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098

  第2097章 扶济追先远

  太素daoist 大谈rule and order ,倒是令常生daoist somewhat surprised ,可是他们很快回过味来。

  以往金庭都是以力压人,逼得他们不得屈从。而如今换一个方式,虽然目的一样,其实更具备大义和道理。

  以金庭的rule and order 来看,他们愿意接受金庭所带来的好处,那么自然就是表示接受了金庭的规矩,若是不愿意,那么自然就要宣布放弃分享dao fruit ,或者由得Celestial Xia 主动收回,这显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你愿意出力,自然是享有好处的,你不愿意出力,好处自然没有,这其实是凡世间的道理,可哪怕是他们,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十分公允。

  他们本想说没有他们的帮助,lower layer 也无法牢固支撑,以及取得如此多的战绩。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Celestial Xia 哪怕没有Shangchen Heaven 的帮助,一样拥有足够的镇道之宝来支撑整个战局。

  而且他们更不确定的是,其他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究竟是如何选择的,太素daoist 在来此之前,是否去了其他人那里?或是现在就在其他mighty figure 那里商议?

  要是其余mighty figure 都是同意,反而他们反对,彼此要是没有形成一个合力,那么最后受到排斥的就只有他们,这个结果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他们对于其余mighty figure 其实没有信心,别的不说,Gloom City 那位就很难说会站在什么立场上。

  常生daoist 道:“太素执摄,此事可否容我等稍作考虑?”只要拖延一下,了解一下其余mighty figure 的态度,他们就会根本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回应了。

  太素daoist 却是出乎意料的强硬,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而是stood up ,道:“我看就不必考虑了,三位先圣可以现在不回答,我就当诸位拒绝了,若是以后反悔,再来寻我便是,这般你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思量。”

  常生daoist 三人心想这又如何相同?若是此刻不应,往后再是反悔,那与当场应下那是完全不同的,因为真要到那个时候,反悔所得肯定不及眼下所得。

  被太素daoist 这么一逼,三人权衡下来,觉得不能回绝,旋恒daoist 出声道:“太素执摄且慢,我等应下此事情了。”

  太素daoist 站住,道:“伱们可是想好了么?我们并不勉强诸位,如今的金庭是讲规矩的地方,若是现在不甘愿,以后再提出什么,那一切就只能按照rule and order 行事了。”

  常生daoist 三人既然做了决定,就不会再瞻前顾后,道:“我等愿意,并不勉强。”

  太素daoist 道:“如此,便立了这份定约。”

  he extends a finger ,便有一页金页飘下,常生daoist 三人拿起看了下,见只是让他们遵守Celestial Xia rule and order ,并没有涉及其余,虽然知道金庭以后可能会提出什么要求,可是现在也只能先答应下来了。

  稍作商议后,常生daoist 执礼道:“我等这便立约。”

  此时金庭之中,五个问对之时过去,那一朵Golden Lotus 重新从净水之中升了上来,蒙蚕daoist 也是重新显露在了众人眼前。

  众执摄打量了他一眼,见他与之前似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止是他们,连蒙蚕daoist 也是感觉如此,他查看了一下,的确如白朢daoist 此前说的那样,自己的memory 并没有受到改换,自己似乎与原来完全一样。

  可是他很快发现,自己的dao technique 已然发生了转变,自己实际上变成了承载着他原先memory 的另一个人了。原本身为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这些memory 是会一直保留下去的。

  可是他的dao technique 改变后,这一切自然而然会不停淡散,而等到这些消散之后,唯有dao technique 留存,那个时候,他就彻彻底底变化成另一个人了。

  要是他甘愿如此,那么无需承受什么,可若他心中不愿,就需要时时刻刻与dao technique 进行对抗,延长自身memory 的存在,哪怕一时看不到尽头。

  这个时候,他不觉looked towards 了太素daoist ,至少他还能看到一点希望,而后者在占位之后要延存下来又是何等不易。对this person’s 坚守他倒是心生佩服了。

  Zhang Yu will know when you see it ,这位承继的乃是太极daoist 之名,apart from this ,他再没有去看蒙蚕daoist 身上的其余情况,说到底这位还是同道,他是不会利用eye seal 的便利去观望其人之profound principles 的。而这位能否坚持住自身的存在,全看其自己了。

  他对太素daoist 道:“太素执摄,此事要劳你传告元一Heavenly Palace 一声了。”

  太素daoist 执礼道:“我这便传告。”

  Zhang Yu nodded ,这样大概能够暂时安抚住元一Heavenly Palace ,让五位元圣明白,金庭并没有不遵守约定的意思。

  至于接下来,他们就不会那么积极了,能拖便拖。待得到了道争末期,那么也就不用在乎这些事了。

  此时此刻,Mysterious Chaos 天中。

  自这处upper layer 开辟之后,陈首执便首先进入了这里,他可以算是第一个踏足Mysterious Chaos 天的cultivator 。

  不过作为Celestial Xia Profound Court 的首执,他并没有放弃清穹upper layer ,所以在那里也是安排了一个Avatar ,通常他会是两边来回交替坐镇。

