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100

  第2099章 引空借天力

  兰司议looks at 面前这人,心中震动,表面却是不动声色,缓缓问道:“你是何人?”

  霍衡leisurely said :“你应当已是猜到了。”

  兰司议目光闪烁了下,半晌,他才出声道:“如今元夏天序缺裂如此之大了么?”

  霍衡看他一眼,道:“以往元夏天序纵然可以拦住Primal Chaos Qi 侵扰,可我要是想进入元夏的话,其实也并不难,只是以往到Celestial Xia 更是简单,毕竟他们就在Grand Chaos 之侧,有潜力有根底的cultivator 也是不少。

  不过元夏这里,我方才看过了,倒是也有一些可以入眼的。”

  兰司议神情凝重,他从霍衡的话里听出来了一些东西。

  Grand Chaos 虽然没有进入过元夏,可是化演万世之后他们在其他世域却是见到过的,只是当时并没有见过霍衡这and the others 物罢了。

  而在霍衡之言中,以往Grand Chaos 不来入掠元夏,那是因为有元夏天序,那么现在却来元夏了,是不是意味着Celestial Xia 和元夏一般,如今也有遮挡Grand Chaos 的力量了?
  那么Celestial Xia 是靠什么?
  他马上能够确定答案,镇道之宝!

  这样情势对元夏有些不利了。Celestial Xia 在强盛起来,元夏却是没有什么变化。

  他心中在想着这些,表面却是不露声色道:“尊驾来此,是想要什么?”

  霍衡道:“混沌之道方是Supreme Path ,我下来会在元夏传道。”

  兰司议一听果然,不过这个消息反而令他更为警惕了。他很清楚元夏的cultivator 没有几个真正认可元夏的,只是因为元夏的统御,并且没有其他的出路,更看不到希望,所以不得unyielding 从。

  这些人有许多甚至对都元夏抱着某种敌视和仇恨,只是平常时候压抑着这等想法,可是一有机会,定会设法脱离。

  比如之前不惜一切投奔向Celestial Xia 的那个人就是例子。

  这个时候要是Grand Chaos 给此辈提供一个出路,哪怕明知是一条Road of No Return ,想必不少人也是会迫不及待的加入进去的。而且这举动很可能会引得人争相效仿,一定会给元夏带来更大的麻烦。

  他看了看霍衡,试着问道:“尊驾是我要加入Grand Chaos 么?”

  霍衡笑了下,道:“如果你愿意,那我勉强也可以接受。”

  兰司议终究可是司议,虽然在霍衡看起来自身没有什么特色,可aptitude 到底也属罕见,比上不足,比下也余,也算能入眼。

  兰司议问过这一句后,马上判断出来,霍衡不是特意来找他的,那么现在却又找上了他,说明想要通过他做些什么,只是这么一想,他心中已是有所猜测,道:“尊驾看中了谁人?”

  霍衡laughed ,leisurely said :“我没有看中谁人,我只想伱们给我推荐,若是你们推荐不了,那么我再去其他人。”

  兰司议沉默片刻,道:“我明白阁下的意思了,只是我需与人商议下。”

  霍衡的silhouette 缓缓淡散,只有声音留了下来,“尽快,我希望尽块得到一个满意的回言。有了结果你可以在此唤我。”

  随着他的消失,地面多出了一圈如同黑灰一般的深黯之物,证明其人曾是来过。

  兰司议不敢耽搁,立刻唤了Disciple 过来,道:“速去把万司议请过来。”

  Celestial Xia ,Mysterious Chaos 天。

  林Court Manager 、武Court Manager 二人此刻正望向截界之中。自此提出扶持之议后,那里有一人是他们目前最为关注的。

  由于时序不同,所以诸多外世之中总有一些人的cultivation 不弱于Celestial Xia ,截界之中这一位凭着自身的aptitude ,是诸多世域中only 摘取high rank attainment 的cultivator ,并且这便要开始尝试求全了。

  不过这个人其实并不为Celestial Xia 诸Court Manager 所喜,因为此人十分傲气,并且还隐隐把自己视作Celestial Xia 本土之外诸域cultivator 的领头人,对于upper layer 权柄的欲执也十分重。

  要有一比的话,那就是方景凛了,两人有一些相似的地方。只是方景凛高居在上,不肯俯下,往来至少也是Profound Venerable 层次的同道,通常不会去与下面之人主动沟通的。

  而这位不同,常年游走在诸世域中,与谁人都说得上话,也乐意指点一下后辈,不过他的这些做派都是带有一些目的的,其很少与Celestial Xia 本土的cultivator 往来,甚至言语之中还隐隐排斥Celestial Xia 。

  不过nobody is perfect ,Celestial Xia upper layer 依然考虑扶持其人,并希望此人这回能够求全成功。

  不管内部如何,眼下他们都有元夏这么一个大敌,在对抗元夏之事上,每多一位求全daoist 都是好的,即便是方景凛那般人,Celestial Xia 也是容其存在了,何况此人除了一些私底下的言语,on the surface 此人从来未曾违反过Celestial Xia 的rule and order 。

