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Abyss Immortal Clan Chapter 1420

  听了玄元的话,Wang Daoyuan 心中非常震撼。

  sudden enlightenment 状态虽然不是特别罕见,但一般持续不了多长时间。

  自己当初领悟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就是进入sudden enlightenment 状态,还得到了Master 的指点。

  那次sudden enlightenment 状态,只持续了不到半天的时间。

  一般cultivator 的sudden enlightenment 状态,连one hour 都维持不了。

  即便如此,cultivator 的收获也极多。

  sudden enlightenment 状态维持一年时间,听都没听说过。

  二spirit root cultivator ,还没有special physique ,这innate talent 比周鸾还要差不少。

  如此innate talent 的cultivator ,cultivation 到Great Ascension Realm 界就算是到顶了。

  想要breakthrough 大能realm ,都得有天大的机缘。

  可就是这样的innate talent ,竟然能breakthrough Earth Immortal Realm 这个天堑。

  到了True Immortal Realm 界,更是一步一天堑。

  他最终成为九道True Immortal Realm ,这fortuitous encounter 可以说是逆天了。

  “immortal dao 树如此强悍,掌握这东西,岂不是可以完全无视innate talent 影响了?”

  玄元shook the head :“那自然是impossible ,immortal dao 树虽然罕见,但与其有关的传说还是有一些的。

  Immortal World 延续several millions 年,见过immortal dao 树的cultivator ,少说也得有几十个。

  但最终能混出名头的,还真没有几个。

  除了那位传说中的那位九道True Immortal 之外,其他人本来就天资卓绝。

  即便没有遇到immortal dao 树,也能有所成就。

  不过,immortal dao 树辅助悟道的作用是实打实的。

  但凡遇到过immortal dao 树的,或多或少都有收获。

  就像女主人的innate talent ,即便有您的帮助,cultivation 到大能realm 也算是到顶了。

  但有了这immortal dao 树,breakthrough Earth Immortal 应该不算太难。

  至于二转Earth Immortal ,靠immortal dao 树就不一定行了。”

  Wang Daoyuan nodded :“若是如此,那还算正常。

  能让cultivator 超越极限一到两个small realm ,若是再配合我的湮灭Divine flame ,效果应该会更好。

  这immortal dao 树的名头这么大,又有不少人遇到,按说Immortal World 那些Great Influence 手中应该有不少immortal dao 树吧?”

  玄元轻笑一声:“没有人能真正拥有immortal dao 树,而且immortal dao 树也从不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停留。

  即便是九Great Immortal 君的手段,也无法将immortal dao 树留下。”

  Wang Daoyuan 有些好奇地看了看immortal dao 树:“就这么一个小树苗,Immortal Monarch 都留不住?”

  玄元nodded :“是啊,immortal dao 树总是appear out of thin air ,然后凭空消失。

  不会留下落叶,也不会留下种子根须。

  他会出现在哪里,甚么时间出现,又是什么时间消失,都没有任何规律可循。”

  “能遇到这东西,就是莫大的机缘。

  Immortal World 传闻之中,就有不少关于Immortal Monarch 和九道True Immortal 想要将immortal dao 树据为己有的传说,最终都没能成功。

  其中有不少是胡扯,但也有一些是真的。

  至少有一位九道True Immortal 遇到immortal dao 树,想将其夺走的事,绝对是真实的。

  我家Old Ancestor 还认识那位九道True Immortal ,以我Heaven Prying Profound Turtle Race 的Divine Ability ,在我家Old Ancestor 面前说假话,绝对会被看出来。

  可我家Old Ancestor 将这事记录在典籍之中,明显是完全相信这是真的。”

  这下Wang Daoyuan 对immortal dao 树重视了起来,九道True Immortal 都束手无策的树,绝对不是Mortal Grade 。

  “Heaven Prying 玄龟既然能窥探天机,就没有用Divine Ability 锁定immortal dao 树的踪迹?

  你cultivation base 虽然不够,但你家的True Immortal Old Ancestor 总有这个实力吧?”

  玄元答道:“这就涉及到immortal dao 树的另外一个传说了,这东西本身没有法则和Heavenly Dao Power ,也就是说他可能simply 不受Heavenly Dao 统辖。

  任何与法则有关的东西,都无法影响到其分毫。”

  “一个world 中的一切物质,都是Law Power 凝聚成的。

  如此说来,spiritual power 、Divine Ability 、哪怕是普通的雨露,也无法影响到这东西?”

  “正是如此,他就像是不存在于this world ,但偏偏又活生生地呆在这里。

  否则的话,再强的divine wood 也不至于让九道True Immortal 束手无策。

  Immortal World 一直有传言,说immortal dao 树是超脱Heavenly Dao 的存在,只是一直没有证据。”

  “那这株神树,我也无法移栽到随身Secret Realm 内?”

