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280

  Zhang Yu 见Heavenly Dao 变化被顷刻剥离出去,这样的话,能够用于正面抵挡的,就只剩下独属于金庭这边的力量了。

  这一战,他们是要设法把元一Heavenly Palace 拖到面对面的fighting 之中的,可元一Heavenly Palace 的反制也not simple ,将自身努力维持在势争之战中,如此,他们也必要及时反制回去,不能容其巩固优势。

  这时忽有一阵重压到来,却是集中到了他之身上。

  显然元一Heavenly Palace 知悉他才是聚合诸道的中心所在,打掉了他,也就是挪除了金庭方面的最大威胁,适才先一步步剥开并剔除了其余力量,现在终于是轮到他了。

  这力量压迫之下,可不止是方才变转之力,还有无量芒光对面冲来,一时之间,他感觉自身aura 好像融入了自虚空开辟生出的第一抹奇光之中,导致他aura 正在不断散失。

  他感受着冲击及变化,却是半步不退,身上不断浮现出变化不一的dao technique spiritual light ,却是将种种落变之力以自身dao technique 适时解化了去,不使沾得分毫。

  这里他展现出了极为high rank 的驾驭dao technique 之能,见招拆招,每一次dao technique 运转都是有妙到毫巅。有着Six Seals of the Grand Dao 为依凭,他依靠超然一等的感应之能,却是forcibly 在这等激涌过来的力量之中站住了。

  他这里一稳,诸道之力也就同样稳固下来,意味着被分剥力量过后的合势得以再度稳固下来。

  其实元一Heavenly Palace 所掌握的道理并没有transcendence 他的理解,现在这般具备近乎压倒性的力量,那还是因为元一Heavenly Palace 占据了先手,有了更多的准备之故。

  只能说,目前他们所运用的手段都没有能transcendence 出元空变化,而所有元空之中正常变化,元一Heavenly Palace 应该都知道如何应对的,想在这上面占到此辈便宜十分不容易,除非是他们运用的手Duan Neng transcendence 出此辈之所见。

  这样的话,似乎Grand Chaos 就是惟一之可能了。只是用Grand Chaos 去干扰元空,会影响元空之偏向,这又得不偿失,所以这是一个两难之困境。

  其实他这里,还有一个对面从未见过的手段,是能够给予还击的,只是他还不打算急着用了出来,而是准备先稳上一手。

  金庭对比元一Heavenly Palace 虽说不占优势,可暂时保住不失却还是没有问题的。事实上,只要他作为这里的中坚不倒,目前就还不至于被压垮。

  而在后方,诸位mighty figure 并没有让他一个人独自支撑,不断在将力量聚合过来的同时,也是在积极找寻办法。

  庄执摄观察了一会儿,却是留意到了一件事,他pondered ,道:“fellow daoist ,此前我等有过讨论,元一Heavenly Palace 一旦与我久持,定然生怕Grand Chaos 由此侵入,又见难以压制于我,当会主动改变方式。

  方才之局与眼下唯一差别就是此辈占据了主势,而此刻此辈似乎就不再畏惧Grand Chaos 生乱了,这说明此辈定然有所谋划,且唯有占据主势方能做得,不管他们要做什么,我们还是要尽快将主势抢到手里的,不能任由他们发挥。”

  白朢daoist 赞同道:“庄执摄此言有理,元一Heavenly Palace 之手段,closely linked with one another ,由此观之,有些事当是此辈被压下时不能为,而在上风时却能做得,要中止此势,迫其放手,看来非要抢占上风不可。”

  说到这里,他laughed ,又对Zhang Yu 道:“fellow daoist 若是不想引动Grand Chaos ,不愿受得元空排挤,那可以让那些能够引动Grand Chaos 之人去做此事。”

  Zhang Yu 知道他说得是谁,slightly nodded ,道:“那就要看fellow daoist Li 的了。”

  lower layer world 中,上三世原本所化一处世域之内,万daoist 正寻上进之法,因为玉雪珊拒绝与他交手,迫使只能纯以自身之道上进。

  这倒没什么,dao technique 上他已然有所领悟,心中有一定把握。

  只是upper layer 现在正在fighting 之中,所以从此刻起,除非是mighty figure 被逐入寂黯,不然几乎impossible 再有人去到元空upper layer 了。除此外,他还能进入Grand Chaos ,这里是丝毫没有阻碍的,只要他愿意朝此去,Grand Chaos 自可接纳。

  可他并不想自己完全送入此中,他可是能从黑镜之上得到不少有用道理的,知道自己一旦做此选择,那一定会被Grand Chaos 所同化,最好结果也是成为Primal Chaos 寄身。

  所以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选择以李复缘的dao technique 为自身之牵引。这样上进之后,既不至于完全落入Grand Chaos ,也不会去到元空。

