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74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3 作者: 误Daoist

  第1741章 炼炉化识真

  重岸在观中辛苦cultivation ,一晃就是三百多载过去,那阴阳life and death 之变的First Layer 、Second Layer ,他已经顺利过去。

  能渡过去第两重并不奇怪,因为他本来就有着坚定的意识撑着。再则每天服食的pill 看似平常,实际上也有镇压divine soul 之用,那过往之俯神等若成了他自身的养分。

  所以越是顺利,越是说明那一缕divine soul 依旧在他体内安然存续着。等什么时候他遇上了障阻,那么就是那divine soul 开始被削弱的那一刻。

  重岸这一日完成功课之后,走自己的宿处走了出来,走了一株苍翠青松之下,这是他来山上第三个年头栽种下来的,现在已是茁壮高挺,枝叶苍翠了。

  站在这里俯瞰山下,只见青山莽莽,长河蜿蜒,三百多年过去,观中与以往已是大不一样了。不但重新翻整过,观中也多了不少人。。。

  虽然道观本身处在荒野之中,但是这些年来,上游land 上屡生洪水,导致河流改道,多出了许多新的河流,有一条正好从道观山下平原走过,因此这里出现了一个处小集镇。

  据说人间王朝变迁,按年份算,今次一统天下过去不过二十来载,新生王朝正是勃勃向上的时候。底下人越来越多,山脚下的地方也是由一个小镇变成了一个较为繁荣的郡县了。

  这也是因为Profound Court 为了避免Spirit World 的事再度重演,故是at first 便很是重视这里,dao technique 传播的范围很广,得益于此,道观的地位也自然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

  Zhang Yu 最初只是随意选择了一个山头,如今也并没有选择避世,而当地之人都能看出这座道观拥有mystical ,故是每日都有前来叩拜求愿的。

  重岸见此,主动承担起观中的事机,如今他在这里几百年,一看就是有cultivation 的,故是这里香火也是越来越旺。还有人自发愿意进入观中为Dao Sect servant 的。当地官府见此,也是颁发了一册道卷,算是受正经册封的道观了。

  只是这么多年来,他始终不知道道观之中供奉那位的谁,他也不向下面人解释,底下都以平常道观供奉的daofather 称呼。

  而他自己则无所谓这些,他是cultivator ,追逐的是自身的力量,不在意他人如何想,也不在意上面供奉的到底是谁。

  在这里站立良久后,一个小dao child 过来,揖礼道:“主执,Monastery Lord 请你前去。”

  “知道了。”

  重岸挥了挥手,让这dao child 自去了。观中如今虽有不少dísciple ,不过这些dísciple 所修习的都是一些寻常拳脚,顶多只能算是强身健体,能够修习dao technique 的一个也无。

  但是所有人仍旧愿意在此,山中虽然没有富贵,但胜在不少会受到各种Calamity Tribulation ,而且子嗣也能在道观之中继续接替自己,要是有资才cultivate ,那后代之中就可多个Divine Immortal 了。

  重岸来Supreme Path 观后方,这里通常只有几个dao child 和他能够来这里,见了Zhang Yu 坐在那里,上来一礼,道:“teacher 寻我?”

  Zhang Yu 问道:“近来你cultivation 的如何了?”

  重岸replied :”Reporting back to teacher ,前几日dísciple 已是过了2nd layer ,只是dísciple 一时还没有把握过Third Layer ,最近总感觉心中有一股躁火难以降伏,不敢贸然踏出this step 。”

  每一次cultivation 都是生来死去,他也是心有余悸,而且一重life and death 轮转,next layer 的凶险都是强过一次,这Third Layer 他如今实在没什么把握。

  Zhang Yu 知晓,这其实不是重岸自身的问题,而是那个divine soul 屡屡被削夺,察觉到了自身有消亡的可能,所以开始抵触或者和对抗了。

  现在的情形,正好是divine soul 处于强势,而fleshy body 还未臻至强盛的时候,故是将他压住了。

  他从座上起身,道:“你随我来。”

  重岸道了一声是,跟随Zhang Yu 来到了观后,这里有一处数亩大小的空地,正中处有一个圆坑,内中嵌放了一个三丈左右硕大furnace cauldron 。

  他道:“this cauldron 炉可助你cultivation ,你且进去。”

  “现在么?”

  重岸怔了一下,但还是依言而往,走到cauldron 边沿的时候,见鼎面上的兽面纹饰莫名动了一下,眼珠转过来,盯着他看了下,他heart startled ,这东西居然是一活物?

