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这两头玉鳍鲨的cultivation base 都是fourth rank high grade ,斗法实力不逊于二流Golden Core 。

这又是在海中,优势更是极大。

就连忠叔布满皱纹的脸上,都露出了grave expression 。

很快,两头玉鳍鲨争先恐后地闯入Formation 埋伏范围内。

丁明立刻opening array ,小岛附近三十li or so 内,瞬间被一层血色雾气笼罩。

两头玉鳍鲨竟然露出来陶醉的表情,看起来很喜欢这血色雾气。

玄冰Fairy 手中结出繁复的手印,她速度极快,仅用了不到3 breaths time ,手中就出现一个冰蓝色的大印illusory shadow 。

这大印散发着恐怖的寒气,以Wang Daoyuan 的实力,也觉得有些心惊。

只凭fleshy body ,他没有把握接下这大印。

两头玉鳍鲨还存有一丝理智,感受到这大印中传出的寒气,立刻反应过来,掉头往西逃去。

玄冰Fairy 手中的冰蓝色大印向水中砸去,大印入水之后半息时间,方圆五十里的海面,都被冻成了坚冰,两头玉鳍鲨也被冰封。

忠叔拿出一柄silver long sword ,斩向一头玉鳍鲨,想要来个one strike certain kill 。

可是fourth rank high grade demonic beast ,可不是这么容易被制住的。

两头玉鳍鲨浑身Water Attribute spiritual power 爆发,震碎了海面上的坚冰。

它们还借助海水,凝聚成两道水桶粗细的水柱,向忠叔攻了过去。

忠叔的实力虽强,但同时与两头玉鳍鲨meet force with force ,也没有取胜的希望。

Wang Daoyuan right hand 并剑指,浑身散发着凌厉的sword qi 。

随后三十Six Paths sword shadow 同时出现,这sword shadow 比较模糊,只有一个大致的剑形,根本看不出具体的样子,与sword shadow divine light 术的十道sword shadow 根本没法比。

施展spell 的同时,他还将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与威严sword intent 用Divine Consciousness 压制在一起,这也是融合sword intent 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三十Six Paths sword shadow 成型之后,Wang Daoyuan 剑指一挥,sword shadow 向一道水柱斩去。

sword shadow 速度极快,in a flash 斩到水柱上。

在sword shadow 绞杀之下,水柱崩散,化作无数水珠,落了下去,在海面上溅起片片水花。

剩下一道水柱,也被忠叔的long sword 斩断。

这玉鳍鲨的实力也真不弱,Wang Daoyuan 的三十Six Paths sword shadow ,崩碎了十多道。

不过这spell 是脱胎与sword shadow divine light 术,无论损失多少sword shadow ,只要还有spiritual power ,就能立刻补充回来。

Wang Daoyuan 将sword shadow 补齐,向一头玉鳍鲨攻去。

此时玄冰Fairy 也缓过劲来,took out 一柄透明的long sword 。

剑身上散发着凛冽的寒气,应该是玄冰玉髓炼制而成。

一阵Ice-Cold Qi 闪过,冰剑周围凝结出数十个三寸多长的冰晶。

玄冰Fairy jade hand 轻挥,数十冰晶飞散而出,围攻一头玉鳍鲨。

梁峰也凝聚出一只巨大的拳头illusory shadow ,攻击Wang Daoyuan 的对手。

两头玉鳍鲨现在还有些懵,正陶醉在血色雾气之中,突然就被冰封。

破冰之后又被围攻,而且对手实力还不弱。

fourth rank demonic beast spiritual wisdom 不低,自然知道趋利避害,感觉无法取胜,就想要掉头离去。

可到了血色雾气的边缘,却好像撞上了无形的墙壁,被弹了回来。

四人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它们,都施展手段攻击玉鳍鲨。

Wang Daoyuan 依然是驱使三十Six Paths sword shadow ,攻击玉鳍鲨,顺便融合sword intent 。

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已经成型,这次融入威严sword intent ,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强的排斥力。

Wang Daoyuan 每一次出手,sword intent 的融合程度都增加一分。

两头玉鳍鲨见无法逃出去,也不会坐以待毙。

在血色雾气的刺激下,眼中露出疯狂之色。

身上black spiritual power 激荡,fleshy body 迅速壮大。

原先不过several zhang long 的身体,迅速膨胀到数ten zhang 大小。

随后,从海水中高高跃起,张开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向Wang Daoyuan and the others 咬过来。

