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279

  Zhang Yu aura 迎上对面浩大来势的时候,青朔、白朢二人aura 亦是随之而上,三人本为一体,所以此刻相互之间配合亦是圆融和洽,毫无间隙,不输对面浑然一体之势。

  而supreme Avatar 则亦是落在身后为后盾,更为三人支撑之力。实则Zhang Yu 还有命印Avatar ,亦能成为一大battle strength ,不过命印Avatar 之aura 与Zhang Yu 一般,皆是属于他自身本体之力,此刻并无需单独列出。

  顷刻之间,双方之aura 便是落在一处,五位元圣以自身之势凭空挪来诸般元空过往之转,此中有藏Innate 之灵之妙,一时仿若元空惊变,返归Innate 。

  诸mighty figure 未见其力,先感其势,皆觉诸劫加身,驻落元空之气渐被削减,似要将他们就此消磨化去,逐入寂黯。

  故在此刻,元空之中许多mighty figure 的身躯都是变得似隐似灭,唯有少数人还能保持solidify 不动。

  也不单单是金庭这一边,元一Heavenly Palace 这边的mighty figure 亦是如此,只不过他们未曾直接与元一Heavenly Palace 直接对抗,是金庭的力量先是扛上,而他们只是遭受波及,所以冲击稍弱一些。

  可他们心中纵然想抵抗,此刻各人分散之力对付这浩然大势也是无用,可以预见,若是抵挡不住,待此势一泻而下,他们亦是会被冲刷而去。

  Zhang Yu 此刻冲在第一个,自是首当其冲,可他的身躯只是微微一晃,便就定住了,
  与他人相比,他此时却如同中流砥柱,在汹涌来势之下不曾溃散,那存落之气牢牢定在元空之中。

  他能感觉到那些力量并非简单粗暴冲击之力,而是内藏玄变,似要在转动之中将自身与青朔、白朢乃至supreme Avatar 俱是分隔开来。

  偏偏这不是强行之力,而是自然而然,演化出各种可能,并推动你往那处去。因为他与这些化身既可合,那自可分,那么只要有此分合之理,来势便直指向某处变化,让你无从维定自身所愿。

  他也是头回碰到这等dao technique 运用,与之比较,以往与那些mighty figure 之间的对抗,还有那诸般手段在此势面前俱为low rank 。

  可是不管此势如何mysterious ,并未能在immediately 将他冲散,那证明他的判断并未出现差错,下面的计略还能顺利进行下去。

  诸位mighty figure 因为有他这个定落存在,再加上aura 互相寻攀,故此刻也是从元空之中寻回了落处,也是如此,诸道之力自然而然往他这边汇聚过来。

  而this time ,因为元一Heavenly Palace this strength 是面向所有元空mighty figure ,本来元一Heavenly Palace 那里的cultivator 因为吃不准自己会不会在随后被清理了出去,再加上此刻随时有可能被迫进入寂黯,故也是不得已将aura 攀附上来。

  Zhang Yu 对此自不拒绝,不过他不会去完全信任这些人,所以只是让其攀附,而不是让其力量完全融汇进来。

  可这样一来,也是形成了一股前所未有之势。

  若说对面元一Heavenly Palace 占据元空近半之数,而他们现在,也是同样拥有此势,且是只多不少。可以说,在此一刻,金庭达成了对元一Heavenly Palace 的对抗。

  虽然this strength 对比元一Heavenly Palace 还不够solidify ,亦无法久持,可元一Heavenly Palace 也失去了将他们一气消杀的机会。

  因为诸位mighty figure 皆明道理,对抗成功之后,也是有了经验,若是再来一次,他们自会循此成功经验进行配合,所以元一Heavenly Palace 已经失去了从这个方向上将他们歼灭的可能。

  这么长久僵持下去,Primal Chaos Qi 侵蚀,元空必然増变,故是在Zhang Yu 看来,下来fighting 方式当会发生转变。

  在他先前分析之中,此番与元一Heavenly Palace 之较量,大致可分作三个fighting 层次。

  最上一层,那就是运用supreme 之气的high position 之战;再下来也就是眼前所经历的,乃是诸道之力汇合之后的对抗;而第三个层次,那就是最为直接的,双方之间的dao technique 的比拼,也是cultivator 最为熟悉的fighting 方式。

  而他们正是要设法将元一Heavenly Palace 那五位拖入此战。因为经历前面两种层次的fighting 时,大部份mighty figure 的力量都很难发挥,必须攀附汇合,几乎没有自身发挥的余地。

  毕竟金庭比起元一Heavenly Palace ,只是一个较为散碎的组合,不像五位元圣,have the same origin 不说,从最初蕴生出来之后就在一处,相互之间配合无有罅隙。