  他倒也没有多少犹豫,直接走到了其中。

  Zhang Yu 道:“且定cultivation 坐,收摄心神。”

  重岸道一声是,坐了下来。

  Zhang Yu 一挥袖,轰的一声,整个furnace cauldron 下方有熊熊earth fire emerge 。

  this cauldron 炉是他利用了Heart Light 塑就的,人若落在里间,当能把cauldron 视之为某种外身,与人结合在一起后,就能增进fleshy body 之强健,从而在cultivation 时压制各种内外之扰。

  重岸见得那鼎中炉火旺盛了起来,这时非但不觉滚烫,反而感觉一股清凉之感流淌全身,不多时,心中躁火尽去,再过了一会儿,只觉得暖烘烘如泡温泉之中,无比舒适惬意。

  他感觉自己又是回到了此前cultivation 之时状态,觉得时机正是合适,正在他想着又能开始cultivation 之际,忽然有一个声音跳了出来,急促言道:“稷要,快停下,快停下!”

  重岸heart startled ,“稷要”乃是他的本名,几百年过去,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名字了。

  而这个声音又是从何而来的?   他也是cultivation 长远的人了,且这还是在观内,故也丝毫不慌,冷静问道:“你是谁人?”

  那声音语声复杂道:“你问我是谁,我就是你啊。”

  “你是我?”

  重岸皱frowned 。

  那声音叹了一声,道:“确切的说,我是你的previous life 。”

  似是怕不信,它语速加快了一点,“你并不知晓,你的previous life 乃是一位出入青冥的great cultivator ,只是后来被一位仇家所害,损了fleshy body ,故是一缕残损Essence Soul 转生投入人世之间,期待有朝一日重拾cultivation base ,而这Essence Soul 一直沉在你的身躯之中,只是以往不曾显化,是以你不知晓。”

  重岸道:“那你怎么现在出来了?”

  那声音叹气道:“因为不得不出来,现在的cultivation 就是在削夺自身的根基。那个清玄daoist 不是好人,你知道他为什么收你为徒么?他是想把你炼成furnace cauldron ,好将你这一缕Essence Soul 吞夺了,从而助长他的cultivation 。”

  重岸顿时不悦,道:“胡言乱语,当初是我主动投师,又不是teacher 来收我的。”

  “你糊涂!”

  那声音陡然高了起来,“你当初拜了那么多师都不成,为何这位偏要收你?你想想与他遇到的情形,是不是有些巧合?”

  重岸startled ,道:“我拜师不成,还与此有关么?”

  “那是当然,你屡屡碰壁,那不是因为什么心诚、资才的缘故,那不过是借口罢了,只是那些Monastery Lord 都能看出你之不凡,知道你身上有大承负,所以不敢收你为徒。你却不想想,别人不敢收,为什么这位敢了?”

  重岸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既然你说你是我的previous life ,还是什么大cultivator ,那么应该是知道cultivation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那么为何我拜师的时候你不出来,teacher 收我为徒的时候不出来,偏偏此刻出来了?”

  那声音叹息道:“那是因为你已轮转了万千世了,我必须要挑选一个cultivation aptitude 最符合原来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那一世,this life 的资才在我看来只是一般,就算cultivation ,也无法完满继承此法,故我不言。

  为何此前不提醒,那是因为这个清玄daoist magical power 高强,我怕一上来便提醒,你露了weak spot ,反遭不测。如今你cultivation 日深,我再不出来,你这一缕previous life 遗泽就要被炼了。”

  重岸道:“你待如何做?”

  那声音道:“你眼下还有挽回的机会,只要你找个借口,说是自己感觉有些不妥,那么就能暂缓行功。”

  重岸道:“照你说来,teacher 是图谋于我,那我这么说,难道不会遭受怀疑么?”

  那声音道:“此前不提醒你,就是怕受到怀疑,但是数百年了,应该已经信任你了,再说你cultivation 的那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本也是凶险异常,这么说也没有问题的,我观察看来,因为你就在他的in front of one’s eyes ,他也不会来催逼你。”

  重岸想了想,道:“我知道了。”就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那声音,他也并没有停下cultivation ,那声音倒也未再说什么,待炼到一半的时候,他却是停了下来,从里走了出来。

  他一直走到了Zhang Yu 面前,低头道:“teacher ,dísciple 觉得心境不宁,今天到此无法继续,所以想回去再调和一二。”

  Zhang Yu lightly said :“cultivation 在你自身,你若什么时候觉得可行,再来此地好了,这cauldron 一直在此。”

  重岸道一声是,他一礼之后,就回到了自己屋舍之内,把门关闭之后,坐了一会儿,他道:“你还在么?”

  那声音道:“我便是你,自然在的。”

  过了一会儿,重岸才是道:“下来该如何?”

  那声音道:“那method 绝对不可再继续cultivation 下去了。”

  重岸道:“impossible 的,今天不cultivation ,明天还是要cultivation 的,除非我现在就下山,不然能拖一时,却拖不了许久。”

  那声音道:“我传你一个method ,可以暂时对抗此法,下来再找机会脱身。”

  重岸道:“说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声音道:“我与你乃为一体,你既然现在用重岸之命,那么我可用你原来的‘稷要’之名。”

  重岸suddenly asked :“那若是我亡了,你是否还是存在呢?”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