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028

  第2027章 空青已渡黯

  Zhang Yu 心中明白,先前五位执摄让他们盯着那些Innate Qi ,其实就是防备他们弄事。可是有些时候,其实用不着他亲自来动手。

  此前所见到的这些Innate Qi ,大多数shatter 不成形,哪怕给予Mysterious Chaos Cicada 之力也未必能成就。除非将之化入己身,成就Innate 之灵,否则对他们而言价值不大。

  但若是这些Innate Qi 让evil god 感受到了又会如何?

  evil god 可是非常愿意将自己的好东西分享给所有人的,并且不管那是不是有智之灵,在其意识之中,也没有这等分别。

  Innate Qi 若是被其所污秽,要么就是进入Grand Chaos 之中,要么就是与之融汇为一体。

  若是后者,最有可能的是其本源为之壮大,力量自会比原先有所增加,具体会如何变化,他现在也还判断不出来。

  可要是真如他所想的那样,想要完全平复那就不是先前那般轻易可为了,势必要动用更多的清穹之气。

  现在清穹之气因为重心在lower layer ,所以短时间动用不会引发太多的Heavenly Dao 变化。可动用次数一多,或者动用频繁的话,那就不一定了,若不谨慎,那或会动荡Heavenly Dao 变化。

  整个过程他不会去引导,也不会去多做什么,全看evil god 自身了。

  那个上evil god 在收到了他传去的aura 之后,paused ,却是反传了一缕aura 过来。

  因为对于evil god 来说,你与我分享,我也应该对你分享,这是出自本能的做法。

  Zhang Yu 本以为this time 又是上次所传递来的东西,可是稍稍一顾,眼神微动,却发现并非如此,感觉与上回所见并不相同。

  他便试着往里看过去。

  也就是他until now 问对Grand Chaos ,又了解了Innate 之灵和Innate Qi ,所以能够看得明白,否则换了五位执摄过来也一样分辨不清楚。

  剔除那些混乱无意识的东西,他很快看到了根本。

  他的眸光变得深远了一些。

  this time 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能够回来,居然是由于元夏那边有所指引么?
  想来也是,纵然其迟早会归来,可在他想来,还要再等上几载,没有那么快。但是元夏那处何必如此做?

  upper layer 就算再是如何争斗,也无法决定此刻之道争,对抗反而引发Heavenly Dao 变化,所以元夏、Celestial Xia 两家upper layer until now 是避免fighting 的。

  可再是一想,若是这个指引不是来自那五位,而是来自于其余mighty figure 呢?更或者,是来自于寰阳派那三位的另一个自我呢?

  仔细想来,这个可能极大。因为包括上次,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与寰阳派那三位都是一同归来的,所以两者之间一定是有某些联系的。

  要真是如此,那一切就说得通了,因为多数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其实根本不在乎眼前之道争。

  其实他认为这等事迟早是要发生的。

  他for a long time 一直认为,Celestial Xia 这里的寰阳dao lineage 三人虽与元夏那处的三位是有所不同,看去双方秉持之道也是有所差异的,可是从他掌握的情况来看,纵是有所不同,因为双方根本上还是一灵得出,所以自身dao technique 其实是有所相近的。

  尤其是aura 落去,能够明确感应到那股隐藏于后的倾毁万物之气。

  元夏那边能够容忍,应该是这三位没有寰阳派这三位这般极端,就算对上后者,也是以蔽绝为主,所以容下三人可以理解。

  试问这等dao technique ,又怎么可能容许五位先圣这么容易摘取到dao fruit 呢?他认为迟早是会动的,但五位先圣应该也有自己的盘算。

  可是他并不想此辈照着既定的棋局走下去,而是要将棋局尽量搅乱,让他们无法把一切执拿在手中。

  原本他已经有了一个想法,然而现在情况得悉,却是给他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此事若是利用的好,或能引发更多变数。

  正在他思考的时候,忽然发现,对面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发生了一定变化,竟然开始主动往后退却。

  是要退走么?

  他眸中divine light 一闪,往那里看了过去,发现似乎不是如此,而是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有一部分internal qi 落在了那些Innate Qi 上,因为其本能将自身所得向外分享向,现在有的地方可分享,那自然先到那里,而不是执意朝着他们这里过来。

  只是表面看来,就是evil god 已被蔽绝出去了。

  他pondered ,aura 去到五位执摄那里,传言道:“五位执摄,我仍是坚持上回之意,此辈此番驱逐,下回又至,不当蔽绝,而当设法杀灭,否则余毒不尽。”

  太始daoist 道:“清玄执摄,此replied 争之际,一切以定安Heavenly Dao 变化为上,we 不宜争杀。”

  太初daoist 亦道:“上回也与清玄执摄说过,upper layer 力量对抗,所起变化远胜我之所谓,真正得不偿失。清玄执摄只消照着定策行事便好。”

