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Abyss Immortal Clan Chapter 1422

  御劫阵仙以布阵手段诡异莫测著称,这间great hall 并没有被搬空,各种陈设非常复杂。

  以御劫阵仙的手段,随手都可以布置出一层层Formation ,让人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

  一旦这great hall 内有Formation 存在,自己这点ability 还真不容易摆脱。

  不过,现在自己有了湮灭Divine flame ,能将一切有实体的东西焚烧成虚无。

  若是斗法的时候,这火焰差点意思。

  可若是遇到什么困阵,湮灭Divine flame 就能发挥极大的作用。

  自己是天命daoist ,也是乾元界这个棋盘中最为重要的一颗棋子。

  既然之前御劫阵仙留下了众多好东西,帮助自己成长,那么他就绝不会轻易弄死自己。

  即便这great hall 中有什么手段,也依然是以围困为主,而不会直接下死手。

  有湮灭Divine flame 在,也不在乎围困、封印之类的手段。

  想到此处,他大胆地走了进去。

  屏风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套茶具。

  茶壶是空的,但一个茶杯中却有满满的茶水。

  Wang Daoyuan turned pale in fright :“Immortal World 碎片坠落那么大的destructive power ,现在又过去了三十多万年,这茶水impossible 保存完好。

  is it possible that ,御劫阵仙不久前还在这里?”

  玄元也吓得直哆唆,随后小心地探查茶杯。

  片刻之后,他才relaxed :“吓死我了,这茶水能保留下来,是因为茶杯比较特殊。

  这个茶杯是个Magical Artifact ,就跟您之前炼制的凝露盘原理差不多,可以汇聚spiritual power ,凝聚成茶水。

  只是这Magical Artifact 不凡,至少是Eighth Rank high grade 。

  这一杯茶水若是喝下去,好处绝对少不了。”

  闻听此言,Wang Daoyuan 心中relaxed 。

  御劫阵仙可是实打实的九道True Immortal ,Formation 手段Ghost God 莫测。

  现在跟这样的人照面,那是一丁点的胜算都没有。

  不过,这茶水既然是御劫阵仙留下来的,Wang Daoyuan 可不敢喝。

  “玄元,你也算是劳苦功高,这杯茶水就赏给你了。”

  玄元的黑脸差点吓白了:“Eighth Rank high grade Immortal Treasure 蕴养了三十多万年的茶水,已经堪比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

  这样的好东西,应该主人您来享受,小龟岂敢僭越?”

  见玄元不上当,Wang Daoyuan 也不敢喝。

  可这一杯茶水留着,也有点可惜。

  玄元看出了他的意思,连忙说道:“主人,黑big brother Heavenly Dog bloodline 较为纯净。

  Heavenly Dog 连太阳都能refining ,一杯茶水中即便有点问题,也不至于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而且,这杯茶水中也没有什么剧毒之物。

  要不,就让黑big brother 喝了吧。

  他已经接近大能realm ,喝了这茶水之中,说不定就能借此breakthrough 大能realm 。”

  Wang Daoyuan nodded ,随即将大黑从Spirit Bead Space 内带了出来。

  他指着那一杯茶水:“这是一杯Eighth Rank high grade Immortal Treasure 蕴养了三十多万年的茶水,不过可能有什么手段在里面,你有把握喝下它不出问题吗?”

  大黑嗅了嗅茶水,露出陶醉的神色:“Second Young Master ,我也没闻出什么问题来。

  我先祖连太阳都能吞掉,我要是连一杯茶水都不敢喝,岂不是太无能了?”

  说罢,张开大嘴,朝那茶水吸过去。

  咕咚~~

  茶水被大黑咽下,随后他就开始了refining 。

  往常他吞下什么东西,一刻钟左右就能refining 完毕。

  这次过了足足one hour ,还是没有refining 完成。

  Wang Daoyuan 感应了一下大黑的气息变化,发现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spiritual power 波动反而在缓慢增强。

  Wang Daoyuan 没有心思等大黑慢慢refining ,直接将其收入Spirit Bead Space 。

  随后,将桌子上一套茶具都收入Spirit Bead Space 。

  桌椅往后,就是一道屏风。

  屏风上是一副画,画中是一座雄关。

  关前是无数Demon Race 进攻,关城中则是许多Human Race 和Monster Race 在防守。

  屏风上的画卷中,并没有多强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

  这幅画虽然画技传神,但并不像是什么特殊的东西。

  Wang Daoyuan 也就没有太把屏风当回事,绕过屏风,就要向后走去。

  玄元突然喊了一声:“主人,屏风上的人在动。”

  Wang Daoyuan 连忙转头看过去,仔细盯着屏风上的图画。

  果然,画中的景象与之前有细微的不同。

  他当时就被吓得hair stands on end ,这图中描绘的应该是Immortal World 对抗Demon Race 的大战。

  Immortal World 和Demon Race 之间的大战,那可是Peak True Immortal 和True Demon 为高端battle strength ,Earth Immortal 和Demon God 为中坚力量,Great Ascension 只是炮灰罢了。

  画中描绘的可是大规模攻城战,必定是有True Demon 参与的。

  若是有一两个True Immortal 和True Demon 从画中钻出来,自己这点实力可没法抵挡。

  不过转念一想,御劫阵仙再强,也impossible 抓一堆Immortal World powerhouse 和Demon Race ,封在一幅画中。

  “玄元,这画里面是什么名堂,总不会真是Immortal World expert 和Demon Race 在开战吧?”

