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74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误Daoist

  第1740章 身主当驭意

  重岸得了名姓,又问道:“敢问师长名讳,我们这lineage 又当如何称呼?”

  daoist 在蒲团之上言道:“为师名尊‘清玄’,至于这方道观,也只有你我master and disciple 二人,也不必拿什么称呼了。”

  重岸道一声是。

  他倒是觉得,虽然这座道观没有自己一路之上见过的那些道观气派,可这位teacher 却是远比他所见过的那些Monastery Lord 更具mystical 。

  daoist 道:“左右有屋舍,你先在此住下,明日我自与你讲法。”

  “是,teacher 。”

  重岸应有一声,但是迟疑了一下,问道:“teacher ,dísciple 有一个不解,未知可否请教teacher ?”

  daoist 道:“你说。”

  重岸将自己之前的经历说了下,又言:“dísciple 不明白,为何此前拜师屡屡不成?尤其有Monastery Lord 更说我心不诚。”

  daoist 道:“你是何时出来寻访名师?”

  重岸道:“十九岁。。。”

  daoist 道:“你出来寻道为时太晚,血肉skeleton 大致已是成型,气脉固定,强行cultivation ,也难以有所成就了。还有,你既然求师不成,又不愿意留下做仆役,那自然没有人愿意留你。”

  重岸不解道:“我是去study the dao 的,自然是不愿意做奴仆的,莫说我不会做此事,便真要做,又何必远赴深山?”

  daoist 道:“因为道观自有规矩,先收自家dísciple ,再收外来之人。在观中为仆役,自家修不成道,但是子孙却能enter the dao ,一来这般身世清白干净,二来自小教导,既容易看出aptitude ,也易打下根基。那Monastery Lord 一望而知你不愿,所以说你心不诚。”

  重岸muttered :“竟是这等缘故么?”可他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因为若是子孙也不成器,那么可能就世世代代做人奴仆了。

  这时他又抬头道:“那teacher 这里why not 看重年岁呢?”

  daoist 言道:“只是dao technique 路数不同罢了,我这里dao technique ,乃里life and death 轮转之术,哪怕你是九旬old man ,亦能cultivation 。不过有舍有得,此法不及他人dao technique 恢宏,成法也难,你要是觉得不妥,我也可放你离去。”

  重岸赶忙道:“teacher 能收dísciple 入门,已然是莫大恩典,dísciple 还挑三拣四,那岂不是小人?”

  那daoist un’ed ,道:“你去吧。”

  重岸一礼,就退了下去。去旁处偏厅整理了一间屋子出来,见此间物件齐备,也就没再多做什么,此刻天色渐晚,他就躺了到床铺之上,尽管身躯疲累,可是心中却是兴奋。

  想到自己苦求多年,didn’t expect 今日终于得偿所愿,一时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到了第二日,他早早起身,洗漱之后,本来想再扫洒一番,奈何观中不见丝毫灰尘,也就只好作罢,出门之后,见着案上摆有一瓶pill 。

  他也是识货的,知道这是cultivation 所用,可以代替常食,倒出之后,和水服下,只觉一股热烘烘的感觉充斥全身,直感觉浑身有着使不出的劲道。

  他定了定神,来至观厅之内,见那daoist 依旧背对着自己坐在那里,便是上来一礼,道:“dísciple 问teacher 安。”

  daoist un’ed ,道:“我先传一套chants ,normally 坐卧可用。”说着,他徐徐说法。

  重岸仔细听着,这chants 较为简单,这些年来拜师seeking the dao ,耳濡目染,也是知悉一些道道的,很快便就记下了。

  那daoist 道:“在cultivation 之前,你需做一件事。”

  重岸也不奇怪,他知道得传true technique 没那么容易,肯定还要琢磨心志,generally speaking 是去做善行,他不怕做些事,只要能传true technique ,他等得起,也熬得起。

  然而令他疑惑的是,这位teacher 却是不要求他去做这些,而只是每天让他去观看每日的sun and moon 起落,星辰经行。

  他虽不解其意,可既然是teacher 关照,那也就照着去做了,只是这番磨练的时间比他想象中还要长。一直cultivation 了足有一载。

  期间他并没有问什么时候可以正式cultivate ,而是把每一日认真观看Celestial Phenomenon ,并且运转breathing technique ,他原本纷乱的心绪也是渐渐沉静下来。

  这一日,他观看Celestial Phenomenon 之后却被唤到了正堂之上,见那daoist 依旧背对着他坐于那处。

  daoist 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重岸这一年来都在looks at Celestial Phenomenon ,hearing this 直接言道:“sun and moon 之行,自有规列,大地之行,有经有纬,人身之行,气走百脉。”

  daoist 道:“celestial/heaven and man 之道,不外动静阴阳之变,而今传你一道‘阴阳life and death 图’,你用我传你的breathing technique 自去对照此图visualization 调息。”言罢,随手将一份图卷摆在了蒲团一边。

