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74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3 作者: 误Daoist

  第1742章 法传叩本心

  重岸这一问,顿时令那个声音停滞了下。过了好一会儿,其声才道:“其实你不该执着于你我,我便是你,你便是我啊,此世舍却,只要维持着真识不失,下世还可以再来过么。

  等到合适时机,一朝觉醒,以往所有诸世记忆都是可以复归,你也可以复归本来,又有什么好担忧的。”

  重岸道:“是么?”

  那声音无比seriously said :“我不会骗你的。”

  重岸沉吟片刻,道:“如果我要离开,你有什么办法?”

  那声音露出喜意,道:“有一个办法,这个Monastery Lord 几百年来从不露面,都是你对照接待,但是你是受了皇帝封诏的,但只是最低一等雨师,那么你可以以此为借口进京讨封,这般可以离开此处。”

  “还有一个办法,你想办法在山下弄些mystical 之事出来,或者放出风声去,总之闹得越大越好,那么山下官府察觉不妥,必会求到你的头上,然后你就可以以此为借口,顺理成章的下山了。

  嗯,只是这般还不稳妥,我再传你一套method ,在去到远处后,可以于瞬时遁隐,如此就不怕那清玄daoist 再找到你了。”

  重岸道:“什么method ?竟能瞒过teacher ?”他方才问出口时,便感觉有一dao heart 决从意识中流淌而过。。。

  他试着看了一下,发现的确是精妙method 。他到底有着三百多年的cultivation ,琢磨了一会让,很快就掌握了诀窍。

  他由衷道:“确实厉害。”

  那声音道:“我这里还有更多method ,只是这里极可能被那清玄daoist 发现,不便于你cultivation ,等你下了山后,我可以逐个告知你。”

  重岸没回答,继续探研这一method 。

  如此一夜过去,到了第二日,他忽然听到山脚下有锣鼓之声,往山脚下看了一眼,却见一队两百多人的顶盔戴甲的军卫簇拥着一辆carriage 往山上来。

  他一看前面的牌杖,就知是郡守仪仗。

  他此前接受册封时,也是见过郡守一面的,此人算得上是一员干吏,在他面前也不曾摆过官架子,双方倒也勉强算识得。

  今日却不知为何来此,他出了观门,亲自将迎了进来。

  郡守四十来岁,清瘦俊挺,到了山上,知他不喜俗礼客套,便直接道明了来意。

  原来附近的柴郡境内出现了一头Great Demon ,请了几位Monastery Lord 下山都不能降伏,这些Monastery Lord 多数去而未归,难得回来一个,却是把自己关在房中,一句话也不言,等第二日dísciple 去看,却也是无了生机了。

  柴郡无奈,只得向外求助,考虑到柴郡距离这里不过一江之隔,故郡守也是找到了上山,终究重岸在山上cultivation 三百多载,光这岁寿,就可看出是cultivation ,关键还是正经受了册封的,normally 受用香火,关键时刻也当庇佑一方。

  重岸感到很诧异,自己还没开始准备,就有事机找上来了,这也太巧了一些吧?不过不管原来如何打算,这件事不能不管,毕竟三百多年住在这里,looks at 山下之人换了一代又一代人,cultivator 不忘却见到的每一个人,这些百姓可以说都是熟识,怎忍其等被妖物侵害?   故是他当场答应下来。

  送走郡守后,他又找到了Zhang Yu ,道:“teacher ,我要下山一趟。”

  Zhang Yu 道:“去吧,这么多年你光顾着cultivation ,也未曾出门游历过,借此机会,也可以在外间走走。”

  重岸低下头,揖礼道:“是。”

  他回到屋里收拾整理了一下,又拿起了自己这些年来refining 的magical item ,就十分顺利的下山了。

  出了三十多里地后,眼见着就要到柴郡,他对那声音道:“你说有你什么cultivation technique ,是否可以传授于我了?”

  那声音道:“我不是昨日才传了遁隐之术了么?”

  重岸摇头道:“那还不够。你不知道teacher 的厉害,我至今也难知他的底细。”

  那声音道:“等你恢复了cultivation ,自也不必怕他,我传你一套,可以稍稍提升你存生之能。”说着,又是传了一套chants 过来。

  重岸记了下来,这时又问道:“你说的那个大敌,那是谁?”

