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106

  第2105章 沉浊邀英名
  真余daoist 与霍衡如今各有分属,元夏那一边主要由霍衡主理。Celestial Xia 这一边则归由他走动。

  this time 他放出了一缕aura 进入Celestial Xia ,而他本人,则是依旧存身于Grand Chaos 中,目光冷漠的looks at Celestial Xia 一应变动。

  自从成为混沌像身之后,以往的memory 似乎只是观看一个陌生人的回忆,并且这些回忆在经过一番变化之后又凝聚成了一个全新之人,一个与过去完全不同之人。

  他的dao technique 虽已然彻底转变成了混沌Grand Dao ,可因为他们本身称得上是混沌之道探入元空及诸世的支点与触角,这意味着他们就是根底在混沌这边,但表现在外的aura 却是偏向定序运转的。所以他们也有着自身的思考与想法。

  在他们看来,金庭和元一Heavenly Palace 都是不少新的higher boundary mighty figure 出现,并且道争眼见要到终末,到了那时,Grand Chaos 就是下一个目标,摘取了上道之后,Grand Chaos 也就无从对抗了,而身为Grand Chaos 的延伸,他们不能坐视不理。

  过去那些aptitude 平庸,意志不坚的人他们看不上,因为Grand Chaos 变化无尽,cultivator 若是无法guard 住那only one 点正序,那么就会成为chaos monster 。唯有足够资才之人,才能谈的上有资格cultivation 混沌Grand Dao ,也唯有这般人他们才会设法招揽。

  可是这里不能忽略,能够接触Grand Chaos ,并且有意识拥抱Grand Chaos 的人其实非常少的,许多人找不到门路,就算有意,也不知该如何接触Grand Chaos 。

  倒是profound techniques 被扶持之后,Chaotic Chapter cultivator 接触Grand Chaos 相对容易一些,可是不久之前Zhang Yu 进行了某种遮蔽,两边的接触却是被削弱了。由此他们也是需要作出更多的改变,比如主动进行传道,而不是等着他人进入此道之中。

  而this time ,他已是看上了几个较为合适的人选。

  不过那几人这些时日以来一直Mysterious Chaos 天中cultivation ,许久不曾出来过,故他也没有动。

  Celestial Xia 天序如今只是对Grand Chaos 形成了一个屏障,并不能完全隔绝,最多的时候,只是起到一个警讯的作用。可是Mysterious Chaos Cicada 的隔绝还是有用。

  至上之器终究隔绝了一应外扰,除非是直接对上Primal Chaos Qi ,否则便如他们这些混沌像身也没有可能侵入进去,更不用说若是往lower layer ,混沌像身更会随之降低自身层限。

  因为混沌之道进入现世之中,会因为Heavenly Dao 运转所迫,被动适应去heaven and earth rule and order ,aura 进入那个层界之中,与哪一个boundary 的cultivator 见面,那就大致会变化成与之boundary 相仿之人。

  这是因为Grand Chaos 寄身从来都是有明确目标的,其所去见的那一个人或物可算是其之定锚,都是Heavenly Dao 之下形成的某种道之rule and order ,Grand Chaos aura 与之相照,那在短期内自然而然就被收束在了那等变化之中。

  虚空世域之中,Yu Ruiqing 此时正从Mysterious Chaos 天中走了出来,便见远处接自己前往清穹upper layer 飞车已然停在了那里。这一回,他同样也是被Profound Court 划入了扶持之列。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成行,而是与前来接他的cultivator 说了一声,转而去往后殿走去。

  如今他没有把全部心神放在cultivation 之上,而是分出一部分心思传授Disciple dao technique 。

  因为他如今认为,自己cultivation 乃只是自己一人之成就,若是能教出更多Disciple ,使得更多人上进,那就是更多人为之成就了。

  他前面一个Disciple 乃是Yue Luo ,现在在Eastern Court 府洲那里cultivation ,不过他已然为其打好了基础,下来的path 要其自己走了,最多normally 给予一些指点。在其后收得五名Disciple 则仍需要他的耐心传授。

  只是还不等他走到后殿,只是走过一处走廊的时候,便看到一个black clothed person 站在了走廊尽头处,似乎正在那里等着他,不觉surprisedly said :“尊驾何人?”

  真余daoist indifferently said :“我这一回,是特意来寻你的。”

  Yu Ruiqing 略觉意外,随时一笑,执有一礼,随后一指旁处的荷花池塘,道:“远来是客,不妨坐下一叙?”

  真余daoist 没有回应此请,只是站在那里道:“你的cultivation 之中尚有许多缺陷。”

  Yu Ruiqing astonished ,他双袖抬起,对着其人主动一礼,请教道:“敢问尊驾,不知Yu 缺陷落在何处?”

  真余daoist 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拘我执,潇然洒脱,知道棋子何时得,何时舍,所以才得今日之attainment ,但是伱太过无拘,却也是执着,难有根性长固,你若不解决此事,那你主动无法摘到更upper layer 的attainment 。”

  Yu Ruiqing 听他这么一说,不觉认真思索了下,心下恍然得悟,他并不因为对方说中自己path 之中的漏洞而恼恨,反而很是高兴,诚心施礼道:“many thanks 尊驾指点了。”

  真余daoist looks at 他道:“你应该也是知道我的身份了,还要谢我么?”

