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74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误Daoist

  第1739章 投世藏神意

  清Profound Dao 宫偏殿之内,长孙Court Manager 的身边摆着一只只大瓮,瓮面之上贴着一枚talisman paper ,每一只瓮中都是装着一头spirituality 生灵。

  这些spirituality 生灵在他看来,未必是没有用的,只是他现在是做不到完全利用,这里因为,他自身认为,是自己在cultivation 上还差了点。

  若是他能求全自身之dao technique ,那么处理这些生灵也便容易许多了。

  就像林Court Manager 一般,以往便是再擅长打造magical item ,也需一件件的去refining ,可是根本dao technique 一出,哪怕同样一件magical item ,随随便便就可以将内外转变,甚或连敌方的magical item 亦能进行扭转,这与以往相比,何止是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他对Deity 值司道:“去请竺Court Manager 和邓Court Manager 到此。”

  不多时,两名Court Manager 俱是到来。paid respect 之后,长孙Court Manager 道:“请两位Court Manager 一观。”

  说着,拿出了两枚圈环,表面看去像是一个手镯,但十分细长,好似是一只活物,看去如同蛇身环圈,但是看不见头尾。。。

  邓Court Manager 接了过来,意念一动,这东西却是骤然缩小,缓裹在了大拇指上,看去像是一枚扳指,而竺Court Manager 那里,则是化作了一枚圆珠,两人这时心意往里一落,便感觉此物微微轻颤,却是各自收到了对方所传。

  邓Court Manager 道:“长孙Court Manager 这是已然打造出来实物了?”

  长孙Court Manager 道:“只是堪堪有成,此物脆弱,需用magical power protection ,但是magical power 不能太过,fighting 之时便不经用了,还需再加以改进。”

  竺Court Manager 摊开手掌看了看,道:“还是一个活物么。”

  长孙Court Manager 道:“此是采spirituality 生灵而炼,仍旧不脱生机,不过便是死物,亦可传递spirituality ,并无妨碍,但唯有是活物时方可变化。”

  竺Court Manager nodded ,已然明白这东西活着的时候没有太过固定的形态,可以随意变化,这只是方便佩戴,无论life and death 都不妨碍运用。

  竺Court Manager 道:“能及多远?”

  长孙Court Manager 道:“如今只及万里之遥,每隔万里需设一灵巢,以此为枢,方能牵连。”

  万里之长对于ordinary person 那是足够用了,但对于cultivator 那是远远不足的。似Profound Venerable fighting ,顷刻间就能崩毁earth star ,万里之遥,不过是微末距离。

  虽说有灵巢传递,也不是没法去到更远距离上,但是灵巢看来以后是需得仔细defend 的物事了。但竺、邓两人也知,这不过初造之物,以后还能逐渐改进。

  邓景道:“didn’t expect 长孙Court Manager 如此快就拿出这等物事了,如此true cultivator 之间亦能相互传联了。”

  长孙Court Manager 道:“眼下不过只是个样子罢了,稍候还需要加以推算,看此中还有无其余缺陷。”Profound Court 打造的器物并不需要拿出去检验,只要让钟、崇两位Court Manager 稍加推算一下就知结果了。

  长孙Court Manager 自身也是擅长推算的,不过与钟、崇二人所擅方向不同,而为了确保不出纰漏,仍是需要两人来帮忙。

  确认下来方向未错,那么他就可以继续朝此而行,要是出现偏差,那还需再加以改动。

  元夏,元上殿。

  下殿某处殿阁之内,黄司议收到了底下人呈递上来的一封report ,问道:“有所感应了么?”

  底下那cultivator 道:“是,北daoist 近来心血来潮,而且我们此前反复确认过,若是Celestial Xia 有演化世域出现,当就在这几日了。”

  元上殿摆在Celestial Xia 的驻使通过这些年来的观察,对于Celestial Xia 化演世域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终究世域出现并不说是毫迹象的。

  根据他们推断,Celestial Xia 大概一年之中会演化两座世域,而根据这等痕迹,他们用心查探,就有极大可能找准那处演化heaven and earth ,进而推动下一步。

  黄司议道:“好,关照要小心,要是错过也没什么,但是不能让Celestial Xia 发现了,可是知道么?”

  底下cultivator 道:“司议关照的是,属下会再去叮嘱一声的。”

  此刻位于虚空之中的元夏墩台之内,某处封闭驻阁之内,一名没有五官的元夏cultivator 端坐在那里,他身上的气息显示这分明是一个活人。

  其是元夏用与cultivator 与宝材一同炼造的“妄灵”,此种东西虽有生机,可自身没有意识,但因为是cultivator 之身,可以很好的承载来自外部的力量。而此刻其身躯之内,却正载承着一个经过特殊手段cultivation 出来的divine soul 。

  在他身前,则有一个old daoist 拿着一个仪晷,正神情紧张的推算感应着什么,许久,他眼前一亮,自言道:“来了,来了。”

  他先是向外发出一枚jade talisman ,墩台all around 便有莫名internal qi 泛动,此可于短时间隔绝Profound Venerable 窥望,随后他将仪晷往那背后的“妄灵”怀中一塞,催促道:“快,就是此刻!”