  重岸心中一喜,知道经过一年test ,teacher 终于愿意传授自己正法了,道一声是,上前接过那图卷。

  见teacher 没什么交代,便一礼退下。

  等回到自己的居住之中,他小心打开图卷一看,见上面却是无数大小不一的圆点圆圈,at first 有些不解,可是仔细一看,发现发现这与自己一年来所观heaven and earth 之规列似都是在这里面。

  只是按照方才言说,只有heaven and earth 之序,却单单缺了人。

  这念头这一起,他便觉得自己的呼吸involuntarily 跟着上面的圆点动了起来,心中立时明白了过来,这这少缺一部分,却需自己来补足,也正是其中mysterious 之所在。

  想明白之后,他马上对照此图cultivation 。

  at first 他需要时时观看此物,方能breathing ,而时日一久,这图画自然而然照进了脑海之中,哪怕不去观图,意识visualization ,也能随时随地cultivation 。

  如此cultivation 有一载之后,整个人已是气息饱满,体格健壮,双目明亮,明日只需睡眠one hour 便即足够,剩下时间全数拿来cultivation 。

  这时他自觉cultivation 已是到了bottleneck ,便又是寻到了那daoist ,道:“teacher ,dísciple 修成此图了。”

  daoist 关照道:“把图反过来。”

  重岸startled ,这图放在他这一年,不知观摩了多少次,然而此刻顺手反转过来,却看到了一副从未见过的图形。

  daoist 道:“照此cultivation 。”

  重岸称一声是,将图带了回去。只是他发现,若说此前之图是积蓄blood energy 力量,那么此图就是加速消耗。

  cultivation 一晚后,却是越来越疲累,越来越嗜睡。

  照此cultivation 了一年,他整个人好似strength great injury 一般,变得皮包骨头,眼窝深陷,整个人也变得气息奄奄,形容枯槁。

  他寻到daoist ,道:“teacher ,是不是练法出了setback ?”

  daoist 却是道:“未曾出岔,而是正好。”说着,缓缓转身过来,伸手一指,点在了他的眉心之上。

  重岸slightly startled ,坐在那里,眼中光彩失去,头慢慢垂落了下去,最后没了声息,   Zhang Yu 平静looks at 。

  似是过了许久,随着一声深长呼吸,重岸浑身肌肉气血又是很快充盈饱满起来,方才那等模样为之一消,同时他也是剧烈喘息着,lifts the head 来,心有余悸道:“teacher ,dísciple 以为自己方才已然……”

  Zhang Yu lightly said :“你方才的确经历了一番life and death 。”

  ‘阴阳life and death 图’每cultivation 一轮。便要经历一回life and death ,三十三转之后,则成First Layer ;再是三百三十转,则成Second Layer ;三千三百转后,则成Third Layer 。

  修成之后,则必成上法,只是当中若有一次不能过关,那便是当真死了。

  今次是有我助你,故你能够过关,而再往后,则要靠你自己cultivation 了,知此method ,你还要往下cultivation 么?”

  重岸目光坚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道:“teacher 恩遇dísciple ,传授high rank method ,dísciple 又岂敢挑三拣四?哪怕再是困难,dísciple 也是要练下去的。”

  Zhang Yu 看他片刻,道:“那便去cultivation 吧。”重岸称是,一拜之后,退了下去、

  Zhang Yu 看他离去,收回了目光。

  重岸毫无疑问就那外来的那一缕divine soul 所化。他并不打算对其下手,因为斩断this time ,还有下一次,既然这回让他发现,不妨就让其在那里,随时可以关注。同时他也想试着能否将其人转化到Celestial Xia 这一边。

  divine soul 纵然可在外飘荡,可并不成Essence Soul ,终究还是需要寄附fleshy body 的,这里面道理无非就靠着higher boundary divine soul 成为主位,最后觉悟本来。

  而他所要的做得,就是将此颠反过来。fleshy body 若是足够强健,则可以反过来制压divine soul ,从而使得divine soul 居于次位,倒反原先之主臣,顺利的话,重岸就可以将divine soul 吞纳入身,使之成为自己的cultivate supplies 。

  如此其就是重岸,而非是原先那付托divine soul 之人了。

  他告知重岸的那番话也不是欺人。死生一次,便是一轮转。

  重岸本来已经是经过亿万载轮转,唯有一点真识不灭,但已是被磨得淡薄无比的,现在偶平白多了三千多次轮转,且还是cultivation 之洗练,便是最后做不到主客易位,也足以将原来的印痕给抹平了去,叫之成为一个纯粹的Celestial Xia cultivator 。

  重岸return to house 内,他方才听得明白。这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便是一年一次life and death 轮转,当中不出任何差错,也要三千多载才能成就,然而这cultivation technique 至少看的到头。说实话,cultivation 其他cultivation technique ,也不见得定能修成,他唯有尽力去cultivation 了。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