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Abyss Immortal Clan Chapter 1413

  显然,造化阵仙对自己的Life Source Immortal Treasure 非常自信。

  老牌三转Earth Immortal 的Life Source Immortal Treasure ,被蕴养了超过二十万年,也确实不一般。

  不过,在遮掩天机方面,这造化山恐怕还远不如Spirit Bead Space 。

  紫雷Earth Immortal said with a smile :“早就听说造化阵仙的造化山formidable power 非凡,有遮蔽天机之能。

  只是造化Senior Brother 很重视这东西,不到生死相搏的时候,绝对不舍得拿出来用。

  十几万年来,一直无缘得见。

  didn’t expect ,这次竟然有机会见到。”

  五雷Earth Immortal 看着眼前的假山盆景,也非常有兴趣:“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东西,造化Senior Brother ,快展示一下这东西。”

  造化阵仙shook the head ,叹道:“you two 都超过二十万岁了,还是小child 脾气,还没有道远Martial Nephew 和冥雷徒孙两个little fellow 沉稳。

  罢了,你们放轻松一些,我带你们进入造化山中。”

  话音未落,盆景中的假山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疯涨。

  本来只有不到一尺高的mountain range ,迅速成长为ten thousand zhang 高山。

  原本众人都站在Good Fortune Sect 礼堂中,可突然出现在了piece of mountain valley 中。

  这个过程中,Wang Daoyuan 并没有感应到丝毫的空间变化。

  紫雷Earth Immortal 向上方看去,said with a smile :“造化山果然不凡,我这个三转Earth Immortal 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收入盆景中。”

  造化阵仙said with a smile :“辛苦蕴养了二十多万年的treasure ,若是连这点ability 都没有,我如何在乾元界立足?”

  Wang Daoyuan 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是被收入了之前那个盆景中。

  而且,体型变小了无数倍。

  这才觉得之前的假山盆景,变成了imposing manner 恢宏的高山。

  举目四望,山间云雾缭绕。

  半山腰上,奇松怪石倒挂,芝兰仙草充斥其间。

  一声清越的啼鸣响起,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对黄鹤飞过,鹤影于山巅云海中faintly discernible 。

  五雷Earth Immortal 满脸羡慕之色:“还是造化Senior Brother 会享受,这造化山的景色可比我的五Thunder Sect 强得多。”

  造化阵仙摆了摆手:“都是些小手段罢了,我一向喜欢折腾Secret Realm ,就把自己的Life Source Magical Artifact 都炼制成了Secret Realm 。”

  Wang Daoyuan 有些奇怪:“造化师伯,此地虽然与外界不同,但应该没有隔绝开吧?

  按说,没有与Great World 隔绝的异空间,不能算作Secret Realm 。”

  紫雷Earth Immortal said with a smile :“这里虽然能看到外面的景象,却有Formation 创造的壁障隔绝。

  无论是从里面看外面,还是从外面看里面,都是illusion 。

  说白了,这个Secret Realm 的壁障是透明的。

  自然形成的Secret Realm ,根本不会有这种情况。

  即便是人造Secret Realm ,能做到this step 的也是寥寥无几。”

  五雷Earth Immortal 接话道:“论起折腾Secret Realm ,造化Senior Brother 也可以算是乾元界Number One Person 了。

  早年还曾经尝试造出Time Flow Speed 不同的Secret Realm ,可惜一直没能成功。”

  造化阵仙摆了摆手:“过去的糗事就别提了,我那时候太年轻,不知道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

  后来才知道,Dao of Time 也是禁忌之道,真要是掌握了,恐怕我早已身死。

  咱们也别在这里干站着了,随我到Cave Mansion 中一叙。”

  说罢,就引着众人来到造化山最高峰半山腰上。

  这里有一块方圆several li 的平地,平地上松柏葱郁。

  松柏林边缘紧靠岩壁的地方有一片小竹林,竹林后面是一扇古朴的大门。

  五雷Earth Immortal 看了一眼大门,惊诧异常:“Secret Realm 之中造Secret Realm ,在Secret Realm 这方面,小弟ashamed of being inferior 。”

  紫雷Earth Immortal 也长叹一声:“我本以为breakthrough 三转Earth Immortal Realm ,应该只有七曜那old bastard 能稳压我一头。

  现在看来,我这点实力跟造化Old Brother 比,还差得远啊。”

  造化阵仙推开大门,请众人入内。

  “两位Junior Brother 说笑了,这只是Formation Dao 上的手段。

  真要论起斗法的实力,我恐怕在两位Junior Brother 手底下撑不住hundred breaths 时间。”

  造化阵仙的说法有些过谦了,Formation 手段也是斗法实力之一。

  到了三转Earth Immortal 的realm ,挥手之间便可布置出brilliant 的Formation ,Formation 手段比spell Divine Ability 也慢不了多少。