  这五位dao technique 合一,想从这上面取胜的希望十分渺茫,能得对峙已然不错,所以必须将他们many people 的优势发挥出来。

  他们在前面两回对抗中展现出了对峙之能,如此就可迫使元一Heavenly Palace 从high position 之上,从那纯粹的道理较量之上不得已降落下来。

  如此战斗层次逐次下降,其实若是third layer 次的较量还是无法分出胜负的话,那么就要去到他们之下的lower layer ,也就是去entrust to lower layer 生灵去分出胜负了,那么就是lower layer 之战了,此所以道争能为元一Heavenly Palace 所补足dao technique 不足的因由所在了,也是道争的根基来源。

  在五位元圣的设想之中,他们与自己aura 所寄之身相斗,自然形成平衡,而用lower layer 论胜负,不但避开了元空之中的Heavenly Dao 变数,最终dao fruit 也可能为自己所得。

  然而破开道誓,意味着此等尝试已然失败,也说明此中存有weak spot ,现在他们又只能回到upper layer 之战上来了。

  这回谁能走到最后,便要看这一战之结果了,因为Heavenly Dao 变化升腾,看去已是不容许他们再做多次尝试,真正之终道,这回必要在双方之间角逐出来。

  五位元圣见Zhang Yu 挡在了前方,诸人力量也是逐渐汇聚过来,知悉此势已是难以为继了。

  金庭此前众人合力之势终究是撼动了元一Heavenly Palace 的defend ,纵然他们可以通过变转之能,将此力暂时按下,毫无滞碍的进行反击,可若击垮敌人还好,敌人stands tall without falling ,他们再是继续,后力一旦中断,反而又是给对面反击机会。

  太初元圣道:“此辈抗拒之心甚艰,当前难以拿下。”

  太极元圣则言道:“彼辈既是用人,我当亦可用人,聚力而上,尚有胜机。”

  太素元圣道:“此辈一力维系于那清玄higher God 之身,只需将此人击破,则可全胜。”

  太始元圣否道:“此人用法得宜,一时难破,当避其坚锐,击其短弱。”

  五位元圣通常意见统一,然而因为Zhang Yu 之故,这回却是出现了不同之见。

  太易元圣此时发声道:“此辈早有准备,至坚之处须臾难以破得,既不能以势压之,当分而掠之。”

  太易元圣一出声,其余元圣顿时再无不同不之见,皆道:“当如此。”

  他们就算意见不一,也绝不会出现争执,只要定下某个方向,便一定会尽己身所能去为,以此确保力量凝合不散。

  此刻五人所站玉莲中心,那a lotus seed 已然渐渐抽芽,五人这时aura 一催,立时引动了当初落下之誓力。

  诸多原本属于元一Heavenly Palace 这边的mighty figure 顿感此力招引,他们原先是与元一Heavenly Palace 有过誓约的,必须为元一Heavenly Palace 所用,若是他们拒绝,或者选择对抗,就有一定可能会被排除驱入寂黯。

  这样的话,不管他们是不是站到元一Heavenly Palace 这一边,必然是无法再攀附上金庭方才营造出的聚合之力了。

  此辈纵然不愿,为得自身考虑,却也只能从中退了出来,原本金庭那股勃然上升之势立时为之一沮。

  Zhang Yu 神情不变,此辈与元一Heavenly Palace 之间早有定誓,他是知晓的,心中也做好了准备。其实他若是以至上之气化解定约,那倒是可以帮助此辈解脱,可那样势必消耗大量至上之气。

  但是就算化解,这些人也至多保持中立,仍旧很难为他们所用,或许稍候见得他们势颓,还会会反过来对付他们,所以他没有选择出手。

  青朔daoist 感慨传意道:“可惜难以将此辈争取过来,却又是被元一Heavenly Palace 分割开来了。”

  白朢daoist 却是笑着道:“fellow daoist 莫要觉得可惜,此辈本来就是元一Heavenly Palace 之人,方才不过是迫于重压,所以不得不攀附我等,是我等救了此辈,如今迫于此Heavenly Palace 之势,便又是转了回去,可见此辈无有决胜之心。”

  他对Zhang Yu 道:“fellow daoist ,这也不过是让我等看清楚,此辈untrustworthy 罢了,左右我等plot against 之事,也不曾将此辈加入进来,且由得其去好了。”

  Zhang Yu nodded ,又道:“我倒是不担忧此辈,而是元一Heavenly Palace 所行之事,皆是环转相扣,此应当只是一步,眼下当还有后招,fellow daoists 且小心了。”

  如他所言,元一Heavenly Palace 在将那些mighty figure 分化之后,又开始做第二件事,只见诸多镇道Treasure Item 绽放spiritual light ,竟是with no difficulty 从金庭一方的合势之中嵌入进去,单独罩定了那Heavenly Dao 变化!
  Heavenly Dao 之力虽被金庭方面所裹挟,可并不是合并归一之力,遭受此力一冲,顿被单独分化出来一瞬。

  不止是这么简单,Heavenly Dao 从他们裹挟之势中分出,那么想再收拢的话,就需等待一次机会。可正如诸位mighty figure 不会去犯同一次错一般,到了下一次,五位元圣经此一遭,也impossible 再给他们再度整合的机会了。

  只是顷刻之间,方才金庭一方努力凝聚之势,看去就被这么轻易瓦解了。

  ……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