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1955

  第1954章 定合用正策

  半日之后,身在伊洛Superior Continent 的Xu Chengtong 收到了Zhang Yu 的一封传讯,上面写清楚了事情情由,让他协助镇守Eastern Court 。

  “Court Manager 还是信任我Old Xu 的!”

  他看罢之后,情绪很是高涨,不带半分迟疑,立刻带上两名Disciple 乘坐法舟往Eastern Court 这里而来。

  this time 攻伐元夏,他作为守正宫member 也是同样参加了,如今也同样的得到了不少好处,cultivation 大为增进。

  Eastern Court 伏州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当年之事就与如今镇守此间的班岚有些牵扯,作为熟悉此间之人,他来这里也是颇为合适。

  到了此地之后,他先是与班岚交流了一番,又看了一圈周围的变化,他判断道:“此间内外都是紧要,内部虽有班Profound Venerable ,但要守妥,却还需要一人,有此人则开了万无一失!”

  他所说之人便是伊初,到底伏州就是原先伊帕尔的divine country ,要是有伊初到来此间,坐镇于此,就算一些antiquity god 复苏,其人也可以immediately 有所察觉,并可及时上前将之镇压了。

  他身旁一名Disciple 道:“有teacher 还不够么?”

  另一名Disciple 出声道:“正是,若是找了其他人,却也显不出teacher 的ability 啊。”

  Xu Chengtong 正气凛然道:“我为Court Manager 做事,为Celestial Xia 做事,要把事做的妥当才为首要,个人荣辱无关紧要!”

  说着,又是训斥两名Disciple ,道:“既为做事,又岂能嫉贤妒能?为师哪一次办事是将得力人手拒之门外的?便是you two 无用的disciple ,也都是次次带在身侧,要是你们有些用,为师哪里需要去外面找人手!”

  那名Disciple 忙低下头,言都是Disciple 拖累了teacher ,这些年得亏了teacher 顾念master and disciple 情分,照顾了Disciple ,师恩深重,日后定不负师恩云云。

  Xu Chengtong 道:“不负师恩不错,但当也不忘了Court Manager 的提携!”

  Disciple 都是连连nodded 称是,说teacher 说的都对。

  Xu Chengtong 一拂袖,将一张舆图摊开在了案上,道:“为师方才看了下来,近些天来的mutation ,皆与增加的different God 有关,而接下来当是愈来愈多,所以镇定此间的同时,唯有将周围的different God 抹平,才可让伏州和Eastern Court 安定下来。”

  不过Eastern Court 虽然各种mystical 开始滋生,但是扩张程度却很小。Eastern Court land 这么大的范围,南陆虽有两名Profound Venerable 镇守,可Northern Land 却不是如此,按理说早就泛滥起来了。

  一名Disciple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teacher ,Disciple 查看了内外文卷才是知晓,这些年里,大批native 都是从Mountain of Serenity 内陆走了出来,去往Eastern Court 府洲谋生。往往是一个部落一個部落走出来的。可能是如此才使得mystical 不得伸张。”

  另一名Disciple 连连nodded 。毕竟若能衣食俱足且安定,谁又愿意回去过那devour raw meat and fowl ,且朝不保夕的日子呢?

  尽管Mountain of Serenity 深处还有不少蛮野血腥的tribe ,可是Celestial Xia 的一些风俗也是传到了那里,对于信神没那么崇信了。

  Xu Chengtong 摇头道:“这当不是主要缘故。部落崇信different God 也是为了能够生存,只要能活下去,崇信异类都是可以的,哪怕Celestial Xia 风俗传过去,也不过是部落upper layer 效仿一二,与lower layer 无有关系。况且只有风俗有什么用?不能当吃不能当喝,真正缘由……”

  他在舆图上nodded ,“当是这些年来设布在各处驻地!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驻地,诸多native 得了托庇,并在靠近驻地all around 建立起来了一个个甚至崇信驻地的所在。并且规模越来越大。

  而只要驻地本身不主动撤除,就会使得崇奉mystical 的人口持续减少,那么就可以遏制这些mystical 的增长。而驻地依托Celestial Xia ,几乎没有被different God 攻破的可能,那不会有什么问题。”

  底下两名Disciple 听之后,又翻了翻文卷,道:“teacher ,说到驻地之事,到是Eastern Court 府洲之中最近有人认为该是裁撤,因为设立一个个驻地,不但没有收益,反而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认为这是military 借机有意扩张自己的力量。

  反而应该将军力集中到Eastern Court 府洲重要州郡附近,而外围那些驻地,完全交给Profound Mansion 就是了,说是Profound Mansion 本来就是负责清剿这些mystical 的。

  Xu Chengtong 嘿了一声,道:“交给Profound Mansion ,主意倒是不错。可是Profound Mansion 可替代不了military 。便不说这个,military 的creation armored soldier 也是为了能够寻常人除了cultivate 之外,还能有其余的有上进之路,若是剿除mystical 全归cultivate ,那久而久之,寻Dao Path 也就这一条路了。”

