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104

  第2103章 定元斥变乱

  元一Heavenly Palace ,五位元圣各持magic mantra ,立于宝莲之上,圣相庄肃,身后俱绽宝光,治道诸轨在外轮转不休,自有一股永常永定之妙韵。

  太极元圣这时道:“金庭自推动了一位higher God 继我道名之后,下来便再无动静,此当是在应付我等,以待时变。”

  太素元圣道:“可再传意于金庭,督促其补齐名位,其若不愿,可我等推荐人选,此涉及we 能否摘取上道,不当轻忽。”

  太初元圣道:“自那清玄、元衡and the others 进入upper layer 以来,屡次倾注目光至lower layer ,以至于动作频频,纵然不曾直接干涉lower layer ,却也影响了下方之争,也当加以遏制。”

  太始元圣倒是对此持不同之见,其道:“金庭如今乃是由人身cultivator 主导,所思所想自是与原先五位皆有不同,在我眼中,自也是迥异于以往。可此是由本性所致,难以扭转,便无纠正也无可能,我等只要其大势不违,remainder 可以不过问。”

  他稍顿一下,“近来元空波荡,混沌自有变数,此是当真有所威胁之敌,we 心思还当在放在此上。”

  其余几位元圣听他说及Grand Chaos ,都是神情严肃起来。

  与金庭原先的Innate 五太的态度一般,Grand Chaos 才是他们首先需提防的。因为Innate 五太之名若得承继,哪怕道争不胜,也是他们自身得道,可若是受得Grand Chaos 侵扰,将诸道化为混沌Grand Dao ,那他们都将不存。

  太初元圣道:“混沌有此变,当是真余先圣被化入混沌,Innate 之灵精被其吞夺之故,我等当出手阻碍,今后不可再让先圣higher God 被Grand Chaos 所吞夺。”

  太极元圣道:“此为元空诸圣之事,金庭不当置身于外,我等需与金庭商议一番,共商Grand Chaos 之策。”

  太易元圣道:“正该如此,世上变数无尽,放任下去,道亦化无,唯有削杀诸变才得永常,金庭不明此理,我等自当规正之。”

  元夏,元上殿中,两殿司议为了近来Primal Chaos Qi 侵入一事商议了许久,议毕之后,黄司议gloomy face 转了回来。

  其回到驻地之后,重岸见他神色不对,道:“黄司议,这次议事可是有什么不对么?”

  黄司议看了他一眼,道:“上面要将你交给Grand Chaos 。”

  重岸一惊,道:“Grand Chaos ?”

  因为他地位所限,他根本不知道Grand Chaos 侵入之事,不过Grand Chaos 的危害他却是十分清楚的。他十分不解道:“把我交由Grand Chaos ,这又如何说起?”

  黄司议冷笑几声,道:“两殿一些无能之辈,自身对抗不了Grand Chaos ,却要利用底下cultivator 来解围。不过你且放心,你是我的人,我不会让伱去投入此中的。”

  在他看来,重岸就是自己的心腹,纵然重岸在Celestial Xia 的Avatar 可能地位不太高,可不管以后如何,至少眼下是only one 元Xia serenese 插在Celestial Xia 的内线,那么就非同一般了。

  要是没了这个人,那他和寻常的司议又有什么区别,两殿有些人就是不安好心,见不得他好,他恨恨想着,和这些虫豸在一起,两殿又怎么好得了呢?

  重岸问了几句,还是未曾搞不清楚缘由,不过他倒是不急。黄司议看似口风严,当场不会说,可是过不了几天,自己忍不住说出来的。

  果不其然,他不继续问,黄司议反倒忍不住,含糊说了下Grand Chaos 的事,可再一想,既然说都说了,那再遮遮掩掩做什么?那也不太爽利了,索性从头到尾交代了一个清楚。

  重岸听到混沌寄身居然主动来元夏索要Disciple ,心惊之余也是为之振奋,这说明元夏的力量在下降,天序不稳的后果终于出现了。

  他倒不怕被Grand Chaos 盯上,他乃是Avatar ,就算写上了名录,也impossible 拿他怎么样,原来那个无面daoist 早就亡了,Grand Chaos 有ability 可以去找人,但是他怕被Grand Chaos 识破,因为Grand Chaos 自然分的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原来那人。

  这么speaking of which ,他能依仗的也只有黄司议了,故他作惊惶,躬身一礼,道:“还请黄司议救我。”

  黄司议道:“我说了,自会助你。你不用担心,至少三年之内不会有事,此事还有转圜余地,我设法找一个人替代你就是了。”

  重岸忙是称谢。

  他心下却是可惜,他现在一直在元上殿内,没法将这消息及时传递回去,否则说不定还能趁着元Xia people 心不稳促成一次进攻。

  元空upper layer ,清Profound Dao 宫之内。

  Zhang Yu 正问对Grand Chaos 之际,感觉有aura 过来,很是自然将aura 收回,自持坐之中出来,少顷,那一缕aura 落下,化出太素daoist 形影,其人对他一礼,道:“清玄执摄,元一Heavenly Palace 传意过来,说是有事约我等相商。”

  Zhang Yu lightly said :“是为Grand Chaos 么?”

