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Abyss Immortal Clan Chapter 115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作者: 闲袖手

  第1151章 三擒三纵   这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虽然是仿品,但炼制方法与原版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加完善。

  无非就是原材料差了点意思,也没有足够的蕴养时间。

  若是好好盘一盘,未来的成就不一定会比原版的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差。

  之前它吐出的几sword glow 虽然不强,但重创一般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Middle Stage 修士,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由此看来,这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的功能可不止是吞掉对手,转化出能量,还有其他的攻击手段。

  Wang Daoyuan 手中long sword 铮鸣,三十Six Paths Sealing Soul Sword 的sword shadow 浮现。

  每一道sword shadow 上,都带着强烈的killing intent 。

  逐Star God 君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道远Junior Brother 的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竟如此强悍,若是靠近一些,恐怕我的魂体都要消散了。”

  锻仙也有点惊讶:“他很长时间没有全力出手了,我也didn’t expect 他的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有如此大的进步。”

  sword shadow 出现之后,就将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团团围住。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Artifact Spirit 看了一眼这些sword shadow ,一脸不屑。

  随后,bottle gourd 中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吸力。

  三十Six Paths sword shadow 瞬间消失,都被bottle gourd 吞了进去。

  连Wang Daoyuan 都被被bottle gourd 的吸力覆盖,感觉自己要被吸进bottle gourd 中。

  他连忙化作一道银光,逃出bottle gourd 吸力覆盖的范围内。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Artifact Spirit 不屑道:“就这点ability 也敢嚣张?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练得是不错,可惜这手段对我没用。

  除非你有Great Ascension Stage 的实力,否则只有dead end 。”

  Wang Daoyuan 不怒反喜,能轻易收掉自己的天罡sword array ,本体还能不受任何冲击。

  这一点可比锻仙和黄金炉强得多,锻Immortal Cauldron 只能靠自身硬扛。

  这还是无主状态下,若是能recognizing Master ,formidable power 只会更强。

  他又拿出当年镇压Blood Puppet 的两个八卦玉盘,两个玉盘迅速涨到磨盘大小,一上一下向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罩过去。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中喷出one after another sword shadow ,攻击八卦玉盘,这sword shadow 正是Wang Daoyuan 之前施展的天罡sword array 。

  Wang Daoyuan 心中大喜,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竟然还有吞噬攻击,再反打回去的能力。

  将手中long sword 猛地threw away 去,剑身上发出凌厉的cold glow 。

  三十Six Paths sword shadow ,在cold light 照射下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如冰雪般消融。

  逐Star God 君一脸诧异之色:“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返还回去的攻击,formidable power 应该不比之前弱才是,为何在这long sword 之下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即便这long sword 不凡,实力差距也不该这么大。”

  锻仙said with a smile :“它返还回去的天罡sword array ,其中的sword intent 已经所剩无几。

  而Sealing Soul Sword 中的sword intent 极强,两者incomparable 。

  若是一般的sword intent 也就罢了,这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三十Six Paths sword shadow 消融,Sealing Soul Sword 直奔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而去。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Artifact Spirit 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凝重,bottle gourd 口再次爆发出强悍的吸力,想要收走Sealing Soul Sword 。

  Wang Daoyuan 心中早已有了计较,Sealing Soul Sword 非但没有丝毫抵抗,反倒主动钻进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

  此时,两块八卦玉盘落下,将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夹在中间。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使尽力气,想要挣脱压制。

  可这玉盘就像长在bottle gourd 上一样,完全无法撼动。

  连锻仙都有些疑惑:“道远,你这八卦玉盘不是只能压制Blood Puppet 吗?怎么会对spirit refinement 有用?”

  Wang Daoyuan said with a smile :“若只有一块八卦玉盘,连没死透的血傀神君都对付不了,对一般人更是毫无作用。

  这三件Magical Artifact 组合在一起,才能发挥出极大的作用。

  而Sealing Soul Sword ,是这三件Magical Artifact 的核心。

  Sealing Soul Sword 在谁身上,两个八卦玉盘就对谁有作用。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将Sealing Soul Sword 吞进去,两个八卦玉盘自然能压制它。

  现在,他是被三件大能Magical Artifact 压制。

  而且,这三件Magical Artifact 还不一般,是多位大能联手锻造的。

  别说是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的仿品,就是原版的来了,也照样能轻松镇压。”

  锻仙nodded :“这三件Magical Artifact 确实不凡,别说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无法refining Magical Artifact ,就算是我能refining Magical Artifact ,被Sealing Soul Sword 镇住,也没有丝毫办法。”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Artifact Spirit angrily shouted :“锻仙,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怎么把我不能refining Magical Artifact 的老底交待出来了?”

