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65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5 作者: 误Daoist

  第1654章 履议今战平

  Zhang Yu 等到那元夏天序与Heavenly Dao 碰撞的那一刻,自身aura 便往里投入进去,只是一个恍惚之间,便就沉浸到一片浑黯之中。

  this time 因为元夏与Celestial Xia 暂时停战,他在外间没有太大牵挂,所以把全副心神都是投入进来。

  若说用Six Uprights 天言去到的那一片高渺之地是渺不可言,那么这一片所在便是诸物沉沦,无不入堕。。

  尽管两者皆有Grand Dao 之理存驻,可是前者理序分明,可谓高山仰止,后者则是混搅杂淆,失神乱气。

  因为元夏追求是绝对的理序,一切变数都是不需要的,而Heavenly Dao 有变有正,这夹杂在两者之间的间隙也就成了如此之所在。

  他一到此间,立时施展了一个“转心之术”,以防Grand Dao 之迷。随后借由那一处处变数,往里探询。

  此刻除却变数与浑黯,这几乎没有其余事物了,也不存在时日流转,他在浑浑荡荡之中飘渡解化dao technique ,感应之中,似是永远这般沉浸下去之际,他不觉一个恍惚,再是心神一清,aura 却已然是回到了main boat 之上。

  他默立了一会儿,便从袖中拿出了profound jade ,暖white 的玉质之中,有一团微亮rays of light ,而不止这一枚,他又从袖中取了一枚profound jade ,其中同样有着微亮光华。

  他意念入内一转,已知端由。

  这是两枚Grand Dao Seal 的残印,一个是“闻印”之残印,还有一枚乃是“命印”之残印。

  虽然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最后一枚dao seal ,但是有此残印倒也算是收获。

  毕竟此残印能够增进六印之might ,在Heart Light cultivation 暂时无法再增进多少的前提下,残印之收获却是能够实打实的提升他的实力的。

  此时他也没有任何迟疑,唤出Grand Dao Chapter ,将这两枚残印都是各自化入了两印Grand Dao Seal 中,默默凝立片刻,身上internal qi 又有了些许提升,且那气息与高渺之地愈发接近。

  待restraining aura 之后,他looked towards 时晷,却是发现,从那余黯之地出来之后,unconsciously 间,自己已然在此定持了一个多月了。

  他looked towards 外间,按照定约,下来该是准备撤退事宜了。

  不过绝不能因为this time 元夏主动退让,还有付出一些抵偿,便就认为此辈很好打了,这点付出对于元夏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且不应该说是元夏,而应该说是元上殿。因为自始自终,与他们交手的也只有元上殿。

  元上殿背后三十三世道几乎都未动,某些时候甚至还在拖元上殿的后腿,因为他们有这个实力,自认能够出来收拾局面,才有底气作壁上观。

  便是元上殿,也没有拿出全部实力。this time 因为几名司议的损失,导致上下两殿那些司议都不愿自己下场,不然凭两殿展露出来的实力,怎么也是能继续打下去的。

  所幸Celestial Xia 的目的也是到达了,他们争取到了十载休养生息的时间。

  in the past 的大半年中,在Profound Court 诸Court Manager 允许之下,索要到的人也是陆续送回了Celestial Xia 。

  这里大部分只是寻常人,还有一些是被元夏认为毫无aptitude 的低辈cultivator ,留着也是仆役一流,没有什么太大用处,故是充当了偿补。

  而这其中,只有极少一部分是属于外世cultivator 。

  元夏现在留下的外世cultivator ,主要是为了牵绊住一些有用之人,而其中大部分则早是灭杀了,因为这些人出自外世,要存生下来,还要给他们服用避劫pill ,元夏便是再家大业大,也不会去浪费物力去供给这些人。

  至于一些稍微有些用的外世cultivator ,元夏就是拿这些人用来消耗的。所以这么多年下来,外世upper layer 的cultivator 还能留下些许,底下之人除了必需要留下的,早已是消耗的bits and pieces 了。

  他此时唤出训天Dao Chapter ,寻到金郅行那处,问道:“金deacon ,近来元夏那处可有什么动静么?”

  金郅行replied :”Reporting back to Court Manager ,元夏没有其余动作,如今又一批人已经送到了。还问我们什么时候准备撤走?”

