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181

  第2180章 惘心自难知

  密室之内phantom 一晃,晖元跻的silhouette 渐渐changes from unreal to real ,他已是将元夏来人放在虚空之中的东西从那里拿回来了,期间无人知道他曾经离开。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将取回的东西拿出来细看,外间却是有人言道:“senior brother ,你可是在么?”

  晖元跻眼中露出了警惕之色,立时将物事收起,语声却是一如往常道:“是韩junior brother 啊,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么?”

  韩junior brother 在外道:“senior brother ,方才界外有传讯到来,因为有元夏外敌到来我世域之中,并在四处蛊惑various factions cultivator ,Celestial Xia 已是派遣了envoy 前来相助我等抵御,故此急来告知senior brother ,各位Sect 宗长似也都会前往迎接。”

  “是么?
  晖元跻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道:“这是好事啊,不过韩junior brother ,你也知道为兄不喜欢迎来送往,也不耐这些客套虚礼,韩junior brother 伱代我前去相迎便好,什么事情韩junior brother 你looks at 做主就是了。”

  韩junior brother 道了声是,他也清楚这位senior brother 的脾性,虽然是门中cultivation 最高之人,可是并不喜欢露面,只是喜欢待在密室之中cultivation ,凡是都是让底下之人待为处置,有此反应也是非常正常的。

  于是他便道:“乃小弟便先告退了。”

  他正要离开,晖元跻又唤住他,道:“等一等,韩junior brother ,近来我对dao technique 有所领悟,可能又要闭关cultivation 一段时间,他人问起,你便这般说吧。”

  韩junior brother 一听,欣happily said: “senior brother cultivation 又将有所精进么?这是好事啊,senior brother 放心,你尽管cultivation ,外面的事情都交给小弟和众junior brother 处置便好了。”

  晖元跻没再说话,待得韩junior brother 离去,露出一个自嘲神情,道:“又有精进,嘿。”

  在他人眼中他cultivation 深厚的前辈,cultivation 也是门中乃至此世之巅,可是他自己清楚自己家事,他能cultivation 到如今,那是因为早年服食了一枚疑似heaven and earth 精华所化的玉果。

  cultivation 到寄虚已然是他的极限了,没有可能再往上走了,到了此boundary 还没有寿数无尽之说,哪怕活的长一点,也终有灭亡一日,除非是那些住在Celestial Xia 清玄upper layer 的cultivator ,可去了那里,是要受Celestial Xia 指使,并承担权责的。

  这里他本来是不愿意的,若是平常时候还好,可现在在与元夏交手,虽说有假身可替代,可两个Great Influence 的交锋什么事都说不准,他又非是Celestial Xia 本土出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战殁了。

  可是寿数问题终需要解决,最后还是免不了往Celestial Xia 跑一遭,实际上他已经在考虑这件事了,只是迟迟下不了决心。

  倒是元夏的出现,给了他另一个选择。

  他先是启用Cave Mansion 的禁制,但这样还不放心,又在身边周围布下了一个简单的restriction array ,随后伸手一拿,虚空顿起涟漪,便有一个宝匣出现在了那里。

  他打开一看,这里面堆满了散发着芒光precious dust ,他捧起一把看了看,只是气息运转之间,就觉一股灵妙之气浸润心神。

  立刻判断出来,这是上好的cultivation supplies ,unconsciously nods 。

  实际上这确实是好物,在三十三世道之中,也就是宗老、宗长之流才能得享,尽管这东西其实出产不少,可是元夏上下尊卑分明,哪怕放在那里不动,也不会分给底下之人去享用的。

  宝匣分作three layers ,precious dust 之下,是一篇摘取high rank attainment 的cultivation 心得,不管cultivation 什么dao technique 之人,此心法都是极其有用的。

  他看了一会儿,默默记在了心里,随后意识一动,将之化为灰烬。

  随后他再looked towards 了那最后一层,这里面却是记载了一种法仪,不用任何cultivation ,就可以凭此将cultivator 推动到摘取high rank attainment 的境地。他心中一热,要是拥有了这等cultivation ,那自己差不多也是不亡不灭了。不用去为寿数考虑了。

  只是这上面虽然提到了方法,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magical item 却是在后续才会给予,他sneered ,就知道元夏不会白白给他的。

  而他正在查看的时候,上回那个声音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道:“晖Profound Venerable ,你对这些东西可还满意么?”