  锻仙said with a smile :“说不说有什么区别?咱们brother 几万年,你有how many catties and how many taels ,我还能不知道?   凭你那点ability ,给你十万年时间,你能挣脱这三件大能留下的Magical Artifact 吗?”

  spirit refinement 一时语塞,锻仙说得很对,这三件Magical Artifact 的压制实在太过厉害。

  自己现在使尽浑身解数,也很难动弹分毫。

  他又looked towards Wang Daoyuan :“那小子,你想要让我为你所用,至少要让我心服口服。

  现在你是靠大能的Magical Artifact 制住了我,是大能的力量。

  能制住我的多了去了,锻仙也能压制住我,可这些都不是你自己的ability 。

  想让我认你为主,痴心妄想。”

  Wang Daoyuan said with a smile :“我能制住你的手段,自然不止这一样。

  当年我收服锻仙的时候,才Nascent Soul Early Stage 。

  现在我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Middle Stage ,你觉得你比锻仙强多少?”

  spirit refinement 还是不服:“我们Artifact Spirit 跟你们Human Race 可不一样,Human Race 互相之间差异不大。

  但Artifact Spirit 之间,可能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对锻仙有用的东西,对我不一定有用。”

  Wang Daoyuan nodded :“说的有道理,只是我的手段比较特殊。

  只要还在乾元界,那就都管用。”

  锻仙连忙说道:“道远,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这边的Formation 非常多,你这手段动静太大。

  万一毁掉了Formation ,七星Secret Realm 入口可就封不住了。”

  Wang Daoyuan 思索片刻:“你说的有理,为这么一个破bottle gourd ,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要收拾这破bottle gourd ,在哪里都一样,咱们到七星Heavenly Palace 外面过招。”

  说罢,Wang Daoyuan 带着锻Immortal Cauldron 和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来到七星Heavenly Palace 以外。

  逐Star God 君也想跟着看热闹,锻仙拦住了他:“逐星,别什么事都好奇。

  有些事,即便是当年的神炼宗,也掺和不起。

  为了sect 的未来,你还是在这边好好呆着吧。”

  逐Star God 君一愣,没听明白锻仙的话。

  但他也知道,锻仙不会无的放矢。

  半死不活地熬了几万年,什么都看开了,自然不会为了一丝好奇心去冒险。

  他nodded :“many thanks 锻Immortal Master 叔提醒。”

  逐Star God 君留在紫微殿内,并没有跟出来。

  Wang Daoyuan 则带着这些Magical Artifact ,来到了七星Heavenly Palace 以东beyond a thousand li 。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喊道:“先把我放出来再说,我现在被大能Magical Artifact 压制住,你使什么手段我也无力干扰。”

  Wang Daoyuan 轻轻一挥手,两个磨盘大小的八卦玉盘恢复原状。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恢复了一点行动力,就连忙把Sealing Soul Sword 吐了出来。

  spirit refinement 顿时就嚣张了起来:“yellow mouth child ,敢暗算Old Ancestor ,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实力。”

  说罢,bottle gourd 口猛吸。

  周围很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风,大量的Spiritual Qi 被旋风卷了进来。

  旋风向Wang Daoyuan 刮来,想要将他收进bottle gourd 中。

  Wang Daoyuan 十分淡定地放出了Spirit Bead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的吸力瞬间被压制。

  巨大的旋风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大,只是controller 变成了Spirit Bead 。

  这次被卷进vortex 的不单单是Spiritual Qi ,还有大量的土石。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想要夺回vortex 的控制权,可惜自己被卷进了vortex 之中。

