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这个玄冰Fairy ,很可能就是某个Great Influence 的核心子弟。

而这个Great Influence 要么是出现了严重的内斗,要么是被外部势力灭了。

玄冰Fairy 作为核心子弟,绝对是被追杀的。

如此一来,她躲在这种地方也就合理了。

当然,如果她的身份过于重要,后面绝对会引来追杀。

这猎妖岛虽然偏远,但与外界也有交流。

这忠叔认定自己是sword cultivator 之后,immediately 想到自己是玉衡Sword Sect 的dísciple 。

这玉衡Sword Sect 很可能是七Star Sea cultivation world first sword 修sect 。

而坊市中有一家炼器店铺名叫玉衡炼器坊,这家炼器坊应该就是玉衡Sword Sect 开设的。

很明显,这猎妖岛的事情,算不上什么秘密。

自己都能猜到玄冰Fairy 身份不一般,那些Great Influence 自然也能猜到,仇家找上门只是时间问题。

Wang Daoyuan 也下定决心,打探到自己想知道的消息之后,尽快离开猎妖岛。

忠叔领着Wang Daoyuan 和梁峰,走进了玄冰Fairy 的Cave Mansion 。

这个Cave Mansion 也是十分宽敞,分前后两部分。

前院像是客厅,还有待客用的大长桌子。

后院是什么样,Wang Daoyuan 就不知道了。

玄冰Fairy 一身冰blue 长裙,身材倒是不错,对不谙世事的hairless brat ,有很大的杀伤力。

但对Wang Daoyuan 这个Old Fox 来说,也就那回事。

脸上蒙着面纱,看不出具体长相,但一双杏眼中,透露出些许哀伤。

spiritual power 波动已经到了Golden Core Peak 水平,而且是Ice Attribute cultivator 。

见Wang Daoyuan 一直盯着玄冰Fairy 看,忠叔lightly coughed :“这位新来的Fellow Daoist ,不知该如何称呼?”

Wang Daoyuan 眼睛还是没有移开,不假思索道:“在下周明。”

外出游历从来没用过真名,顺口说出来的都不是自己的名字。

玄冰Fairy 清冷的声音传来:“Fellow Daoist Zhou ,不知师承何方,擅长什么。

这也不是探查Fellow Daoist 的秘密,只是以后猎妖之时,少不了配合。

知道你的手段,也好分配任务。”

Wang Daoyuan 也无所谓,反正手段特别多,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能冒充loose cultivator 。

既然已经暴露自己是sword cultivator ,索性就直接承认:“在下学了一些sword cultivator 的手段,差不多是个二流Golden Core 吧。”

忠叔接着问道:“既然是sword cultivator ,想必在Refiner Dao 上,也有一些造诣。”

Wang Daoyuan nodded :“确实略知一二。”

炼器能承认,其他的东西就不能承认了。

尤其是pill concocting ,这inheritance 与本地所能见到的spirit plant 类型有极大的关系。

七Star Sea 这边陆地少、海洋多,pill concocting 的主要材料,也必定是monster core 、demonic beast blood essence 之类的。

Wang Daoyuan 可没有这些inheritance ,一旦让他pill concocting ,必定露馅。

忠叔said with a smile :“那倒是不错,以后Magical Artifact 出现破损,也能及时修理,不用到那些炼器坊购置新的。

听梁峰说,你有一种灵蜂,能探寻spiritual object 。

不知,可否让我们开开眼?”

Wang Daoyuan 从Spirit Bead Space 内拿出十多只Rank 2 high grade 追魂蜂,这已经是他手里品阶最低的追魂蜂了。

这些年Spirit Bead Space 的spirit farm 面积增加不少,已经达到了九十多亩,Time Flow Speed 达到六十倍。

空间大了蜜源更多,尤其是种了更多的高阶spirit plant ,追魂蜂的品阶也有提高。

蜂王已经到了third rank high grade ,普通追魂蜂也有五百多只到了third rank low grade 。

剩下的Rank 2 high grade 追魂蜂,也已经有了五万多只。

忠叔看到这追魂蜂,满意地nodded :“速度能达到two hours five-six thousand 里,确实不慢。

Fellow Daoist 若是在草木繁茂的大岛上,就凭养蜂,也能建立起一份基业。”

