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Abyss Immortal Clan Chapter 89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Wang Daoyuan 在Northern Abyss Cultivation World 的时候,Daoist Myriad Corpses 和一群炼尸还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等他离开北渊,前往七星海的时候,这家伙可能要搞事。

其他人可没有轻松压制一群炼尸的手段,若是这家伙培养出十多个五阶炼尸,Southern Desolate 这边也就不太平了。

Human Race 现在三面都有强敌,唯有Southern Desolate 还算太平,他可不想Southern Desolate 再出现一个强敌。

一听这话,给Wang Daoyuan 带路的炼尸惊慌起来:“old man 绝无此意,只是斩杀ominous beast ,得到不少blood essence 。

这些东西也不能浪费,我就把几个底子不错的炼尸,培养成了五阶。

再说了,我这欺天棺上有Daoist Thunder Fire 留下的手段,他随时都能毁掉欺天棺。

when the time comes 我就会被Heavenly Dao 发现,接着就会有heavenly punishment 降下。

我借助Yellow Springs Secret Realm ,躲避了几千年的heavenly punishment 。

现在一旦暴露,那是必死无疑。

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在Southern Desolate 自立门户。”

Wang Daoyuan said with a smile :“咱们这些cultivator ,哪一个不想增强自己的实力?

可增强实力的同时,不能没有一点约束。

你当年不过是能同时对付ten-twenty 个Golden Core 后期cultivator ,就被群起而攻之。

而我现在可以轻松斩杀数十个Nascent Soul Cultivator ,北渊Human Race 却把我当成Guardian 。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炼尸默然良久:“我以前一直认为,因为我是邪修,才被群起而攻之。

后来沉睡数千年,倒是想明白了,是因为我威胁到了其他势力。

至于他们为何能容下你,我也想不明白。”

“我有家族,有妻儿,又impossible 抛弃他们。

而我的存在对他们来说,是利大于弊。

有我在,Monster Race 就不敢impudent ,Human Race 才能得以保全。

我与Northern Abyss Cultivation World 各个Great Influence ,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Yan Country 崛起,只会成为他们的一份子,而不是取代他们。

而这些东西,你都没有。

你走的是炼尸路子,北渊有没有活人,都不影响你cultivation 。

没有家族和产业,也就没有任何羁绊,你随时都可能大肆屠戮Human Race 。

现在,你的情况与几千年前有什么区别吗?

有祸乱Southern Desolate 的实力,也没有多少牵挂。

你唯一的弱点,就是这个欺天棺。

若不是因为欺天棺可以约束你,Five Great Peak Influences 早就出手灭掉你了。

Master 留下的后手,与其说是约束你,不如说是保护你。

可你再这么扩充手下的力量,让其他Great Influence 感觉到威胁,那你就等死吧。”

这家伙当年也只是Controlling Spirit Sect 一个很普通的dísciple ,后来四处逃亡,跟人接触并不多。

到了北渊之后,又是四处杀戮。

根本没有当过一个势力的决策者,甚至跟人交往都很少。

即便活了几千年,对人心的了解,也还是不太够。

当然,他也不蠢。

Wang Daoyuan 一提点,他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putting it that way ,我现在随时都有可能受到Great Influence 围攻?

怎么说咱们也有点香火情,您的一些inheritance ,还是从我这里得来的。

我该怎么办,还请Supreme Sovereign 给条活路。”

这家伙还知道死活,那就还有救。

“三头五阶炼尸,已经不弱了。

Southern Desolate 这边并没有强敌,五阶炼尸再多一些,那就是有非分之想。

少几个炼尸,又不耽误你自身increasing cultivation base 。

该怎么做,你很清楚。”

炼尸躬身行礼:“many thanks Supreme Sovereign 提点,old man 不会再培养新的五阶炼尸。”

“我还有别的事,就不在此久留了。

等我有时间,还会来这边看看。

若是发现别的五阶炼尸,你可别怪我不教而诛。”