  晖元跻snorted ,显是对其忽然出现感到不满,同时心惊对方居然能够breakthrough 两层禁制直接将话语传到他身边,对方掌握的skill 和divine ability 都是高高凌驾于他。

  那声音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不满,笑了一声,道:“抱歉了,我需对各个有价值的人保持关注,你就在其中之列,毕竟你是this world 之中少有的到达寄虚之境的cultivator 。”

  晖元跻将东西收了起来,said solemnly :“你上次说的我考虑过了,我必须得到你们的保证,不能强迫我与Celestial Xia 对抗。”

  他分得清楚哪个重要,让他直接与Celestial Xia 对上,那这些东西不过是用来卖命,looks at 好看,但也只能看看罢了,他还没那么不智。

  那声音爽快回应道:“没有问题,我们可以立契为证,我之前言语是坦承的,并非欺骗,你想要怎么做我们也可以配合,哪怕让我们帮助你伪装成被意识侵入的假象都可以,就算被Celestial Xia 查了出来,你可以把一切推到我们身上,不用受太多指责。”

  晖元跻听了这条件,不禁道:“为什么?”

  那声音意味深长道:“因为我们是希望你能在长久存在着的,你对于脚下这片世域造成的冲突越多,便越能牵扯住Celestial Xia ,对我们也越有利。”

  晖元跻再问道:“你们有什么特别要求么?”

  那声音道:“元夏对你没有要求,想如何做便如何做。”

  晖元跻心里却是一哂,虽然对方这么说,可他想要后续supplies ,那就必须要做到让元夏满意的程度。

  不过他也想过,是不是拿了这些东西就直接上报,然而再把元夏甩了,可是一想自己要是不拿,就有别人去拿,还有可能cultivation 凌驾到他之上,想到这里他心里就忍受不了。

  他道:“我会按照我自己的方式来做事的,具体的你们不可多问。”

  “可以。”

  那声音很爽快,“那么有什么可以直接寻我,对了,那宝匣实际上有four layers ,最后一层上面有如何沟通到我的办法。好了,希望阁下行事顺利。”说完之后,声息就落了下去。

  晖元跻又将那jade box 拿出,试了下,果然还有最后一层,他望着此物,眼神闪烁不定。

  元夏世域之内,元夏方面对Celestial Xia 进攻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Celestial Xia 方面虽然顶住了如潮攻势,可危险局面并没有能够解除,looks at 随时可能被攻破great array 。

  实际上元夏at first 也didn’t expect ,这回将两边的力量集合起来后会对Celestial Xia 造成大的压力,而looks at Celestial Xia 似好像差一点点就能被攻破了,他们也是愿意将战局持续下去,反正拼消耗他们是不怕的。

  不过Celestial Xia 这边虽然消耗不少,可如今的Celestial Xia 已经不是之前的Celestial Xia 了,本土内有着充足的后劲支撑这场对抗。简单点说,只要阵势没有被真正打穿,那么他们就能坚守下去。

  武Court Manager 站在array pivot 之中,打到这个程度,他已经亲自出手多次了,好几次都是将冲到array pivot 内部的敌方能手击退。

  要是元夏方面再增加一点进攻力度,那说不得就要请陈首执下场了。

  这个时候,他也是不由想起Zhang Yu 。Zhang Yu 在的时候,元夏那些求全daoist 就算再是了得,也不敢随即前冲,甚至没有镇道之宝protection 根本不敢出来打,而能在元夏这里顺利立下阵势,也和Zhang Yu 当初打下的基础不无关系。

  只是可惜,似这般人物很难再出现了。他们能做得的,就是争取足够的时间,让更多的cultivator 得入求全之境。实际上,要是玉素Court Manager 能够过去这一关,那么眼前所面对的压力将可缓解许多。

  两殿之中,万daoist looks at 从各处收上来的呈报,分化Celestial Xia 诸世域的谋划推动下去后,现在还看不见成果,这事情需要找机会,布置的越久越易见效果。反而急急跳出来的那些只会被Celestial Xia 盯上,很容易被清除掉。

  其中有一些人是接受了元夏的好处却没有做事的,也不知道他们是准备白拿这些,还是有什么其他打算。

  可即便他们拿了好处什么都不做,元夏这里也不在乎。因为你拿了元夏的东西,你说你没有和元夏没有往来,Celestial Xia 那是绝对不会信的,而这个怀疑种子种下去,总有一天是会发酵的。

  向司议此时自外走了进来,在寻到他后,言道:“万司议,我下殿有人提议,抽出更多力量攻袭前方的Celestial Xia great array ,可也有人认为,这样的话,或就把Celestial Xia 的阵势给攻破了。”

  万daoist 理解他的意思,Celestial Xia 的阵势若是攻破了,就能将Celestial Xia 来人驱逐出去,然后元夏天序重新构筑,这样或许对元夏有好处,可对他们这些希望higher boundary 的人来说就没什么好处了。他道:“向司议想要如何?”

  向司议laughed ,道:“不是我要如何,而是有些人认为,既然Celestial Xia 挺得住,那不妨再加一把力量,看看Celestial Xia 的承受的极限的在哪里,反正进攻是由我等发动的,是进是退,也是由我等说了算。”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