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029

  第2028章 拒气引上变

  青朔daoist 这一成就,并不做丝毫掩饰,堂堂正正将own existence 展示出来,并于元空之中渡下了自身之道名。

  upper layer 诸位mighty figure 登时有所感应,知悉又一位lower layer cultivator 有所成就。

  五位执摄这个时候正在应付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想要快些将之驱逐出去,以防备寰阳派三位再度归来,此中既要达成目的,又要小心清穹之气掀起太多Heavenly Dao 波荡,因此他们无暇来顾忌青朔这边之事。

  Zhang Yu 此刻aura 一转,形影在青湖之上显化出来,他来到了青朔daoist 面前,执礼道:“fellow daoist 有礼了。”

  青朔daoist 还有一礼,道:“今次能得成就,还要many thanks fellow daoist 遮护。”

  Zhang Yu 道:“你我一气所化,自当相助。”paused ,又言:“我自至upper layer 以来,就见到五位执摄与lower layer 之道有所不同,只是这五位实力强横,又掌握诸般profound principles ,我尚无法与之对抗,如今fellow daoist 入至upper layer ,却是能助我一臂之力。”

  青朔肃然道:“fellow daoist 说如何做,那便如何。”他们本是一体,此刻与Zhang Yu aura 相接,后者在upper layer 所见到的一切,他自便也是立时知晓了。

  Zhang Yu 这时眉心一闪,a bright light 现出,moved towards 前方飞去,在青朔身前悬定,他道:“此物fellow daoist 且收好了。”

  青朔立刻收了下来,他知道这是由Mysterious Chaos Cicada 借取至上之物,由了此物,才有对抗那五位的可能。他seriously said :“只我入upper layer 之后,白朢fellow daoist 再想求得higher boundary ,那便更难。”

  Zhang Yu nodded ,因为Heavenly Dao 变化一直向上,距离尘世越来越远,所以越往后成就越难。他之所以安排白朢在后成就,那便是两人之间白朢dao technique 更高一筹,其之dao technique 应对各种情形变化也是相对容易一些。

  apart from this ,他还可以问对Grand Chaos ,尽量将一些Heavenly Dao 变化削去,继而开阔前路。只是有五位执摄在那里,需得徐徐图之,而若是他掌握upper layer 道理,那么做这等事当更是相对容易了。

  如今站在他这边的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已得四位,已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但是元都玄图需要遮掩许多事,所以覆象daoist 还不能拉了过来,所以还需要稍加隐忍,等到白朢也是上进,那么他就可以与五位执摄对抗,或者另立一庭了。

  这时aura 一落,却是庄执摄也是到来,并与青朔daoist 见了礼。

  虽然五位执摄定下规矩过不许无事关注lower layer ,可偶尔也会往下投上一both eyes ,隐约知晓青朔daoist 可能与Zhang Yu 有些牵连,或者类同映身。

  故然映身与main body 在同一世inner territory 成就有些奇怪,不过他猜测这可能是profound techniques 的缘故,毕竟世间此前从来没有过任何profound techniques 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有一些与true technique 不同的变化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道:“fellow daoist 一至,我等也能与五位执摄讲些道理了。”

  五位执摄做好决定后,虽能接受他的争辩,但从来不会改变主意,因为他们自诩自己就代表了dao technique ,代表了道理,当然不会被你其余的意见驳倒。

  青朔daoist 正容道:“若是upper layer 非我之道,那定然是要与他们讲一讲的。”

  五位执摄此刻仍在那里制压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不过并没有唤上Zhang Yu 和庄执摄二人,这一是因为要想驾驭清穹之气快速蔽绝外人,同时不过度搅扰Heavenly Dao 变化,是需要一些特殊手段的,这里他们并不放心让二人来做。

  还有一个,他们也需要二人防备寰阳派三人可能再度显现,这就需要两人when the time comes 能稍稍为他们分担一二了。

  Zhang Yu 此时判断,evil god 及寰阳派双方只要有任意一方没有完全蔽绝,那么就可能把另一方重新唤了回来。五位执摄想要蔽绝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来完成驱逐之事,此时当已是来不及了。

  evil god 得到了了好处,那一定是会将之“分享”给寰阳dao lineage 那三人的。所以这个时候只要等着那三位出现便好。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就在五位执摄驾驭清穹之气,就要将那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蔽绝出去的时候,寰阳dao lineage 三人aura 突然出现在了某一处,又一次往元空而来,要是被其重新牵连元空,那么就能藉此立住脚跟,驱逐起来当更是困难。

  寰阳派三人的出现,一下让五位执摄感到十分之棘手,因为这时evil god 尚未完全驱离,想来寰阳dao lineage 三人方才也不是没机会归来,而就是在等着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快要被堪堪蔽绝的时候才是出现,好令他们难以首尾兼顾,同时也能相互策应。

  五位执摄这时向着Zhang Yu 和庄执摄二人处来了一个order ,要二人立刻上前抵挡,只要挡住,而不需要他们多做什么。

  与此同时,他们还传了一个执掌清穹之气的jade seal 过来。这却是交给青朔daoist 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其加入金庭,并且承担起权责,与他们一同抵抗来犯之人。

  青朔daoist 看到了那枚jade seal 来至身前,没有hold out hands to receive ,而是looked towards Zhang Yu 。Zhang Yu lightly said :“不必理会,fellow daoist 还未入得金庭,何须奉他们之命?”