  武Court Manager looked towards 截界所在的时候,也是借助Court Manager 的权柄,看到了其人身上,他said solemnly :“这人此刻求全,略微早了些。”

  林Court Manager 道:“此事不好说,能否achieves success ,全看cultivator 自身之感觉,we 也不好多言,只是把能说的经验都与他说了。”

  武Court Manager nodded ,过去求全,他们可没有这么多经验可寻,都是cultivator 听了一点前人的描述,然后自己摸索,像如今这么周到细致的将这些东西摆在某一人面前,那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也可以说是一次尝试。

  从方面来说,他们倒也是希望这位能够成功。

  其实本来Profound Court 为了增加成功的可能,让其来Celestial Xia 成就,可是这位却是执意在截界求全,Profound Court 见其坚持,也就没有继续勉强。

  林Court Manager 道:“在场当有Court Manager 坐镇,以示我等重视,我看就让邓Court Manager 去一趟吧。”

  实际上他这样的求全daoist 前去更有激励之用,但是考虑到截界这一位并不喜欢附从他人,现在正值求全关键时刻,也不用去搅扰其心思,就让邓Court Manager 去一趟就好。

  而且这么多年下来,邓Court Manager 、竺Court Manager 这两位都是也陆续摘取了high rank attainment ,两者cultivation base 上相近,也就不至于显得Profound Court 有所压迫。

  武Court Manager 对此表示同意。

  林Court Manager 于是与邓景说了此事,后者应下,当即分出一道化身去往截界,亲自来到了截界之中,并找上了这位唤作“尺勉”截界cultivator ,对其勉励了一番之后,并言若有需求,Celestial Xia 皆可提供。

  尺勉面上表示出感激之色,只是他心里却是有些不舒服。

  Profound Court 不曾派遣求全daoist 到此,的确不曾令他感到压力,可没有来这and the others ,他又感觉自己似是有些不被重视。

  邓景对他微妙的心思变化不关心,他来此只是来走一个过程,若是同道,他自然愿意支持,可是似迟勉这类在他看来太过自行其是,又隐隐对Celestial Xia 不满之人,他也只是维持on the surface 的ritual ,多余的话是不会说的。

  这人成固然是好,若是不成,也只是其个人之事,在他看来,现在有太多机会提供给后来人,此人并不是unique and unmatched 的,只是good luck ,占了一个先机罢了,至于能否延续下去,这就要看此后的结果了。

  若是此人求全不成,从此消失,那么他自是不会和一个注定消失不存的人去计较什么的。

  尺勉选择在截界试着求全,心中也是有着一些selfish calculations 的。他从Celestial Xia 那里了解,求全除了依靠自己以外,还需靠一点运气。

  而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恰恰是能在某种程度上主导运数的人物。早前截界曾经出过一位mighty figure ,他不知这位是谁,因为mighty figure higher boundary 后若不是有意干涉,大多数人都会忘记其存在。

  可是他认为,这位既然是从截界出去的,那一定会对界域之内发生的事是会有所关注的。

  若是自己在Celestial Xia 成就,前面有许多人求全dao technique ,显不出任何独特之处,而在截界的话,而他作为一个可能继承前人之志的后背,很有一定可能赢得this person’s 关注,那不定可以得此借托而成。

  虽然他不能确保这件事,但至少可以尝试一下。

  与邓Court Manager 别过后,他便走入了截界various factions cultivator 特意为他修筑的参cultivate techniques 塔之内。待得在此间坐下,并且stone gate 轰轰合闭之上,彻底将自身封闭在此后,忽然之间,他心中生出一股没来由的恐慌。

  此念一生,他顿觉不妥。

  要是平常时候,只需压下去就能理顺心境,可是这等时候却忽然涌现这等感应,就说明他自身状态并不如他所想是在最好的时候,那么求全之期是否要往后推迟?
  他shook the head ,求全之期并不是随随便便选定的,而是通过自身情形反复推算找出来了,根据Celestial Xia 告知他的情形,若后拖的话,则机会越小。而这个事若他不知道还好,现在知道了,那就必然会如此发生。

  此刻他不禁怪怨起Celestial Xia 来,要是不将此事告诉他就好了,凭他自己,难道还过不去这一关吗?

  不行。

  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不能冒万一之险,必须要做点什么增加胜算,他思来想去,却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若是不成,只能如此了。”

  他所想到的,便是向Grand Chaos 借取力量。若是万一求全之路遇上阻碍,那么他就直接借用Grand Chaos ,如此或者能渡过此关。

  他知道,自己这一念生出,那么由此必会衍生出更多变数,可是他顾不了这些了,求全不得回转,那么只会永世不见,就算被外我所替,那么也不是自身了,可apart from this 他也没有other methods 了。

  思定之后,他再不犹豫,当下一拿magic mantra ,silhouette 一个闪烁,只in a flash ,此间就失去了其silhouette 踪,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