Wang Daoyuan 自然是不惧他们,倒是梁峰and the others ,被吓得够呛。

玄冰Fairy 和忠叔非但没有害怕,脸上还露出了喜色。

只见玄冰Fairy 手中long sword 寒气四射,周围的Water Attribute Spiritual Qi 都向剑身上汇聚。

很快long sword 之上就凝聚了一层厚厚的冰甲,moved towards 一头玉鳍鲨口中飞去。

玉鳍鲨见冰剑飞来,连忙合上嘴,想要用强悍的fleshy body ,硬扛这一剑。

不过,玄冰Fairy 的冰剑也not to be trifled with 的,刺在玉鳍鲨一颗牙上。

这颗鲨齿的强度,堪比fourth rank middle grade Magical Artifact ,但在冰剑面前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冰剑斩断牙齿,整个进入玉鳍鲨体内。

梁峰一脸紧张之色,身上包裹着厚厚的spiritual power 光罩,想要硬扛另一头玉鳍鲨。

Wang Daoyuan 也是有样学样,三十Six Paths sword shadow 朝另一头玉鳍鲨口中飞去。

这玉鳍鲨连忙合上嘴,Wang Daoyuan 将sword shadow 全部化为sword qi ,从其牙缝中钻了进去。

两头玉鳍鲨都落入水中,挣扎了一番之后,便没有了动静。

这两头玉鳍鲨致命伤都是在体内,品相基本完好。

只是之前斗法之时,在鲨鱼皮上留下了少许伤痕,价格会打一些折扣。

不过,伤痕不多,对炼制软甲影响不大。

忠叔将两头玉鳍鲨收入Universe Ring 中:“回到猎妖岛再分猎物,蒋义引诱玉鳍鲨的手段,对所有鲨鱼类demonic beast 都有用。

正东方向那群银鳞鲨应该也闻到气味了,很快就会过来。”

Wang Daoyuan 有些惊讶,这Universe Ring 可不小。

两头fourth rank high grade 玉鳍鲨都有fifty-sixty 丈长,一个Universe Ring 就装了下去。

东边五百多里外的海面上,已经能远远看到银鳞鲨跃出水面的样子。

众人登上flying boat ,向猎妖岛飞去。

这群银鳞鲨的目标,是蒋义的那一滴毒药,也没有死追着不放。

这下众人都sighed in relief ,两头玉鳍鲨,能值不少Spirit Stone 。

尤其是这两头玉鳍鲨的fleshy body 都保存的十分完好,连blood essence 都没有流失。

离开黑鲨礁三千多里,一艘十多丈长的fourth rank flying boat 迎了上来。

猎妖岛上常有猎妖队乘坐flying boat ,出海猎杀demonic beast 。

互相之间没什么仇的话,见面打个招呼也就过去了。

玄冰Fairy 的猎妖队一直都是单独行动,没有与其他猎妖队发生过冲突。

在猎妖岛上没有什么仇人,出海也从来没有遇到过截杀。

因而,众人也就没当回事。

Wang Daoyuan 对loose cultivator 向来都是防一手,并没有放松警惕。

对面的fourth rank flying boat 很快就来到了近前,船上突然挂起了一面血色旗帜,上面绣着一条鲨鱼,张着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

这下众人惊了,这是血鲨盗的旗帜。

忠叔命令操控flying boat 的丁明,调转船头,向正西方向飞去。

对面船艏上出现一个满脸凶相的robust man ,冲着众人喊道:“玄冰Fairy 勿惊,我等并无恶意。

这次Fairy 带队出海猎妖,想必是plentiful harvest 。

我们只想买下Fairy 的猎物,不会对你们不利。”

血鲨盗在海上堵路,说没有恶意,谁信谁傻子。

猎妖队中的几人也都是当了几百年的loose cultivator ,自然不会被骗。

都took out Life Source Magical Artifact ,随时准备出手。

忠叔站在船艏,拱手道:“原来是血鲨的Fellow Daoist ,我等也是到黑鲨礁碰try one’s luck 。

可惜demonic beast 太多,也就没敢下手,现在也是两手空空。

old man 这里有一些Spirit Stone ,还望Fellow Daoists 笑纳。”

血鲨盗的flying boat 继续跟在后面,丝毫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