Wang Daoyuan 趁机套话:“周某生在边远之地,还从未到过大岛。

不知这大岛的情况如何,若是有可能,以后倒是可以去大岛居住。”

忠叔也是个精明人,立刻发觉自己失言了。

不过,脸上没有露出半点惊慌:“old man 年轻时,曾到Divine Pill Sect 下辖的青叶岛上游历过。

青叶岛方圆ten thousand li ,生活着数以十万计的cultivator ,凡人就更多了。

岛上的spirit farm 一眼望不到边,Fellow Daoist 若是能去那个大岛上建立家族,就凭这灵蜂也能发家。”

Wang Daoyuan 也知道很难套出太多消息,能套出一个Great Sect 的名字,以及一座岛屿的情况,也算不错了。

“以后若有机会,倒是可以去大岛上游历一番。”

玄冰Fairy 说道:“既然Fellow Daoist Zhou 的灵蜂不弱,探寻demonic beast 踪迹也不是问题,咱们就准备猎杀demonic beast 吧。”

忠叔nodded :“这岛上猎妖之人太多,很难抢到High Rank Monster Beast 。

现在多了Fellow Daoist Zhou 这个expert ,咱们就到猎妖岛以南的黑鲨礁上去。

那里常有fourth rank high grade 鲨鱼出没,而且常有玉鳍鲨出没,鱼皮和鱼翅都能卖出好价钱。”

Wang Daoyuan 初来乍到,自然没有意见。

这黑鲨礁是猎妖岛附近最为凶险的地方,市场有fourth rank high grade demonic beast 出没。

有时候还能看到极为接近五阶的demonic beast ,这些家伙一出来,那就要有猎妖队全军覆没。

没点实力的猎妖队,根本不敢去凑热闹。

不过,以Wang Daoyuan 的实力,这种demonic beast 就是来送死的。

这个猎妖队实力也不弱,有玄冰Fairy 和忠叔,对抗接近五阶的demonic beast ,问题也不大。

见众人都没有意见,玄冰Fairy 说道:“那就准备一下,一个月之后出发。”

Wang Daoyuan 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就是在这座小山头上,开出一个Cave Mansion 。

其他的就是everyday all 跑到开阳restaurant ,探听消息。

这些loose cultivator ,哪一个不是一肚子牢骚,一喝酒就都吐出来了。

Wang Daoyuan 也从中得到了不少情报,对七Star Sea Great Influence 有了一些了解。

七Star Sea cultivation world 现在最大的势力就是七Star Alliance ,当年推翻Controlling Spirit Sect 的几个势力,就是七Star Alliance 的高层。

七Star Alliance 中还有不少家族和Small Sect ,整个七Star Sea cultivation world ,八成左右的势力,都在七Star Alliance 中。

开Yang Sect 、Divine Pill Sect 、玉衡Sword Sect ,都是七Star Alliance 的成员。

其中玉衡Sword Sect 还是七Star Alliance 的高层,当年灭Controlling Spirit Sect 时出了大力。

除了七Star Alliance 之外,最大的势力就是血鲨盗。

Controlling Spirit Sect 毕竟是树大根深,当年虽然被灭了,但隐藏的后手可不少。

这些人隐姓埋名,加入血鲨盗之中,专门跟七Star Alliance 作对。

血鲨盗实力虽然远不如七Star Alliance ,但毕竟是当年Controlling Spirit Sect 留下的老底子,掌控着七Star Sea 大多数Secret Realm 。

很多加入七Star Alliance 的小势力,也与血鲨盗暗通款曲。

有了Controlling Spirit Sect cultivator 的加入,血鲨盗已经不是当年的海盗了,现在也是一方Great Influence 。

双方折腾了几千年,互有胜负。

七Star Alliance 掌握了on the surface 的所有大岛,边远地区的小岛,控制成本太高,经常被血鲨盗袭击。

多年斗争之后,这些小岛落入了血鲨盗手中。

猎妖岛就比较奇葩,多年前双方Battle Qi ,也曾争夺过猎妖岛。

短短五百年时间,整个岛易主fifty-sixty 次,谁都无法占到上风。

有时候来一波demonic beast ,付出的所有心血都打水漂了。

双方也就达成默契,这种demonic beast 横行的偏远岛屿,双方都不掌控。

只是派出一些没什么价值的dísciple ,在这边做一些生意,也能赚不少Spirit Stone 。

即便是发生兽潮,人都折里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