  那声音道:“那个大敌是来自Celestial Xia ,而你,则是元夏cultivator 。”

  “何谓Celestial Xia ,元夏?”重岸心下疑惑。

  那声音解释道:“我和你说一说这方世域,此方世域只是小界,上面还有大界,但小界之人若不打破界障,那是得不到上进之路。元夏则一直致力于Myriad Realms 合一,使得有heaven and earth 有畅通之途,更能联合起足够的力量,窥向Grand Dao 更高boundary 。

  而Celestial Xia 却非如此,Celestial Xia 不停分割世域,设下一个个障阻,令Grand Dao broken 无比,使下方之人无法进窥到更上boundary 。”

  重岸不解道:“Celestial Xia 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声音said solemnly :“如此便只有执掌Celestial Xia upper layer 之人能窥higher boundary 了,而底下则永远形不成合力,也就永远无法威胁到他们,永impossible 和他们争夺Grand Dao 了。”

  它郑重提醒道:“Celestial Xia 残虐无比,在heaven and earth 之地增添各种变数,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我元夏曾多次吃亏。”

  它叹了一声,“幸好这世上还有我元夏恪守正道,执掌正序,不令诸世永黯。而你的前身,乃是元夏一位万above ten thousand people 的司议,此前被派遣攻伐Celestial Xia ,奈何遇到了一位强敌,此人乃是Celestial Xia upper layer ,无论身上magical item 还是cultivation ,都是非常了得,最后前身惜败一招,不得已将divine soul 投落这方小世之中……”

  重岸道:“等我恢复了cultivation ,能否与此人一战?”

  那声音滞了一下,语重心长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尽可能恢复cultivation base 而后回去元夏,而不是去与此人相争,那样做并不明智。”

  重岸道:“你觉得我不是他的对手?”

  那声音委婉言道:“你全盛之时或能与此人一战,但是magical item 不如对手,如之奈何?现在你没有了magical item ,更不该去与此人相争,何况这还是在Celestial Xia 地界之上,此人背后也不是只有一个人,尚还有其他帮手在,又如何能胜得过他们呢?”

  重岸道:“明白了,待我恢复cultivation base ,再考虑这些吧。”

  那声音欣慰道:“说得对。”

  重岸看了前方一眼,腾身纵空,围着柴郡飞纵。那声音见他绕来绕去,不禁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重岸道:“当然是解决这里的妖物了。”

  “糊涂!”那声音忍不住道:“现在正是脱离那清玄daoist 的上好机会,你运转我教给你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匿去行迹,就能从此人手中逃脱了!”

  “可我一走,这些受妖物毒害的百姓又怎么办?”

  那声音气道:“你管这些凡人的死活干什么?merely a trifling 一些凡人,俱是一些无用的累赘,直如trivial ant ,你乃是superior cultivator ,何须去顾及他们?”

  重岸目光闪烁了一下,却是没有吭声。他却是根据郡守提供的线索,寻找那Great Demon 可能存在的踪迹。

  那声音看他remain unmoved ,知道自己劝不住,只得道:“你不必这么找了,我传你一个magic mantra ,自可找到此妖物。”说着,便有a magic art 传至。

  重岸moved towards 施为,摄取了一道气息过来,顿时察觉到了一股Monster Qi ,他says in surprise :“这是什么magic ?”

  那声音道:“等到你恢复cultivation ,自然都能明了,不用我来传授。”

  重岸道:“你不是说我aptitude 不曾达到你的要求,为何又说我能恢复cultivation 呢?”

  那声音叹了一声,道:“你既然已是踏上这条路,那么总要试试的,万一成了,也就不必在此世沉沦了。”

  重岸不再说什么了,他按照magic mantra 运转magic ,循着那Monster Qi 而去,此气在他面前显得清晰无比,故是他很快找到了一处巢穴。

  那声音知他不曾与外敌争斗过,怕他有碍,又传了一个观望之术,让他看清楚乃是一个似人似怪的奇异妖物。

  他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那声音道:“小世之中多是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之物,我也impossible 俱是识得,这妖物不过百多年cultivation ,只是有些遁空mystical ,还能进入人心意识,也难怪之前那些Monastery Lord 拿不住它,你不用靠近,隔远以magical item 遥击便可,记着别让此物沾染到自身internal qi 之上,那就无碍。”

  重岸记着他的叮嘱,以magical item 遥击,因为有着magic mantra 加持,能看清楚这东西每一个动作,又不令其沾染internal qi ,所以结果也没有什么悬念,很快将之收拾了。

  将此物收妥之后,他便遁行入空,flying 一会儿后,那声音察觉方向不对,道:“你去哪里?”

  重岸道:“自然是replied 观了。”

  那声音惊道:“回去,为什么回去?”

  重岸坚定道:“我要回去。”

  那声音surprised and angry 道:“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你居然要回去?”

  重岸道:“因为我觉得你说得不对。”

  “哪里不对?”

  重岸缓缓道:“我欲救人,你却不愿。”

  那声音难以置信道:“就这个?”

  重岸语声肃然道:“这些就足够了。”

  那声音沉默下去。过了一会儿,重岸忽然觉得精神一阵恍惚,便听得耳畔有冷冷声音道:“既然已经出来了,我又岂容你回转?”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