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听到这话,Wang Daoyuan 来了兴趣。

当初Daoist Myriad Corpses 说过,灭掉Controlling Spirit Sect 的势力杀了他的妻儿。

为了报仇,他投入了血鲨盗。

后来,那些势力又对血鲨盗出手。

大头领被杀,其他人四散奔逃。

按说血鲨盗应该所剩无几,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这几千年过去了,血鲨盗居然还存在。

而且,听这话的意思,血鲨盗的势力还不小。

白须cultivator 又给他的酒碗满上,sighed :“七Star Alliance 占据七Star Sea 核心,血鲨盗占据边缘。

Fellow Daoist 把两家都惹了,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啊。”

surnamed Li cultivator 又将碗中酒一饮而尽:“反正也是有今天没明天的,能活一天算一天。

实在活不下去,就去Myriad Demons Island 。

七Star Sea 和血鲨盗的手,还伸不到Myriad Demons Island 去。”

Myriad Demons Island 倒是引起了Wang Daoyuan 的兴趣,Daoist Myriad Corpses 可没提过Myriad Demons Island 。

白须cultivator 再次给他满上,persuaded :“猎妖岛这地方没人管,Fellow Daoist 还是先在此地安身吧。

Myriad Demons Island 那边就是一个烂泥潭,七Star Alliance 都不敢趟,Fellow Daoist 还是不要轻易过去。

再说了,Myriad Demons Island 远隔数million li ,都不算是七Star Sea cultivation world 的范围了。

一路上demonic beast 横行,Rank 5 Monster Beast 都时有出现,哪是那么容易过去的。

反正这猎妖岛上有五阶spirit vein ,我们这些Golden Core 后期cultivator ,在此cultivation 不是问题。”

surnamed Li cultivator 也nodded :“暂时就在此地栖身,看有没有机会breakthrough Nascent Soul 。

若是有机会,再去找他们报仇。”

不一会儿,Wang Daoyuan 要的酒菜来了。

菜色都是清一色的荤菜,食材都demonic beast 肉。

在草木稀疏的岛屿上,吃肉简单,吃spirit plant 就比较难了。

酒也还不错,third rank middle grade 灵酒,比醉龙酿稍强一些。

不过,窖藏年份太低,还是差了点意思。

Wang Daoyuan 放出几只追魂蜂,先尝了一下酒菜。

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吃了起来。

刚吃没多大会,就有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robust man 走了过来。

此人Golden Core 后期cultivation base ,身高九尺有余,生着浓密的full beard ,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见他过来,Wang Daoyuan 也警觉起来,调动部分spiritual power ,随时准备出手。

这robust man 倒是出乎意料地懂礼数,拱手道:“这位Fellow Daoist ,在下梁峰,见Fellow Daoist 手中的灵蜂颇为不凡。

虽然品阶不高,斗法时不能作为帮手,但飞行速度不慢。

一般的灵蜂都有寻找spiritual object 的能力,不知Fellow Daoist 这灵蜂如何?”

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好好说话,Wang Daoyuan 也没有刻意隐瞒:“这灵蜂确实有点寻找spiritual object 的能力。”

梁峰再次拱手道:“不知Fellow Daoist 可加入了猎妖队,若是没有,梁某想邀请Fellow Daoist 加入我们的猎妖队。

之前队伍中一名擅长寻找spiritual object 的brother 折在demonic beast 手中,正缺少这方面的人手。

我们这个猎妖队的领头人是玄冰Fairy ,一流Golden Core expert 。

只要不碰到异种,猎杀fourth rank demonic beast 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梁峰此言一出,restaurant 内的其他客人议论起来。

“玄冰Fairy 的猎妖队,我多次想进去都没有门路。”

“谁说不是呢,玄冰Fairy 实力高强,分配收获也比较合理,从来不独猎物。

而且,这玄冰Fairy 年纪不大,听说生得天香国色。”

接下来的议论就歪了,开始讨论入赘的问题。

听到这些人的议论,Wang Daoyuan 也得到了一些玄冰Fairy 的信息。

cultivation world female cultivator 是极为抢手的,即便是cultivation base 较低的female cultivator ,只要有spirit root ,都有机会嫁入一些小势力。