  此刻他立身在台阶之上,通过假身凝视着元夏那里传递过来的诸般景象。

  与元夏的对抗自Celestial Xia 反攻开始之后就没有再停下来过,维持对抗也需消耗大量的物资,元夏靠着自己的底子支撑着,看去哪怕这样再打个几百年,也不会伤筋动骨。

  Celestial Xia 前期则是靠着以往的积蓄和元夏给予的诸般supplies 支撑着,但好在现在的早已Celestial Xia 今非昔比,挺过前期之后,逐渐壮大起来的内部有足够的底气来维持长时间的抗争。

  在此其中,早前元夏给予的几笔supplies 可谓至关重要。

  而他此刻在考虑更深一步的问题。

  原本Profound Court 想着通过对峙,通过一年周转之期Heavenly Dao 与元夏天序碰撞,一步步将元夏天序撕开。

  可是现在发现,最初的时候,一年周转之期的确给元夏带来了很多麻烦及困扰,可是这几年来,元夏似又渐渐缓过来了。

  他不知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是否是元夏upper layer 有支援?还是元夏另外找到了什么应对办法。可即便这条路目前看不到breakthrough ,那么他必须考虑更多了。

  他暂时改变不了元夏,但却是可以改变自我。

  如今Celestial Xia 镇道之宝少缺的窘境是弥补上了,可现在他们缺少的是更多的求全cultivator ,要是求全daoist 的数目赶上来,无论是驾驭Treasure Item 和正面对抗元夏都是可以,哪怕开辟不了另一条两界通道,他们也能尝试着进攻了。

  有了这番考量,他便寻来了林Court Manager 、武Court Manager 二人,并对其等说了自身的想法。

  其中主要便是着重扶持有潜力的Profound Venerable 及低辈Disciple ,求全daoist 不是凭空张口说要就有的,恰恰现在有了一定的条件,Mysterious Chaos Cicada 的出现,使得他们能够帮助一些cultivator 更快的提升。

  当然这不是spoiling things through excessive enthusiasm ,而是将更多的cultivate supplies 有意识的集中到这些人身上,并且甚至不惜代价,让更多人的cultivator 配合其cultivation ,相信在元夏那里,无论如何也没哪个cultivator 能够拥有这等待遇的。可也只有这样,才能弥补自身的短处。

  这里首先first step ,就确定人选,通过一番筛选后,武Court Manager 提上了一份名册,其中罗列了Celestial Xia 及如今已知的三十three layers 界中所有有潜力的cultivator 。

  林Court Manager 道:“可以先扶持这些同道,在未来当他们是最有望成就的higher boundary 那一批人,不过有些同道眼前虽还somewhat not up to par ,长远看却是潜力更大,我等也会pay close attention 的。”

  陈首执翻了下,这个名册一共是两份,Celestial Xia 一份,还有一份奉界,后者cultivator 是单独列出的。

  奉界并不属于Celestial Xia ,虽然是盟友,可Celestial Xia 却不会去主动调用奉界的cultivator ,除非奉界愿意加入到Celestial Xia 这个扶持计划中来。

  他said solemnly :“林Court Manager ,此番劳烦你与奉界fellow daoists 说上一声,问他们此事是否愿意。”

  林Court Manager seriously said :“Lin 领命。”

  Celestial Xia 并不会因为他界不如Celestial Xia 而居高临下,随意下得命令。那样他们和元夏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当然更深层次的道理Profound Court upper layer 都明白,你可以压迫cultivation 不及你之人,那么比你cultivation 更高的自然也可以压迫你了。唯有上下共守同一个规矩,才能打破此限。

  这里Celestial Xia 执行的很好,因为此便是Celestial Xia 的道,且与追逐Grand Dao 息息相关,可以说Celestial Xia 的道成就了Celestial Xia ,同样也在某种意义上束缚着Celestial Xia 。

  陈首执将事机安排好后,武Court Manager 、林Court Manager 便告辞离去,他则回到了主殿安排其他事机,不过他现在了发现Mysterious Chaos 天比之清玄upper layer ,有一个地方不太方便,那就少了明周daoist ,许多事都要自己来安排,或者使唤亲信Disciple 。

  可是有些事,亲信Disciple 未必能够胜任,有些地方更不是寻常Disciple 可以接近的。有鉴于此,他也是向金庭送呈了一份report ,提出了自身的求请。

  Zhang Yu 很快收到了此书,他觉得是有道理的,清穹upper layer 之中,有明周daoist 代为处理诸般事务并传递消息,若是Court Manager 长久待在Mysterious Chaos 天中,那么的确当有这么一个角色,听从诸人调遣兼负责居中调和。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