  Yu Ruiqing said with a smile :“尊驾指出了我dao technique 之中的缺陷,我自然是要谢的,这何尊驾的身份没有关系。”

  真余daoist 道:“常人见我,要么欣喜若狂,要么生出诸般疑虑,或是不敢接受,或是不敢过问,或是避而远之,你却不同,看来我并没有找错你。’

  Yu Ruiqing 摇头道:“那是因为他人对自己的道不诚心,我对自己的道并无疑问,而且我也知道尊驾从不勉强他人,亦不会主动攻袭谁,所以我为何要惧怕尊驾呢?”

  真余daoist 道:“你对自己的dao technique 这般诚心么?”

  不待Yu Ruiqing 开口,他又继续说下去道:“世上dao technique ,都是有诸般缺陷的,你越是明了,越是知晓寻常dao technique 是有其极限的,以我之见,你如此cultivation 下去,并不见得能寻到Grand Dao 。”

  Yu Ruiqing carefreely smiled ,道:“尽力而为罢了,Yu 知道自己与那等heaven blessed genius 没法比,剩下的也唯有坚定不移之心了,若是连这个也没有了,那又修什么道呢?”

  真余daoist 道:“你错了,能去到便能去到,去不到便去不到,哪怕你dao heart 再是坚定,本来就走不通的路你也是走不通的。”

  Yu Ruiqing 道:“尊驾是想说,尊驾之dao technique 是可以直通higher boundary 了?”

  真余daoist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道:“混沌Grand Dao 自是可以。”

  Yu Ruiqing 又问道:“不知又和寻常dao technique 有何区别?”

  真余daoist looks at 他道:“你若入混沌Grand Dao ,我自会告知于你。”

  Yu Ruiqing 有些遗憾道:“那却不必了,我自有我道。”真余daoist 语声indifferently said :“看来我方才之言你未曾听进去。”

  Yu Ruiqing 忽然神情认真道:“并非如此,尊驾之言是对的,但是尊驾需知,我Celestial Xia 之道非一人之道,我所修之profound techniques 亦非我一人之法,尊驾看到的是我个人之缺,可众法之下,非我一人在cultivation ,而是万千同道一起cultivation ,彼此扶持,诸般缺憾皆可得以弥补,以此愈琢愈精,众道若有成,则我道亦可成!”

  真余daoist 再是看他一眼,居然也没有再劝,而是直接转身离开了。他也知这个人目前是不会动摇,所以没有再多费唇舌。

  Yu Ruiqing 见他离去,感到十分遗憾,难得遇到一个懂得high rank dao technique 之人,就算问不出来什么,了解一下混沌Grand Dao ,日后也是能够做到一定防范的,可惜这人不愿与他多说。不过既然找了他一次,想必下次依旧会找来的。

  而与此同时,伊洛Superior Continent 所在。

  Shi Yanxin 也正是从Mysterious Chaos 天中出来,不过与Yu Ruiqing 不同,他拒绝了Profound Court 的扶持。这是因为他有一个Profound Venerable teacher ,有时候是能从师长那里得到一些好处的。

  所以他认为自己有Mysterious Chaos 天cultivation 已是足够了,不必要去和需要的人去争抢了,因为那对他人来说太不公平了。

  他正要走入驻殿的时候,顿住了脚步。

  因为他发现,整个驻殿所在位置与原先相比偏差了一寸,尽管距离很短,可在他眼里却是极大的变化了。

  他是good at changing real and unreal 的能手,看了几眼后,就能够看出这并非是挪转之术,而是一种幻境手段,可又不是单纯的幻境,而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存在。

  在诸多Profound Venerable 之境中,要说幻景之道,他不敢自认第一,但也称得high position 在前列,便道:“谁人在此与this Shi 玩笑?”

  说话之时,一个与他一般模样的人从驻殿里走了出来,边走边言道:“你追逐的乃是虚实有相之道,可是到了higher boundary ,此不过是一场虚妄而已。”

  Shi Yanxin 没有在意其与自己一般的外表,他本身擅长幻变之法,从不在意外相,而只注重根本,对方只是一出现,就传递出一种幽沉晦暗之感,还有那无声无息把他拖入幻境的手段,令他不难分辨出this person’s 来路。

  他肃然道:“混沌寄身?”又coldly said :“此等幻变,还欺瞒不了在下。”

  此语说出的一瞬间,对面那人就还成了真余daoist 的模样,indifferently said :“我并未欺瞒你,我方才之变,乃是你自身心中之变,心中之惧;你畏惧自身无法得见Grand Dao ,你更畏惧自身所在之世皆为虚幻,自身所立之道皆无意义。”

  他缓缓伸出一只手来,作邀请之状,道:“你可随我来,我可解你之疑问,带你去见世之真道!”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