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281

  李复缘见万daoist 同意此见,欣然道:“那事不宜迟,我等便开始,金庭现在挡住了元一Heavenly Palace ,正是方便我等行事。”

  万daoist 表示同意。两人当即以aura 沟通Grand Chaos ,似只是微微一个恍惚,真余daoist 便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两人身旁。其人用毫无情绪的语声问道:“寻我何事?”

  李复缘said resolutely :“乃是为Grand Chaos 之存续而来!”

  他凝视着真余daoist ,道:“尊驾当知,元一Heavenly Palace 一心存有并合诸有,摘取dao fruit ,永绝变化之心,此刻其正与Celestial Xia 相争,若是待其赢了那道争之胜,得了dao fruit ,那大浑沌势必难存,故而我等此刻要助金庭一臂之力!”

  万daoist said solemnly :“哪怕面对元一Heavenly Palace 一部力量,我二人也自觉力量不足,故需要阁下加以援手。”

  真余daoist 面无表情道:“元一Heavenly Palace 与金庭一般,两者都是元空mighty figure ,若是此战金庭为胜,得了dao fruit ,则于我亦是不利。”

  李复缘认真道:“尊驾当知,金庭多少崇奉变化,便是真得了dao fruit ,亦不会完全排斥Grand Chaos ,至多让Grand Chaos 屈居其下,而元一Heavenly Palace 是当真会如此做的,故而金庭可以存在,但元一Heavenly Palace 必要覆灭!”

  万daoist said solemnly :“阁下不必担心我等之私心,我cultivator 只为求道,不为其余。this Wan 原本是元夏cultivator ,Celestial Xia 于我无有任何恩惠,如今只是为存身而做此事。

  元空、Grand Chaos 皆是我等存在之根基,故是我等绝不会容许元一Heavenly Palace 做大,反之,Grand Chaos 若是侵夺元空,我等亦是不允许,届时我与阁下或许是敌人,可至少今日不是。”

  这话算是说得非常坦承了,这样直言我与你很可能成为敌人,但眼下却有共同之敌,反而更易取信对方。

  真余daoist 也没有因为而恼怒,自成为Primal Chaos 寄身之后,没有任何自身情绪了。如今他的立场是完全站在Grand Chaos 这边的,只为推动Grand Chaos 变化,既然元一Heavenly Palace 有所妨碍,那他肯定是要设法挪除的。故他同意了这个观点,道:“元一Heavenly Palace 确实不能容存,你等待如何?”

  李复缘见他已然被说服,mind rouses ,继续道:“元一Heavenly Palace 对我亦是有所防备,故我有一策,我之中某一人前往攻袭此辈,以作诱饵,随后引动Primal Chaos Qi ,其必出手镇压。

  到那时候,余下之人二人再是出手,当可攻其不备,令之首尾难顾,金庭那里若得也得配合,则可将此辈压下去。无论如何,我等需先令元一Heavenly Palace 失去绝对优势,下来事机会是怎样,先把面前应付过去再言。”

  真余daoist 语声毫无起伏道:“那便由我来做此诱饵。”

  然而李复缘却是不同意,道:“我二人谁都可以做那诱饵,唯独阁不可。尊驾身为Primal Chaos 寄身,虽说难以覆灭,可手段单一,元一Heavenly Palace 不难针对,多半是立刻驱赶驱赶suppress and seal ,若是尊驾当真被suppress and seal 起来,那我二人却是无从解救。”

  他很清楚,他们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与这位敌对,要是可以,他当然愿意让Primal Chaos 寄身消亡,免得身边有一个时时刻刻盯住他们之人,可眼下他们却着实离不开这位。

  万daoist 同意此见,他said solemnly :“的确只有我等出面,this Wan 愿作前驱。”

  李复缘摇头,道:“我此前与元一Heavenly Palace 过多次fighting ,彼辈见我,定会出手,恰好能将此辈手段引出。而尊驾既未入元空,亦不入Grand Chaos ,而是各占其半,与我一般无有道名,所以对面并不知悉你至upper layer ,更不知你手段,所以尊驾若在关键时候杀出,定可给元一Heavenly Palace 一个出其不意。”

  万daoist said solemnly :“阁下之决定this Wan 并不全然赞同,不过阁下来至upper layer 较我为早,也应有独到之判断,我可暂时遵从。”

  李复缘见他们都是同意下来,便道:“好,那就如此定下!由我先打头阵!”商议定后,他就往Zhang Yu 那里传意一声,将自己想法和谋划告知了后者,
  Zhang Yu 听到之后,并不干涉他之决定,只是提醒道:“fellow daoist Li 务必小心。”

  李复缘道:“Junior 明白。”

  Zhang Yu 也是传意去了诸位mighty figure 处,道:“fellow daoist Li 决意牵动Primal Chaos Qi ,从旁干扰元一Heavenly Palace ,这般我等稍候当需有所配合,尽量牵制住元一Heavenly Palace 之力。”

