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Abyss Immortal Clan Chapter 89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这柄锈剑,应该就是锻Immortal God 尊帮忙锻造的那一柄eighth rank Return to Origin 剑。

按照锻Immortal Cauldron 的说法,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离去之后十几年就陨落了。

想必,那时正是Human Demon 之战最激烈的时候。

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得到Return to Origin 剑不久,应该还没有诞生出完整的Artifact Spirit 。

这样的未成形Artifact Spirit ,自己的Rain Dragon 之中还有五个。

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的魂魄与未成形的Artifact Spirit 融合,倒也is not that absolutely does not have 可能。

Wang Daoyuan 问道:“Master ,Second Senior Brother why not 将您的尸骨葬到他处,偏偏放在这绝天渊之中?

要不,dísciple 将您迁葬到别处?”

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长叹一声:“你Second Senior Brother 也是involuntarily ,为师died during meditation 之时,他也只是Great Ascension 中期。

你Eldest Senior Brother 倒是大能cultivation base ,可在为师died during meditation 之前就已经战死。

他一个连大能都不是的后辈,也没有多少话语权。

为师能一剑斩断Ancestral Dragon Mountain ,在大地之上斩出绝天渊,自然就有毁掉整个乾元界的能力。

Heavenly Dao 以及那些Earth Immortal ,害怕我的inheritance 流传出去,以后乾元界再无安宁。

就将我的坟墓安置在这绝天渊之中,Return to Origin 剑也放在这里。

你Second Senior Brother innate talent 不算多强,并没有学到Return to Origin 剑的essence ,impossible 造成太大的威胁。

外面虽然有些inheritance ,但没有为师亲自教导,也很难有什么成就。”

“此地Law Power 淡薄,Heavenly Dao 应该发挥不出多少力量。

dísciple 将您的尸骨迁到绝天渊以北安葬,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

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连连摇头:“你有这份心便好,葬身在何处都是一样。

那些人为了防止为师的inheritance 流传出去,也是煞费苦心。

这stone pillar 就颇为不凡,是多位Earth Immortal 和大能布置的Formation 。

绝天渊其实就是乾元界的裂缝,往下直通endless void 。

这黑气便是in the sky 的杂乱力量涌进来,与乾元界的Heavenly Dao Strength 混合形成的。

stone pillar 上的法则铭纹,可以将黑气转化为spiritual power ,蕴养Return to Origin 剑。

再借Return to Origin 剑的力量,镇压绝天渊。”

“若是没有人镇压绝天渊,in the sky 游荡的生灵就能随意进出此地。

包括Demon Race ,也能轻易进来。

cultivation base profound 的Demon Race 进入绝天渊,就能打破北岸的Formation ,进入乾元界。

when the time comes ,Demon Race 就能以北渊为立足之地,攻打绝天渊以南。

这stone pillar 上的Formation ,不断将这些黑气转化为spiritual power ,融入到Return to Origin 剑中。

绝天渊中只要出现Divine Transformation 及以上的力量,Return to Origin 剑就能借助Heavenly Dao 的力量,将其斩杀。

只有身具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引起Return to Origin 剑共鸣之人,才能免除此害。”

听了这话,Wang Daoyuan 愤愤不平:“Master 您对整个乾元界有大功,那帮人却如此对你。”

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惨然一笑:“为师的力量,受到Heavenly Dao 忌惮,被打压也不奇怪。

我沦落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了reincarnation 的机会。

即便出去,又能如何?

你Second Senior Brother 每隔万年,都会进入绝天渊,帮忙蕴养Return to Origin 剑,免得sword intent 减弱,unable to subdue Demon Race 余孽。

若是我不镇守绝天渊,恐怕每个大能都想要毁掉我。

我没了利用价值,你Second Senior Brother 也就没有了价值,那帮人也不会再留着他。

为师留在这里,也是为了保全你Second Senior Brother 。

我为乾元界立下大功,Heavenly Dao 也不能抹杀。

日后绝天渊恢复,为师也必定能得到很多好处。

带着记忆和今世余泽再入轮回,也不是什么问题。”

Wang Daoyuan sighed :“dísciple 得了Master inheritance ,却不能为Master 做点什么,实在有愧。”

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said with a smile :“不必如此,我看你是五spirit root cultivator ,倒是与我相同。

