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107

  第2106章 人变道亦变

  Shi Yanxin 听对面一言说中自己心中之所想,又见其人相邀,言语之中隐隐透露出Grand Dao 真意,在这一瞬间,他心中隐隐觉得,自己若是真的跟着对方而去,见一见真正的Grand Dao 之理。反正看下也没什么,若是……

  只是想到这里,他又takes a deep breath ,镇定心神,将这个念头逐出脑海。

  他坦承道:“不错,我的确畏世上一切尽为虚幻,可takes part or not ,该当我自身去寻,问道即是逐道,我之道自能寻得答案。”

  真余daoist 却是直接否定他,道:“凭你如今之道是寻不到的,上道化变无迹,虚实并无界限,你心中见实,又岂可见虚?心中疑虚,又岂能见实?唯daoist 存,看破歧障,方明真义。”

  Shi Yanxin 却道:“世上无物长存不变,便是dao technique 本身,也在Grand Dao 之下,故我之dao technique ,认为一切有实之终皆在虚无,无有常性之取,而非我当真认为这世上诸物皆为虚无,其终在末,而非在今!”

  真余daoist nodded ,道:“你有此番见道之理,倒不枉费今来邀伱,世上诸物,的确没有哪些是能长存不变,连Grand Dao 本身亦是如此,所以唯有变数本身才称得上不变。”

  Shi Yanxin 这时忽然looks at 他,问道:“那么尊驾本身也是如此么?”

  真余daoist 倒是坦承,道:“我亦如此。”

  Shi Yanxin 道:“我求得是长存,你既也是如此,又凭何让我见识真道?真道当是永存不灭,若你能做到,我便当真随你走又如何?”

  真余daoist 道:“我不能为,但Grand Chaos 能为,我之本根寄托于Grand Chaos 之中,于变合变,自是不灭,而是入我混沌之道,亦可得享这些。”

  Shi Yanxin hearing this 不禁有些失望,道:“这么来说,所谓Grand Chaos 便是不分你我,乱成一团,这又求得什么道?”

  真余daoist 道:“恪守cultivator 的根本没有意义,既然为求Grand Dao ,那又分什么你我呢?”

  Shi Yanxin 摇头道:“绝然不同,我求dao technique ,则我为根本,若是求道失我,且混同一体,那求道也无意义了。”

  说到这里,他断然道:“混沌之道非我所求!”

  说着,他looked towards 真余daoist ,道:“尊驾下一次邀请不要这么实在了,能逐Grand Dao 固然对we 诱惑不小,可若连‘我’都失去了,那逐道又有何用?”

  真余daoist 看了看他,道:“我以为你是抗拒混沌Grand Dao 的,亦不希望同道入我混沌,而你此言却是在提醒于我?”

  Shi Yanxin 道:“我倒也期待尊驾能拿出更好的dao technique ,混沌dao technique 的问题并不在于dao technique 本身,而在于不合人,若是什么时候混沌dao technique 也能合人,那我入此道又有何不可?”

  实话实话,混沌Grand Dao 若是真照他所想的那么改换了,那么就是道从人,而不是人从道了。那他倒是愿意前去一试。

  真余daoist 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silhouette 逐渐淡入虚无。

  Shi Yanxin 见他离去,也是sighed in relief ,纵然知道对方不会主动攻袭自己,可论法之时也是高度警惕,生怕自己心神一个把持不住,就失守偏移了去。

  就在这时,一名daoist 出现在了他的旁边,他醒觉过来,忙是侧身一礼,道:“不想惊动了高Profound Leader 。”

  高墨还有一礼,肃然道:“方才我jurisdiction area 之上出现了混沌寄身,自当过来一看。”虽然他奈何不得混沌寄身,可是却可警醒那些意欲踏入混沌之道的人。

  他又道:“其实不止是我伊洛Superior Continent 这里。我方才通过训天Dao Chapter 看到,有许多地界都是见到了类似这等混沌寄身的存在,连低一些低辈Disciple 都是有见,此獠可谓是肆无忌惮!”

  Shi Yanxin 微微startled ,道:“可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么?混沌寄身以往并不是这般行事的。”

  高墨said solemnly :“以往Grand Chaos 的出现,九成以上都是cultivator 自行前去招惹,而this time ,却是主动前来寻找寄daoist 之人,我之感觉,此辈是想传道。”

  “传道?”