  造化阵仙在Formation Dao 上,堪称当世第一,combat ability 自然也不差。

  尤其是这造化山,可以悄无声息地将人拉进来。

  若是事先布置一些Killing Formation 困阵,对付三转Earth Immortal 也费不了多少功夫。

  众人进入大门之后,造化阵仙将门关上。

  “这里和乾元界隔着两层Secret Realm ,其中有数十道遮掩天机的Formation 。

  道远Martial Nephew ,在这里应该可以把湮灭之道展示出来了吧。”

  Wang Daoyuan 也没有再推辞,之前在外界引出湮灭Divine flame 无根火,只会引来劫云,heavenly punishment 不会直接落下。

  现在又隔着两层Secret Realm 和数十道Formation ,总不能比之前的情况更差。

  Divine Consciousness 进入Rain Dragon 口中,引出一缕湮灭Divine flame 。

  Wang Daoyuan 仔细感应了一下周围,并没有Heavenly Might 降临。

  看来,造化阵仙的手段还是有点用的。

  scarlet 火苗出现在Wang Daoyuan 指尖的那一刻,众人都took a deep breath 。

  造化阵仙大喜:“没错,这就是湮灭之道。

  道远Martial Nephew ,将这一缕血色火焰给我,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

  Wang Daoyuan said with a smile :“这火焰若是交给你,恐怕您这Life Source Immortal Treasure 就毁了。”

  造化阵仙一愣:“怎么会?我这可是Eighth Rank high grade Immortal Treasure 。

  就算是紫雷Junior Brother 和五雷Junior Brother ,也很难伤到它。”

  “湮灭之道可以将实物直接化为虚无,一般的手段很难彻底压制。

  没有我这个主人控制,要么湮灭Divine flame 烧毁一切,要么就是在您的镇压手段下熄灭。”

  “你能refining 整朵灵火,莫非我连一缕无根火都控制不住?”

  “您可以试试,我自从得到这灵火至今,还从未用它对敌。

  这东西的威能如何,我还真说不准。”

  见Wang Daoyuan 如此郑重,造化阵仙也不敢轻易犯险。

  他拿出一块黑玉:“这是虚空immortal jade ,Eighth Rank Peak 材料,出自world 虚空与乾元界交界处的space turbulence 中。

  我用了很多种手段,都无法将其熔化。

  我倒要看看,这血色火焰有多强的formidable power 。”

  说罢,就用虚空immortal jade 去接触血色火焰。

  两者接触,“呼”得一声,血色火苗窜了一尺多高。

  即便是造化阵仙,也被吓了一shivered ,involuntarily 地后退。

  虚空immortal jade 和血色火焰脱离接触,仅仅是一瞬间,原本fist sized 的虚空immortal jade ,只剩下不到一半。

  紫雷Earth Immortal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好家伙,这可是虚空immortal jade 啊。

  我曾经得到过一块,用紫雷神炎焚烧了十几年,都没什么效果。

  这才眨眼的功夫,一大半immortal jade 就被烧成了虚无。”

  造化阵仙惊魂甫定:“这火焰着实恐怖,若非道远Martial Nephew 劝阻,恐怕我的immortal physique 都被烧成灰了。”

  Wang Daoyuan 接着说道:“之前我借助那块造化source stone 领悟造化法则,还没领悟到,就遭到Heavenly Dao 警告。

  造化师伯您想要领悟这湮灭法则,恐怕也会受到Heavenly Dao 的照顾。

  在这两层Secret Realm 覆盖之下,Heavenly Dao 或许无法直接攻击到您,但您总不能不出去。

  而且,breakthrough 阵仙realm 需要开辟自己的道,接触Heavenly Dao 是在所难免的。

  您觉得,那时候Heavenly Dao Union 饶了您吗?”

  此言一出,造化阵仙有些犹豫。

  他领悟湮灭之道是为了breakthrough True Immortal Realm 界,不是为了courting death 。

  若是注定必死无疑,那还不如放弃。

  转念一想:“道远Martial Nephew ,你是如何在拥有湮灭Divine flame 的情况下,还顺利活到现在的?”

  “我这个方法,您应该无法复制。

  我的Purple Mansion natural phenomenon 比较特殊,对大多数spiritual object 都有压制refining 作用。

  我能制伏湮灭Divine flame ,还能遮掩天机,靠得就是Purple Mansion natural phenomenon 。

  您的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树虽然特殊,恐怕还是无法压制湮灭Divine flame 。”

  造化阵仙有些好奇:“我还真想看看,你的Purple Mansion natural phenomenon 是什么样的。”

  五雷Earth Immortal 劝阻道:“造化Old Brother ,话可得说前头。

  看了道远的Purple Mansion natural phenomenon ,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就是跟我们捆绑在一起,要么就是为敌,以后难免要刀兵相见。”

  造化阵仙一愣,随后沉思起来。

  许久之后才问道:“你是说道远Martial Nephew 是Child of Destiny ?”

  紫雷Earth Immortal said with a smile :“还是你们这些玩Formation 的心眼多,稍微提点几句,就能把事情想明白。”

  “还真是Child of Destiny ,这才七万余年啊!”

