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030

  第2029章 问神有下名

  五位执摄虽是提出了蔽绝真余daoist 的想法,可这不是什么简单之事,若不能做到一瞬间蔽绝,绝然会把Grand Chaos 意象霍衡引了出来。

  且就算蔽绝了也不是结束了,这位以后会不会再度回来?若是回来,唤得霍衡出来与他们作对又当如何?
  这都是要慎重考虑的。

  而五位执摄怀疑真余daoist ,且不是其他人也自是有其道理的。因为Zhang Yu 和庄执摄二人加入金庭之后,只要向外有什么动作,他们都能有所察觉。但那是在正常情形下,若是有Treasure Item 蔽绝,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们若是以清穹之气探查,那就能看出一定端倪来。

  Zhang Yu 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先有了之前那等设计,使得清穹之气受到了一定牵制,甚至重心有向上挪转的迹象,这使得这五位不到必要之时,就不至于去妄动此器了,可以给他争取到一定的蛰伏时间。

  而且这番推断也是合情合理的,Zhang Yu 和庄执摄身为人身cultivator ,又凭什么去知道Innate Qi 的profound principles 呢?

  至于Zhang Yu 方才态度强硬,他们根本不在意,只要Zhang Yu 与庄执摄两位major event 上与他们站在一起,并没有违反他们的意愿,那他们就无所谓庄二人心中如何想。

  太始daoist 道:“若要动那真余先圣,那却需从长计议,不能仓促行事,最好再观望一阵。”

  其余执摄都是nodded 。

  太极daoist 道:“那位青朔higher God 待如何安排?”

  太始daoist 言道:“既然是自Celestial Xia 来至upper layer 的,那当安排入金庭之中。便由太素执摄前往一行吧。”

  Zhang Yu 和青朔可能是一人,这他们也是知道的,可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他们自己之前就有诸多映身,每一个映身也有自己的dao technique 和思考方法,只是如今就只剩下了元夏那边的正主和他们自己罢了。

  太素daoist 应下,随即一道aura 落去,对面没有回避,故他便直接落到了青朔daoist 的青湖之上。

  青朔daoist 站在那里相迎。

  太素daoist 上来与他见过礼后,交流了几句,得悉后者已从Zhang Yu 那里知悉了大部分事机,便道:“这次来意想必请青朔higher God 已知,我是奉诸位执摄之请,来邀青朔higher God 入金庭列席,不知青朔higher God 可是愿意否?”

  青朔daoist 严肃道:“我既是Celestial Xia cultivator ,为Celestial Xia 获得最终道胜,加入金庭,自也是理所应当,只是我欲问一句,金庭之道与Celestial Xia 之道,当真是一道么?”

  太素daoist 道:“清玄执摄来到higher boundary 后,也问过相同之语,我回答是先求同再论异。一切皆以我Celestial Xia 获胜为先,青朔higher God 以为如何?”

  青朔daoist 想了想,道:“要是如此,我愿意加入金庭,不过只是为了在此场道争之中战败元夏。”

  太素daoist 将那枚jade seal 交到他手里,道:“那么还请青朔higher God 收下此印。”

  青朔daoist 郑重接了过来。

  太素daoist 见他接下,道:“还有一事,元夏那处青朔higher God 可是需留下映身么?”

  他看得分明,这位aura Perfection ,有自身之道,自己之理,虽与Zhang Yu 有牵扯,可实际上仍可视作一个独立且纯粹的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这样的话,这事就需多问一句了。

  青朔daoist 断然回绝道:“元夏之道非我之道,我绝不会投映身于那处。”

  太素daoist nodded ,道:“青朔执摄,该交代的已是交代了,你如有不明,可继续问清玄执摄。我便不多做打搅了。”说完之后,他执有一礼,aura 便是从这里消散而去了。

  这个时候,Zhang Yu 则是一缕aura 往真余daoist 这里过来,此前五位执摄要他劝说后者,他还未曾来得及做此事,现在正好来走一个过场。

  至于五位执摄认为应该蔽绝真余daoist ,这事情是不会与他说的,只有当事机决定下来,需要用到他与庄执摄时,才会与他们打一声招呼。

  他待aura 落定,见真余daoist 坐在出神looks at 某处,走了上来,道:“fellow daoist 在看何物?”

  真余daoist 道:“近来除了问对,我也在观察世间之人。”

  Zhang Yu 道:“fellow daoist 看出什么来了么?”