  Zhang Yu 见他们不理会这节,也就不再多言,aura 退了回来,等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吞夺了Innate Qi 后再度归来,when the time comes 他倒要看这五位怎么解决此事。

  太始daoist 在他离开后道:“清玄执摄太过激进了。”

  太初daoist 言道:“清玄执摄到底是从人身cultivator 上进,一路争杀上来,故遇到事机,也总是以这等方法作为解决之法。等他渐渐clear comprehension 了道理,自然不会再坚持此见。”

  太素daoist 摇头道:“此辈频频归来,总有一些牵扯,清玄执摄所言也并is not that absolutely does not have 道理。”

  太极daoist 道:“我若将这三位消杀,元夏那边三位亦要有别样心思,如此处置,方能安抚其心,也是最好办法。”

  五人下来转移遮蔽那寰阳dao lineage 三人,用时许久之后,再一次将三人蔽绝了去,而见到Zhang Yu 、庄执摄这里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也是不再出现,也以为二人完成了此事,便唤了两人回至金庭,太易daoist 言道:“此番劳烦两位了。”

  庄执摄道:“this time 这evil god 颇古怪,见无法breakthrough 清穹之气,便就自行退去,与以往有些不符。”

  五位执摄听他之言,当下推动清穹之气往那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所在寻去,实际上没有庄执摄的提醒,他们也是会查验一遍的。

  而这回看下来,发现那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果然没有真的离去,只是因为其力量不在对抗之上,而是正在侵染了诸多Innate Qi ,等此事一毕,那一定会再度转回的。

  五位执摄一见如此,却是不敢放任其继续下去,因为他们也能看出,这些Innate Qi 若被污秽,极可能成为这evil god 的一部分,那时将更难对付。

  而且最麻烦的是,因为evil god 可能与寰阳三人有所牵扯,所以evil god 未曾蔽绝的话,也意味着那三人依旧可以折返。

  五人意识到事机起了变化,当下祭动清穹之气又向这邪怪压去,务要在那寰阳三人再度回来前将之隔绝去外。

  Zhang Yu 这时眸light flashed ,这个时候这五位无暇他顾,不怕其有什么布置,那么正好方便他此刻行事。他当下向lower layer 传递去了一个意念。

  虚空驻地之中,青朔daoist 已然在此闭关三载有余,早已做好了攀渡higher boundary 的一切准备,只是在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

  此刻收到了Zhang Yu 之传意,他再不迟疑,放开心神,慨然踏出了that step !
  某种意义上,他可算得上是Zhang Yu 映身,所以他攀渡higher boundary 之时只需要借助Zhang Yu 之internal qi 便可,这一放纵aura ,登时向上攀登过去。

  只是每一人成就higher boundary 皆不相同,此刻他感觉忽然到internal qi 上升途中有种种道机之变化向自己围裹而来,似乎每一种变化都能将他此刻的行Dao Path 截断。

  他虽然与Zhang Yu 算得上是一气同源,可到底是分开了,成就higher boundary 也只是比寻常cultivator 更具可能,但并不是说必然可成。

  若是失败,那就真的失败了,没可能再行尝试,纵然Zhang Yu 能把他从上行之路上再推了回去。可那样他只能永远沉在lower layer ,而成不了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了。

  Zhang Yu 就是怕这个时候会有所干扰,五位执摄的dao technique 上次阻碍了他,他利用supreme 及Grand Chaos 方才避过,青朔虽然不是他,可源出一身,也难保不受影响。

  所以这一回等到五位执摄被牵制住了之后,他才是授意青朔上行。

  这样就算是受到了dao technique 之妨碍,因为有他在这里负责遮挡,可以最大的限度减少这方面的影响。

  青朔的silhouette 此刻在诸般道机影响之下逐渐化作虚无,可是他维系着最后一点aura 始终不曾消失,整个人就像是化作了一块透明青玉。

  他的dao technique “诸行有常”,讲究至常唯一,不管heaven and earth 万物如何变动,但是那所蕴藏的道理是始终存在的。

  只要这一点guard 稳固,道机之上的倾压纵然一遍遍的将他的外气震散,可同样也是一遍遍的将他洗练,只要还没有彻底坏去他的意志,那么他就不会消亡。不过他此刻但凡有一点退缩乃至guard 不住的念头出现,那么顷刻就会化散了去。

  他以自身绝强之意志,抵御住了万般倾压,难知多久之后,忽然周身一轻,他抬头看去,便见一light glow 照入元空之中。

  他站起身来,随光而去,待得前方rays of light 逐渐化开,他见自身已是落在一片静湖之上,只是这里似乎一片黯淡,空寂幽暗。

  他站定此间,环顾all around ,口中吟道:“light sun 常载终有应,青玉渡黯照未明!”说话之间,an azure light 漫开,霎时元空大明!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