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船艏上站着的robust man said with a sneer :“谁看得上你那点破Spirit Stone ,倒是我们的头领听说玄冰Fairy 生得天香国色,一直惦记着。

今日我们出海巡视,倒是碰巧遇到了你们。

这样吧,你们随我去做客如何?也好解我们头领的相思之苦。

只要能让我们头领满意,以后你们想要什么资源没有,何必为这么点cultivation 资源拼命?”

说完,船舱中又走出几个Golden Core Peak cultivator ,跟着瞎起哄。

一听这话,Wang Daoyuan 就想开溜。

下面的小喽啰就已经是Golden Core Peak 了,他们口中的头领,实力只会更高。

七Star Sea cultivation world 有sixth rank spirit vein ,猎妖岛上这偏远之地都有五阶low grade spirit vein 。

breakthrough Nascent Soul 不是问题,simply 没有半步Nascent Soul this realm 。

如此说来,他们的小头领很可能是Nascent Soul Cultivator 。

以Wang Daoyuan 的实力,只要是Nascent Soul 以下,多强都能应付。

可要是碰到Nascent Soul Cultivator ,面对法则压制,他也只有逃命的份,而且还不一定能逃得掉。

忠叔连忙说道:“Fellow Daoist 说笑了,my family’s lady 一心cultivation ,无意男女之事,还请Fellow Daoist 见谅。”

血鲨的那名robust man 不屑道:“她有没有意是她的事,我们头领有意就能把事办了。

不就是西北Profound Ice Island 文氏家族的Eldest Miss 吗?她老子生死不知,留下的势力也四散奔逃,被small sect 篡位。

Profound Ice Island 有无尽冰海和雪海风暴,我们是不能把文家怎么样。

可这是在猎妖岛Sea Territory ,Profound Ice Island 的面子一文不值。”

Profound Ice Island 这个名字Wang Daoyuan 并不陌生,Profound Ice Island 在整个七Star Sea cultivation world 的最北端。

那里的海面都终年冰封,冰层延伸到人类cultivator 无法探查的Land of Extreme North 。

这Profound Ice Island 就在无尽冰海之中,是一座巨大的火山岛。

一些Ice Attribute cultivator ,经常赶往Profound Ice Island 附近cultivation 。

岛上还有不少凡人生活,靠着火山中的热力以及Formation 抵御严寒,倒是能生存下来。

Profound Ice Island 上,最大的势力就是文家。

岛上的一些势力,靠着无边冰海的保护,也不怕七Star Alliance 和血鲨盗。

再加上Profound Ice Island 离七Star Sea 两百多ten thousand li ,也很难干预七Star Sea 的事务。

故而,七Star Alliance 和血鲨盗也没有动Profound Ice Island 。

Wang Daoyuan 之前就猜测玄冰Fairy 是Great Influence 的核心子弟,还真没猜错。

Profound Ice Island 的实力确实不弱,传说还有Divine Transformation cultivator 坐镇。

具体情形如何,不得而知。

听这血鲨盗喽啰的话,文家出现了严重内斗,玄冰Fairy lineage 是落败的一方。

落毛的Phoenix 不如鸡,文家Eldest Miss 的名头,还unable to subdue 这几个血鲨盗。

他们的意思是要用强,无论如何,这场冲突是躲不掉了。

即便能胜过这群人,也是得罪了血鲨盗,猎妖岛这边是待不下去了。

even more how ,血鲨盗这艘flying boat 中,人数可不少。

而猎妖队这边,只有四个实力不错的。

可Wang Daoyuan 和梁峰,与玄冰Fairy 非亲非故,凭什么要为她拼命?

紧靠玄冰Fairy 和忠叔两人,面对血鲨盗,根本没有取胜的机会。

Wang Daoyuan 一副a matter of no concern to oneself 的样子,这几个Golden Core Peak 血鲨盗也没本事留下自己。

虽然玄冰Fairy 的身材样貌,确实让人垂涎。

但Wang Daoyuan 可不是见色忘命的人,犯不着去得罪血鲨盗。

忠叔向他sound transmission 求救:“Fellow Daoist Zhou ,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

先前对付玉鳍鲨,如同玩闹一般,真实实力必定不止于此。

只要你愿意出手相助,my family’s lady 必有厚报,devote one’s life to 也不是impossible 。”

