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Abyss Immortal Clan Chapter 1288

  第1288章 出major event 了
  俊秀青年said with a smile :“正好我也想见识一下Immortal World Formation 的威能。”

  gray robed old man 催动罗盘,罗盘之上放出flowing light ,很快就形成了stone gate 和stone wall illusory shadow 。

  一个个禁制出现,与stone gate 和周围stone wall 上的禁制完全一样。

  只是禁制之间,多了许多流光,continuously 在各个禁制间流动。

  这Formation 的spiritual power 流动路线,比Wang Daoyuan 之前见过的所有Formation 都要复杂。

  每一个禁制之中, 都会有多道spiritual power ,与不同的禁制相连。

  而且,这些spiritual power 流动的方向还在continuously 变化。

  想要将整个Formation 的spiritual power 流动情况分析清楚,难度是sixth rank high grade Formation 的数十倍。

  好在Great Ascension cultivator 连通Heavenly Dao ,Primordial Spirit 的强度比Divine Transformation cultivator 高了很多,分析的速度也快得多。

  俊秀青年和gray robed old man 盘坐在地上,Divine Consciousness 探入流光illusory shadow 之中。

  Wang Daoyuan 也仔细盯着illusory shadow , 想要从中看出Immortal World Formation 的真正奥秘。

  黑甲cultivator taunted :“Young Master 和Fellow Daoist Lin 都有brilliant 的Formation inheritance ,他们都要分析很长时间的Formation ,凭你一个无名loose cultivator ,也想看出什么端倪来?”

  Wang Daoyuan 没有回话,作为Array Master 他很清楚,分析Formation 的时候,最怕有人干扰。

  一旦被打断思绪,之前的分析成果可能会前功尽弃。

  果然,俊秀青年和gray robed old man 睁开眼睛,怒视黑甲cultivator 。

  gray robed old man 斥责道:“Fellow Daoist Hong ,你是没见过别人breaking the formation 吗?
  分析Formation 之时,需要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

  稍有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前功尽弃。

  even more how ,我和Young Master 分析的是Immortal World Formation ,之前很可能是eighth rank 甚至ninth rank Formation 。

  其复杂程度,绝非一般Formation 可比。

  之前刚有点眉目,就被你打乱了。”

  俊秀青年也said with a smile :“Fellow Daoist Hong ,Fellow Daoist Zhou 与你并无冤仇,只是没有听你的吩咐。

  我看Fellow Daoist Zhou 年纪也不大,想必也是天资不凡的天才。

  这样的人有些傲气是应该的, 你想压他一头,难免引起他的反感。

  你也是成名已久的Great Ascension cultivator ,何必如此针对一个Great Ascension Early-Stage 的后辈?”

  黑甲cultivator 连连赔礼,表示不再针对Wang Daoyuan 。

  不过,看Wang Daoyuan 的眼神中,还是透露出威胁的神情。

  俊秀青年和gray robed old man 再次入定,继续Wang Daoyuan 也继续盯着罗盘上的流光illusory shadow 。

  很快,三天时间过去。

  俊秀青年和gray robed old man 都从入定中醒来,两人齐齐relaxed 。

  gray robed old man 一脸兴奋的神情:“想不到我竟然有机会见到如此brilliant 的Formation ,此事了解之后,我要闭关一段时间。

  出关之后,我在Formation Dao 上的水平应该会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

  俊秀青年也一脸兴奋:“我Seven Luminaries Sect 的Formation ,在乾元界虽然算不上Peak ,但也绝对不算差。

  但与这stone wall 和stone gate 上的Formation 比起来,还是要逊色不少。”

  黑甲cultivator 连忙问道:“Young Master ,Fellow Daoist Lin ,可是将这Formation 分析清楚了?”

  俊秀青年shook the head :“哪有那么容易, 我和Fellow Daoist Lin 联手, 也只能分析出很小一部分Formation 。

  这Formation 布置的时候, 就有不少问题。

  现在又经历了至少三十多万年,问题就更多了。

  我和Fellow Daoist Lin 花了几天时间,终于从中找出了一个缺陷。

  通过这个缺陷,已经可以将Formation 破掉。

  想要完全分析出Formation ,就算是Earth Immortal 来了,恐怕也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gray robed old man 并剑指指向罗盘上的illusory shadow ,很快罗盘上就出现了一个silver 明亮的光斑。

  同时,stone gate 上也出现了一个光斑,在stone gate 边角位置游动。

  这光斑时而出现,时而消失。

  出现的时间极短,cultivation base 低的cultivator ,恐怕都看不到这个光斑。

  Wang Daoyuan 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Formation ,正常的Formation 如果无法分析出所有的spiritual power 流转情况,根本找不出真正的弱点。

  若是残阵,倒有一丝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Fellow Daoist Hong ,这Formation 我们只分析出一小部分。

  Formation 弱点流转到未分析到的地方之后,光斑就会消失。

  在光斑出现的时候,你就全力攻击光斑。

  Fellow Daoist Zhou ,你也出手相助。”