  太素daoist 道:“清玄执摄料到了?应当就是为此了。”

  Zhang Yu 道:“如今能为元一Heavenly Palace 重视,还需拉上我等之事,也就只有Grand Chaos 了。”他paused ,道:“劳烦太素执摄回复他们一声,金庭与他们同意一见,且先看看他们意图何为。”

  太素daoist 道一声好,又道:“只是此回五位元圣很可能会提到金庭继承五太道名之事,清玄执摄需有有所准备了。”

  Zhang Yu 道:“我知晓了。”

  太素daoist 一礼之后,aura 收回,随后便与元一Heavenly Palace 论妥定期限。

  in the past 三次问对时日之后,Zhang Yu 将aura 传出,而是太素、蒙蚕、青朔、白朢等四人亦是将aura 从金庭之内传出,落去元空之中。

  与此同时,可察觉到五位元圣的aura 亦是到来,this time ,五人一齐到来,显示对事情十分重视。

  双方aura 撞见之后,便各化出形影,彼此各是对面立定。

  待两面执礼过后,太素元圣看了过来,先是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清玄执摄,五位Innate 之道名,你们准备何时将余下之位补齐?”

  Zhang Yu lightly said :“金庭既然应允了此事,那自会做成此事,只是何时做,又挑选何人,不劳贵方多问,也轮不到他人来多管。”

  蒙蚕daoist 在他之后也是出声道:“诸位元圣要说什么,那便请快些说吧,想来诸位也不想在此空耗。有些目前不重要的事可以随后再谈。”

  五位元圣倒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太极元圣说道:“Grand Chaos 近来频繁侵染元夏,想来Celestial Xia 亦不会因此而幸免。而之所以有此变故,we 以为是因为Grand Chaos 多了真余先圣之故,这使得Grand Chaos 知我之变,近向世间。”

  混沌寄身与Grand Chaos 还是有一些不同的,虽其是Grand Chaos 的在外延伸,可追逐并不是一应变化,而是从变化之中追逐rule and order ,否则其自身首先无法立存。

  因为以往只有霍衡一人,所以这变化无法有限,但是现在在多了真余daoist 之后,就又多了一重变化了。而若再多一人的话,那肯定能给他们造成更大的威胁。

  太始元圣继续道:“要挽回此变,需得将chaos change 身毁去一具,则可使Grand Chaos 退回至此前之模样。”

  太初元圣道:“我等意见,可先拖住其中一方,对另一方施以镇压,今寻金庭,便是因为唯有我两家合作,分别负责一路,如此可定此事!”

  Zhang Yu 心下有数,元一Heavenly Palace 要拖上金庭一同做此事,一方面的确是因为混沌像身不好对付,再偶遇一个,拉上金庭,既免去了fighting 之时的额外防备,又能多出一分助力。不过要对付霍衡、真余二人,难处倒不是在这里。

  他道:“混沌像身Undying and Inextinguishable ,贵方准备如何治之?”

  太极元圣道:“浑身像身虽是不灭,可却不是无法对付,一法可作隔绝,只是难以解决眼前之事,另一法,我元一Heavenly Palace 可削杀变数,当以正序之力加以束缚,致其不变。”

  白朢daoist 笑了一笑,提出疑问道:“世上并无永存不变之理,便能用此法困顿,又能binding 多久呢?”

  他所说的道理明显是推崇dao technique 变化的,这是和元夏削杀诸变的道念是相悖的,不过五位元圣倒也没有因此而恼,因为没有变数,就用不着削杀变数,在完成此事之前,这的确就是世上的道理,用不着避讳。

  太初元圣言道:“用此法压制,或许数载,或许数十载,Grand Chaos 能致变化,无可能约束太久,不过我双方若可时时克压,其在未曾寻得解化之法前,那便不会再出现了。如此我双方可以放心道争。”

  Zhang Yu pondered ,听明白了其中之意。

  元一Heavenly Palace 的意思是,变化虽时时存在,可因为像身可说是是最接近cultivator 的存在,必须遵循世间的一切运转rule and order 才可能存在,所以对于自身有一定约束,必须有因有果才可存在。

  而他们只需将克压之idea seal 入封禁之中,就代替了他们之所为,只要被封禁的像身解决不了问题,变化无从去到结果,那么就不会再出现了。

  既然元一Heavenly Palace 提出此法,那应该是有一定可行之理的。不过他没有立刻回复,而是对其余人问道:“诸位执摄意下如何?”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