  玄元shook the head :“绝impossible ,虽然御劫阵仙手段诡异。

  但要封印一群Immortal World expert 和Demon Race expert 几十万年,也是完全impossible 的事,Immortal World 也从来没有过类似的手段。

  依我之见,这画中的景象,应该是通过某种手段,再现许久之前发生过的情景。

  至于这幅画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敢确认。”

  Wang Daoyuan slightly nodded :“不是真的封印大量仙魔expert 就行。”

  Rain Dragon 从他眉心飞出,张口将屏风吞入腹中。

  “管他是什么东西,要是敢作妖,就用湮灭Divine flame 彻底毁掉它。”

  屏风后面,是一个不太大的书房。

  一张书桌,上面摆着三本金书书。

  书桌两旁各有一个书架,可惜都是空的。

  即便如此,Wang Daoyuan 也是兴奋异常。

  三本金书中只要里面有一本是完整的Immortal World inheritance ,这次探宝就算是赚大了。

  玄元看着这些书籍,两眼闪烁着异芒,可就是不敢轻易上前。

  Wang Daoyuan 走上前去,在书桌后面坐下。

  随手拿出一本书,上面写着“三转九炼”四个大字。

  Wang Daoyuan 大喜过望:“总算没白来,竟然找到了Immortal World tempering immortal physique 之法。”

  玄元said with a smile :“此法在Immortal World Human Race 之中流传甚广,很多出身Great Influence 的cultivator 都用其中的手段来tempering immortal physique 。”

  Wang Daoyuan 有些好奇:“这么说,三转九炼属于非常差的body tempering 手段?”

  玄元shook the head :“当然不是,能在Immortal World 流传甚广的body tempering 之法,必定是久经考验的。

  论brilliant 程度,三转九炼比乾元界任何tempering immortal physique 的手段都brilliant 得多。

  即便是在Immortal World ,也是能排得上号的。

  很多Great Influence 的tempering 之法,在brilliant 程度上都不一定比得上这三转九炼。

  而且,没有最好的tempering 之法,只有适合自己的。

  即便是Immortal Monarch 创造出来的tempering 之法,如果不适合你,价值也不是特别大。

  Great Influence cultivator ,都会得到长辈的指点。

  根据自身情况和tempering immortal physique 材料的不同,调整tempering 之法。

  所以,主人您以后tempering immortal physique 的时候,absolutely 不可直接照搬inheritance 中的手段。

  最好是以此为基础,根据自身的条件,以及手中的body tempering spiritual object 调整一番。”

  Wang Daoyuan nodded :“确实,cultivation technique 、spell 、秘术都是如此,没有最好的,只有最适合自己的。

  就像我Eldest Senior Brother 归渊,算是Peak 的innate talent 。

  能以Metal Attribute Heavenly Spirit Root 领悟到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perception 也算是千年rarely seen 。

  可他不适合走Return to Origin sword dao ,如此好的innate talent ,也只能勉强成为大能。

  若是他能走出适合自己的道,恐怕在War of Humans and Devils 后期就能breakthrough Earth Immortal Realm 。

  Second Senior Brother 归云虽然innate talent 不佳,但却非常适合cultivation Return to Origin sword dao 。

  若是Eldest Senior Brother 也能活到现在,他的cultivation base 不会比Second Senior Brother 强多少。

  对了,你说这三转九炼在Immortal World 流传甚广,你能看出这东西的真假吗?