Return to Origin 剑是用混Primordial Spirit 金炼制而成,是无attribute 的。

你Second Senior Brother 是Metal Attribute cultivator ,他来蕴养Return to Origin 剑,始终差了点意思。

这stone pillar 转化而来的spiritual power ,也驳杂不堪。

为师难以发挥出足够的力量,这Return to Origin 剑也被慢慢侵蚀,变得锈迹斑斑。

再这么下去,即便有你Second Senior Brother 来蕴养,也撑不了多少年了。

你往这Return to Origin 剑中注入一些spiritual power ,spiritual power 消耗过大,就到北岸恢复一下。

有Five Elements spiritual power 蕴养,我也能多撑一些年头。

只要为师还在,就没人敢对你们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两人下死手。”

Wang Daoyuan 放出Five Elements 灵火,问道:“Master ,dísciple 的spiritual power 带有灵火的attribute ,您看行吗?”

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大喜:“有灵火就更好了,正好可以把这Formation 转化而来的驳杂spiritual power refining 一番。

这spiritual power 还能分你一点,你也不必来回跑了。

为师把这Formation 转化而来的spiritual power 传给你,你用灵火refining 之后,再用来蕴养Return to Origin 剑。”

Wang Daoyuan nodded ,Return to Origin 剑中传出一股multi-colored 混杂在一起的spiritual power 。

这spiritual power 虽然混杂,但其品质却极高。

能蕴养eighth rank Return to Origin 剑几万年的spiritual power ,至少也得是seventh rank high grade 水平。

他引出Five Elements 灵火各一缕,用来焚烧这些spiritual power 。

很快,整个stone pillar 都化为一片fire sea 。

Wang Daoyuan 从fire sea 中不断抽出spiritual power ,融入Return to Origin 剑中。

当然,也有少量的spiritual power ,融入到自己体内。

他在这边呆了一年之久,Return to Origin 剑上的锈迹完全退去,剑身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就连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的魂魄,也变得凝实了许多。

Wang Daoyuan 的收获也非常大,有海量的seventh rank spiritual power ,还有Sword Immortal 亲自教导。

成功突破到了Nascent Soul Peak ,sword intent 方面的进步也非常巨大。

按照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的说法,现在的Wang Daoyuan ,配合sixth rank Magical Artifact ,与一般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cultivator 过招,也足以全身而退。

当然,想要取胜是impossible 了。

毕竟Divine Transformation cultivator 和Nascent Soul Cultivator 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不是靠sword intent 就能弥补的。

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said with a smile :“几万年来,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对了,那幅Return to Origin 剑图你还带在身上吗?”

Wang Daoyuan 从Spirit Bead Space 内取出剑图:“这剑图dísciple 一直随身携带,时常拿出来comprehend 。”

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手一挥,剑图自动展开。

随后,他开始从剑图中抽取sword intent 。

半天之后,才收起剑图:“还是自己的sword intent 更好,有你这番帮忙,为师再撑个几万年,也不是问题。

这Return to Origin 剑图被我抽取了大半sword intent ,不过也没什么大碍,你用spiritual power 和Divine Consciousness 蕴养,还能慢慢恢复。

有为师镇守在这边,绝天渊中也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到你。

以后有空常来此地,为师也好多指点你一下。

这一年时间,为师发现你的perception 极佳,比你两个Senior Brother 都要强得多,甚至比为师还要强一点。

有为师指点,你必定能领悟到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的essence 。

未来超过为师,也不是impossible 。”

绝天渊以南,一颗高大梅树下,两名老者正在饮酒。

black robed old man 看着绝天渊,一脸担忧之色:“这Return to Origin Old Brother 在搞什么?这一年来,绝天渊中颇不太平。

先是这黑气不宁,这Return to Origin sword intent 也越来越强,现在sword intent 突然暴涨。”

white robed old man said with a smile :“只要没有什么东西越过Formation ,就跟咱们没关系。

Return to Origin Sword Immortal 为乾元界立下如此大功,却落得如此地步,令人齿冷。

咱们两个被发配过来的闲人,管that many 干嘛?

Return to Origin Old Brother 实力增强,总不是坏事。”

black robed old man 拿起酒坛:“倒也没错,Return to Origin Old Brother 出来,也不会找咱们的麻烦。

when the time comes ,看哪些孙子害怕。”

Leave a Reply