  五雷Earth Immortal 摆了摆手:“纠结这些东西没用,现在你知道了,也该做出决定了。

  顺便说一下,道远除了是紫雷的后人,还是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的第三位direct disciple 。”

  与此同时,Wang Daoyuan 也放出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

  感应到murderous aura 逼人的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造化阵仙和灵域阵仙都是齐齐一惊。

  造化阵仙叹道:“果然是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这sword intent 的强度,已经不逊于同等cultivation base 的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了。”

  五雷Earth Immortal 接着说道:“你也知道七曜符仙lineage 在打压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你若是支持道远,就是与Seven Luminaries Sect 为敌。

  若是不支持,就是与我等为敌。

  本来你没必要做出选择,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得不做出选择了。”

  造化阵仙brows tightly knit :“若是帮你们,那就是在玩命。

  当年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为了乾元界,把命都搭进去了。

  我若是跟他的传人作对,Dao Heart 难安,良心也不安。

  这样吧,你若是能帮我breakthrough True Immortal Realm 界,让我能有与七曜True Immortal 抗衡的实力,我就愿意帮你。

  若是不能,我也只能两不相帮。

  Good Fortune Sect 这么大的家业,我总得顾忌后辈的小命。”

  造化阵仙一直谨小慎微,当年Demon Race 入侵之前就是一直保持中立。

  当然,人家也有保持中立的ability 。

  Good Fortune Sect 山门内处处是Killing Formation ,谁敢触霉头?

  直到气运之战分出胜负,他才表态支持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

  因此,他和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没有多少交情。

  现在能保持中立,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Wang Daoyuan nodded :“那就many thanks 师伯了,既然师伯已经表态,那我也就让师伯看看我的Purple Mansion natural phenomenon 。”

  a dragon roar 吟响彻云霄,Rain Dragon 从他眉心飞出。

  同时,一股Heavenly Might 笼罩下来,不过并没有劫云落下。

  这造化山的作用还真不小,对Heavenly Tribulation 还真有一些压制作用。

  造化阵仙turned pale in fright ,失声道:“Rain Dragon ?”

  紫雷Earth Immortal 和五雷Earth Immortal 也是满脸惊诧,他们也没见过Rain Dragon natural phenomenon 。

  许久之后,造化阵仙才从愣神中恢复过来:“我活了近三十万年,见过的Child of Destiny 不少,可从来没有哪一个Child of Destiny 拥有Rain Dragon natural phenomenon 。”

  “湮灭Divine flame 的火种就在Rain Dragon 口中,若是在外界,现在已经有劫云盖下来了。

  若是把火种亮出来,恐怕造化山得毁于heavenly punishment 。”

  说罢,Wang Daoyuan 将Rain Dragon 收了起来。

  “Rain Dragon 体内的湮灭之道气息,您也应该感应到了。

  若不是有Rain Dragon ,我也制不住湮灭Divine flame 。

  我之前尝试领悟造化之道,都有Heavenly Dao 警告。

  这还是我气运极强,heavenly punishment 没有落下。

  若是您来领悟,恐怕刚领悟到一点皮毛,就要死于heavenly punishment 之下。”

  Wang Daoyuan 也想帮造化阵仙breakthrough True Immortal Realm 界,如此一来,自己才能有抗衡Seven Luminaries Sect 的班底。

  他将玄元从Spirit Bead Space 内拎了出来:“玄元,你家Old Ancestor 留下的典籍中,有没有提到过能与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树法则对应的湮灭系法则?”

  玄元刚出来,就感应到了四股极其强悍的气息。

  一双绿豆眼小心地看了看四位Earth Immortal ,连忙作揖:“小龟玄元,见过各位前辈。”

  造化阵仙said with a smile :“这小东西长得挺别致,Comprehend Laws 也古怪,似乎与卜算有关。”

  玄元立刻奉承道:“前辈bright vision like a torch ,小龟是Immortal World Heaven Prying 玄龟lineage ,擅长窥探天机。”

  Wang Daoyuan 连忙说道:“行了,你也别套近乎了。

  有我在,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

  知道什么,直接说出来就是。”

  玄元这才放下心来:“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树法则是造化法则的皮毛与Life Law 融合,衍生出来的一种新法则。

  造化主生,才有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树和造化source stone 这样的东西存在。

  而湮灭主消亡,造化法则不会凝聚成任何实物。

  湮灭之道极其霸道,不易与其他法则相融合,也就没有与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树法则对应的现成法则存在。”

  造化阵仙长叹一声:“如此说来,我这走了几十万年的道是走错了。”

  玄元shook the head :“也不尽然。”

  造化阵仙眼前一亮:“莫非还有别的什么手段?”

  玄元nodded :“与湮灭之道最接近的道就是Destruction Dao ,毁灭强到极致,就会带有一些湮灭之道的特性。

  您若是想要领悟湮灭之道的皮毛,就从Destruction Dao 入手。

  多种Destruction Dao 融合,未必没有希望。”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