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血鲨盗的高层,基本都是御Spirit Sect Lineage inheritance 下来的。

而底层cultivator ,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是招揽的loose cultivator 。

这些loose cultivator 可没几个善茬,若是收了他们的东西,八成会被找后账。

Wang Daoyuan 懒得管这些破事,打算拿到七星令之后,就脚底抹油。

美人身边是非太多,even more how 玄冰Fairy 还有Profound Ice Island 这个大仇家。

Wang Daoyuan 尚未开口,忠叔就连忙拱手道:“这位血鲨的Fellow Daoist ,不必如此。

家兄性情孤僻,不喜与人交谈。

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又拿出一个storage bag :“这里有些许Spirit Stone ,算是给各位的补偿,还请各位Fellow Daoist 笑纳。”

说罢,将storage bag 丢向血鲨盗的flying boat 。

Wang Daoyuan 和忠叔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软硬兼施之下,几个血鲨盗的cultivator 服软了。

那名robust man 也不敢拒绝,接过storage bag ,陪said with a smile :“这多sorry ,senior 放心,今后我们绝对不会找文Eldest Miss 的麻烦。”

Wang Daoyuan 飞离血鲨盗的flying boat ,架在几人脖子上的sword shadow 也都消散了。

这几个血鲨盗也没心思再巡查,径直向south-east direction 逃去。

回到猎妖队的flying boat 上,船舱中的众人都let out a long relaxed breath 。

Wang Daoyuan 坐在船舱中自己之前的位置上,好像从未消失一般。

梁峰等三人,之前颇为紧张,也没注意到他的行踪。

只有玄冰Fairy 和忠叔,看Wang Daoyuan 的expressions all 变了。

突然消失,将sword shadow 架到数名Golden Core Peak cultivator 脖子上,他们都没能发现。

有这手段,斩杀Golden Core cultivator 如砍瓜切菜。

flying boat 一路上再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很快就回到了猎妖岛。

忠叔将两头玉鳍鲨卖给那些Great Influence 开设的店铺,得了两千块high grade Spirit Stone ,这就equivalent to 两千万low grade Spirit Stone 了。

在猎妖岛上混迹的loose cultivator ,少说也是Golden Core cultivation base ,middle grade Spirit Stone 的作用就不大,low grade Spirit Stone 几乎没有作用。

所以,交易都是用中high grade Spirit Stone 。

众人齐聚玄冰Fairy 的Cave Mansion ,将Spirit Stone 分与众人。

忠叔说道:“按照往日的规矩,探查消息、布阵、引诱demonic beast 各拿半成,其余的归猎杀demonic beast 之人。

丁明、蒋义各得一百块high grade Spirit Stone ,Fellow Daoist Zhou 也应该拿一百块。

梁峰出手较少,也拿一百块high grade Spirit Stone 。

两头玉鳍鲨,我和Eldest Miss 合力斩杀一头,Fellow Daoist Zhou 独自斩杀一头。

剩下的一千六百块high grade Spirit Stone ,Fellow Daoist Zhou 应该拿八百块。

不知,各位可有意见?”

这个分配非常合理,甚至忠叔和玄冰Fairy 有些吃亏,其他人自然没有意见。

梁峰、丁明、蒋义三人,各自拿了一百块high grade Spirit Stone ,喜zi zi 地离开Cave Mansion 。

三人离开之后,Wang Daoyuan 问道:“我帮你们解围,答应我的东西该给我了吧?”

忠叔sighed :“这次多亏Fellow Daoist Zhou 出手相助,my family’s lady 才得以脱身。

trifling 一块七星令,自然不是问题。

只是我还有一个a presumptuous request ,还请Fellow Daoist Zhou 考虑一下。”

Wang Daoyuan 摇头道:“既然是a presumptuous request ,那就别说了。

我帮了忙,拿报酬是应该的。

其他的事我可不想掺和,Profound Ice Island 虽然手伸得不长,but also not 我一介loose cultivator 惹得起的。

你们自家人的事,别往我这个外人身上攀扯。”

忠叔有些尴尬,拿出一枚暗golden 令牌:“Fellow Daoist Zhou 果然是快人快语,这就是七星令。

七星Secret Realm 开启之时,可凭借此令进入Secret Realm 。

此时,Secret Realm 会收回七星令。

等到下一次Secret Realm 开启之前百年时间,七星令才会在cultivation world 各处出现。”