说罢,离开Secret Realm ,向south-east direction 而去。

很快,flying boat 就来到了heavenly demon 谷。

现在这里已经是一片方圆several hundred li 大湖,当年Fire Burning The Heavens 魔谷,效果还是很好的。

湖中没有一丝demonic energy 存在,还有不少水生ominous beast 在其中游弋。

Wang Daoyuan 飞到heavenly demon 谷最南端,紧邻绝天渊的地方。

眼前就是束缚绝天渊的Formation ,formation mark 铭刻在绝天渊北岸的崖壁上。

部分凸起的石头上,倒是能看见部分formation mark 。

即便以他五阶middle grade Array Master 的水平,也难以识别这些formation mark 。

来都来了,总不能干看着。

放出Avatar 廖扬,让他进入绝天渊中。

Wang Daoyuan 最怕的不是绝天渊中有什么危险,而是进入绝天渊之后,想要再回来,却被Formation 阻挡。

Master 倒是去过一趟,也成功回来了。

可现在Spiritual Qi 复苏,Formation 的formidable power 也有增强。

先让Avatar 试试水,Avatar 回不来,那就不进去了。

Avatar 廖扬很容易就越过了Formation ,进入绝天渊。

Wang Daoyuan 全景感知Avatar ,廖扬现在只感觉浑身如同刀割一般。

这绝天渊中的黑气,比Nine Heavens Astral Wind 还要厉害。

刚进入一会,黑气就开始侵入他的fleshy body 。

黑气入体之后,迅速融入meridian 和血液之中,并顺着气血和meridian 游走。

黑气所过之处,如同成千上万只蚂蚁噬咬。

这种黑气,不是Golden Core cultivator 能够抵挡的。

Master 当年能深入绝天渊百里,八成是靠Exquisite Pagoda 抵御黑气侵蚀。

Wang Daoyuan 也不敢让廖扬久留,操控他立刻离开绝天渊。

这次在穿过Formation 时,Avatar 受到一点阻碍。

不知道是他体内融入了绝天渊的黑气,还是因为他是demonic cultivator 。

不过,能回来就行。

Wang Daoyuan 将他收入Spirit Bead Space ,亲自越过Formation ,进入绝天渊中。

刚一进入,一股黑气向身体中涌来。

Wang Daoyuan 用spiritual power 凝聚出护体astral qi ,倒是能暂时阻隔黑气侵体。

但这些黑气会逐渐侵蚀护体astral qi ,必须不断向护体astral qi 中注入spiritual power ,才能勉强维持。

这里到处都是黑气,根本没有cultivator 能refining 的spiritual power 。

作为Nascent Soul Cultivator ,对Law Comprehension 更深,感觉到的东西也就更多。

除了黑气侵体之外,他还这绝天渊中还有一个不同寻常之处,那就是绝天渊中Law Power 极为稀薄。

向绝天渊深处飞了十多里,这Law Power 更为稀薄,几乎无法感应到。

Law Power 是Heavenly Dao 衍生而来,没有Law Power 的地方,就是Heavenly Dao 管不到的地方。

这里没有Spiritual Qi ,也没有Law Power 。

再加上黑气侵体,需要用spiritual power 抵挡。

即便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cultivator 来此,也会被慢慢耗死。

Wang Daoyuan 有Spirit Bead Space 提供spiritual power ,倒是可以在这里坚持很长时间。

只是此地没有Spiritual Qi ,需要动手时,Lesser Divine Ability 无法借外力,实力会受点影响。

他向东偏南方向飞去,那里有东西让他感到亲切,让Spirit Bead 感到畏惧。

当年Core Formation 之后第一次来Southern Desolate ,就感应到这东西。

催动sword intent ,这东西能与sword intent 共鸣。

当年劈出绝天渊的,造成Spirit Bead 损伤的,正是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

能让Spirit Bead 感到畏惧的,必定是他的遗物。

进绝天渊一趟,岂能空手而回?

深入不到百里,就遇到了黑气形成的vortex 。

在这vortex 之中,黑气剧烈翻涌。

Wang Daoyuan 只是稍微靠近有点,护体astral qi 被侵蚀的速度就翻了数倍。

好汉不迟眼前亏,他连忙绕开这个vortex 。

飞出千li or so 后,耳边传来一阵大笑声:“竟然有Human Race 的小崽子敢到绝天渊中来,还是个Nascent Soul Late Stage 。

brothers 一起动手,把这个家伙吃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