故而,loose cultivator 之中极少有female cultivator 。

Golden Core female cultivator 就更不用说了,只要身家清白,嫁给Great Influence 的核心子弟都不奇怪。

这么一个拥有一流Golden Core 实力的female cultivator ,年纪还不大,却是个loose cultivator 。

在猎妖岛这偏远之地猎杀demonic beast ,着实奇怪。

不过梁峰的提议倒是不错,他正好需要了解七Star Sea cultivation world 的情况,加入一个猎妖队,也方便询问消息。

玄冰Fairy 的猎妖队就不错,female cultivator 不female cultivator 的不重要,主要是喜欢猎杀demonic beast 。

Wang Daoyuan 思索许久,才答道:“既然Fellow Daoist 一番好意,在下也不能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我愿意加入你们的猎妖队。”

他也不担心被猎妖队的人暗害,在海上漂泊十几年,这些时间也不是白费了。

斩杀了诸多demonic beast 之后,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已经足够强,现在随时可以融入威严sword intent 。

而且gold book 中记载的Sword Qi Shape Transformation 术,附带一个操控sword qi 的秘术,Wang Daoyuan 也将其cultivation 到Great Accomplishment 。

现在的他可以精准地操控每一道sword qi ,这种情况下施展一切sword cultivator spell ,formidable power 都会有极大的进步。

虽然还是对付不了Nascent Soul Cultivator 的法则压制,但也有不小的进步。

一流Golden Core 的斗法实力,还不如碧鳞蛟那个家伙,也就是随手一剑的事。

加入这个猎妖squad ,即便他们有歹心,也不够自己收拾的。

听到Wang Daoyuan 愿意加入,梁峰大喜过望:“欢迎Fellow Daoist 加入,这顿饭我请,吃完咱们一起去见玄冰Fairy 。”

半刻钟之后,两人将酒菜吃完,梁峰去付了账。

这里的菜倒是极为便宜,三fourth rank demonic beast 肉做成的菜,一道菜也只需要数百块Spirit Stone 。

倒是那一坛酒不便宜,需要上万Spirit Stone 。

之后,Wang Daoyuan 随梁峰离开猎妖坊市,来到猎妖岛南部一个小山头上。

猎妖岛上的各个山头,都有不少cultivator 开辟的Cave Mansion 。

这里也没有什么人管理,谁都能随意开辟Cave Mansion 。

两人所在的这个山头,就是玄冰Fairy 的猎妖队驻地。

刚到山头上,就有一名身形佝偻的老年cultivator 走出Cave Mansion 。

此人看起来行将就木,但一身spiritual power 波动不弱。

估计斗法实力至少也是二流Golden Core ,一流Golden Core 也有可能。

而且此人的一举一动,不像是cultivator ,倒是像俗世Great Family 的管家。

他见到Wang Daoyuan ,脸上漏出戒备之色:“梁峰,这就是你找来的新人?

Fellow Daoist 年纪轻轻,就一身sharp aura ,sword cultivator 一道的造诣想必不低。

莫非是玉衡Sword Sect 的后辈出来历练?”

Wang Daoyuan 心里一惊,这是碰到expert 了。

自己一直在施展隐魔诀,Nascent Soul 以下cultivator ,根本看不透伪装。

此人却一眼看出自己是sword cultivator ,再加上又是一副Chief Steward 的样子,很可能是出身某个不小的势力。

玄冰Fairy 一个Golden Core female cultivator ,却屈身于此,必然有隐情。

这两者结合起来想,玄冰Fairy 很可能是出身Great Influence ,然后这个势力出了问题,她被忠仆带着逃了出来。

当然,这些只是推测,没有实际证据支撑。

Wang Daoyuan 也不想追究这事,初到七Star Sea ,掺和Great Influence 之间的事,跟courting death 没什么区别。

反正也就是在这个猎妖队中打探消息,管他们谁跟谁呢。

Wang Daoyuan said with a smile :“Fellow Daoist 说笑了,我不过是早年得了一些sword cultivator 的残缺inheritance ,哪是什么Sword Sect dísciple 。”

佝偻老者还是一脸狐疑,但也没有再追究他的身份。

此时,洞口最高大的一个Cave Mansion 内,传来清冷的声音:“忠叔,将梁峰和这位新来的Fellow Daoist 带进来吧。”

佝偻老者冲着Cave Mansion 拱手道:“是,小姐。”

一听这话,Wang Daoyuan 心里一惊,自己之前的猜测pretty clos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