  真余daoist 道:“lower layer 世域,生机无限,变化万端,当真与我寂寥upper layer 大不一样,纵然凡人寿短,可是应变无穷,难怪亦能成就Grand Dao 。”

  Zhang Yu nodded ,他一向认为,Grand Dao 对于每一个生灵都是公允的,Innate 之灵不过是先走一步罢了。并且到了upper layer 之后,似乎人身cultivator 到了higher boundary 之后更具备潜力。

  但潜力仅仅只是潜力,若是无从发挥出来也是无用,比如五位执摄占据了先势,就连同为Innate 之灵的mighty figure 也只能仰其鼻息,更别说人身cultivator 了。

  真余daoist 感叹道:“有时候我也是在想,若能在下面做一个凡人,哪怕短短百载,也能经历足够精彩,倒也没有眼前这般无趣。”

  Zhang Yu 看了看真余daoist ,发现这位并不是坐在high position 悲春伤秋,而是真心实意这么说的。

  这位情形似乎有些不同,其情绪好像多了一些,Innate 之灵产生lower layer 人心人性之情绪,这等情况他不知道以往是否有过,不过现在这般模样,倒很可能是Grand Chaos 的影响。

  Grand Chaos 能够增进各种各样的变数,引动心绪变化也是属于变数之一。

  他心下一转念,看来这位答应进入Grand Chaos ,纵然还没有被Grand Chaos 所侵染,可哪怕只是言语之中的应诺,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不过这可能也与本身有缺陷也有关,要是五位执摄,恐怕没这么容易影响到。

  他倒不担心出什么问题,Mysterious Chaos Cicada 在身边,多多少少有着至上之力做遮护,偶尔兴致到来感慨一番,不算什么major event 。

  他这时道:“真余fellow daoist ,this time 我在higher boundary evil god 那里施展了一些手段,令五位执摄多费了一番功夫,也令其无法再轻易动用清穹之气,不过我猜他们会有所怀疑,fellow daoist 这里也需小心。”

  真余daoist 却是浑不在意,道:“那我正好可以替fellow daoist 承下此事,还报Dao Transformation 之恩,”

  Zhang Yu 道:“这件事并不用fellow daoist 来承担,我料他们暂时还不会对fellow daoist 如何,而寰阳dao lineage 那三位还会回来,fellow daoist 这段时日内什么都不用做,不给五位执摄抓到把柄就好。”

  真余daoist nodded 道:“好。”

  Zhang Yu 说完之后,也是准备告辞离开,这时他想到一事,道:“fellow daoist 可当真想下去做一个凡人么?”

  真余daoist 看了看他,道:“确有此等想法,But…. ”他shook the head ,身为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哪怕他只是意识下沉,都有可能造成诸般影响,所以也只能想想罢了。

  Zhang Yu slightly nodded ,道:“未必没有办法,fellow daoist 可以等着,今次便先告辞了。”说完之后,他执有一礼,这一缕aura 便收回了清Profound Dao 宫之内。

  他略作思索,心下一唤,训天Dao Chapter 的光幕在眼前升起,这时golden light 一闪,却是一只小豹猫自里跃了出来。

  他伸手在小豹猫脑袋一揉,立时知悉了Dao Chapter 之中诸般情况。

  为了避免直接干涉,现在大多数情况,他都是小豹猫代为了解并传递消息,只有上次demon god 通话非是如此。

  训天Dao Chapter 自有了心印之后,每一个人都在其中布设了一个独属于自身的界域,完完全全是属于自己的世域。

  而随着他成为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此中自然而然产生了一些蜕变,每一个人在心印之中create 的空域都几乎成了一个近乎真实的world ,而不再受以往那等限碍了。

  并且有一些想象力丰富的cultivator 合力打造出了不少异想天开的世域。要不是cultivate 不能用此替代,许多cultivator 恨不得一整日都是在待在这里面。这也是将各个lower layer world 域与无形之中连接到了一处,当然目前为止仍止于profound cultivator ,true cultivator 仍旧无法利用。

  他这时又朝Wondrous Pills Lord 传递了一个意念,后者理解了他的话,喵的叫了一声,就又往训天Dao Chapter 之中一个跃跳。

  清穹云海之中,陈首执正在持坐,他忽然心中有感,便唤出训天Dao Chapter ,光幕再是现出,便见有一只小豹猫跳到了面前,对着叫了一声,随后再是一跃,便就不见踪影了。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可他记得很清楚,这只小豹猫当是原来Zhang Yu Dao Palace 之中的那头,这般的话,应当是Zhang Yu 那里要向他传递什么话语。

  他沉吟一下,Zhang Yu 身为执摄,若要见他,那么直接下order 便好,没必要用这个手段,现在却是如此,那么一定是有些情况不方便这么做。

  他表面不动声色,依旧做自己的事情,也没有立刻去做回应,一直保持原先着作派。

  他心中有数,若是急切之事,那么小豹猫定会reappeared ,若不急切,那他需得尽量做到不漏痕迹。

  这般他维持原先之日常,很快小半载过去。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是从云海深处出来,独自持符来到了那方在清穹云海create 的空域之中,落在了那方great jade 之前,对着上方一礼,道:“执摄可在,Chen 请见。”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