  Wang Daoyuan 和黑甲cultivator 都nodded ,等待光点下一次出现。

  很快,光斑在stone gate 上出现。

  Wang Daoyuan 手中凝聚出一道sword shadow ,瞬间刺了上去。

  黑甲cultivator 也凝聚出一道黑色枪影,刺向光斑。

  轰隆~~
  光斑浮现的in an instant ,枪影和sword shadow 一同刺了上去。

  stone gate 上的Formation 崩碎,stone gate 剧烈晃动。

  两人的攻击虽然犀利,将Formation 破除,但stone gate 毫发未损。

  俊秀青年抚掌赞叹:“Fellow Daoist Hong 的夜影Soul Breaker Spear 果然name is not in vain ,过不了多久,就该称Fellow Daoist Hu 为断魂神尊了。”

  黑甲cultivator 连连摆手:“Young Master overpraised 了,我这点ability ,也就在loose cultivator 之中还看得过去。

  遇到Great Influence 的同阶cultivator ,恐怕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随后,俊秀青年向Wang Daoyuan 问道:“Fellow Daoist Zhou cultivation base 虽然不高,但这sword cultivator spell 端的不弱,那道sword shadow 似乎有sword shadow 术的味道。”

  之前Wang Daoyuan 使出的sword shadow ,正是sword shadow divine light 术。

  这spell 是当年伏魔daoist 以sword shadow 术为根基改进出来的,除了将上Ancient Divine Sword 变成自己的Life Source long sword 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变化。

  后来,Wang Daoyuan 在万兽谷的inheritance 中,得到了sword shadow 术的后续内容,继续cultivation 。

  这也是Wang Daoyuan 现在能施展的only one 个seventh rank spell ,实力自然不弱。

  一道sword shadow 完全可以发挥出他的全部实力,完全不逊于long sword 本体full strength attack 。

  Wang Daoyuan 拱手道:“Young Master bright vision like a torch ,这sword shadow 术流传极广,在下也是偶然得到了这门spell 。

  苦修多年,才有点进境,让Young Master 看笑话了。”

  “Fellow Daoist Zhou 过谦了,这sword shadow 术虽然流传很广,但却是极其brilliant 的spell 。

  这spell 出现于Immemorial Era ,模仿十位Sword Immortal 的Life Source long sword 创造而成。

  后世流传极广,只是大多数都已经残缺不全。

  十柄Divine Sword 消失已久,当今乾元界的cultivator ,恐怕都没见过十柄Divine Sword 。

  因此,流传的sword shadow 术也极少有Visualization Picture 。

  Fellow Daoist Zhou 这种摒弃Divine Sword sword shadow ,以自己的剑取而代之,虽然formidable power 上限低了,但下限却高了很多。

  能想到this method ,Fellow Daoist 也是Heaven-blessed Genius 。”

  “Young Master overpraised 了,我也是得到了他人的inheritance 。

  凭我这点才智,积攒资源increasing cultivation base ,已经耗尽了精力,哪有功夫去改进spell 。”

  俊秀青年said with a smile :“Fellow Daoist 天资绝佳,以后有机会,可拜入我Seven Luminaries Sect 门下。

  我Ancestor Master 喜欢收集各种inheritance ,借他人的智慧,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这sword shadow 术的inheritance ,他也收集了好几个版本。

  我还曾经见过其中三柄Divine Sword 的Visualization Picture ,都是Ancient Era 流传下来的。

  以Fellow Daoist 的天资,若是能看这些Visualization Picture ,想必sword shadow 术的威能会bring it up a level 。”

  Wang Daoyuan 心中clear comprehension ,这是想要拉拢自己了。

  Wang Daoyuan 装出一副极为心动的模样:“那就many thanks Young Master 了,待离开Immortal World 碎片后,在下必定会前往Seven Luminaries Sect ,追随Young Master 。”

  俊秀青年满意地nodded :“好,when the time comes 我一定会劝Master 收你为direct disciple 。”

  说话的功夫,黑甲cultivator took out 一柄漆黑long spear ,正在撬stone gate 。

  这家伙走的是body refinement 路子,fleshy body 极其强悍。

  “咔擦咔擦”的声音不断传来,厚重的stone gate 竟然被撬了起来。

  stone gate 后面放出耀眼的rays of light ,这并不是什么攻击,而是treasure 放出的宝光。

  透过stone gate 向里面看去,里面是一个极其宽敞的stone chamber ,stone chamber 之中摆着大量的架子。

  这些架子也都是使用铁石晶锻造而成与stone chamber 地面熔炼成一体。

  最外面的架子上,摆着众多炼器材料。

  这些炼器材料,大部分都是Wang Daoyuan 没见过的。

  单看其spiritual power 波动,也至少是seventh rank Peak 。

  至于更高水平的,以他的cultivation base 和见识,根本分辨不出来。

  比较靠后的架子,放着很多jade bottle 和玉盒。

  保存在jade bottle 和玉盒中的treasure ,一般有两种。

  要么是medicine pill 、spiritual medicine 等容易流失精华的东西,要么就是一些比较脆弱的treasure 。

  时间过去了几十万年,又经历了Immortal World 碎片坠落,八成也不剩什么了。

  众多架子后面,散发着一阵阵killing intent 。

  这个killing intent 并不是来自于人,而是来自于某件Magical Artifact 。

  尘封几十万年的Magical Artifact ,还能保持如此formidable power ,当年该是何等强悍?
  stone gate 一打开,四人的呼吸都沉重了起来。