  他正想喊锻仙帮忙,可锻Immortal Cauldron 不是第一次经历这事,有着丰富的经验。

  Wang Daoyuan 一took out Spirit Bead ,锻仙就扛着鼎开溜,现在已经逃到百里之外了。

  spirit refinement 感受到体内原有的力量在迅速流失,惊恐万分。

  若是持续下去,自己的力量就要耗尽了。

  可这vortex 非但没有减弱,反倒还在不断扩大。

  这玩意真是超出他的认知了,Space Magical Artifact 内空间再大,也总是有限的,impossible 无限制地吞噬Spiritual Qi 。

  很快,他发现自己要被这珠子吞噬。

  这时候他无法再保持镇定:“yellow mouth child ,快放了我。”

  都求饶了,还这么嚣张,Wang Daoyuan 自然不会放了他。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再也无法稳住本体,快速向珠子飞去。

  “Fellow Daoist ,我服了,快饶我一命。”

  Wang Daoyuan 也没有继续放纵Spirit Bead ,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毕竟还没有recognizing Master ,暂时不能让他知道太多Spirit Bead 的事。

  将Spirit Bead 收入Sea of Consciousness 之中,vortex 瞬间消失。

  “spirit refinement ,现在愿意recognizing Master 了吗?”

  Spirit Bead 的威能,确实把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镇住了。

  “你那Magical Artifact 品阶极高,我这点实力,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你已经了这东西,何必再逼我recognizing Master ?”

  “有人会嫌弃Magical Artifact 太多吗?”

  spirit refinement 不敢再嚣张,但还是有些不服气:“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能胜过我,也是靠其他Magical Artifact 压制我,这仍然不算你的ability 。”

  “这珠子是我天生就有的,也不算我的ability ?”

  spirit refinement 一副不屑的样子:“我神炼宗虽然没有出过Earth Immortal ,但也有点见识。

  你那Spirit Bead 颇为不凡,我见过不少地immortal art 器,但都没有资格与这珠子mention on equal terms 。

  你天生就有此物,is it possible that 你是Immortal World 巨擘转世?”

  见他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Wang Daoyuan 的耐心也被消耗殆尽:“给你机会,你给我摆架子。

  你这破bottle gourd ,当年也不过是seventh rank middle grade 。

  万兽谷的万灵塔,都被我收拾得服服帖帖,你算什么。”

  说罢,一条一丈多长的明yellow wyvern 凭空出现。

  spirit refinement 被吓得目瞪口呆,连逃跑都完全忘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Rain Dragon 就一爪子将Artifact Spirit 抓在手中。

  同时,还用尾巴将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的本体缠住。

  “既然你又臭又硬,我也懒得跟你废话。

  只要Magical Artifact 完好,Artifact Spirit 死了也不过是损耗一些力量。

  花点功夫,还能把Artifact Spirit 再养出来。

  任你再大的ability ,不听话也只能弄死。”

  Rain Dragon 龙口大张,moved towards spirit refinement 咬了过去。

  看着Rain Dragon 口中狰狞的獠牙,spirit refinement 终于服软了。

  “我愿意奉您为主,早说您能驱使Rain Dragon ,就算不想要我,我也会死贴着您的。

  锻仙Old Brother ,帮我说点好话啊。”

  原本逃得很远的锻仙,见Wang Daoyuan 收起Spirit Bead 之后,就再次跑了回来。

  “早就劝你听话,你偏偏不听,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当年神炼宗诸多Artifact Spirit 之中,我是出了名的刺头。

  道远若是没有一点真ability ,我能心甘情愿为他所用?”

  他又对Wang Daoyuan 说道:“道远,还是再给他一个机会吧。

  这家伙没少出去浪,当年的秘辛,他知道的比我更多。

  而且,他的能力主要就是对敌。

  与人斗法时,发挥出的作用比我强得多。”

  Wang Daoyuan slightly nodded :“那就给你个面子,再饶他一回。

  spirit refinement ,我对你三擒三纵,若是再不recognizing Master ,我绝不再饶你。”

  说罢,让Rain Dragon 放开Artifact Spirit 。

  spirit refinement 这才relaxed ,可这Rain Dragon 尾巴缠着spirit refinement bottle gourd ,他还是trembling in fear 。

  他一副谄媚的样子,躬身行礼:“主人,敢问您是什么身份,竟然能驱使Rain Dragon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