial Xia 愿意修改条文,不过其索要之物却非宝材……”

  全司议拿过document 一看Celestial Xia 所提条件,不觉诧异起来,道:“需要人?”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