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747

2022-01-16 作者: 误Daoist

  第1746章 载主易势位

  重岸escaping light 离去之际,天中也有某个东西望到了他,但是由于他的escaping light 太过于迅速,所以等把消息传送到后方的时候,他已经离去许久了。

  land 某一处玉white 的山岗上,有尖利的号啸之声传了出来,立刻有几名在此负责监察之人被惊动了。

  “who 敢不顾禁令,在天域之中进行flying ?”

  “监测到escaping light 等次到十Grade Five ,乖乖,好快的速度,这也several decades 没见过了吧。”

  有一名管执模样的男子却是神情严肃,道:“何止several decades ,再往前倒推百年的测算,目前可被衡量的,最强的old monster 豪天鹰,最多也就是十四等。”

  所有人都是凝重起来。

  要是是妖的话,那说明又出现了一头Great Demon ,这样flying 迅快的妖物,可以瞬息间出现国朝大多数地界了,威胁程度无疑是最高等次了。

  有一个监测minor official 道:“查清楚了,那escaping light 是从古柴郡中为起始的,那里方才利用抓捕了一头疑似方才从cultivation Cave Mansion 中跑出来的羊妖。”

  管执道:“羊妖?”他凝视着道:“这个escaping light 很正,而且十Grade Five 的escaping light 。。。就算‘天罗’也压制不了,应该不是一伙的。”

  落下来了?

  “到了哪里了?”

  监测minor official replied :“那一座位于眠丘的古道观,这道观的历史……”他看了一下记录板,似想再确定一下,道:“有记载的历史是三千三百年。”

  “三千三百年?”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有人道:“这么久远的道观?那不都上溯到关朝了?”

  “对啊,这倒挺奇怪的,这等道观若能存续下去来,必然是有大观镇守,可我不记得这个地方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就是,凡是大观,都被国朝请入中枢了,地方上现在哪里还有?”

  “不。”那个管执摇头,肃然道:“那些大观也说过,若是magical power 在他们之上的,‘天罗’是找不到的,这等Human World 可能还有。”他缓缓道:“可能这个道观之人就是其中之一。”

  他凝视着那里。他还句话没说,传闻之中,有诸位传daofather 师行走heaven and earth 之间,才使得dao technique 昌盛,而这些Ancestor Master ,是可能存续到如今的。

  重岸此刻已然回到了道观之中,他踏过前山门,走入了great hall 之中。他本待直接走到后殿去寻teacher ,但是脚步一挪,却在idol 之前停了下来。

  在这里三千多载了,他从来不知道这里供奉的idol 是谁,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他路过这里之时,这个idol 都是遮蔽在阴影之中,无法看得清楚面目。

  那么到底供奉的是那一尊神呢?
  本来他对此无所谓的。

  此刻却不知道为什么,很是想弄清楚。

  他重迈脚步,缓缓走到了近处,并抬头看去,待看清楚时,不禁浑身一震。

  这个idol ,居然就是他自己。

  他凝视着这尊idol ,心中却是有些明白了。

  站了片刻之后,他离开了这里,来到了观后寻到了Zhang Yu ,道:“teacher ,dísciple 回来了。”

  Zhang Yu slightly nodded 。

  重岸一抬首,恭敬一礼,道:“敢问teacher ,如何方能求取higher boundary ?”

  Zhang Yu looks at 他道:“你明白了么?”

  重岸认真replied :”Reporting back to teacher ,dísciple 已然明白了。”

  Zhang Yu 道:“你若是明白了,那么就回去cultivation 吧。when the time comes 我自然会打开heaven and earth 之关,敞开上进之门的。”

  重岸再是一礼,便回到了自己宿处。

  他坐定下来,按照目前进度来看,只需要再按部就班cultivation 一载时间,经历阴阳life and death 之变,那就可以breakthrough last layer 关隘,直入higher boundary 。

  但他此前总觉自己缺少了一点什么东西,不敢贸然再行此法。

  故是他才决定缓上一缓。

  而下山走动了这么一回,确定了自身道念,他却知晓该是为何而cultivate 。而回来目睹that idol ,更是让他感觉补全了最后一个缺失。

  那供奉的idol ,便是那心中之神。

  这既是指他自己,又是寄托在他躯壳之中的divine soul ,唯有将这尊神彻底破除,他才能奋而向上。

  破除寄神,是为了获取向上之法,得全自我。破除我神,是记得自己本来,而不是获得mighty figure 力,便aloof and remote ,俯瞰人间。

  这念头升起之后,他心中便是一阵顺畅畅,很快enters meditation 。

  Zhang Yu looks above ,见到云中有一件magical item 正往这里窥看过来,而在远处的郡县中,出现了一个magical power 还算不弱的daoist 。

  他把袖一挥,一阵云雾飘起,整个山丘顿时从大地之上disappeared 了。

  而周围那些监察magical item ,顿时就失去了目标,而在观望的那些daoist 也是一惊,不过有人却也是露出惊喜之色,道:“这是……upper layer dao technique ?未想到old daoist 我cultivation 三百余载,今日却能见到这等手段。莫非……这里真是某位传法Ancestor Master dao temple 么?”