Wang Daoyuan 闭目养神,装作没听见。

他还真当自己是愣头青,几句话就想骗自己拼命。

说得好听,一点实际的东西都没拿出来。

hero saving the beauty 可以,不过条件得先商量好。

忠叔看他无动于衷,知道这是个Old Fox 。

见sexual entrapment 没用,就再次sound transmission 请求:“Fellow Daoist Zhou 年纪轻轻,就已经到了Golden Core Peak ,下一步就是准备breakthrough Nascent Soul 。

可这辅助breakthrough Nascent Soul 的spiritual object ,可不是那么好找的。

my family’s lady 虽然落难,流落猎妖岛,但毕竟是文氏家族的核心子弟。

她所知道的许多消息,loose cultivator 根本无法得知。”

能辅助breakthrough Nascent Soul 的spiritual object ,Wang Daoyuan 有些心动。

他到七Star Sea cultivation world ,就是冲这个来的。

自己breakthrough Nascent Soul 之后,还要带回去一些,至少要保证老婆child 以后能breakthrough Nascent Soul 。

跟这个想比,美色not worth mentioning 。

不过,忠叔只说了个可能的消息,Wang Daoyuan 可不会轻易答应:“血鲨盗可是七Star Sea 第二Great Influence ,我一介loose cultivator ,得罪了他们可就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了。”

这意思就是原则上同意,但是得加钱。

忠叔也是一把年纪,自然听明白了,说道:“只要你肯出手,my family’s lady 可以给你一枚七星令。”

七星令Wang Daoyuan 也听说过,Daoist Myriad Corpses 的沧海见闻录中也提过一点。

七Star Sea cultivation world 有一个上古遗留下来的Secret Realm ,名为七星Secret Realm 。

这Secret Realm 中有很多Ancient Cultivator 留下的禁制,每五百年开启一次。

七星令正是进入Secret Realm 的凭证,没有这东西simply 进不去。

这Secret Realm 最早被发现是在六万多年前,每次开启,都会有大量cultivator 进入,得到不少好东西。

有上古遗留下来的treasure ,也有cultivation technique inheritance 之类的。

日久天长,多少好东西都不够消耗的,近万年来,已经很少有人获得珍贵的treasure 。

不过,七星Secret Realm 中可是有不少sixth rank 灵spirit vein ,以前还有seventh rank spirit vein 。

Spiritual Qi 浓郁,大部分时间又是处于封闭状态,每次开启不过一月之期。

其中的各类spirit plant 自然也就非常多,只要能进去,捞到一些五阶spirit plant ,问题不大。

good luck 的话,还能捞到一些sixth rank spirit plant 。

听到有七星令可拿,Wang Daoyuan 确实心动了:“我可以出手,不过你们若是renege on a debt ,就别怪我vicious and merciless 。

凭你们主仆两个,在我手里还没有逃生的机会。”

听了这话,忠叔又惊又喜。

猎妖队中混入这么一个expert ,他有些后怕。

若是对自家小姐起了歹心,他也无力阻挡。

但此人实力越强,解决血鲨盗的机会越大。

他nodded ,刚要sound transmission 允诺,Wang Daoyuan 就在他眼前凭空消失了。

此时,Wang Daoyuan 披上黑魔袍,施展隐魔诀。

Golden Core Peak cultivator 没有探查类秘术,根本无法发现他的踪迹。

片刻之后,他出现了血鲨盗flying boat 上。

站在甲板上的五六个Golden Core Peak cultivator ,脖子上瞬间出现了一道sword shadow 。

Wang Daoyuan 用苍老的声音说道:“我文家的Eldest Miss ,再落魄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我们只是求一个栖身之处,不想与血鲨盗为敌。

但你们若是bully intolerably ,old man 也不介意给你们一个教训。”

一听这话,血鲨盗众人都放出Divine Consciousness 探查。

竟然未发现对手在哪儿,这下他们有些慌了。

能同时制住几个Golden Core Peak ,还不被发现行踪,这不是Golden Core cultivator 能做到的。

先前喊话的robust man 恭敬地说道:“不知senior 在此,Junior 冒犯了文Eldest Miss ,还请senior 见谅。

Junior 这有一些spiritual object ,就当是给文Eldest Miss 赔罪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