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uto Dimensional System Volume 6 Chapter 9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柊暮人则是在看到离具现化出[撒旦],facial expression 就一直是惊恐状态,然后在三宫葵担忧的问声小恢复了一点神态,对离问道:“你这武器哪里来的。”

离只是sneered 一声,looked 柊暮人说:“就算知道那里来的又怎么样,已经和我签订了contract 的鬼你想拿到?除非你有ability 能够杀得了我。”

柊暮人对于离的挑衅没有做声,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过离,哪怕是他没有得到[撒旦]的时候,一个人单挑两个vampire 贵族,就连他都做不到。所以must 弄清楚这个离是不是spy ,如果是那真的就是一大隐患!

“你是不是在想,如果我是spy ,人类就要灭亡了?”离冷然哼笑一声,“我也是人类,你不要忘记了!”

柊暮人没有在说什么,但是他终于明白为什么father 不让自己调差离了,因为越调查你就认知到他的strength 到底是有多么的强大,甚至是无敌了!

“我明白了。”柊暮人对离说,然后looked towards 离的眼神变得而不再那么不信任,离就知道自己已经被other side 从spy 名单里剔除了,但是,百夜优一郎并没有。所以柊暮人对离说:“你可以走了。”

离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只能让百夜优一郎一个人面对,他走过百夜优一郎身边的时候patted 他的肩膀以示鼓励,然后对着柊深夜笑了一下就走了。

“带过来。”柊暮人再一次深深看了离一眼,然后径自从侧边的门离去说道

听到柊暮人的吩咐,三宫葵走到百夜优一郎身边拉起他的手,然后被百夜优一郎avoid 了。

百夜优一郎边后退边说:“干什么啊!”

百夜优一郎被推进了一间审问室,他一进门就all around 观察起来,然后身后的灯光亮了起来,他一惊回头一看,便看到了自己的两个伙伴被白条封住嘴,脸上都是伤痕,明显是被人为所伤。

百夜优一郎见此startled ,然后冲过去捶了一下玻璃,对着里面被当作囚犯一样的同伴喊道:“君月!与一!”

“你们到底干了些什么!”百夜优一郎frowns 气愤的looked 柊暮人yelled 。

“因为你是spy ,所以让他们尝下苦头。”柊暮人对着百夜优一郎又变回那个cold blooded and emotionless 的人,冷然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百夜优一郎喊道。

“现在开始面试,”柊暮人说着手伸向一边拿着记录本的三宫葵,接过other side 递来的记录本后继续说道,声音cold blooded and emotionless 毫无波澜:“给我说实话,敢反抗的话,就杀掉你的同伴。”

百夜优一郎在听到杀掉同伴几个字的时候明显一惊,然后suck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looked 柊暮人。

柊暮人拿过记录本打开,单手叉腰对百夜优一郎说:“关于你的报告很少,你是在短时间内就得到鬼咒装备的杰出人才。”说着又想起来离,虽然刚才那个家伙也是,但是他的资料simply 算没有。

柊暮人问过柊天利离到底是who ,但是柊天利只是告诉他不要干涉离的事情,所以this time 他虽然叫了离来to probe ,但是却不敢真的对他做什么,不过百夜优一郎可就不一样了。

怎么样想着looked towards 审讯室里被绑着的两人说:“嘛,虽然那两个人也是,通常我们会对接受鬼咒装备测试的人进行彻查,但你们都没有受到调查。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从哪来的,在执行什么mission ?”

百夜优一郎完全不明白柊暮人在说什么云里雾里的事情,“什么mission ……我什么也不知道……”

柊暮人明显很不满意百夜优一郎的回答,走到麦克风那边一按按钮就说:“动手。”

只见在审讯室里站在君月士方身后的帝Ghost Army 士兵拔出一把小刀,no trace of politeness 的直接扎进了君月士方的肩胛骨处,君月士方却被绑住嘴,连痛呼都发不出来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闷哼,但是从他痛苦的表情就能看出this blade 有多痛了。

百夜优一郎见此后退一步looked 痛苦的君月士方说:“住手……”

“告诉我真相。”柊暮人叉着腰把记录本夹在手腕中looked 百夜优一郎说。

“等,等一下啊!真相我也……”百夜优一郎转身急切的对柊暮人解释,他是真的不知道什么真相。

就听柊暮人再次对里面的士兵冷声的说:“动手。”

又是sword ,这会插进了早乙女与一的后背,他痛的眼泪都从眼角喷涌而出,那一声痛呼仿佛是从deep in one’s heart 痛苦的喊出来。

百夜优一郎见此惊恐的对柊暮人妥协的喊道:“给我住手!只要是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们!”

“那是当然的。”柊暮人冷冷的looked 百夜优一郎说,“那么继续问话。你是在vampire 的城市长大的,但是却成功逃脱。你所有的家人都在逃跑时被vampire 杀害,所以对vampire 有着比别人更强烈的复仇心。这是报告所写的内容,是事实吗?”

“是啊!所以我impossible 做vampire 的spy ……”百夜优一郎话还没说完就被柊暮人打断。

“只许回答我的问题。”柊暮人coldly said ,他对于百夜优一郎的辩解毫不在乎。

百夜优一郎hearing this 生气的frowned 瞪视着柊暮人,只听柊暮人继续问:“之后,你被一濑红莲捡到,但是,为什么。为什么红莲要救你?你是红莲的who ?”

“那个……”百夜优一郎却连他自己都不明白当初一濑红莲为什么会救自己,在那个雪夜,自己独自逃出来的雪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