  Shi Yanxin 心头一凛,从方才的谈话看,这倒是极有可能的。

  高墨道:“这里的事情我会尽快上报Profound Court ,你们只管守稳自身,不要让此獠窥见weak spot ,现在混沌寄身虽依旧没有主动攻击谁人,但是以后便就说不准了。”

  虚空深处,某一座警星之上,甘柏正是双手双脚张开,躺在星殿之中,时不时有一枚pill 飘起,落入他口中。

  如今虽然虚空evil god 近乎不存在了,世外various factions 也是早已归并Celestial Xia ,可是当初定下三百载巡查之期,所以他直到现在依旧在此,不得归转。

  但好在他有训天Dao Chapter 可解乏闷,特别是训天Dao Chapter 如今的心印可以变化无穷,还能照心中之景,一念可游万域。只要有profound cultivator 的地方,有训天Dao Chapter 牵连,都可过去一览,哪怕一些与Celestial Xia 结合较为紧密的lower layer world ,他亦是能够看到。

  而在心印作用之下,好似等于他本人去到,故近来他就在深研这个东西,沉迷其中,可谓是不亦乐乎。

  每日他之举动,便是cultivation ,进入训天Dao Chapter ,而后再是cultivation ,再是入训天Dao Chapter ,就是日日重复这般过程,枯燥且无聊。

  此时此刻,他正在训天Dao Chapter 之中闲逛之时,忽然心中有异,往前看去,便见一个black clothed daoist 自great hall 之外走入进来。

  甘柏从躺着的状态中一下支了起来,站在榻上,负袖道:“你是何人?怎到old ancestor 我这处来?”他小脸上满是恼色,他最痛恨自己在训天Dao Chapter 中游逛的时候有人来打扰自己了。

  真余daoist indifferently said :“以你cultivation ,当知我是何人。”

  甘柏打量了他几眼,嗤了一声,“Grand Chaos ?混沌寄身?”他抬头挺胸,负袖道:“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真余daoist 道:“混沌之道高妙无比,但世人不识,如今有传道之人传下此道,而你正是合适,故是寻了过来。”

  甘柏恼道:“那你们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

  真余daoist somewhat surprised ,道:“阁下愿意传道?”

  甘柏双袖负后,小脸满是不痛快,道:“old ancestor 我尚未求道之时你们不来,而如今old ancestor 已然认清自身之道,你们却又寻过来了,这分明就是来捣乱的!
  old ancestor 我每日有无数事机需要操心,哪里有闲工夫传什么dao technique ,你们是趁早离去吧,这里恕不招待了。”说到最后,他满脸都是不耐和嫌弃之色。

  真余daoist 看他片刻,silhouette 也是于须臾之间化了去。

  甘柏looks at 地面上残留的一圈焦黑之物,snorted ,一挥袖,used 一堆precious dust 将之掩盖了起来,随后重新坐定,片刻之间,就又是进入了训天Dao Chapter 。

  清Profound Dao 宫之内,Zhang Yu 在感受到那一缕aura 进入Celestial Xia 之后不久,便到了来自Profound Court 的report ,里面详述了混沌寄身的异动。

  正在看时,太素daoist aura 过来,并在殿中化出形影,paid respect 之后,便道:“清玄执摄,元一Heavenly Palace 方才传来消息,他们已是在捉摄混沌像身定根之所在,只是目前还差一点,希望我等先不惊动,待时机一至,一起出手。”

  Zhang Yu 颔首道:“劳烦太素执摄传话,我知悉了。”

  太素daoist 再是一礼,便即化散离去了。

  Zhang Yu looked towards 元一Heavenly Palace 所在,元一Heavenly Palace 捉摄混沌像身定根,应该是用了至上之器,可他并未察觉到元空有任何动荡。

  无论是Mysterious Chaos Cicada 、还是清穹之舟,动用之时拨动元空的,可偏偏元一Heavenly Palace 那里不见动静,如果不有什么可做遮掩,那应该就是Treasure Item 自身的效用,这倒与他之前的一个猜测有些接近。

  不过不管元一Heavenly Palace 什么时候动手,Grand Chaos 既然侵入到Celestial Xia 之中,那就不能不管。upper layer 归upper layer ,lower layer 归lower layer 。

  lower layer world 当是有所反应,若不如此,反而不正常。

  因为混沌寄身通常只有其所照见的cultivator 的cultivation base ,所以利用清穹之气将之驱逐是可以的。这件事他相信Profound Court 能够处置好。

  但要想清除,就要从根源上解决了。那就要等着元一Heavenly Palace 那里发动了。

  不过他现在考虑的是,若是元一Heavenly Palace 那里不出手,那么在面对愈演愈烈的Grand Chaos 威胁之时,己方又该是用何等方法与之对抗?

  在与元一Heavenly Palace 会面之前,他其实有过一个大胆想法的。

  自入upper layer 之后,他长久问对Grand Chaos ,敢说元一Heavenly Palace 这五位对于Grand Chaos 的了解,都不见得能超过他。

  故他觉得,若是自己削一缕aura ,投入混沌之中,化出映身,将霍衡、真余二人并合或是统御,或就能制压此处。

  这里难点就是,Grand Chaos 本身代表变数,aura 进入Grand Chaos 中,又如何长久维持?光靠Mysterious Chaos Cicada 还是不足。而再一个,映身唯一结局就是转化混沌Grand Dao ,可那个时候就不见得会听自己的了,极可能还会反过来吞夺于他。

  只是想到这里,他忽然心神之中spiritual light 一闪,似乎捕捉到了什么,正待他打算抓住这一点spiritual light 之际,一声遥遥钟声传来,却是打算了他的思索,他看了过去,此声来自于元一Heavenly Palace ,竟是直接传入金庭之内。

  这却是在告诉他们,可对混沌像身动手了。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