  黑甲cultivator 有些呆了,involuntarily 地向stone gate 内走去。

  俊秀Young Master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连忙喊道:“Fellow Daoist Hong 且慢,里面可能……”

  话音未落,黑甲cultivator 就走了进去。

  他一把拿起一块pitch black 的石头:“这是Void Abyss Stone ,seventh rank high grade Void Abyss Stone 。”

  Void Abyss Stone 是最常见的空间材料之一,炼制Universe Ring ,布置传送阵,还有更brilliant 的Secret Realm ,都离不开这东西。

  seventh rank high grade Void Abyss Stone ,已经可以用来布置高阶传送阵、开辟Secret Realm 。

  this thing 的价值,不可估量。

  随后,他又拿出了几块珍贵的炼器材料,高兴得像个孩子。

  这家伙一直没事,俊秀青年也终于放下了戒心,紧跟着走了进去。

  gray robed old man 见他们都进去了,也没有再迟疑,走进了仓库。

  Wang Daoyuan 倒是没有急着进去,这事有些蹊跷。

  里面摆满了各种treasure ,明显是个宝库。

  this level 的宝库,Formation 竟然是个有明显缺陷的玩意。

  虽然有可能是日久年深,Formation 有了损坏,但也有可能是陷阱。

  gray robed old man 进入宝库之后,也和黑甲cultivator 一样,如发疯一般抱着各种treasure 。

  他们并没有将这些东西收入自己的Universe Ring ,反倒像ordinary person 那样,把treasure 抱在怀里。

  这种情况,怎么看都像是中招了。

  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Wang Daoyuan 是不敢轻易进去的。

  可是眼前有这么多treasure ,若是不捞点好处,又实在不甘心。

  那俊秀青年毕竟是Seven Luminaries Sect 这种Great Influence 出身,各种treasure 都见过不少。

  他走到架子旁,仔细辨别那些treasure true or false ,并没有抱着treasure 发疯。

  半刻钟之后,他发现Wang Daoyuan 并没有进来。

  看着仍站在宝库外的Wang Daoyuan ,问道:“Fellow Daoist Zhou why not 进来?这可都是难得的treasure 。”

  Wang Daoyuan 一副讨好的样子:“Fellow Daoist Lin 和Fellow Daoist Hong 如此lost self-control ,属下进去,恐怕也会如此。

  万一有什么危险,就没人保护Young Master 了。

  属下在外面守着,随时接应Young Master 。”

  俊秀青年满意地nodded :“还是你想得周道,那你就先在外面等着,帮我看好后路。”

  说罢,就将手中的一大块Void Abyss Stone 收入自己的Universe Ring 中。

  黑甲cultivator 和gray robed old man 也反应过来,将怀中抱着的treasure 都收入自己的Universe Ring 中。

  三名Great Ascension cultivator 收东西,速度是非常恐怖的。

  没过多大会,几百个架子上的炼器材料,都被收得干干净净。

  再往里面,就是那些玉盒、jade bottle 之类的东西。

  三人都不是傻子,知道这些玉盒和jade bottle 之中的treasure 基本废了,也就没有管它们,径直向宝库深处走去。

  这边则是数量众多的Magical Artifact ,品阶最低的也是seventh rank 中high grade 。

  众多Magical Artifact 中心处,放着一杆暗golden long spear ,不断释放出阵阵killing intent 。

  黑甲cultivator 见到这long spear ,眼睛都直了。

  不顾其他人阻拦,就直接冲了上去,一把攥住long spear ,猛地拔起来。

  轰隆~~
  long spear 刚被拔出来,地下就如同响起了闷雷一般。

  地面和墙壁都在剧烈震动,铁石晶打造的架子纷纷崩裂倒塌。

  宝库中的一切如同泡沫一般破碎,宝光消失,宝库变成了一个积满灰尘的破旧stone chamber 。

  黑甲cultivator 手中的long spear ,倒是没什么变化,依然散发着强烈的killing intent 。

  而long spear 原来放置的地方,则变成了一颗怪异的骷髅。

  这骷髅看起来有些像鳄鱼,虽然只剩骨头了,满口利齿仍然放着cold light 。

  空洞的眼窝之中,燃烧着dim-blue 的火焰。

  骷髅后面还有一截颈骨,慢慢延伸到石质地面以下。

  这应该是一具完整的骨架,半个身子埋进岩石层中,背上还有一个巨大的Black Tortoise 雕像。

  那Black Tortoise 雕像也不是一般的东西,散发出来的Divine Beast 气息,让Wang Daoyuan 都有些trembling in fear 。

  背上Black Tortoise 镇压,脑袋上还插着一柄品阶极高的凶兵long spear 。

  无论怎么看,这都像是在镇压极其凶险的魔头。

  这下出major event 了,镇压treasure 之一的long spear 被拔出来,镇压的力量削弱了一半,甚至更多。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Wang Daoyuan 想都不敢想。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