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163

  第2162章 临机已可渡

  李复缘在得了Celestial Xia 的通传之后,立刻就呈上reply ,说是自己随时可以前往元夏,一切具体事宜都可听从Profound Court 的安排。

  Profound Court 知他愿意全力配合后,便是开始从容做着各种布置。

  这件事是不能在一年轮转之期前进行的,因为那段时候元夏会尝试反攻,而且也是元夏一载以来实力积蓄最大的时候,并且那个时候的元夏也是更为敏感,各种手段都会用上,这就非常不利于他们的行动了。

  唯有让元夏让以为Celestial Xia 准备配合混沌cultivator 进行某些举动,在弄不清楚具体情况下不敢妄动没这样他方便他们行事。

  除了这些准备之外,他们还需要有更多人来搅乱Heavenly Secrets ,避免对面推算出一些什么来,便是稍微接近真相也是不可。

  故在经过慎重考虑后,Profound Court 也是寻到了仇司议,让他一同配合诸道进行Heavenly Secrets 遮蔽。

  仇司议欣然应下,他在听闻罗钟那lineage 的所有Disciple 都是败亡后,也只是唏嘘了下,但是混沌dao technique 只要不成道,那终究是一条死路,所以他早有心理准备了。

  他借助Celestial Xia 为他准备的一具假身重新来到了元夏世域之中,先是与钟Court Manager 、崇Court Manager 二人会面,商议了一下之后,又找了一些其余擅长推算的Celestial Xia cultivator 一同配合。

  原先因为有Grand Chaos 的存在,Celestial Xia 是用不着遮蔽太多Heavenly Secrets 的,想从outer territory 推算Celestial Xia 的一举一动几乎是impossible 的。

  可是如今他们身在元夏世域之内,这个短板就显露出来了,故也在积极弥补。

  这些年来,随着Celestial Xia various cultivators cultivation base 上进,也是逐渐有了一批能够协助Celestial Xia 进行遮蔽推算的人手了。虽是对比元夏还差了许多,但短时内搅乱下Heavenly Secrets 还是可以的。

  仇司议与钟、崇二人商议下来后,便道:“我虽能相助诸位遮蔽Heavenly Secrets ,但是元夏那里有一位同道,这人推算之道尚在我之上,若是这人出手,我等不见得可以瞒过他。”

  崇Court Manager 道:“不想还有这般能手,然仇司议这般说,可是其人未必会出手?”

  仇司议道:“我了解这一位,为了不沾染承负,一般是不会manager 的,除非是他自身愿意。”

  崇Court Manager 问道:“若是两殿逼迫他呢?”

  仇司议said with a smile :“不说他乃是退位司议,可以不理外事,就算两殿当真逼迫,他若是不愿,那么一定也是先一步避开了。”他paused ,“总之仇某会尽一切努力相助贵方,但成与不成,还看天意了。”

  钟Court Manager 道:“仇司议能如此坦承,我等已很是感谢,仇司议不用有什么顾虑,尽力而为就是了。”

  仇司议thanks 一声,又言道:“还有需注意的一点,若是对面用镇道Treasure Item 推算,贵方也需要小心了。”

  钟Court Manager 颔首道:“many thanks 提醒,元夏有Treasure Item ,我Celestial Xia 也不缺。”

  元夏这一边吗,他们并不知道紧张防备的对象实则囿于身份,从来没有对他们有侵攻的打算,所以长时间没有任何想象中的敌人出现。

  可越是这样,他们越是不敢放松,只感觉似乎对面暗中有着什么更大的谋划。

  万daoist 这里每隔一段时间进行推算,但是始终没法得到准确结果,段司议感觉这么下去太过被动,提议索性主动攻打Celestial Xia 一次。

  万daoist 思量片刻,道:“推算不出来,可以找人问。”

  “谁?”

  段司议问道:“穆司议么?”他呵了一声,“这位可是躲在上三世不出来了,我们可寻不到他。”

  万daoist said solemnly :“不用找穆司议,只需问那混沌寄身便可以了。”

  段司议一转念,万daoist 这个想法他倒是真didn’t expect ,但琢磨下却是很可行,nodded and said :“不错,倒是可以试试!”

  真余daoist 曾言自己和混沌cultivator 并不是一路,后来看起来也是如此,因为真余daoist 要是愿意配合混沌cultivator ,那么他们根本难以抵御,其次他也用不着否认,不过同样身为Grand Chaos 的spokesperson ,这两者肯定也是彼此知悉的。

  他们大可以用增加Disciple 数目的方式去了解那混沌cultivator 的现状。

  万daoist 道:“这件事就交给兰司议去办。”

  段司议snorted ,显然对这个有些不满意,不过也没有出声反对,因为until now 与真余daoist 打交道的是兰司议,所以这件事依旧交给其人去做是最稳妥的。

  而且与浑混沌寄身打交道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事,well done 做得差都是有问题的,现在不言,不代表以后不提。

  兰司议本在殿中定坐,却是有万daoist order 传来,他得知事机后,沉吟一下,也没有多少推诿就接了下来。

  他拿起真余daoist 交给自己的信物,并于心中呼唤,等了有一会儿,真余daoist silhouette 出现在了那里。并道:“寻我有什么事?”

