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Chaos Dao Seal Chapter 2282

  万daoist this wait ,就是许久过去,而因为只是单凭自身对抗元Heavenly Palace ,金庭众人所受到的大势压迫也是愈来愈重。

  灵瑕daoist 见万daoist 始终不动,语声凝重道:「fellow daoists ,那万匡到现在还不动手,再是僵持下去,对我可是不利。「

  觉霄daoist 也是道:「这人原本乃是元夏cultivator ,如今不动,是否另存别的心思?」

  青朔daoist 想了想,道:「不管此人心思如何,这人当是懂得大局的,此刻不动,当是有其考量。」

  觉霄daoist loudly said :「可是这样下去,元一Heavenly Palace 占据主势就太过长久了,他们如今一定是在等待着什么,必须尽快击破。」

  白望daoist 把whisk 一摆,道:「fellow daoists ,便是再如何急,也只能一步步去做。且看先自出手的那两位,虽然一被困,一被suppress and seal ,可是并没有被逐入浑。说明元一Heavenly Palace 也是等待,当是用其想引动那位万fellow daoist 出手。」

  觉霄daoist 道:「putting it that way ,元一Heavenly Palace 已然知道那万匡躲藏在后了?」

  白望daoist 道:「倒未必见得,可元一Heavenly Palace 行事,will not 贸然将手段使到底,都有余地留下,此刻压住二人,不去引动,应当就是为防备fellow daoist Li 他们另有后招而此刻也是证明,这么做对他们最为有利,当然就如此选择了。」

  灵瑕daoist 想了想,frowned :「既然元一Heavenly Palace 已有防备,那万匡还这么继续等下去,当真有用么?」

  Zhang Yu 这时点首道:「有用。元Heavenly Palace 此刻分出一部分力量镇压二人,还要另以一部分防备这一位,其力当已至极限了,我等稍加发力,就可令元一Heavenly Palace 再无暇顾及其余,这位实则是在等我等发力。」

  庄执摄道:「便等不到,元-Heavenly Palace 只要另有动作,他便能趁势出手。若是站在此人视角之上这并不算什么错,大局上也并不搀和太多自身利益考量,只是纯粹为了把握战机罢了。」

  觉雪daoist 不满道:「那此人岂不是在利用我等?倒成了我等去配合他了?「

  Zhang Yu 道:「庄执摄方才well said ,此人也是为局势考量,而不是为了自身。他既然愿意配合我等,那我自然也可配合他,最后我也是得利了,不必去计较这些。」

  归根到底,万daoist 所做出的选择,是其所能看到的最优之选择,无需去指摘什么。既然其人在等待机会,那么他们就可送其一个机会。

  妙乙daoist 在诸多mighty figure 之中成道较晚,又非是人身cultivator ,所以自开战之后,她便不作一言,只是配合诸人。

  但看到现在,她却是有了一个想法,向Zhang Yu 传意道:「清玄fellow daoist ,我之dao technique ,乃落heaven and earth 之反自来至upper layer ,阴阳虚实皆为元一Heavenly Palace 所役,其若是持定所有,那我dao technique 也是无能为力,可如今元空几有近半落我金庭,我或可借金庭之势牵动少许反力,只要有一力生出,再得推动,就可席卷而下,越积越厚,推撼对面之势。「

  Zhang Yu 略作思索,颔首道:「fellow daoist 此法倒是有用,我知悉了,fellow daoist 且先等候,待时机到来,需fellow daoist 出手了。」

  按照他的想法,因为他有御中之力,同样可以拨转Heavenly Dao 及诸道之力,可以设法将Heavenly Dao 变化再度汇聚过来。

  而且这是元一Heavenly Palace 从未见过的变化,定然可以攻其一个出其不意。现在既然妙乙daoist 这里有攻击之法,那他可以暂时压手,放到后面再是发动了。

  妙乙daoist 闻得自己dao technique 能够帮助众人,心下欣喜,道了一声是,将气息压定,只待稍候出手。

  而此刻金庭一方众人议定下来,当即决定做一次反击,面对元一Heavenly Palace 压来之势,他们稍作收缩,稍作积蓄,而后猛然一个反推!
  元一Heavenly Palace 感受到了金庭之反击,但表面看去只是短暂爆发

  无法久持,可元一Heavenly Palace 不会就这么简单认为。因为仅仅只是爆发对他们毫无用处,只消稍稍后撤便好,说不得接下来还有后招,若是他们当真后撤,反会中了plot against 。

  故是五位元圣不得不将分出去等候另外变数的一部分力量收了回来,以应变局。

  万daoist 一见,就知机会出现了,金庭那边果然能够知晓他的用意!
  可他仍是没有就此现身,而是aura 直接往那黑镜之上落去现在元一Heavenly Palace 因为需应付金庭就算在这上面布置了后手,当也没有力气去发动。