  这层迷雾起来之后,外面之人怎么也是无法找到这处道观了,无论怎么搜索,甚至将magical item 摆到了那山丘之上,但却没有任何作用,像是这一处地界完全被从世上抹去了。

  因为久探无果,到了最后,也只好留下几个监测之人驻留此地,其余人手都是撤回去了。

  转眼之间,一载过去。

  Zhang Yu 那一缕Avatar 定在观后定坐,这时他目光微抬,上方internal qi 异动,像是一条水流冲入到了一道翻涌向前的长河之中,并融汇到了一起,同时有着一股莫大力量浸润入此世之中。

  毫无疑问,此世通向upper layer 之路,如今已被贯通了。

  而in this brief moment ,重岸也是感觉到了自身aura 似是达到了顶峰。

  他所cultivation 的dao technique ,只要按部就班cultivation ,并且不受life and death 之关所碍,那么就能cultivation 下去。

  generally speaking ,哪怕再是天资出众的人,也impossible 保证自己当中自己不出任何纰漏,因为这是和heaven and earth 争抢天数,难以进行下去,但奈何他是从一个Essence Soul daoist 的divine soul 里面抽取supplies ,使得他有continuously 的力量补足进来。

  现在能挡住他的,也就是heaven and earth 之限。然而这座门户此刻已被打开,再也没有东西拦阻在他的面前了。

  一时之间,他感觉heaven and earth 无比开阔,于是早已积蓄满的internal qi 轻轻往上一跃,他感觉浑身轰然一震,像是撞破了某个阻碍,意念一下扩散了heaven and earth 之中,好似自己于瞬间被放大了上万倍,无数信息一齐涌入意识之中。

  这一瞬,他感觉自身仿佛便是真正的神明。可随即又于心中否定,自己自始自终都只是一个cultivator ,仅此而已。

  这一念转过,他于瞬息间将气息收拢起来。过了一会儿,从座上站起,行至后观,来到了Zhang Yu 座前,对上一礼,道:“teacher ,dísciple 侥幸成就了。”

  Zhang Yu 道:“你不是想看看Celestial Xia 如何么?如今两界天关打通,你也可以去看看了。”

  重岸看了天中一眼,却是shook the head ,道:“teacher ,dísciple 不是已经站在Celestial Xia 界域之中了么?”

  Zhang Yu slightly nodded 。

  重岸道:“teacher ,dísciple 如今已是明白,今番是借了那个寄托之人成就的,只是如此会不会妨碍teacher 的策略?”

  Zhang Yu 道:“不管元夏方面如何,如今你于此成就,Celestial Xia 又多得一Profound Venerable ,那已是足够多收获了。”

  paused ,又言道:“不过为师作法遮掩,那人未必能够察觉,那么其人过后可能会用某种手段来寻你,所以你需做好准备。”

  重岸正容道:“teacher 需dísciple 如何做?”

  Zhang Yu looked towards 他,lightly said :“他让你如何做,你便如何做。”

  重岸不禁有些不解,他看了Zhang Yu 一眼,但又琢磨了一下,却是有些明白了。这里区别就是Zhang Yu 早已知晓了这件事,那么他能知道什么,想做什么,全都是Zhang Yu 愿意让他知道,或者能够让他做的。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brilliant 的策略,因为这样一来,他说得话,做得事都是百分百的“真实”,至少是他这里的真实。如此不太可能被对方的手段判定出来么?

  Zhang Yu looks at 他神情凝肃,便言道:“你不必有什么太大负担,既然对面已是祸乱不了Celestial Xia ,那么能否与元夏之人牵连都是无碍,若来寻你,相机应付便可,若是不来,也无需刻意去等。”

  重岸想了想,道:“是。”

  同一时刻,元夏,元上殿之内。

  黄司议走入了某处间殿之中,一个与驻使墩台内exactly similar 的无面之人就坐在那里,他进入此间后,就对那人问道:“如何了?”

  那无面之人道:“还需再等一等。”

  黄司议道:“你借助了诸仙渡的internal qi ,莫非还无法感应到自身divine soul 么?“

  那无面之人道:“Celestial Xia 也有镇道之宝,我需要小心避过他们,不然或者可能露出weak spot ,那就前功尽弃了。”这时他忽然浑身slightly trembled 。

  黄司议留意到了他的变化,道:“怎么了?”

  那无面之人道:“我所寄托的那一人,似乎成就Essence Soul 了?”

  “Oh? ”

  黄司议眼前一亮,道:“成了?”

  无面之人沉吟片刻,才道:“当是成了,不过Essence Soul 一成,其极可能神意自主,在再度颠反主客之前,还不确定此人是否能for me to use 。”

  黄司议said solemnly :“那便寻机会试一试好了。”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