  只是这里需要李复缘的配合,他也相信,这位是会配合自己的,因为他知道对方为了补全dao technique ,也是十分需要自己。

  他在理顺自身气息后,便就将气息一放,借助黑镜之力,勾动自身,往稍稍偏向Grand Chaos 那一面的Heavenly Gate 撞去。

  在这瞬间,他忽然感觉到一股莫大力量把他往,不由看了过去,明明他已是设法避开,可那幽深沉黯的Grand Chaos 依旧呈现在了前方。

  那里代表了无尽之变数,而自己到了里面,不会有自主之权,只会成为其中的一分子,或许他因从lower layer 而来,在自身之道没有被变化磨灭之前,还是会维持一段原来的模样,可终究是逃脱不了此中消磨的。

  他没有因此慌张,既然走了Primal Chaos 之道。那么任何变化都是有可能的,他也做好了被Primal Chaos 吞入的准备,此时他也是在想,Grand Chaos 既含诸般变数,那么自己这回若真堕入其中,会否有朝一日再次得以解脱呢?

  照理说这是impossible 的,Primal Chaos 之变时时在变,无可计数,永无可能回到先前,可却又要说,Grand Chaos 不就是化impossible 为可能么?这就是a glimmer of survival 所在了。

  而且依据此理,这股牵引自身之力不会这么持续下去,即便仍是保持此力,也一定会变化成另一种形式,这里就有一个空隙存在了。

  有了这番算定,他深入观察,果然找到了一缕变化之隙,而就at this time ,他感觉到了另一股力量到来,这一下刚刚好,恰是能将他接应出去。

  他猜想此应当是那位mighty figure 伸手,故是没有错过这个机会,鼓动全身之力,避隐自身,身躯忽是消失一瞬,同时通过黑镜联络上了那股接引之力,此力一转,就他顺利牵引了上去。

  只是在即将跨过Heavenly Gate 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如果就此渡去,那么势必会和那股力合一处,侵染彼此,变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这时候他没有选择,并且自身dao technique 隐隐欲动,似乎这也自身dao technique 所希望见到的。

  故他没有迟疑,顺势而上,一步跃过Heavenly Gate ,他一抬头,见是李复缘站在那里,并对他道:“我正等着你。”

  万daoist 纵然未曾与他见过,却也知悉这位是谁,他之dao technique 此刻涌出,与李复缘身上dao technique 撞在了一处,双方dao technique 相互交融,弥补各自之不足,同时又游离在了元空与Grand Chaos 之间。

  万daoist 心中顿时有所领悟,这只是一个变化的起点,而非是变化的终点,为了回避Grand Chaos 的牵引,躲开元空之定摄,那么他们只有主动去催动dao technique 变化,而多一个同道,就可多一分变数,同时近道一分。

  所以他们必须去提拔更多Primal Chaos cultivator enter the dao ,且不能停下。这样下去,到底可以走到哪一步,连他也不知晓。

  李复缘见他沉思,道:“恭喜fellow daoist 成就了,不过fellow daoist 不必忧虑,是道主人,还是人主道,且往后观之,如今不必忧惧。”

  万daoist nodded ,dao technique 之上的问题,可待随后再去解决,万千难关都过来了,又岂惧这等阻碍?
  李复缘语声严肃道:“可有一点fellow daoist 当需明白,无论我等何事,都必须确保元空与Grand Chaos 之对峙,可元一Heavenly Palace 若是拿到终道,我等就只能舍弃元空一面,从此不得自主。而元一Heavenly Palace 那时也不会停下脚步,下一步必是收拾Grand Chaos ,直至我等存无可存。”

  万daoist said solemnly :‘此事我自是明白的。来至upper layer ,this Wan 便知悉元一Heavenly Palace 乃是诸道之敌,是必要削去的。”

  李复原见他意见一致,便不再多说,又朝元空之中示意了一下,道:“fellow daoist 看到了么?那是至上之气,那是元空用来对抗Grand Chaos 的力量,还有那些镇道之宝,也是厉害非常,只凭我等的力量莫说与之抗衡,连搅乱局面尚且不够。”

  万daoist 道:“有Celestial Xia 那一边的mighty figure 牵制也是不够么?”

  李复缘摇头道:“别看现在evenly matched ,可元一Heavenly Palace 一定是留有部分力量专门用来对付我们的,正等着我们下手呢。”

  他之前和元一Heavenly Palace fighting 多次,那五位怎么可能不防备他?

  他又道:“不过那股力量一定不会很多,所以我们可以拉拢其余人一起对付元一Heavenly Palace ,比如……Primal Chaos 寄身。”

  这个时候,因为元一Heavenly Palace 全部将力量投入在了与金庭的fighting 之中,要是他们试着撼动suppress and seal ,是有可能将霍衡给解脱了出来的,但他不准备释放此位,而是打算联络真余daoist 。

  真余daoist 只是一人,他们两个合力可以轻易对付,同时又可以掀动Grand Chaos 之力,这个力量正好可以借用。

  万daoist 分辨了下形势,判断出李复缘所言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他said solemnly :“this Wan 可以配合。”

  ……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