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73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误Daoist

  第1738章 融界化双生

  in the past 时候,Zhang Yu 少有向虚空查看的举动。这也是因为虚空之内有虚空evil god 这类东西的存在,查看也无有太大意义,因为evil god 总是干扰神思,令人难以做出准确的判断。

  而在眼下,元夏在虚空布设手段,他自是需仔细查验。

  根据裘daoist 的说法,这些生灵at first 不会有什么动静,且因为其极微小,层次又是极低,所以很难被人所发觉,但是等其一旦爆发出来,那就已是到了难以遏制的程度了。

  不过在他闻印、eye seal 之下,几乎没有什么外来之物是能躲避行迹的。

  而且元夏即便投入了那等祸乱生灵,起始点的位置当也是相对固定的,应该就是在虚空壁垒内外,这般就大大缩小了范围。

  只是this time 探查下来,他却是微微感觉到有些异样。

  因为他发现,过往的确有某种东西多了出来的痕迹,可现在却都是不见踪影了,像是被某种诡奇的力量给抹去了,而其本身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是通过莫名消失的物类却能证明其曾经出现过。

  以他如今cultivation ,却也没什么东西能够瞒过他的感应,除非是upper layer 力量。

  他凝视着虚空深处,evil god 背后当也是有更高一层的力量存在的,要不然evil god 也impossible 这般无穷无尽,如此看来,应该是evil god 背后的力量出手了。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他pondered ,觉得也能理解。

  因为那祸乱物投入虚空之中,第一个遭受威胁的其实不是Celestial Xia ,而是evil god 。

  虽然元夏将此生灵投入了Celestial Xia ,应该尚还处于微弱之时,可是外来任何力量在进入一方heaven and earth 之内,都是会有莫名牵连的,特别是可能对未来造成深远影响的东西,虚空evil god 若是感受到威胁,那是impossible 忽略过去的。

  元夏这次应该吃了消息缺失的亏,因为evil god 与Celestial Xia 的定约,无论是戴Court Manager and the others 所坐镇的虚空世域,还是供元夏诸世道dísciple 玩乐的虚空壁垒,都是Celestial Xia 的jurisdiction area 。

  偶尔有些evil god 过来,Celestial Xia 也会主动出手清理。当然这不是为了元夏考虑,而是不让元夏有了解虚空evil god 的机会,目前来说evil god 还是一张好牌,就算元夏已然发现了些许端倪,却也仍是了解不多,还是可以利用的。。

  而当这些生灵出了这等jurisdiction area 后,那就是虚空evil god 的猎场了,显然这些东西就是这样被清理干净的。

  既然如此,那也用不着他来出手了。

  只是虚空evil god 得了此物,不知道会不会多了一些演变,这里不得不虑。

  在思索之间,他又想到了此前想到的一个可能,元夏不会不考虑到失败的可能,虚空之中不成功,但有一个地方其实是可能受到侵袭的,而且成功可能不小。

  此地就是那些lower layer 的演化世域。

  因为lower layer 世域在与Celestial Xia 的upper layer 力量正式沟通之前,并不在upper layer 的遮护之内。

  而道理上,只要是在Celestial Xia inner territory ,有一定手段的话,就能通过一定的手段找到这等化演出来的lower layer 的,尤其是元夏有着覆灭诸多演化世域的经验,过高的力量过不去,但是一些浅弱的力量却是能够送渡入内的。

  假设其探查到某处lower layer 所在,并往送递这祸乱之物,那也是有一定可能做到的。

  这里不得不防。

  他抬首looked towards 两界通道那里,元夏一年轮转之期方才过去,那Celestial Xia 距离上回扶托衡界也是过去快要半载,诸位执摄当是很快就会扶托出下一个世域了。

  如今他一直延续着那一缕灵机感应,若是再有新的世域出现,那么他会试着入内找寻,看最后一枚dao seal 是否会显现出来。

  倒是现在既然确定元夏对他们做了一些小动作,那么他们也应该对元夏加以反制了。

  此时此刻,他之main body 正与长孙Court Manager 、竺Court Manager 、邓Court Manager 等三人站在那一座沟通spiritual object 两界的门户之前。

  几人都是凝注着门户之中,那里正泛着一点点spirituality rays of light ,本来很是平静,此时却是如漩流一般动荡了起来。

  邓Court Manager 道:“来了。”

  如他们判断一般,自这座门户洞开之后,已然有spirituality 生灵几度往现世中来了。

  这些层次较高的生灵若是落入lower layer ,那么可以将一大片地界灵化,甚至生出类似Spirit Pass 的地方,现世生灵落入其中,也只会被不停转化,直到达到其上限而停顿下来。

  好在这出入口被定在upper layer ,除非清穹之舟损毁,否则永远impossible 给其这个机会,而要清穹之舟损毁,那首先要对上六位执摄,这等事连元夏目前都做不到,更不用说纯灵之所这个近乎无self-awareness 的生灵了。

