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101

  第2100章 染秽持异道

  林Court Manager 、武Court Manager 二人则迟勉进入法塔之后,便在Mysterious Chaos 天中等着结果。

  他们本来是有意让迟勉来Celestial Xia breakthrough 的,可是迟勉对于在截界之中成道充满自信,倒不是说他这类人就是如此,而是因为dao technique 破隘依靠的只有cultivator 自己,若是cultivator 对自身都没有信心,那么必然是无可能成就的。

  其既然坚持,认为在截界更具备成功的可能,他们自是不必勉强。

  而他们都是求全daoist ,明白breakthrough 之举一旦开始,不管历经多少波折,对于主世之我而言,都只是一瞬间事。

  若得成功,那么很快就会归来的。

  而在一晃之后,两人都是察觉到,其人之internal qi 在消失一瞬之后又是出现,照此看来,这位应当是成就了,否则只会堕入芒虚,无从寻回了。

  两人本来觉得大局已定,总算不枉费Celestial Xia 一番关照,可是next moment ,两人都是不约而同皱起了眉头。

  他们都是察觉到了不妥的地方,因为迟勉的aura 虽然与方才exactly similar ,可是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了一股晦暗幽深的气息。

  两人神情顿时一凛。

  不对,此人分明是求全未成,而且不但如此,反还不知道什么原因,竟是成了一头chaos monster !

  林Court Manager 道:“传讯,令邓Court Manager 阻住其人!我等会请动援手到场,让他先行稳住局势!”身边的profound cultivator Disciple 立刻唤出训天Dao Chapter ,向着远在截界的邓景传出一道警讯。

  邓Court Manager 在场就是起这等作用的,防止有任何意外发生,他虽然不是求全cultivator ,可是身为Profound Court Court Manager ,却是掌握着清穹之舟和Mysterious Chaos Cicada 的一部分权柄。就算真有求全daoist 出现问题,也能以此将之镇压下去!

  而此时截界之中,此刻等在法坛外面的,不止有邓Court Manager ,还有截界的various factions cultivator ,见stone gate 缓缓打开,迟勉自里带着微笑走了出来,诸人都是大喜,这当是截界之中继上回出现mighty figure 之后,又一位极有希望成就higher boundary 之人。

  对比其余世域,截界的cultivator 是有一定的傲气的。因为他们认为,除了Celestial Xia 本土之外,也就他们这里出现过那等mighty figure 。

  奉界虽也出现过mighty figure ,但是奉界自从原先的界域被摧毁了之后,如今已经完全视自身为Celestial Xia member 了,步调几乎Celestial Xia 一致,奉界出来的cultivator ,那就是Celestial Xia 出来的cultivator ,就算其余世域也是如此看的。

  在场截界cultivator 都是神情露出微笑,现在迟勉乃是求全,那么下一次或许成就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也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了。

  其实他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一些抵触Celestial Xia 的心思的,这也寻常,哪怕Celestial Xia 道念成为了截界的主流,可仍是impossible 让所有人都是接受,总有那么一些人反感Celestial Xia 的。

  邓Court Manager looks at 迟勉走出来与诸人揖礼招呼,这个时候,就在林Court Manager 传讯到来的前一刻,他便已然发现了不对。

  他是做过Jade Capital Profound Leader 之人,接触过诸多Chaotic Chapter cultivator ,现在居然从迟勉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丝晦涩internal qi 。他敢肯定,这人绝对是接触过Grand Chaos 的!

  每一个被扶持的cultivator 他们都是事先查证过的,迟勉其人原先走得是真道,身上完完全全没有任何Grand Chaos 的痕迹,现在却突然出现了,这绝对是有问题的。

  这时身旁profound cultivator Disciple 也是传声到了他这里,他nodded 表示知晓,只是他看了眼周围之人,并没有直接说破。而是站在那里,看去等着其人过来,然后再……

  “你想做什么?”

  就在他如此想时,耳畔却是出现一个声音,他猛然发现,方才还在前方与人说话的迟勉,现在却已是十分突兀的站到了他的身侧,并且头颅微微侧过,作出一副倾听的模样,双方之间,几乎就是一拳的距离。

  邓Court Manager 立刻意识到,对方自法坛之中出后后,纵然不曾求全,cultivation 当已然在他之上了。而这等无声无息的挪转,没有丝毫的magical power internal qi 引动,根本不像正常的cultivator 。

  可他依旧十分镇定的站在原处不动,shook the head ,道:“看来你已不是迟勉了。”

  迟勉却是咧开嘴,slightly smiled ,道:“不,我就是我,而且我感觉前所未有的好,我不知道走this path 会这般美好,若是早知道,我早就进入此途了。”

  他这时伸手一按,想着将邓Court Manager binding 住,因为他现在还不想太早暴露自身,而且他心中有着一个想法,若是能控制住一位Celestial Xia Court Manager ……

  只是当他的手搭到邓Court Manager 肩上的时候,后者忽然整个人一散,居然化作了一团白雾,他不禁露出unexpected expression 。

  此刻他的,已然不同于以往了,求全daoist 有的能为,他都是拥有,可如此他居然不知邓Court Manager 是如何遁避出去的。

  他笑了一笑,“Celestial Xia Court Manager 果然has several points of ability 。”

  而就at this time ,他能感觉到一股空渺强横的力量压倒了他的身上,迫使身上internal qi 往里塌陷,并且使得他无法用出任何变化来,这令他也是吃惊,“莫非这就是镇道之宝么?”