  果如他所想,此番顺利的与黑镜产生了牵连,诸多Primal Chaos Qi 一下从中宣泄出来,并且重新与李复缘产生了联系。

  李复缘顿时有所感应,伸手一拿,又是将黑镜取入手中,他知时不再来,丝毫迟疑也没有,当即再度引动Primal Chaos Qi ,滚滚混沉之气立时蔓延出来。

  他虽然仍是被罩定在经纬罗网之中,并没有能够脱困,可是Primal Chaos Qi 的再度放出,却是扭转局面的关键。

  而另一边,真余daoist 被suppress and seal 的力量也是隐隐松动,但他还没有能够解脱了出来,可是为了不令他脱出,势必也会牵动元一Heavenly Palace 的力量。

  Zhang Yu looks at 变化,知是反击起到了作用,不过他们眼下的爆发只是一时,若有后手压上才能延续。

  此时有两种选择,先是等上一等,再是发力。还有一个,就是趁势一举压了上去!两种选择,自有两种做法。

  他一转念,决定不作等待,而是直压上!
  需知此刻大量Primal Chaos Qi 趁隙冲了进来,无疑会解化元一Heavenly Palace 的恒常之势,这就是变数了。

  实际上妙乙daoist 这时候出现了dao technique 之上的转机,那本质上就是变数所引发的,那么若以此而论,只要保持下去,那么就会有更多变数出现,再往里深究此当是dao technique 本身为了应对危劫所以被迫动往上行去。

  换言之,许多mighty figure 可能都会因为这一战而提升dao technique ,这很正常,他们之间的fighting ,实则就是在争道,在不断抗争之中,自是会不断向着更高dao technique 迈进。

  这样的机会若得持续,或还能积累更多变数,引出更多dao technique 变化。

  当然,不能寄希望于此,因为诸道的力量终究是分散的,纵然在某个fighting 阶Duan Neng 占上风,可是元一Heavenly Palace 肯定以把握大势为主,所以他们也不能因为小利而失却大势,将五位元圣逼入与他们面对面的fighting 之中的大略他们是不会轻易改换的。

  于是他道:「妙乙fellow daoist ,此刻可以动手了。」

  妙乙daoist 道一声好,她竖指点自己眉心,纯灵之机自驻身向外散逸开来,便以一部分被她拿捏住的反力吞夺更多权柄。纯灵亦是元空所系,亦是出自元空本身的力量,所以她这么做并不会遭受元空排斥。

  随着她顺利施展dao technique ,元一Heavenly Palace 顿感来自反力的侵袭,而目随着this strength 随着展开之后,越来越多的反面被拉拢进去,其力如滚雪球一般膨胀,几让人怀疑是不是就这么可将元空都是变成纯灵存驻之所。

  当然这是不太可能的,尽管纯灵之气扩张很快,可是在元空中所占据的分量实在太小了,而其余部分则几乎都被元一Heavenly Palace 和金庭瓜分了,所以其所能攀升的顶端是有限的。

  可即便这样,这一股力量嵌入进来,并且明显配合金庭攻袭他们,元一Heavenly Palace impossible 无视,不然自己力量被分离出去一部分反而会令敌方之势有所增进,故是当下又分出一些力量对抗纯灵之机。

  万daoist 一直观察局面,见到这一个变化,顿时目光凝注上去。

  他认为元空抽调出的这一部分力量,本当是用来防备Primal Chaos Qi 侵入的,现在用到了纯灵之气上,应当是无力应付其余了。

  此刻应已是到
  了自己下场的时候了。

  他有所判定之后,就不再迟疑,同样开始牵引Primal Chaos Qi ,并往元一Heavenly Palace 构筑的力量之中侵染而来。

  其实对于双方来说,Grand Chaos 都是有所影响,奈何元一Heavenly Palace 讲究恒常,不能容下任何变数,反而金庭对此并不绝对排斥,所以对前者的影响无疑大。

  元一Heavenly Palace 这里,太极元圣见状,道:「那些纯灵反力不能放任,纵然眼下不能为害,可金庭每侵我一步,其便也能扩张少许,该当立时剔除。」

  太素元圣则道:「我力此时有限,当是先除那Primal Chaos Qi ,此气蔓延,乱我恒定,唯有摒绝此气,方能除我内外之患!「

  此时此刻,两人又是出现了不同意见。太易元圣这时缓缓道:「Primal Chaos 乃是大敌,先定Primal Chaos ,再言其余。」太素、太极两名元圣便不再多言,俱言道:「当先如此。」

  而就在此刻,立在净水之中,并不参与fighting 的太素daoist 忽然神情微微一动,因为他感觉到了什么,不觉looked towards 了元一Heavenly Palace 所在。

  他身躯之中寄有太素元圣的一缕aura ,本来此气沉定不动,可就在Primal Chaos Qi 漫溢的时候,他感觉到了这一股aura 竟忽是变得活跃起来,他思绪变化之间,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暗道:「莫非有此变化.「

  WAP-到进行查看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