  诸位mighty figure 俱是表示知晓。

  李复缘两边都是通传过后,当下身先士卒,冲入元一Heavenly Palace 范围之内,他一拨黑镜,便有大片Primal Chaos Qi 引来,往元一Heavenly Palace 之中侵袭而去。

  元一Heavenly Palace 立时有所感受,Primal Chaos Qi 若是不理会,那只会越聚越多,变数也会增加,这和他们所求的稳固是相反,同样还是给金庭那边增加机会,所以必须要将之清理出去。

  太极元圣道:“Primal Chaos 之扰已至。”

  太素元圣道:“该当制之,除绝此患。”

  说话之时,自五人身上延伸出一条条气线,似是编织成经纬罗网,李复缘本来并不显in the world ,可是被此一罩,居然就被困在了里间。

  李复缘倒不奇怪,此前他与五位元圣fighting 了多回,凡是他所用过的手段,这几位都是了restraining art ,而且越是fighting ,对面对他越是了解,也是如此,他上回才是主动退走,长久不再露面了。

  其实从过往交手的经验来看,此刻他就算拿出一些以往从未用过的手段来,对面也一样可以轻易拿捏。

  因为一个人的变化是有限的,从原本之根基开始,到是往上延伸,所得之变化看去无数,实则有数,而一旦与元一Heavenly Palace 交手多了,对面就可以凭借所见到的多数变化来窥测余下之变。

  好在李复缘对此早有准备,他来此也是不是为了击败这几位,而是引起元一Heavenly Palace 的注意,让此辈着力于自己身上,好给万daoist 和真余daoist 创造机会。

  对面最多也不过将他逐入浑黯,可身后因为有万daoist 接应,at worst 他再从那里回来就是了,他却也不担心两人不来解救,说到底,只要有Grand Chaos 这个前提在,就不怕二人不出力。

  他此刻也不去管什么精妙手段,就算被困,也依旧是持定黑镜,尽可能多的招引Primal Chaos Qi ,可方才持续几个呼吸,便见周围一闪,astonished 发现,手中黑镜居然遁去无踪。

  黑镜可是Primal Chaos Treasure Item ,元一Heavenly Palace 是impossible 主动收敛此物的,也impossible 转眼将之镇灭,更别说元一Heavenly Palace 的Treasure Item 都是用来镇压Heavenly Dao 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张扬的取拿出来,故他判断,这黑镜并不是不见了,而是那五位用了某种手段,令他触摸不到了。

  这明显是针对他而来的,是因为在此前的交手中,他自身无法引动Primal Chaos Qi ,否则必会将自身闲显化出来,变动无从遮掩,所以没有了黑镜,也就断绝了他牵引Primal Chaos 之路。

  可是那五位不知道的是,因为万daoist 的上进,他的dao technique 与之相合,两人各呈变数,已然与过往有所不同了。只要他愿意,那么可以由他来引动Grand Chaos ,而由万daoist 去承受Primal Chaos Qi 侵染、

  只是他想了下,却没有立刻这么做。现在还不是时候。此刻万daoist 和真余daoist 当是出手了,可待稍候再是反击。

  真余daoist 此刻没有坐视,直接往五人所布置的围困之中闯入过来,元一Heavenly Palace 同样也是将这位算在其中,见到他之后,五人皆是使一个magic mantra ,霎时一股泯灭变化之势朝着他镇压而下。

  他们现在被金庭牵制,做不到如镇压霍衡一般镇压真余,不过他们也不需要将其人长久镇压下去,只要暂时将之蔽绝出fighting 即可,等到赢了金庭,回头收拾此辈也是不迟。只是眨眼之间,真余daoist silhouette 便即disappeared 。

  Zhang Yu and the others 在后方看得十分清楚,青朔daoist 道:“fellow daoist Li 那边似是遭遇了难处,我等可要相助么?”

  Zhang Yu 道:“不必,眼下之变,当还在fellow daoist Li 谋划之中,何况我等出手帮衬,元空偏向便即难言,于大势不利。”

  白朢daoist 道:“fellow daoist Li 一方三人尚未完全投入,便是扰袭不成,也不至于有事,当能从混黯之中再度脱离出来。”

  万daoist 见两人一被围困,一被镇压,可是他没有出手。

  因为只要有他在,these two people 就算是被锁拿,也是能脱身出来。可要是他也被一并困了进去,并被驱逐出去,那此局就是无有后续了。

  他观察了元一Heavenly Palace 手段,好像也是以二人为诱饵,好引动他下场。元一Heavenly Palace 当是不知晓他的存在,但可能是做了后招布置。

  他想了下,觉得未必自己也未必要亲身下场,转目looked towards 黑镜那处,虽说this treasure 从李复缘那里被剥离出去了,可那只是针对李复缘的手段,在他这里看来仍是存在的。

  若是他把aura 牵连上去,就能够拨动this treasure ,重新牵连Primal Chaos Qi ,那局面便就活了。

  可有一个顾虑,元一Heavenly Palace 是否有手段通过黑镜找寻自己呢?
  要是这步走错了,至少他们这里一定出局了,金庭那里,也impossible 主动救援他们。心中转念之后,他决定暂时按压不动!
  ……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