  骤然间,那妄灵身上有芒光闪现,身躯也是剧烈颤动起来。

  清Profound Dao 宫之中,Zhang Yu 正往某处看去,他感受到了又有一处世域被诸位执摄扶托了出来。同一时刻,他还感到了元夏墩台那里internal qi 扰动。

  thoughts stirred ,很可能与他猜测相符,元夏当真是打算从lower layer 着手。

  但若是想在化演世inner territory 与Celestial Xia 对抗,那是不切实际。因为元夏impossible 设置稳固得入界magical item ,也就意味着每一次出入都会被他们感应到,所以只可能用上一些独特手段。

  要是事先没有提防,倒还真有可能被其得逞,恐怕要等到过后才是发现,可现在他既然有所怀疑了,那么自能提前阻碍。

  他以eye seal 、闻印观望,却是看到了一缕divine soul 往那里进入。心中一转念,大致猜到了元夏的目的是什么。

  他本可以直接将之顺手扫除了,从源头上断绝此事,可是pondered ,却并没有这么做。

  而此时的新生世域之中,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教训,this time Profound Court 直接派遣了诸多Profound Venerable 下去,不令其倒向灵化那一面,除了那一缕投落其中的外来divine soul ,其余一切都是走上了正路。

  merely a trifling 月余时间,此世就已经经历了亿万载岁月的演化。

  Zhang Yu 则一直关注着那缕divine soul ,其从未从他视线之中脱离,此一divine soul 并没有表现出独特之处,只是历经万千之世后,却也是此世native exactly similar 了。

  他清楚这是依靠轮转洗脱身上外来印痕,而在世间轮转越多,便越难追溯根源,以防过往被追寻,但是同样,其对自身原由的认识也会越来越浅弱,直至彻底淡忘,唯有依靠某种手段才可能得悉前身。

  他略作思索,眸光微闪,也是化了一道aura 投入其中。

  此方化演世域之内,某处道观中,一个youngster 正对着座上Monastery Lord 揖礼,恳求收dísciple 入门。

  那daoist 一摆whisk ,摇头道:“你心不诚,且下山去吧。”

  youngster 无比愕然,道:“Monastery Lord why not 收我?”他excitedly said :“心诚?我一人独自上山求道,跋山涉水,走了三年,莫非还不心诚么?”

  那daoist 根本不与他多说,一挥whisk ,道:“你且下去吧。”说着,两边有Dao Sect servant 上来,对着向外做了一个手势,冷硬道:“请。”

  youngster 无奈,带着失落下山。再次去找了其他的道观,然而一晃五年过去,却仍旧没有一个愿意Monastery Lord 接纳他,理由可谓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

  可即便如此,他仍旧放弃这份obsession ,这一日,天降大雨,他muddleheaded 走入了一个破败monastery 之中。

  道观外面虽然破旧不堪,可里间却是另一副模样,地面光整,几可鉴人,案上烛台只一盏火烛,但却照亮了半边great hall ,唯有背后供奉的硕大idol 看不清楚,供案之前,一个young daoist 背对着他坐在蒲团之上。

  youngster 警惕的looks at ,但随即自嘲一笑,他身无长物,还能把他怎么样,他也听说过有些Evil Dao 会拿人refining ,可问题是他只是粗通拳脚,要是对面真used 什么divine ability magic ,他也难以抵挡。

  故是他干脆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到了一边,取出仅剩的干粮大口吃喝,待吃饱之后,拍拍手,stood up 。

  但是那daoist 坐着没动,也没有拿他怎么样,他有些奇怪,试着往外去,又回头看了看,加快脚步出门,可却是毫无阻碍的走到了外间,大雨已然停了,并不妨碍他上路。

  他站在道观门口沉默了一会儿,又毅然转身,走入了monastery 之中。

  那daoist 出声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youngster 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daoist 重重一拜,随即抬头而起,loudly said :“还请daoist 收我为徒。”

  daoist 声音悠悠传来,道:“你要拜我为师,不怕拜错了观,拜错了人?”

  youngster loudly said :“我这些年穿山过海,四处拜访名师,可却屡屡不成,唯有daoist 这里没有驱赶我,我看到出daoist 身负mystical ,想学dao technique ,自然,daoist 若要我残人性命,我是不干的,若是不合daoist 心意,daoist 可以在此驱杀小子。”

  daoist 缓缓道:“自不会让你去做这等事,只是有些时候,人亦involuntarily 。也罢,见你诚心,我便收了你,你既然投我门下,那过往之名便不必用了,今后以‘重岸’之名称之。”

  youngster 一听大喜,道:“是,teacher ,今后我便用‘重岸’之名。”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