  我担心那些执棋者会在Method of Body Refining 制造缺陷,一旦我cultivated ,immortal physique 就会有问题。

  将来他们要收拾我的时候,我可能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玄元shook the head :“三转九炼虽然流传广泛,但那也是在Human Race expert 之中。

  Immortal World Human Race 和Monster Race 并不和睦,Demon Race 到来之前更是死仇。

  Human Race 一般的spell 和不成体系的秘术,我家Old Ancestor 倒是收藏了不少。

  但有些完整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inheritance ,以及tempering immortal physique 的方法这种非常核心的inheritance ,Monster Race 很难拿到。

  Heaven Prying Profound Turtle Race 不善争斗,也一向与Human Race 亲近,也impossible 斩杀Human Race expert 去抢夺inheritance 。

  我家祖传的典籍之中,并没有完整的immortal physique tempering 之法,只是提到了一些相关的消息。

  要鉴别这东西的真伪,最好是找乾元界tempering immortal physique 的手段对照一下。

  tempering immortal physique 的时候,再将其改进一番。

  即便其中有什么缺陷,也可以在改进之中弥补。”

  Wang Daoyuan slightly nodded ,随后将《三转九炼》妥善收藏起来,翻阅桌案上的第二本金书。

  这本书的封面上,写着“Demon Race 远征堡垒”六个大字。

  Wang Daoyuan 心中一阵激动,迅速翻开金书,观看里面的内容。

  这里面果然有Demon Race 远征堡垒的炼制方法,其中有很多内容,与之前炼制的御空战船有相似之处。

  除了炼制方法之外,这本金书中还记载了远征堡垒的一些弱点。

  根据这些弱点,就可以破掉Demon Race 的远征堡垒。

  这东西虽然对自身实力的提升没什么用,但以后对付Demon Race 的时候,可是能起到大作用的。

  七万多年前入侵乾元界的那一批Demon Race ,只有一座远征堡垒。

  即便如此,也将乾元界众多Earth Immortal 和大能压得抬不起头。

  当年飞升谷一战,Yin-Yang Formation 仙and the others 造出飞城,靠数十座飞城围困,才将远征堡垒逼退。

  即便是最后一战,Master 一剑灭掉Demon Race 数名Demon God ,远征堡垒也没有被毁掉。

  现在Demon Race 还能在绝天渊以外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也是靠远征堡垒。

  Human Race Earth Immortal 到了乾元界以外,会实力大减。

  那种情况下,拿Demon Race 远征堡垒完全没有办法。

  现在有了这本金书,知道远征堡垒的炼制方法以及弱点。

  可以自己造远征堡垒,与Demon Race 在虚空中征战,也可以想办法毁掉Demon Race 的远征堡垒。

  在下一次大劫来临之前,彻底解决Demon Race remnant forces 。

  Demon Race remnant forces 中应该没有多少expert ,但他们参与了当年的大战,对乾元界的情况比较了解。

  若是留着他们,下一波Demon Race 到来的时候,情报方面会有巨大的优势。

  若是能提早灭了Demon Race remnant forces ,等下一波Demon Race 到来的时候,想要彻底了解乾元界,就得用expert 的命来换。

  Wang Daoyuan 将这本金书收起来,随即拿起了最后一本金书。

  这本金书封面上并没有字迹,他翻开封面,第一页的文字就让他目瞪口呆。

  玄元看他状态不对,问道:“主人,您这是怎么了?”

  Wang Daoyuan muttered :“七曜镇元符。”

  玄元看了看金书第一页,上面确实写着“七曜镇元符”五个大字。

  “不就是一本talisman 典籍吗?我家先祖留下的典籍中就没提到过这玩意,应该不算特别强悍,您这么吃惊干什么?”

  Wang Daoyuan shook the head :“这不是Immortal World 的inheritance ,而且乾元界的inheritance 。”

  “那就更没什么at worst 的,乾元界cream of the crop 的inheritance ,在Immortal World 也排不上号。”

  “问题不在这inheritance 的强弱上,而在于这inheritance 是谁的。

  七曜镇元符是七曜True Immortal 的成名绝技,他就是凭借这个手段,成为乾元界Peak expert 。

  在没有Child of Destiny 的时代,他就是乾元界最powerhouse 。

  七万多年前,也只有Master 能压他一头。”

  玄元还是有些不解:“那这东西不还是不如Return to Origin sword dao ?在乾元界都排不上第一,能有什么用处?”

  Wang Daoyuan 轻笑一声:“七曜镇元符是符阵inheritance ,符阵脱胎于Formation 和Talisman Dao ,继承了两者的有点,同样也继承了两者的缺点。

  Formation 都有formation eye 和薄弱之处,符阵同样也有。

  乾元界中,七曜True Immortal 是我最大的拦路虎。

  我得到这inheritance ,可以找出其手段的缺陷。

  等我cultivation base 与他相差不大的时候,就能轻松胜过他。”

  “只是我想不通,这些金书应该是三十多万年前留下的,而七曜符仙才二十多万岁。

  御劫阵仙精通推演之道,可他为何要去推演一个不是Child of Destiny 的人?”

  玄元思索片刻:“您说有没有可能,七曜符仙也是一个重要的棋子。

  甚至和御劫阵Immortal-like ,是某个执棋者培养出来的执行人。

  执棋者不好亲自加入棋局,那就培养出执行人加入棋局,用来引导事情的发展?

  一盘棋impossible 只有一个人下,不同的执棋者,肯定要培养不同的执行人。”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