  Zhang Yu pondered ,按照原来定约,Celestial Xia 会在元夏天历三月之前撤去,现在还有一月余,道:“回告他们,我们一月之后如期离开,我等会按照他们希望的来。”既然东西都已是陆续拿到手了,而且条约有定,那自是按此配合。

  金郅行道:“那属下便如此转告他们。”

  Zhang Yu 道:“金deacon ,此回你立功甚大,且这些年身为驻使,也耽搁了你的cultivation ,此回我会为你叙功,而envoy 人选也当有所轮换了。”

  金郅行先是startled ,随后happily said: “many thanks Court Manager 。”

  在结束了通话之后,他定了定神,拟了一份document ,寻了人过来,让其送交至元上殿。

  又是半月过去,元夏对于Celestial Xia 的一方的“攻势”骤然大了起来,这一年以来,元夏攻势一直未断,但只是looks at 激烈,实际上只表面文章,现在声势却有不同。

  而Celestial Xia 这边,也是派遣了大量人手进行了“还击”,双方你来我往,攻守异常激烈,天中的镇道之宝更是往来交锋,看去彼此争执不下,一时分辨不出来孰高孰低。

  这场fighting 在持续了一个多月之后,Celestial Xia 方面却是渐渐往后回撤,defend 阵势也是陆续往后收敛,元夏方面的攻势则是趁机大举压上了去。

  不过Celestial Xia 外围阵势looks at 层层破裂,内阵之中,却是十分平静。

  Zhang Yu 站在法坛之上,似正等着什么。

  这时一道光亮落在了法坛之下,金郅行appears from inside ,对着他一个稽首,道:“Court Manager ,元夏最后一批人和宝材都是已经送到了,已是清点过了,与定约不差分毫。”

  Zhang Yu slightly nodded ,回looks at 一众准备归返的Celestial Xia cultivator ,出声道:“诸位,可启程了,我等今日返回Celestial Xia 。”

  诸多cultivator 脸上都是浮现喜悦之色,在外征伐两载,虽然只是外身,可即便是Profound Venerable ,main body 也同样不能动弹,而fighting 压力也不可谓不大,但是每一人都知晓自己肩负着重责,所以必须到此顶住元夏,而如今终是可以回去了。

  诸人对他一礼,稍候片刻,随着都阙仪的伟力挪转下来,便见multiple flying boats ,还有a cultivator 消失在了原地,从两界通道之中被转挪了回去。

  底下金郅行一礼之后,也是随之被Treasure Item 接去不见。

  Zhang Yu 则是一人留在原地没动,等到所有人和物都是撤去之后,他再是看了一眼元夏方向,一摆袖,都阙仪垂下一股力量落在了他的身上,略顿片刻之后,他的silhouette 也是自原处消失。

  而随着他们得离去,那些本来徜徉在虚宇之中的Celestial Xia 镇道之宝,也是一个接一个的自行遁去了。

  元夏方面,元上殿之人一直目注着上方裂口的缺口,而随着Celestial Xia 方面之人的离去,落去的阵器再无阻碍,前方之人知悉Celestial Xia 之人已是离开,大sighed in relief ,随即便是一拥而上,过去not very long ,元夏天壁就又被重新封合了起来。

  元夏、Celestial Xia 双方此番持续了两载余的fighting ,到此算是暂时休止。

  元上殿中,上下两殿皆在一处。全司议从天壁之上收回目光,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Celestial Xia 已退,下来我便要应付诸世道的责难了。”

  向司议这时looked towards 周围,道:“我元上殿在不经任何世道帮助之下击退强敌,实乃大功一件,诸世道岂能颠倒是非黑白?向某不答应,诸位司议想必也不会答应的。”

  诸司议皆是言是。

  过司议不觉颔首,只要上下两殿在这个问题之上齐心,那么就不用担心诸世道的压力。

  而且这次与Celestial Xia 之战,早前虽然损失不少,可是最后几乎没有付出什么太大代价就让Celestial Xia 退去了,谁能说这不是一次大胜?   早前他们甚至还有意用一些宝材来收买Celestial Xia ,只可惜没能成功,现在看来,那Zhang Yu 分明才是主战派,是他们找错了对象,不然局面恐怕还不会如此。

  有司议言道:“十载时间,并不算长,恰好我等可以稍加休整,下回与Celestial Xia 再定胜负。”

  又有司议道:“只是求全cultivator 损失较大,不算投敌之人,连带几位司议,足足折了七位,我and the others 手委实不足了。”

  万daoist 道:“此事已是重再招募人手,过去卸任的司议也可重归两殿。”

  下殿那边有人道:“那也要给司议一职么?”

  万daoist 言简意赅道:“何人得功,何人补替。”

  众人一听,心中顿时放心了许多。因为直接让人坐上司议之位的话,若是此人不愿参与征伐,你也拿他暂时没办法。而若是以此位为功赐,那却是能促使某些人意欲得位之人不得不下力气,是一个好办法。

  众人正商量之时,却见一名cultivator 自外走入进来。兰司议看过去,问道:“什么事情?”

  那cultivator 执对殿上有一礼,道:”Reporting back to 诸位司议,此前对于Celestial Xia 牵连main body 手段的推算,已然有一些结果。”

  诸司议听到此言,都是不觉留意了过来,这是因为Celestial Xia 拥有这等手段,才是逼得他们束手束脚,不敢下场,他们也是想知道答案为何。于是兰司议问道:“是何物?”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