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Hokage 之次元system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哦那岂不是有着很多的贵族恨死他了?”离不由得said with a smile 。

“当然了,其实这样算下来很多的贵族都不喜欢他,但是无奈当时他的战功的确非常高,甚至因为他的仇恨值太大,德洛斯总是对其进行特别的招待,后来他甚至借此打出了不少漂亮的战役,甚至很多人都怀疑德洛斯是故意给他送战功……”

“这样的家伙的确很麻烦,那我是不是应该在他认为我是他的情敌之前就赶快离开你呢?”离这样说着,就要迈开步子走开了。

而玛丽脸上的笑容更甚,“我想你是来不及了哦。我感觉你已经进了……他的视线了呢,hahahahahaha ……”

“是吗?那抱歉我可能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做。”说着离就站了起来,玛丽想要继续拉住other side ,但是手抓过去的时候,却直接穿过了other side 的身体,根本没有办法抓住other side 。

不过玛丽并没有生气,只是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拜托,其实你早就被盯上了好不好。”

离此时走在街道上面忽然皱了frowned 头,他直接拐进了一个dead end 里面,随着他的进入,后面理科传来了五个脚步声,离皱了frowned 头,这三个脚步声,其中两个比较轻,另外一个则是非常的重。

离还没有多余时间去想other side 到底是什么来历,那五个人已经按捺不住直接向着离冲了过来,这五个人,其中三个人手中拿着短武器,另外两个则是用着重型钝器,直接就moved towards 离的头砸了过来。

离嘴角抽动了一下,这几个家伙明显就是想直接要自己的命啊,“Asura ……”

instantly 这五个人眼前的场景就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本来他们的mission 就是来解决一个看起来不怎么强壮的家伙,离也正是他们的目标,而且他们的这个目标明显很蠢居然自己一个人走到了死角的位置,但是等他们冲过来的时候,才骤然发现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在他们的视角之中自己冲到了一半的时候,整个人就动不了了,这么悬浮在半空之中,别说是将自己的武器砸向那个目标了,就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而那个目标则是无比轻松的想着自己走了过来,与此同时一个带有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来吧,是时候回答我的问题了。”

他们当然不知道的是,此时在现实之中,他们走到小巷之中的split second 就直接倒在了地上,甚至连武器都没有来得及拔出来。

“没有必要对这些little character 使用这样的招数吧?”离正在询问他们的时候,玛丽出现在了巷口的位置,离looked towards 了玛丽,“那还真的不巧呢,我就是这样的人,只要可能威胁到我或者是我身边的人的存在我will not 留情呢。”

玛丽不由得笑了起来,“是吗?看来你是一个很看重同伴的人呢。”

“那么,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找我的麻烦吧。”离很是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这样跟你说吧,马特之中最不能招惹的人就是尤利法斯,因为马特最大的黑道组织是控制在那个尤利法斯的手中,这样说你明白了吧?”说着玛丽的脸上露出了暧昧的表情。

“尤利法斯?不是吧?”离sneered 了一声,“我跟他连面都没有见过一次,难道就因为我跟你说了几句话,他就要对我动手吗?”

“hehehe ,可不是单纯的对你动手哦,”玛丽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暧昧了,“他可是想要将你杀死的哦,除了我还有谁呢,估计现在你已经上了他的Blacklist 了,不过我想他还不知道你的真正的身份,如果他知道你其实是贝尔马尔duchy 的人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有着不下三十个一流的杀手过来了哦。”

“你是故意的吧?让那个家伙盯上我的话,你知道只会有一个结果的,那时就是我送她下地狱。”离脸色变得非常的严肃,“而且你要明白,other side 可是四大上将之一,就算他的character 再怎么不好,对于你们整个佩鲁斯来言都是非常重要的人才,你现在让他死在我这里总是不好的吧?”

玛丽的笑容骤然僵住:“为什么?你居然一点都不害怕,这里是马特啊,而且你是使节,如果你真的对尤利法斯做了什么的话,那么很可能就会引发……”

“哦?挑起两国争端吗?”离looked 玛丽说道,“我越发的奇怪你到底是什么来历了,想要做这种事情吗?你应该是先去勾引了尤利法斯然后再让他的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来,而且你非常的熟悉,尤利法斯的脾气,所以你明白,尤利法斯肯定按捺不住想要对我动手对吧?按照我的脾气我肯定是要反击的,when the time comes 不管发生了什么,是尤利法斯死了也好,是我被整个马特的贵族圈排挤出去也罢,最后贝尔玛尔和佩鲁斯之间一定会有所……”

玛丽连忙说道,“我怎么会这么做呢……我只是想要让他死心而已……”

离忽然一笑,“我明白了,爱与和平之神,没错就是这个样子啊,现在你的Spiritual God 没有人信仰是因为佩鲁斯的人民或者应该说马特本地的人根本没有经历过战争了,你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个办法才能够让他们重新体会到爱与和平的美好,那就是战争,但是现在的情况的德洛斯帝国和佩鲁斯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那么你们想要发动战争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瞄准贝尔玛尔,或许本来贝尔玛尔并没有什么terrifying 的,但是现在有我,而且贝尔玛尔还有着一个虽然跟Imperial Family 并非是共同利益方,但是却不会让other people 随便动自己利益的人!菠萝丁!”

玛丽facial expression 彻底的僵住了。

“hehehehe ,我当事的确是和赫尔德进行了对峙,但是这个事情根本没有人知道,当事我使用的隐藏figure 的招数恐怕整个马特都没有人能够破解,如果说有人的话那么也就是只有Spiritual God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