Wang Daoyuan 接过七星令,这令牌拿在手中轻若无物,不知是何种材料锻造而成。

上面的器纹也是极为繁复,以他的炼器造诣,也看不出这些器纹的作用。

收起七星令,said with a smile :“这下咱们两不相欠了,我也不想再趟这趟浑水。

山水有相逢,告辞。”

说罢,就要往外走。

忠叔连忙劝阻:“Fellow Daoist Zhou 莫急,我还想求Fellow Daoist 帮个忙,报酬也绝对会让Fellow Daoist 满意。”

Wang Daoyuan remain unmoved ,继续往外走。

忠叔连忙说道:“报酬是七星Secret Realm 中的一幅地图,Fellow Daoist Zhou 也是loose cultivator 出身,没有多少inheritance 。

对cultivation world 的秘辛所知不多,若是贸然进入七星Secret Realm ,非但不会有多少收获,还可能会遇到各种危险。

若是能有地图,必定收获不菲。”

听了这话,Wang Daoyuan 停住了脚步。

忠叔的话确实有道理,一个有sixth rank spirit vein 的Secret Realm ,必定有诸多凶险之处。

虽然有追魂蜂和大黑,可以探寻spiritual object 。

但不知道spiritual object 分布的情况下,贸然放出追魂蜂,也就是给那些demonic beast 送菜。

像无头苍蝇一样在Secret Realm 中乱撞,很容易就会把自己的命搭里头。

而且,进入七星Secret Realm 的可不止有Golden Core cultivator ,还有不少Nascent Soul Cultivator 进去try one’s luck 。

有这些人在里面,Wang Daoyuan 也不敢四处乱跑。

据说七星Secret Realm 极为广袤,足有方圆数ten thousand li ,而开启时间仅有一个月,搜寻spiritual object 的时间并不充裕。

若是能有地图,至少搜寻spiritual object 的效率更高一些。

他停下来问道:“这个报酬我确实动心了,需要我做什么就直说吧。”

忠叔脸上露出喜色:“old man 当年护送小姐从Profound Ice Island 逃出来,受了不轻的伤。

再加上年事已高,一直没能恢复。

被这旧伤缠了一百多年,距离油尽灯枯也没多长时间了。

小姐虽然实力不弱,但心思太过单纯。

old man 一死,小姐恐怕很难在这cultivation world 生存下去。

我看Fellow Daoist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cultivation base ,实力更是远超一流Golden Core cultivator ,也能配得上my family’s lady ,就想将小姐托付于你。

my family’s lady innate talent 绝佳,日后cultivation 到Divine Transformation Realm 界,也不是impossible ,重返文家也只是时间问题。

小姐是Old Patriarch 唯一的后人,自然能接任patriarch 之位。

你与小姐的后人,以后就是文家之主。

文家可是有Divine Transformation Old Ancestor 在的,地位也能与七Star Alliance 中玉衡Sword Sect 一类的Great Influence mention on equal terms 。”

听了忠叔的话,玄冰Fairy 羞涩地低下了头。

这个条件,对于一般人来说,确实有极大的吸引力。

可对Wang Daoyuan 而言,也就那么回事。

有Spirit Bead Space 在,在cultivation base 方面的前途,可不止Divine Transformation 。

在Northern Abyss Cultivation World ,还有一份家业在。

reasonable in every circumstance ,也没有入赘文家的必要。

Wang Daoyuan 摇头道:“以周某的本事,想要建立家业,费不了多大功夫,实在没有入赘的意思。

七星Secret Realm 的地图,对我确实非常重要,但也没到卖身的地步。”

说罢,转身向外走去。

忠叔sighed :“既然Fellow Daoist 无此意,我自然也不敢强求。

只要Fellow Daoist 愿意答应我一个请求,关于七星Secret Realm 的一切情报,我都愿意双手奉上。”

“但说无妨。”

“七星Secret Realm 将在十年之后开启,小姐将会进入Secret Realm ,借助其中的spiritual object breakthrough Nascent Soul 。

我希望Fellow Daoist 能为小姐护道,等小姐breakthrough Nascent Soul 之后,Fellow Daoist 自可离去。”

这话的意思,就是要托孤了。

Wang Daoyuan 看了忠叔一眼,他之前对付玉鳍鲨之时,还是lively dragon and animated tiger 的,连十年都扛不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