  兰司议执有一礼,道:“我等为尊阁下寻的Disciple 已是准备妥当了。this time 我等为阁下多准备了两倍的人选。不过要向阁下打听一件事。”

  这么多年来,真余daoist 虽是带走了诸多寄身种子,却没有一个能够成achieves success 为混沌寄身的。故他没有拒绝此事,道:“说。”

  兰司议见此,便道:“我们想问一声,自前面两位混沌cultivator 故去之后。现在那位混沌cultivator 何在?”

  这里其实包含了一些话术,要是对面有肯定回言,不但可以由此确认那位混沌cultivator 已亡,还能确认现在有混沌cultivator 存在着。

  真余daoist 回答也是异样简洁,道:“在Celestial Xia 。”

  兰司议听了此言,mind rouses ,由此可以确定如上殿所想,混沌dao technique 果然还有传继,他又问道:“此人对我元夏可存恶意么?”

  真余daoist indifferently said :“存有。”

  兰司议nodded ,问过这些之后,他就能知悉大致的情况了,那名继承了混沌dao technique 的cultivator 对元夏有恶意,那么多半是会来进攻元夏的,到底什么时候来真余daoist 也未必知悉,就算知道,也不见得会说。

  他也是见好就收,执礼道:“many thanks 了。”

  真余daoist 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带着他给予的那些Disciple 离开了此间。

  兰司议并没有去见万daoist ,他唤来一名Disciple ,让其把这里的消息告知万daoist 。

  他这么做也不是纯粹因为两方面关系不睦,而是防备万daoist 要是从这方面找借口打压他,那么他可以把一切推到那个传话Disciple 的身上,最多得一个失察的罪名,其余便impossible 如何了,尽管所有人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万daoist 这里收到消息之后,也是真正明确了此事,他推断Celestial Xia 近来的异动也是与此有关,故也是设法做了一系列防备布置,且还让那些负责推算之人时刻留意。

  过了一段时日,负责推算的诸人处传来了消息,说是Celestial Xia 这边又出现了较为异样的举动。

  上殿诸司议立刻关注留意,紧张戒备,然而一连一个多月,却没有什么动静。他们又不敢放松,只能在那里维持防备。

  又过了几日,负责推算daoist 报知,剧烈异动再次出现,于是诸人再度警惕起来,可是仍旧不见Celestial Xia 那里动手的迹象。

  段司议察觉到此,便道:“这是疲敌之策啊。tsk tsk ,如此倒是阳谋。”

  万daoist said solemnly :“这说明他们当真准备进攻我等,不管他们如何做,我等都不可懈怠。”

  段司议也是同意,said with a sneer :“凭这些就想将我削弱,却也太小看we 了。”

  cultivator 就算戒备长远也没什么事,用pill 补益就可,至多是无法长久闭关,不过元夏有的是人手,轮替交换就可,而至多也只是挺一年就知对方根底了,因为到了一年轮转之期,对面是必来进攻的。

  而Celestial Xia 这一边,李复缘已是得了Profound Court 通传,故是离开了无名世域,乘flying boat 落驻到了Celestial Xia 那处熟悉restriction array 之内。

  林Court Manager 寻到他这里,道:“李Profound Venerable ,下来你可在此进修上法。”

  李复缘worriedly said :“只是在下在此间寻攀,不管成道与否,都有可能会影响到array restriction 的。”

  林Court Manager 道:“这里我等已然做好了完全准备,而且这件事上Profound Court 也是做了通盘考虑的,李Profound Venerable 不必为此忧心,只需要专注好自己之事便就可以。”

  李复缘见他这么说,他心下放松了许多,nodded and said :“在下明白了,在下会尽全力的。”

  林Court Manager 看了看distant sky ,道:“李Profound Venerable 只管在这里cultivation ,我等稍候当会开始调换镇道之宝,等到Mysterious Chaos Cicada 出现,李Profound Venerable 便可开始。”

  李复缘亦是应下,他又seriously said :“若是我成就之中有何问题,只要Profound Court 关照,我可随时停下。”

  林Court Manager 看了看他,nodded ,对他执有一礼后,便离了此间,回到了great array array pivot 之内,Profound Court 一众Court Manager 俱在此间等候,随时准备开始。

  武Court Manager looked towards 钟Court Manager ,崇Court Manager 二人,道:“两位,你们那里如何了?”

  钟Court Manager replied :“钟某与崇Court Manager 、仇司议、还有一众同道,这些时日来一直在遮蔽Heavenly Secrets ,目前并未见到有反算Heavenly Secrets 之人。”

  武Court Manager said solemnly :“不可久拖,那样徒生变数,关照李Profound Venerable ,从此刻开始,他当可选择攀渡上行了。”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