  他对Celestial Xia 一直很抗拒,所以成就Profound Venerable 之后,也只是去过一次Celestial Xia 本土,不但没有去过upper layer ,也不曾去过对抗过元夏,自是不曾接触过清穹之气的might ,现在此气一涌,立刻就将他牢牢镇压在了原地。

  邓Court Manager 此刻出现在了上空,身上one after another 白气飘忽来回,似将天幕都是遮挡,他虽然将之制住,但他也知,这个情况只能暂时压住片刻,并不能真的将此人制住。

  他不确定其人此刻是个什么东西,但若是如他想象中的某物一般,那么只能设法削弱,而impossible 真正根绝,唯有采取封禁的手段,这就不是他此刻能做到的了,需要等待Profound Court 那边的援手。

  只是他这一出手,那些截界cultivator 都是惊愕哗然,还有人出声道:“Celestial Xia 不许我截界拥有high rank cultivation 的cultivator ,我等需将迟Profound Venerable 解救了出来!”

  他这话一出,除了引得少数几人响应之外,在场大部分人都是没有动。

  这些cultivator 都不是无智之力,迟勉方才的举动就有些奇怪,邓Court Manager 毫无征兆的出手更是情况诡异,他们都是察觉到事情不对,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形下,他们不愿意搀和进去。

  再说与Celestial Xia 抗衡,那怎么也impossible 是对手,Celestial Xia 要是真想压制他们,凭他们这些人抵挡不了。若是事后对抗,也要过后徐徐图之,而不是眼下头脑一热冲上去。

  邓Court Manager 见诸人不动,注意力继续回到迟勉这里,只是他本已是控制住了局面,可忽然发现,其人纵然被镇压住,可此刻居然在飞快适应他所压上去的力量,并隐隐对清穹之气产生了某种抵抗,看去若有足够多的时间的话,或许真能从中breakthrough 出来。

  而at this time ,又有状况发生,又一个迟勉凭空走了出来,站在另一边,对他深沉一笑,便有一道浑恶之气向着他罩落下来。

  此是迟勉方才在外留了一缕internal qi 所化,可虽只是一具化身,可因为他自身的独特性,几与此前之我几乎没有区别。

  邓Court Manager 神色微凛。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辉盛清光照落了下来,直接迟勉这一位化身隔绝了出去,不止如此,此清光in a flash 将整个洲陆笼罩都是笼罩在此。

  邓Court Manager 望见,洲陆之上分布着一个个形如灰烬的圆圈,大约上百个之多,他立时意识到,这应当是迟勉此前去过的地方,也是其人internal qi 残留之所在,didn’t expect 居然连这些internal qi 都是一同发生了变化。

  而随着那清光落下,这些存在就像是白璧之上的污浊被拭去一般,很快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仰首望去,见那里凌空悬立一个young daoist 的silhouette ,他点首道:“Righteous Purity Court Manager ,many thanks 来援救了。”

  Righteous Purity daoist 对他点首回礼,随后looks below ,语声calmly said :“邓Court Manager ,交给我吧。”

  邓Court Manager 爽快道:“好!”

  Righteous Purity daoist 往下望去,将自身执拿的一部清穹之气往下压去。

  迟勉在里面又一次翻腾起来,但是这一回,在两位Court Manager 所执拿的清穹之气的力量强压之下,却是当真冲突不出去了,而他在外间的internal qi 因是全灭,也没有挣脱之可能了,很快被收拢入了一团jade pill 状的清气之内。

  Righteous Purity daoist 将此收入了袖中,对邓Court Manager 言道:“这里就交给邓Court Manager 处置了,我先走一步。”随后一步跨越,传入一道云漩之中,从两界通道之内遁过,直接回到了Celestial Xia ,再是一转aura ,in a flash 来到了清穹upper layer 。

  陈首执正在等候在此,林Court Manager 和武Court Manager 也是等候在了两旁,他问道:“Righteous Purity Court Manager ,如何了?”

  Righteous Purity daoist 上来一礼,便将那一团清气放了出来,calmly said :“我已是将他binding 住了,此人看去应该是有一个chaos monster 。”

  林Court Manager frowned :“chaos monster 便有理智,认知也与我等完全不同,可从迟勉表现来看,却并非如此。”

  武Court Manager 道:“他不曾转入Chaotic Chapter ,又是如何接触Grand Chaos 的?”

  陈首执said solemnly :“武Court Manager ,先将此獠suppress and seal 起来,我疑此事非是终了,我需立刻上报诸位执摄知晓。”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