  玄元shook the head :”Not good 说,得看这树的心情。

  你强行移栽的话,immortal dao 树可能凭空消失,也可能完全动不了它。

  当然,也有可能让你移植成功,但过一段时间就disappeared ,连一点痕迹will not 留下。

  传说中,immortal dao 树每一次出现,形象都完全不同。

  想要认出这immortal dao 树,也就是看它有没有Law Power 存在。

  还有就是出手攻击,看能不能伤到它。

  没有Law Power 存在,什么手段都无法伤到,那就是真正的immortal dao 树。

  所以,世上究竟有多少株immortal dao 树,都还是未知数。

  而这一株immortal dao 树出现在这里,并不是那位大佬留下的,而是偶然出现在此。”

  Wang Daoyuan 感应了一下,immortal dao 树完全没有Law Power 波动。

  他手中凝聚出一道silver light ,朝一片树叶斩过去。

  银light flashed 而逝,看起来有些发黄,好像随时都要脱落。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树叶,在一道sword qi 的攻击下,竟然毫发无损。

  玄元兴奋异常:“果然没错,这就是immortal dao 树。

  主人,您是天命daoist ,或许能将这immortal dao 树移走,不如试一试?”

  Wang Daoyuan 对这immortal dao 树确实感兴趣,若是能移栽到Spirit Bead Space 内,clansman 之中,像是Twelfth Uncle 这样innate talent 的cultivator ,也有breakthrough Earth Immortal 的机会。

  家族内Heavenly Spirit Root 虽然不多,但二spirit root cultivator 还是有不少的,三spirit root cultivator 更是数不胜数。

  有这东西在,三spirit root cultivator 有机会breakthrough Great Ascension ,二spirit root cultivator 有机会breakthrough Earth Immortal 。

  用不了多久,就能培养出一大批expert 。

  “那我就试一试。”

  说罢right hand 一挥,immortal dao 树周围several feet 的spirit farm 土都脱离了地面,悬浮在空中。

  可那一株immortal dao 树,依然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呆在原地,连一丁点的动静都没有。

  最诡异的是,土壤下面居然没有树根,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树干和树梢悬浮在那里。

  好像是从foreign world 中,凭空长出来一棵树。

  Wang Daoyuan 长叹一声:“看来这东西我是无福消受了,命中没有莫强求,能遇到也算是机缘,等我探查完宝藏,再回来悟道吧。”

  说罢,将spirit farm 土归位,就要向宫墙内走去。

  冥雷神君拱手道:“Martial Uncle ,以我的实力,就算是给我什么好东西,我也无福消受。

  这次能遇到Immortal World 传说中的神树,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我就在这immortal dao 树下打坐,里面宝藏的事情,我就不掺和了。”

  Wang Daoyuan 心中赞叹:这个Martial Nephew 虽然看起来有些呆愣,但心思还真not simple 。

  整天被五雷Earth Immortal 呆在身旁,人情世故的事见过不少。

  这一路上,他也应该看出来了,这宝藏是某位大佬专门安排给自己的。

  若是一心要分一部分宝藏,很可能会被宝藏中留下的后手抹杀。

  即便能活着拿到一部分宝藏,拿到的也只能是有些边角料。

  争夺treasure 的时候,还可能与自己出现嫌隙。

  倒不如以退为进,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在这里悟道,收获绝对小不了。

  而且,自己得到了treasure 之后,无论如何都要分给五Thunder Sect 一些。

  when the time comes ,这些好处还是能到冥雷神君手中。

  虽然结果一样,但出手争夺,还是自己主动给,这可不是一回事。

  Wang Daoyuan 大致看出了他的心思,也没有再要求他跟着一同进入Core Zone 。

  “那好吧,你就在这里悟道。

  玄元,前面还需要你帮忙,别想着在这里偷懒。”

  玄元虽然不舍,但也不敢违逆,只得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从树下走出来。

  一人一龟来到宫墙大门处,这大门之中竟然没有任何Formation 阻拦。

  “这宝藏还真够大胆的,这里竟然没有Formation 守护。”

  玄元said with a smile :“前面的手段已经够多了,若是有人能用蛮力破掉了外面的重重Formation ,这里再布阵也毫无意义。”

  Wang Daoyuan nodded ,就迈步走进大门内。

  宫墙之内,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手段存在。

  他只是看了看中心处的巨大雕像,没敢过去。

  雕像所在的地方,像是一个祭坛,上面有各种各样的手段。

  贸然走上去,谁知道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而且,这祭坛也不像能藏宝的地方,还是先去宫殿中搜刮一番。

  他率先走进最高大的那一座宫殿,这宫殿同样没有任何禁制。

  推门走进去,宫殿之中空空荡荡,没有任何陈设,连梁柱都没有。

  唯有great hall 中心处,放着一个直径七丈,高七尺的圆柱形stone platform 。

  这stone platform 上遍布复杂的铭纹,Wang Daoyuan 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头晕目眩。

  “玄元,这stone pillar 上的花纹都是什么东西?”