  青朔nodded ,他站在原地不动,任凭jade seal 飘在那里。

  Zhang Yu 对庄执摄道:“fellow daoist ,我二人上前抵挡便是。”

  庄执摄nodded 。

  二人当下执拿清穹之气,遮挡寰阳三人,只是以二敌三,虽然凭着清穹之气可以抵御,但要蔽绝驱赶,却是不能了。

  这倒不是两人fighting 之力就弱于三人,而是他们为了不使元空之中的Heavenly Dao 变化泛滥起来,那就不能动用自身的dao technique ,只能以清穹之气蔽绝。出于同样的理由,他们也无法将此气use 到顶点,所以能否制敌,并不取决于他们自身,他们只是作为一个use 之人而存在。

  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尽管不断在吞夺Innate Qi ,可是五位执摄终究以五对一,占据莫大优势,同时这五位似乎催发了什么secret technique ,居然很快将之蔽绝了出去。

  在完成此事后,其便又转过头来,与Zhang Yu 、庄执摄二人配合,一并压制寰dao lineage 三人。这三位看去是想继续坚持到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归来,但是迟迟不见后者出现。

  Zhang Yu 心中明白的,这应该是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在消化那些Innate Qi ,所以无暇寻过来了,可此次看去当能过关,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

  接下来再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七人联手之下,成功蔽绝将三人蔽绝,算是化解了this time 危机,
  Zhang Yu 此刻察觉到,他looks at 驾驭清穹之气的seal ,这枚东西上面spiritual light 绽放,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这是因为this treasure 在upper layer 运用了多了,所以重心在逐渐向上方转移。

  对他来说,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越是如此,五位执摄越不敢轻易动用此物,那么他所执行的一些计略也就能继续下去了。

  处理完外部之事,他们各是落回了金庭之中。太始daoist 这时向Zhang Yu 询问道:“清玄执摄,方才回避外敌,那位青朔higher God why not 来帮衬?”

  Zhang Yu 道:“这位方至upper layer ,对于诸般情形未明,怎么会轻易接受印信?”

  太初daoist 道:“两位也是执摄,而我等已经给了印信,就是给了两位全权处置之权,当时情形紧急,虽然没有言明,可两位应当也明白此中之意,再则这位乃是我Celestial Xia 而来,合当入我金庭。”

  Zhang Yu lightly said :“我与元衡执摄虽入金庭,可有许多事仍不明了,自问无法与青朔higher God 言说,五位执摄既然归来,这等事就由五位执摄自去做此事吧,今日功课未做,我当回去问对元空,就此告辞了。”

  说完之后,他执有一礼,转身就走。

  庄执摄执亦是一礼,也是一同走了出去。

  五位执摄looks at 他们离去。过了一会儿,太始daoist said solemnly :“此回情形果然与上次不同,这秽物居然去污秽Innate Qi ,并用以壮大自身,这等无智无识之辈如何会去做这等事?”

  太素daoist 道:“其与寰阳dao lineage 三个remnant 有所交流,若是这三人出这等主意,倒也不算奇怪。”

  这道理上是说得通的,终究这三位也是Innate 之灵,只不过不似他们,乃是从元空之中化出的第一批Innate 之灵,先一步占据了诸般好处,不过Innate 之灵知悉的隐秘,他们也是清楚知道的。

  太初daoist 道:“此回还是有所不同的,事情当没有那么简单。诸位不知可曾想过,为何此前不见这般变动,现如今却是有了?定然是有了我们所不知晓的Heavenly Dao 变化。当然,也有可能有人在背后作祟。我以为,我等可能是忽略了一人。”

  其余几名执摄slightly hesitated ,太极daoist 缓缓道:“真余先圣么?”

  太初daoist 道:“极可能。”

  太始daoist 道:“便真是这一位,其又为何要如此做?”

  太初daoist 道:“这一位乃是从Innate Qi 中蕴生而出,又不愿意归入我两家之中,而且有Grand Chaos 为后路,并且有一定可能被Grand Chaos 所侵染,若如此,做出这等事来一点也不奇怪。”

  太极daoist 道:“若是如此,那却不能容许他其人再在元空存续下去了,最好也使个手段,将之蔽绝了去,免得妨碍道争。”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