  而在此刻,随着那spirituality 旋涡转动,便有无数吸盘状的透明物事自里试图挤了出来。

  spirituality 生灵其实没有固定形状,外在的模样一种是通过与现世意愿结合显现出来的,还有一种是取决于cultivator 认知。

  cultivator 修成Essence Soul 、visualization picture 后,可以很好的收敛自身意识,但若是cultivation 稍弱之人,仍旧是有部分发散的,若非如此,遍布upper layer 的Deity 也就不会出现了。除非是求全dao technique 之人,那么当真是没有什么weak spot 可寻了。

  眼下looks at 这东西往外来,Zhang Yu 走前一步,Heart Light 一转,霎时便将之压住,那spirituality 生灵感觉到自己被压制,自然拼命反抗,然而这却如同mayfly shaking a tree ,连Heart Light 一丝一毫都无法扯动。

  长孙Court Manager 三人在旁looks at ,都是暗中佩服,此前他们各自轮流对付这些生灵,压制起来并不轻松,然而Zhang Yu 这一出手,却是无比直观的展示了cultivator 求全dao technique 之后的强横力量。

  Zhang Yu 徐徐催动Heart Light ,将这spirituality 生灵压制的越来越是微小,并道:“长孙Court Manager ,你看此生灵尚可利用否?”

  长孙Court Manager 看了几眼,又沉吟片刻,却是shook the head ,他一直在找寻能被Celestial Xia 直接利用的spirituality 生灵,显然这头并不符合他的要求。

  Zhang Yu slightly nodded ,一挥袖,却是将之收了起来。

  邓Court Manager 道:“张Court Manager 准备将这头送至元夏么?”

  Zhang Yu 道:“元夏既然有暇找我们麻烦,那我们也要给元夏找点事做。”

  不过就这么带过去是不行的,这东西可是不分敌我的,所以需要改头换面一下,令其短时间内受得约束。

  这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请林Court Manager 出手,利用其人的根本dao technique 将之短暂封炼在magical item 之中,如此也就不难通过两界通道,至于到了另一边,那就是元夏天序的事了。

  元上殿,黄司议所在驻殿之内,他露出诧异之色,对座下一名元夏cultivator 道:“怎么?没有回应?”他自语道:“不应该,这都过去多久了。”

  cultivator 道:“确实没有回应,属下亲自去看过了,此前投落手段没有任何问题。”

  黄司议frowned :“莫非是Celestial Xia 发现了么?”

  那cultivator 道:“根据属下查看,Celestial Xia 并不曾察觉,甚至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属下以为,根据上回传回的尚未确定的消息来看,Celestial Xia 虚空之内的确有着某种古怪存在,很可能是这些东西阻碍了我们的谋划。”

  黄司议琢磨道:“这么看来,我们对于Celestial Xia 的变数估计还是不足。”

  他拍了下膝盖,露出了无所谓之色,道:“不过不成也没有什么,只是下殿的计议不成罢了,我们上殿还有自己的计议,吩咐下去,留意时机,不要暴露,可以慢慢等,不必着急。”

  那cultivator 道:“是,属下会关照的。”

  而与此同时,向司议这边也是得到了那祸乱之物没有回应的消息,他slightly smiled ,道:“预料之中,下来就让上殿那边替我们吸引注意力,而我们做好自己的事便好。”

  座下dísciple 问道:“old ancestor ,我们又该如何找到那推演世域的入口?”

  向司议看他一眼,laughed ,道:“等着就是了,Celestial Xia 走得是我们截然相反的路,注定会不停化演世域出来和我们抗衡,只要我们有耐心,总有机会的。”

  那dísciple 知道这位old ancestor 虽然表明面客气,实则心思深沉,此刻定然已有成算了,他也不敢多问,低头称是。

  Celestial Xia 伊洛Superior Continent ,某处客舍之内,巍桉忽然一皱眉,对着耳朵一指,随后一扯,一条长虫一般的生灵被他扯了出来,他无比嫌弃的将之掷下,运力一催,就将之化的干干净净。

  这两日他总从身上和附近找到这种spirituality 生灵。这是他因为常年生活在spirituality 充沛的世域中,所以对这些生灵有着特别的吸引力。

  虽然这东西对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可时不时的出现,却是令他不胜其扰。

  好在只要是无法望见这些东西之人,就不会与之有任何交集,因为双方其实处在不同的空域之内的,所以对凡人并不造成干扰。

  他寻思了一下,决定干脆回先一趟衡界,先将从Celestial Xia 学习来的各种知识和dao technique 带了回去。其中重点便是profound techniques 。

  他虽然是true cultivator ,但随着对profound techniques 的了解增多,却是对此十分推崇。

  终究cultivate 也是不是人人可为的,但是profound techniques 却是比true technique cultivation 起来更容易,且能通过训天Dao Chapter 时时获取Celestial Xia 的消息,而不必他再一个人奔波了。

  “明日就回转吧。”

  方才这么想时,他忽然觉得眼鼻有些发痒,甚至自己能看到有微小触须在眼眶内和鼻端底下扰动,他神情一变,ruthlessly said :“今日就走!”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