  玄元早就用turtle claw 捂住双眼,只从指缝中偷看。

  他的指缝中,还藏着一小块类似水晶的treasure 。

  余光正是透过水晶,偷看stone platform 上的禁制。

  “主人,这应该是一种极其brilliant 的Formation 。

  只是其中蕴含的威能实在太过诡异,禁制也极为复杂,我根本无法看清全貌。

  我看到的部分,有接引spiritual power 的禁制,还有一些蕴养Magical Artifact 的禁制。

  这stone platform 无论是材质,还是布置Formation 的手段,都是极为不凡。

  费了这么多心思,impossible 是随便建着玩的。

  以我之见,这stone platform 上曾经应该放着一件极其不凡的treasure 。”

  此时的stone platform 上,已经空无一物。

  Wang Daoyuan 用Divine Consciousness 探查,也没有发现任何treasure 的痕迹。

  “可惜了,这great hall 之中的treasure already not in ,这great hall 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stone platform 太过不凡,又有Formation 守护,不可轻动,咱们还是先离开吧。”

  玄元这是继续盯着stone platform ,许久之后才说道:“不对劲,我从这stone platform 之上,发现了操控多个Formation 的禁制。”

  Wang Daoyuan 也有些好奇:“你是说,这stone platform 是铁石关诸多大阵的核心阵基?”

  玄元slightly nodded :“不敢保证,但至少这stone platform 与核心阵基有极大的关联。

  我在上面还发现了不少禁制,其中有吞噬血液和魂魄的禁制。

  可见,蕴养的东西要吸食血肉精华和魂魄。

  这stone platform 蕴养的treasure ,可不是什么善茬。”

  Wang Daoyuan 略一思索,随后说道:“既然这stone platform 可能是核心阵基,又带有吸食血肉精华和魂魄的禁制。

  stone platform 蕴养的treasure ,会不会是传说中的那件treasure ?”

  玄元一愣,随即开始沉思起来。

  许久之后才开口:“不应该吧,那东西可是绝密中的绝密。

  整个Immortal World 能知道那东西底细的人,也是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怎么会放在这里。”

  Wang Daoyuan said with a smile :“铁石关spirit vein 在Immortal World 排名如何?”

  玄元答道:“根本排不上号。”

  “如此说来,那位Immortal Monarch 的地盘内,应该有不少更强的spirit vein 。”

  “那是当然,若是仙山福地,岂会舍得用来修建铁石关?”

  “当初那位Immortal Monarch 为何要把treasure 放在铁石关蕴养?”

  玄元不假思索:“铁石关是Immortal World 和Demon Race 战况最激烈的地方之一,在这里蕴养那treasure ,可以借助战死者的血肉精华和魂魄蕴养……”

  话音未落,玄元就sucked in a cold breath :“九Great Immortal 君都非常爱惜羽毛,不会随便做这种用cultivator 血肉精华和魂魄蕴养Magical Artifact 的事。

  那这座stone platform ,很可能就是蕴养那件treasure 的地方。”

  Wang Daoyuan 拿出了一块没有禁制的黑石,扔到了stone platform 上。

  这黑石一遇到stone platform ,立刻就有了变化。

  海量的spiritual power 涌入黑石中,不过拳头手指头大小的黑石,在spiritual power 滋养下,竟然迅速涨大。

  “这是Immortal Spirit Energy ?”

  玄元nodded :“应该没错了,不需要融合Essence, Qi, and Spirit ,直接就可以转化为immortal strength ,也只有ninth rank 仙脉产生的Immortal Spirit Energy 能做到了。

  当年那位Immortal Monarch 可真是舍得啊,在铁石关底下藏了一条仙脉。

  直到现在,依然能保持ninth rank 。”

  话音未落,stone platform 上出现了mutation 。

  黑石上闪烁着black rays of light ,随着时间的推移,black rays of light 越来越多。

  很快,这些rays of light 凝聚成了一片光影。

  一人一龟死死盯着光影,生怕错过什么细节。

  最终,这光影之中显现出来一个巨大的black 圆盘。

  整个圆盘上,带有densely packed 的禁制。

  可惜,这光影非常模糊,根本看不出禁制的具体形状。

  只能隐隐感觉出来,有很多种熟悉的能量存在。

  比如自己手中拥有的几个带有禁制的黑石,这些禁制的气息,与圆盘中的某些气息几乎完全一样。

  “这光影中的圆盘,应该就是完整黑石的模样了。”

  玄元惊叹道:“想不到我竟然有机会看到黑石Supreme Treasure 的原貌,虽然只是光影,但也不枉此生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