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uto Dimensional System Volume 6 Chapter 27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你居然发现了。”阿卡隆的声音有些艰涩。

“你的儿子是怎么回事啊?”离很随意的问道。

阿卡隆bitterly laughed ,“是养子。”

离slightly smiled ,并没有说什么他从腰间取出了一个scroll ,随后将其铺在地上,instantly Summoning Justu 发动,一套刑具就已经出现在了阿卡隆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阿卡隆在看到这套刑具的时候,vision blurred ,此时他感觉自己非常的不舒服,胃开始忍不住的痉挛起来,他有种需要立刻找个角落把胃里所有东西都吐出来的感觉。

此时他终于看清了,离summoned 来的刑具是一个个的镶嵌再墙面上的圆环,虽然不知道离到底使用的是什么魔法,此时在天花板上多出了几只滑轮,从滑轮上垂下了许多的铁钩,他想这个应该是拿来固定目标用的吧?

很快的一名士兵将吩咐好的木桶拿了过来。

离打了一个响指说道,“去把门关好。”说着离拖着灰刃走向了中心位置。

随着门被关好,阿卡隆终于再也压制不住身体的强烈反应,他直接扑到木桶边,开始疯狂的呕吐了起来,事实上他并没有吃什么东西,this period of time 一直都在赶路,他最多就是吃了两口干粮,所以很快的他腹中的东西就吐干净了,最后他吐出来的东西基本上就是酸水了。离看了other side 一眼脸上却露出了赞扬的表情,其实杀手并不需要tenacious 的神经,相反的,杀手需要非常的敏感,所以很多的杀手慢慢的就会变成神经质,甚至有些人会直接变成杀Human Demon 。

阿卡隆的这个状态其实就是变相的证明other side 其实非常的敏感,离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就开始做起事来。他拉下了天花板的上的铁钩直接把灰刃的手脚穿在铁钩上,然后很随意的一拉铁链,灰刃就被悬吊在半空,四肢向着四个方向直接拉开,这是她身体的极限,而阿卡隆却瞪大了眼睛,似乎是unbelievable 眼前的场景一样。

的确剧烈的痛苦让灰刃直接从昏迷之中醒来,锐利的铁钩穿透身体的感觉让她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但是铁钩穿透的地方却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痕,仿佛那不是人类的身体一样。

灰刃很快就不再惨叫,她之所以惨叫是从毁灭之中被唤醒的未知让她感觉到战栗,而似乎明白了一点自己的处境之后她就放松了自己绷紧的身体,开始飞快的观察all around 。可是她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离,随后她眼中的颜色就全都变成了绝望,事实上她宁愿此时出现在床上被几十个大汉蹂躏也不愿意见到离。

离将手放在了other side 的身上,轻轻的划过,随着离的动作,灰刃感觉自己的力量正在缓缓的消失,“你……”没错,灰刃感觉到自己身体之中魔力正在分散,她本身其实是一个魔法Master ,而且她自己其实是一个人形demonic beast 和人类的混血,所以她天生具有着庞大的魔法力。

但是现在这些魔法力正在飞快的离开自己的身体,这代表着就算接下来还是那些ordinary person 来看守自己,自己也impossible 像是之前那样子轻松的干掉他们然后逃跑了。

随后离就开始一件件脱灰刃的衣服,很快灰刃就完全赤裸着被挂在牢房的中央为位置,此时她的身体不住的颤抖一下,这是魔力被抽空的痛楚,magician 最痛苦的时候并非是受了serious injury ,而是自己的魔力流空的时候。

灰刃的真实年纪估计应该要四五10 years old 了,但是因为种族和strength 问题,她的容貌以及身体保持在17-18 years old 的样子,紧致有力的双腿,胸部以及臀部夸张的曲线对男人充满了极致的诱惑。

但是恐怕很多死在她手里的男人知道,这幅身体只能看,却是不能摸的,灰刃在overwhelming majority 的情况下都能很轻易的杀死opponent ,离看了阿卡隆一眼随后nodded ,他轻声的吟唱了一个咒文,随后阿卡隆就感觉周围的world 似乎发生了扭曲。

不与其说是扭曲,倒不如说是,他看东西变得更清楚了,只是一眼看去他似乎能够看到other side 的身体的构造一样,此时他将目光扫视在了灰刃的身上,other side 的身体非常的完美,他甚至感觉到了几分的嫉妒,但是很快的他就意识到了离让他看的并非是表面。

随后他就意识到了,other side 的身上其实是有着异常的只是这异常只是一种感觉,当他想要看清的时候,阿卡隆的眼泪就开始involuntarily 地涌了出来,一时之间他的视线一片模糊。

阿卡隆明白这其实是身体的保护,没错,他的身体认为如果继续看下去的话,那么对于他自己将会造成不可修复的损伤。

不过阿卡隆明白,机会一瞬即逝,如果自己不好好把握的话,恐怕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所以阿卡隆揉了揉眼睛,用力睁大眼睛去看,他要去看离到底是在做什么,

眼泪继续涌上来,他就立刻擦去,但是转而他的耳中出现了阵阵的蜂鸣,他开始听不清离说的话语,他靠在墙壁之上努力让自己站直身体,他感觉到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再发软,他的骨头似乎是变成了浆糊一样的东西,根本挺does not raise.

阿卡隆依稀看到离一边象个老人一样说着什么,一边用手在灰刃身上缓缓的抚摸,他的手中并没有武器。但是both of his hands 所过之处,in a instant 就会翻起大片的血花。

但是血花过后,灰刃的身上并没有留下任何的伤口,而灰刃此时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样,离每动上一分,灰刃的身体就会疯狂的挣扎一下,但是灰刃此时mouth opened wide 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办法发出。

阿卡隆的身体正在全力抗拒眼前的场景,不让他弄明白离到底是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