  他笃定道:“你等且放心,这等意见没有用处的,Eastern Court creation 工坊就是creation 派的支持者之一,那里的安young man 就是张Court Manager 的Disciple ,creation 这一条路必定是要维持住的一条寻Dao Path ,这是根本,不容改变。”

  两名Disciple 恍然大悟,连忙大肆吹捧,说teacher 目光独到,deep plans and distant thoughts ,一眼就看出关键,Disciple 等受教了。

  Xu Chengtong un’ed ,looked towards 舆图,既然知道正确的方式,那就要推行下去,并且将之维护住,而不是去贸然改变什么,那只会搅乱原来的局面。

  他关照道:“你们明日给我去递书,要扩大驻地。”

  “是。”

  关照下去后,他的两名Disciple 分头行动,一名去了Profound Mansion 呈递书信。另一名则来到了creation 工坊这里找寻安young man ,言称扩大要驻地,问能否提供skill 上的支持。

  安young man 拍着胸脯答应在looks at ,说此事容易,等个一两天就成。

  他如今年龄上来,也是蓄了须,looks at 乃是一名成熟男子了,但是以Celestial Xia 人如今的寿数,他的年岁与如今的成就相比,可以算得上是异常young 了。

  故是这名Disciple 心里直泛嘀咕,这位答应的这么爽快,打造creation 用时还这么短,这不会靠不住吧?

  只是一天之后,安young man 便带他乘flying boat 来到了wasteland 之中,随后放出了一头巨大的似蜂似蛾的creation Flying Insect 。

  此虫落在林中,便即开始产卵,只是小半个Xia hour 之内,便有无数类似蚕蜂一般的creation 出来,飞舞在一起此编织巨茧,半天之后,便形成了内部有着一个个蜂巢般的空间,大小不等的巨大茧房,内中还有留有足够的空间,足以容纳生人居住及flying boat 出入。

  安young man 得意道:“此物可以在短时内立下一个新的驻地,简单的一些话,只需要一天便可,若要繁复一些的,数天到半月不等。”

  他身旁的attendant 卫山言道:“这是young man 打造mystical creation ,别看就短短一天内就打造完成,可是skill 积累早是成熟了,只要往所需要的方向改动一下便可。

  那Disciple 了然,又问:“那本来是准备做什么的呢?”

  卫山道:“是为了支援military 舟队的,此物能在天中为就flying boat 补养调理。”flying boat 也是活物,flying 会疲累会损毁,但是若有补养,那么延续性就能大大加强。

  那Disciple 赞叹道:“了不起啊。我也见识过Jade Capital 的great craftsman ,好像不如young man 。”

  安知之却是一摆手,道:“嘿,不用捧我,我和Jade Capital 的那些great craftsman 还有差距的,他们百十年也不是白活的,不过我知道的东西比他们多一些罢了,不过他们得到的支持可不如我多,这也得亏我是老師的Disciple 。”

  那Disciple 看了看,羡慕得想着,果然是别人家的Disciple 好啊,他从许师那里得過什么?想了想,好像除了痛骂就没有什么了?

  又是半月之后,伏州高台之上,一个英俊youngster 站在树下,looks at 眼前的風光。

  他光着脑袋,但是五官delicate and pretty ,身体四肢修长矫健,穿着一身宽松的粗布短衫,但是在外貌上却与Celestial Xia 人有着一定差异。

  他是当初follower god 树果上诞升下来的那一个伊帕尔人,给自己取名伊摩,十多天前,他被派遣到这里负责打理spirituality 植株。

  这等事也是他所喜欢的。他与那些暴虐好胜的伊帕尔同族不同,性情十分平和。

  这时一个魁梧大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里,看见了他,便转而走了过来,大咧咧道:“来这里没多久吧?”

  伊摩好奇的看了看他,他感觉this person’s body 有相同的internal qi ,让他感觉有些亲近之感,道:“senior 对这里很熟悉么?”

  伊初said with a smile :“虽然这里以前名义上算是我地界,可我从未住这里,对这裡可是一点都不熟悉。”

  伊摩隐约猜到了this person’s 身份,他said curiously :“senior 的地界,senior 未曾来过?”

  伊初道:“我这些子孙后辈过去以我的名义建立了这里,keep on saying 说是敬献给我的,但是偏偏把我驱逐远走,然后自己住了,并说是得到了我授予,你说他们是不是很孝顺?”

  伊摩看了看他,muttered :“这也太孝顺了。”

  伊初haha 一声笑,道:“他们不让我住,我偏要住,现在我来到这里,就是要防备我那些孝顺的子孙再回来。”

  伊摩认真问道:“他们真会在回来么?”

  伊初laughed ,道:“这事说不定。”说到这里,他looked towards 脚下这片沃土,道:“我觉得他们还是不回来的好,纪元轮转,现在这里不需要他们这些aloof and remote 的‘Sovereign ’了。而能够Sovereign 这里的,是如今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